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穿书女配马甲又掉了 > 正文 第八十一章 骄奢淫逸洛震平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老侯爷年纪虽然大了,在府中却是说一不二的。

    洛震平这样做,得罪自己的父亲不说,等于把自己的把柄送到敌人手中。

    在尊崇孝道的大慕王朝,他的这一举动足以令言官找到弹劾理由。

    对做官和做人,都是没有任何好处的。

    在洛浅浅的记忆中,他并不是这样一个人。

    相反,她这个父亲十分懂得趋利避害,这种损人不利己的行为,是碰都不会碰的。

    “不行,我要去找父亲谈谈。”

    洛浅浅去书房,身后跟着采苓。

    却扑了个空。

    “采苓,你确定今天父亲在府里?”

    “陛下特许,在小姐您成亲前,老爷都不用上朝。”

    不用上朝,但是不代表不用处理公务。

    这个时辰,他会在哪儿呢?

    忽然,洛浅浅脑海中闪过两张脸。

    “走,去赵姨娘的院子里看看。”

    来到赵姨娘的院子门口,还没进去,莺莺燕燕的娇俏笑声就传了出来。

    听声音,里面好像不止赵春儿姐妹。

    门口没有小厮守着,院门却被反锁了。

    “采苓,退后。”

    采苓连忙后退两步,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听见一声巨响从自家小姐的脚下传出。

    轰的一声,院门应声倒地。

    正在和美人们玩闹的洛震平,虎目圆睁,透过飘渺的纱帘,看到洛浅浅的脸。

    “放肆,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父亲?”

    洛浅浅一步一停,走到父亲面前的时候,已经将院子里的环境打量清楚。

    高高的围墙挂满了粉纱,院子里新修了两个秋千,秋千的绳子被上好的锦布代替,院墙被酒壶围了一圈,水果点心扔的到处都是。

    院子里的女人们除了赵氏姐妹,还有十数个身着暴露的美艳歌姬,围在洛震平身旁,捶腿捏肩,好不快活。

    当真是骄奢淫逸,贪图享乐。

    不过这些,在她看到洛震平双眼的时候,全都算不得什么了。

    “父亲,您当真记得,您是我的父亲?”

    洛震平推开攀附上来的歌姬,冷哼:“忤逆不孝的东西,老子做什么,岂有你插手的道理,还不快滚?!”

    采苓被院里的陈设吓了一跳,她连忙上前拦在洛浅浅身前。

    “小姐,您还是快快离开吧!”

    赵春儿双臂肩膀完全暴露在空气中,上身只着抹胸,露出傲人身姿,她懒洋洋地瞥了洛奇一眼,嗤笑道:“哎呀,我看这三姑娘身边的丫鬟,都要比她懂事,老爷,您觉得呢?”

    洛震平虎目中闪烁着诡异的光芒,他听到赵春儿说话,立刻点头。

    “春儿觉得她蠢,那她便是蠢。”

    赵月儿在歌姬的服侍下吃着点心,几日不见,她那张脸越发娇媚。

    “老爷,姐姐,三日后浅浅就要出嫁了,你们可别再为难她了,呵呵~”

    “马上就不是侯府的人了,连点自知之明都没有,还以为自己是根葱呢?”

    洛浅浅目光落在父亲闪烁着诡异光芒的瞳孔中,美眸渐渐沉了下去。

    “我父亲,被你们控制了。”

    这句话不是问句,赵春儿姐妹听见后,脸色一凝。

    虽然只是一瞬,却还是被洛浅浅敏锐的捕捉道。

    她更加确定,“控制我父亲,需要花费大量心血,所以你们在祖母寿辰的那几日,不是回娘家,是去寻找控制的法子。”

    洛震平的目光忽然变得迷茫起来,他像是没有听到她们的对话,目光呆滞地看着眼前。

    赵春儿呵呵一笑,“你凭什么这么说,老爷的爱妾死了,又痛失爱子,伤心过度来找我们姐妹安慰,这你都能编出一些个理由来?”

    洛浅浅眼神冷冽,“我派人去你们娘家看了,你们并没有回去过,赵春儿,你还要隐瞒吗?”

    话音刚落,她迅速上前,手掌覆盖住洛震平宽阔的额头。

    “我马上,就让你看看真相。”

    “啊啊啊!!”

    洛浅浅只是把手掌放在洛震平的额头,其余什么都没有做。

    他忽然痛苦地低吼,雄壮宽阔的身躯剧烈地颤抖着,像是在经历什么难以忍受的痛苦。

    赵春儿姐妹见到这一幕,神色大变。

    歌姬们吓得脸色苍白,纷纷后退撤开距离。

    “浅儿,不可!”

    洛彬阳忽然出现,一把把洛浅浅拉开,洛震平旋即瘫倒在地。

    洛浅浅眉头紧蹙,正要开口质问,却看到赵春儿姐妹像是换了一个人,动作麻利地把洛震平拉到屋子里。

    “浅儿,你跟我来。”

    洛浅浅跟着大哥去往他的院子,看着大哥关上院门。

    “父亲一事说完我和二弟商议后,特意为之。”

    “为什么?”

    她还有几日便要和萧城成婚,这样做对侯府有何好处?

    洛彬阳目光沉沉,解释道:“嬿姬一族善于占卜演算天命,赵氏姐妹也是她带来府中的,在我和二弟回来的前一天,嬿姬用秘术害死了春玲,也正是这一天,赵氏姐妹离开侯府。”

    “我和二弟派人连夜查找赵氏姐妹的下落,并得知她们出行的目的,还有嬿姬的真实身份,嬿姬就是传说中的灵族圣女。”

    洛浅浅回想起当日嬿姬说的话,她明明是灵族的丫鬟,连旁支都算不上。

    所谓圣女的身份,估计也是她自己瞎编哄人的。

    “所以大哥,为什么放任赵氏姐妹迷惑父亲?”

    “赵氏姐妹听说嬿姬死后,甘愿配合我们演一出戏,目的就是为了引出背后黑手。”

    洛浅浅不以为意,“若是这一步,也在背后黑手的计划之中呢?”

    洛彬阳摇头,“不可能,嬿姬生前接触最密切的就是嘉贵妃,她准确来说是嘉贵妃安插在侯府的眼线,赵氏姐妹听命于嬿姬,背后又怎会有其他人?”

    “还是不对,那嬿姬为何要躲进那个山洞,还用小红鸟引诱我们进去?”

    洛浅浅觉得这里面存在巨大的逻辑漏洞,明明很不合理,但是事情就是这样发生了。

    听到她这样说,洛彬阳轻笑:“因为嘉贵妃,想用嬿姬彻底除掉我们。”

    洛浅浅看着大哥,他好似明白一切,可她并不这么觉得,心里更像是压了一块石头,沉闷压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