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太虚至圣 > 章节目录 第二卷 灌江城 第一百三十三章 阴煞九转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事到如今,连王成阳都觉得梁萧根本没死,由此可见,梁武的猜测也不无道理。

    可惜的是,王成阳能说的也都说了,至于梁萧到底为什么会突然间不见了,这没人能说得通。

    或许,他去了某个地方,回不来。

    又或许,他失忆了?

    甚至他变成了大魔头,性情大变,谁都不认识,已经不是原有的那个梁萧了?

    王成阳给出了太多的猜测,可是没有一样是可以得到立即证实的。

    “贤侄,说到底,当年也是因为我的原因你父亲才会被逼离开太虚宫,你要怪我我也无话可说,我是真的很抱歉。这些年来,我也很想补偿你,可是我又怕你会觉得这种是施舍,也怕你杨家那边会说闲话,可是如今看来……”

    说着,王成阳也是一阵摇头,鼻尖竟然莫名地感到一阵酸酸的。

    这可是他最好的朋友的孩子,他曾经想过不论如何,就是用刀架在女儿的脖子上,也要让他们成亲。

    然而真要到了女儿四爷不愿意的时候,他却不忍心了。

    他很纠结,很矛盾,甚至现在梁武一剑刺过来,他也不会想着去躲闪的。

    他亏欠他们梁家实在太多,恐怕一辈子都还不上。

    然而梁武却是摇摇头,道:“伯父无需自责,这根本与你无关,我想如果当日被打的是我父亲,你也会跟他一样为他出头的。”

    对于男人之间的那种感情,梁武是深有体会,别看几个朋友平时吹牛开玩笑什么的很离谱,但真的需要自己的帮忙的时候,兄弟几个都不会皱一下眉头的。

    这就是男人之间的真感情,有时候不需要多余的动作,一个眼神,就能够明白“兄弟”这两个字的含义。

    “会,绝对会!只不过……”

    王成阳想也没想的就回答道,十分的爽快。

    看来他是真的很在乎与梁萧之间的兄弟情的,可惜当时的他根本无能为力,时至今日,他也经常懊恼自责。

    “那就足够了,伯父的心意我相信我父亲他会明白的。只可惜他到底是生是死始终没有人知道,现在连你都不知道的话,我看……”

    “不对!我忽然想到了一件事。”

    就在梁武有些黯然失色,仿佛都快要放弃的时候,突然王成阳打了一个激灵,突然想到了什么。

    “爹,你想到了什么?是不是跟梁叔叔有关?”

    连一旁的杨旭东也变得激动起来,立即追问道。

    听到王成阳与梁萧的那些事迹之后,杨旭东其实挺羡慕王成阳的,因为他有这么一个好兄弟可以为他出生入死,真的很难能可贵。

    而自己身边,结交了那么多朋友,现在看来,除了梁武,也没有几个是真心相待的。

    现在想想,会不会是因为基因的问题,王成阳和梁萧成为了好兄弟,然后影响到了杨旭东和梁武也成为了好兄弟呢?

    要知道,当初杨旭东遇到梁武也是无意间的,而且结拜的时候其实也没有想过那么多,只是想着跟他结拜之后,以后自己的妹妹跟他成亲自然就好说话了。

    可是接二连三的事情发生之后,二人的关系也在与日俱增,甚至梁武把很多不可以告诉别人的秘密都告诉给了自己,这还不是一份浓浓的兄弟情吗?

    因此,杨旭东也很期待可以从王成阳口中得知有关梁萧下落的信息,这样自己的好兄弟也不会那么地漫无目标地瞎撞。

    梁武听闻之后,也是立即追声迫切的说道:“还请伯父说来听听!”

    但凡有万分之一的可能,那都是可能,只要能够有一线希望,梁武就不会放弃。

    不为别的,也要为自己死去的母亲,她生前可是一直都在念着父亲,到她死的那一刻,她都还觉得父亲并没有死,只是暂时地离开了。

    “你们可记得我刚刚说过他可能修炼了那本奇怪的功法《阴煞九转》吗?”

    “记得!”

    众人纷纷答道,连王韵琴也加入其中。

    王成阳又道:“之后我因为重伤,在太虚宫休养了足足一年半,期间我看了不少古书典籍,然后好像在一本古籍上面见到过有关《阴煞九转》的介绍。”

    “介绍的是什么?”

    现在每一个细节可能都是找到梁萧的线索,梁武不得不寻根究底,问个清楚明白。

    王成阳道:“这是一本极为阴狠的魔功,必须要拥有适合的体质才可以修炼,而这种体质古籍上称之为阴煞魔体!所以我怀疑你父亲就是阴煞魔体,而他去太虚宫也是为了《阴煞九转》这本功法。”

    “阴煞魔体?伯父你何以如此说?”

    梁武就更加懵了,阴煞魔体都出来了,那这件事会不会越来越不简单了。

    自己可是荒源圣体,现在又钻出来一个阴煞魔体,会不会到时候还有什么太阴圣体,太阳圣体,不灭圣体出来?

    这些上古的圣体逐个出现,莫非上古圣灵开始集体穿越,来到现在这个时代就是要准备世纪之战?

    梁武不敢继续再想下去,再想的话,恐怕宇宙大爆炸都会出来了。

    “因为你父亲跟我说过,他是个孤儿,无父无母,当时无意间遇到他,他只是说要去太虚宫,正好我也去,就一起顺路结伴而行。

    曾经在路上发生了一些事情,他都表现得很淡定,好像他一心只想着赶紧到达太虚宫,其他的事情都不想理会。

    后来果然他以出色的成绩获得了各项第一,成功加入了太虚宫,成为了太虚宫的弟子。

    而他的优异表现征服了各个宫的宫主,所有宫主都向他发出邀请,可是他却加入了最小最不起眼的太乙宫。

    如果不是他早就有打算,那他是绝对不会选择这么一个宫门的。”

    王成阳的分析很到位,一般稍微正常点的人,都会选择修炼资源丰富的宫门,而且竞争大,越能够证明自己的实力。

    相反,那太乙宫,门户小,人才少,资源贫瘠,甚至夸张得已经快要没有新弟子加入了,他却主动挤进来,不是怀着目的是什么。

    按照王成阳的推测,很有可能梁萧一早就知道有那个神秘山洞的存在,也知道里面会有重剑无锋和那本稀奇古怪文字标注的《阴煞九转》。

    说白了,梁萧此行太虚宫的真正目的根本就不是拜师,而是修炼《阴煞九转》这本功法。

    只是因为遇到了王成阳的缘故,中间有段时间改变了梁萧的初衷,导致他没有那么着急地想去修炼《阴煞九转》。

    到了最后,还是因为王成阳的缘故,他毅然决然地修炼了《阴煞九转》,从而让自己变得很强大,先一剑重创了吕秋媚这个绿茶女,后又一剑秒杀了陆展风这个狂妄自大的蠢货。

    这也许就是成也王成阳,败也王成阳。

    “那伯父你的意思是?”

    王成阳的分析很有可能是真的,可是即便如此,那又能说明什么呢?只是找出了梁萧去太虚宫的目的,那然后呢?还是没有下文啊。

    王成阳继续道:“很简单,他如果真的成功修炼了这功法,那就可以根据古籍上描述的来寻找他的踪迹。”

    “古籍上说了什么?父亲你确定可以查出来?”

    杨旭东再次好奇地问道,似乎很期待王成阳的答案。

    确实,如果那古籍上有说明的话,距离找到梁萧的可能又多了一点概率了。

    “《阴煞九转》之所以叫做阴煞九转,不叫阴煞八转七转,那是因为整个修炼功法会出现九次的巨大转变。而每一次的转变都会引起巨大的震荡,如果有人在周围的话,一定可以看到当时的情况,那么我们根据这些转变的地方和时间,可以大致推算出你父亲可能去过的地方和时间,这对于我们找到他是很有帮助的!”

    王成阳不愧是一城之主,个人判断能力分析能力是一绝,如果换成其他人,可能就不会想那么多。

    一来,机会太渺茫,世界那么大。

    二来,谁会没事去关注什么转变引起的震荡,想到都没有动力去查了。

    梁武一点,顿时连连点头:“伯父这个果然是个好方法!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们就要去询问哪里曾经出现过巨大的震荡,那就有可能发现父亲的踪迹。”

    如果真的可以按照这样的方式进行的话,只要梁萧还活着,就一定可以找到他。

    但前提是必须要有足够的人力资源,否则,别说整个临渊大陆,就是整个西蜀国,都够找几十年的。

    “嗯,其实不用问,第一次转变就是你父亲失踪的那一刻,所以,我们只需要派人到失踪前你父亲去过的地方问问,可能就会发现一些蛛丝马迹,然后根据功法特性,时间地点发生转变时周围环境,来推测他转变后的样貌,实力,以及一些特殊气息,就有可能找到他!”

    越说王成阳越显得激动,整个心都快要跳到嗓子眼了。

    可以说,这么多年来,他还是第一次如此激动,仿佛回到了过去,回到了与梁萧一起在太虚宫谈天说地,畅聊人生的那一刻。

    “嗯,就按照伯父说的办,只不过……”

    梁武说着不禁有些为难起来,然后欲言又止。

    然而王成阳却像是看穿了他的心思似的,于是道:“贤侄你不用担心,这件事就让伯父去做吧!说到人手方面,我王家自然是灌江城第一的,你就在此静待好消息吧!”

    “那就谢过伯父了!”

    梁武一声感激,直接站起来双手抱拳,向王成阳行了一个礼。

    王成阳立即也站起来,走上前去,一把将梁武给扶住,深情款款地看着梁武道:“贤侄不必如此,在我面前何须如此大礼,我早已将你当成了半个儿子了!”

    “嗯,明白,只不过,伯父,小侄有件事不知当讲不当讲。”

    说到半个儿子,梁武终于又把话题转到了此行的真正目的上。

    王成阳点头道:“但说无妨。”

    “其实……其实就是关于婚事的事情……”

    梁武有些难以启齿的样子,噘着嘴就是说不出口。

    “婚事?额……贤侄,伯父其实也有件事想跟你商量,不知……”

    这下好了,两个人都开始支支吾吾起来,其实二人都不知道,原来都是想着要退婚的。

    “你们两个就别可是可是的了,真被你们急的!我来说吧!”

    杨旭东实在看不下去了,本来他是不想插手这件事的,因为他觉得实在是有点可惜,但是看双方都这么执拗,他也实在没有办法。

    “大哥你知道你就说吧!你看父亲和梁兄都成什么样了!”

    这个时候,王月纶也终于开口了,没好气地说道。

    “你们都听我说!如果你们现在后悔还来得及,不然的话,真的没法挽救了!”

    “大哥,你别说那些有的没的,赶紧直说吧!”

    这回轮到王月纶着急了。

    杨旭东见状,不禁摇摇头,叹息一声,道:“好吧,我说,你们都打算退婚,那正好,根本用不着商量了。我来帮你们决定,关于梁武和我妹妹的婚事就此作罢,我现在就去给你们准备解约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