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释厄录 > 章节目录 第一卷 花鸟鱼虫 第四十一章 修罗掩月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退开。”

    一声喊过,铁凌霜飞身而上,疾奔冲刺中,剑指斜下,

    “敕,青黑,盘旋,赤锦,绞杀,石壁空腾飞,屈身枉绕柱,一夕鳞开化真龙,三重天内任翻腾,临,铁蟠龙。”

    长枪斜飞,对着磕开削砍过来的长剑,两人又混战在一起。

    “我们也上!”

    再观战就成了废物了,对不起手中双剑,戚辰朝着秦扶苏喊了一声,拎起剑朝前方冲去,秦扶苏手中银枪一阵,也冲了过去。

    “慢”

    刚奔了两步,秦扶苏抬手拉住戚辰,两人止住身行,戚辰正要回头,脚下一震晃动,忙沉下气息,盯着脚下。

    咔咔

    爆响不绝,只见数到裂缝自前方交战处两人脚下显现出来,轰!两块巨石猛然突起三丈多高,似是峡谷山涧,夹着两人,乱石坠落。

    正自惊疑间,狼嚎虎吼声响起,两团黑影一闪而现,前狼后虎,浑身青黑似石,低沉嘶吼着,朝铁凌霜撕咬而去。

    虎吼狼嚎间,头顶鹰啼响起,一只丈许长的金雕,翅膀挥动间,道道金羽似刀,携着尖利风声,切割而下。

    看着那瞬间成了修罗场的战场,也顾不得目瞪口呆,两人飞掠上前,枪见磕开碎石间,脚下又是乱石声响,杂乱荆棘野草,黝黑似铁,边缘闪着锋利白光,尖锐似剑,猛然自两人脚下冲出。

    “他妈的,早知道学道家敕令了。”

    避开上边乱石羽刀,下面闪躲着荆棘铁草,戚辰又是焦急担心,又是羡慕嫉妒,佛门没有敕令,真是大失所望。

    一声清澈龙吟响起,蟠龙碎壁而出,左边那道巨石轰然碎裂,一条黑红交间的长龙冲出,鳞甲浑身鳞甲铿锵有声,放声长啸。

    秦扶苏看着那条水桶粗细,两角似剑的铁龙绕着两人盘旋翻滚,将那狼虎拍飞出去,碎石乱飞,抬头看了眼头顶鸣叫不止的金雕,

    “你去帮她,我上去。”

    脚尖一点,飞掠上左边巨石,躲闪着不停坠落的乱石,掠上顶部,看着头顶两丈的巨雕,脚下石碎裂,飞身而起。

    雪蛟画眉乱舞,银光满天,枪尖摇曳似火,拍开疾射而来的雕羽飞刀,银亮枪身猛然一凝,只有枪尖红芒隐隐似山,一团火光冲天,直刺金雕胸口,梨花枪阵,火焰山。

    戚辰抬头看这冲天而起的秦扶苏,暗骂一声,双剑扬起,对着被那条铁龙拍飞冲向自己的老虎,淡淡灰气飘散,凌厉剑气汹涌而出。

    铁凌霜对身边声响充耳不闻,枪尖闪烁吞吐,对着提剑人眼睛嘴巴点刺不停,身边铁蟠龙将两人紧紧围着,尺爪挥舞,拍飞身边乱羽碎石。

    提剑人长剑挥舞,隔开枪尖,眼神飘忽转动,扫过那三道身影,轻蔑一笑,

    “现在跑还来的急。”

    凤眼杀意如血,长枪猛然收回,双手握着中断,转动如盘,脱手而出,对着提剑人横切而去。

    双手一晃,镔铁博浪锤卧在手中,欺身向前,左锤猛然砸向提剑人头颅,右锤紧随其后。

    提剑人长剑挑飞盘旋而来的长枪,头顶呜呜风响,脸上一黑,剑身上扬,浑身青气蔓延,横架而起。

    咚!

    架住铁锤,剑身一颤即稳,见到铁凌霜并未及时撤回铁锤,内劲翻腾,剑尖长蛇卷住锤柄,一股内息攀附而上,就要冲上。

    咚!

    右锤紧随而上,狠狠砸在左锤上,狂暴劲气瞬间炸开,盘踞在锤柄上的青灰长蛇瞬间被震开,双锤劲力叠加,长剑猛然下沉一尺。

    提剑人眼中幽蓝光芒猛然一亮,挺身就要挑开双锤,下腹一痛,巨力袭来,整个人气息乱了一瞬,倒飞而出,只能瞥见铁凌霜嘴角挑起,畅快一笑,飞身追上。

    道门第一重圆满,竟然被一个没有内力只凭借一身蛮力的女人踹了一脚,真是岂有此理,翻身落地,抬脚踹飞身边盘旋飞龙。

    瞥见敕令召唤出来的愁云涧只剩了一颗大石,那两个人站在洞口一边,一个打量着洞口,一个拎着枪看着自己。

    眉头一皱,长剑颤抖间,剑尖那条长蛇猛然明亮,绕着剑身盘旋而起,接着长剑横扫,挑开接连而至的锤头,那条灰蛇猛然射出。

    铁凌霜左手单锤一出,接着就像故技重施,瞥见那条青灰蛇头猛然脱离长剑奔着自己脖颈撕咬冲来,脚下轻转,瞬间侧移三尺,躲开长蛇,右手不停,又轰砸而下。

    “小心!”

    那条离开剑身,三尺长的灰蛇似有灵性,半空止住身行,转身对着铁凌霜脑后飞扑。

    耳边大喊响起,还未转身,只听呼的一声响,一道银光闪现在身后。

    “砰”

    银枪钉在地上,秦扶苏紧随而上,抬手拔起长枪,背对着铁凌霜,横扫而出,拍飞冲过来的真气长蛇。

    铁凌霜眼睛眯起,看着对面撤剑后退的提剑人,见他也略微诧异,心下一紧,此人还未到万象,长蛇虽勉强冲出,应当即刻消散,怎么折返了?

    猛然回头朝着站在那洞口的戚辰喊道,

    “躲开!”

    戚辰拎着双剑,正在打量着洞口,隐隐觉得里面悄无声息间淡淡危险韵味飘出,愣神间看着刚冲上去的秦扶苏,就听到大喊声响起。

    洞口边猛然一颤,一声轻脆铃声响起,戚辰浑身一激灵,躬身如大虾,猛然弹射后退。

    一道青藤胳膊般粗细,几个巴掌大小的铃铛挂在藤条上,猛然从洞口·爆射而出,对着戚辰蜿蜒游荡冲来。

    疾速后退间,气息飘荡,感知到藤条上气息澎湃似海,凝实如铁,飞掠而来,似大枪点头,丝毫不敢大意,长剑直刺而出。

    藤条似是灵物,轻轻一抖,铃声响起,拍在剑身,戚辰只觉得一股狂暴劲力砸在剑上,万斤巨力袭身,长剑险些脱手而出。

    胸口一闷,身形缓了下来,被这股力撕扯的左右摇摆,踉跄后退间,瞥见洞口白影一闪,一道人影站立,青藤丝毫不停,似铜鞭横扫而来。

    呼

    破风声响,头顶黑影掠过,戚辰后退间抬头看去,一声冷喝,铁凌霜半空中飞掠而来,双锤如流星陨石坠落,轰然砸下。

    轰

    铁凌霜倒飞而起,翻身落在戚辰身边,手中鲜血淋漓,双眼凤威赫赫,死死盯着站在洞边的那道身影。

    看来也不是埋伏,此人并未如前两次出现带着面具,四十多岁,一双阴狠细长蛇眼,鼻尖似刀,嘴唇只有一线,更添刻毒,整个人就如一条细长毒蛇。

    腰间悬着长剑,那青藤挂着铃铛蜿蜒盘绕在他身边,摇摆不停,手里拎着一只三尺多长,浑身火红,尾巴五彩的雉鸡,气息只有断断续续的一丝,若有若无。

    瞥了眼抛下提剑人飞掠到身边的秦扶苏,盯着持玉人,嘴角扬起,冷冷的说到,

    “持玉人沦落到捉鸡人,有何感想?”

    小和尚被捉刀人抢走,很大可能就是替代此人成为仙人的接班人,这些人出手,只为了一只石鹤,和一只没过雷劫也为成魔的雉鸡,所为何来?

    持玉人面色陡然阴狠,心下大恨,身边青藤似感知到主人心意铃声大作,嗡嗡似铜钟,道道金色光晕闪烁,

    “鹿死谁手,还未可知,你们先去阴曹地府等着!”

    话音一落,道观山顶猛然一窒,内息似青藤陡然一抖,三道铃铛脱离而出,化作三只旋转不停的半人高铜钟,钟声大作,浑厚清澈不掩锋锐杀意,在身边盘旋不休。

    道门第二重,万象境,气化万物。看来此人金木双行,那根青藤和上面的铃铛,就是气息汇集功法加持而成的万象法器。

    “怎么办?”

    身边戚辰声音低低传来,铁凌霜盯着那三只铜钟,眼神闪烁,一入万象境,可凝聚万物,只是属性有别,功法有别,偏好有别,故万象法器有别。

    此人金木双行,可以火克之,勉强以火海拖延片刻,眼神闪动间,手掌狠狠一攥,刚刚被青藤反震的虎口流出汩汩鲜血,

    “敕,三界,九天,”

    “哗啦”

    声音刚出,三道细长藤条从三人脚下冲出,碎石乱飞,还未来得及脱身,藤条柔韧似蛇,坚硬如铁,瞬间将三人双腿紧紧缠在地上。

    嗡!

    钟声大作,持玉人嘴角挑起,嘶嘶一笑,三道铜钟闪着金光对着铁凌霜三人冲撞而去。

    “我操!”

    长剑刚敲了敲藤条,抬头就看见一只铜钟对着自己脑门飞来,戚辰破口大骂,秦扶苏脚下加力,也未能挣脱,铁凌霜眼中冷意浓郁,双锤扬起,就要轰碎脚下山石。

    “罗睺”

    冷峻声音响起,一道刀光闪现而出,原本就黯淡的道贯山顶好似突然失去了所有颜色,所有光芒都被那抹刀光牵引,混沌漆黑。

    那道刀光掠过三只铜钟,钟声乍响,咚当一声,倒飞回去,一道身影闪现在三人身边,长刀脚下大地轻轻一划。

    咔咔

    三人身上一松,连忙挣脱藤条,脚下微微晃动,之间一条裂缝三丈多长,慢慢裂开,好似要将道贯山一分为二。

    戚辰看着那道身影,心下大喜,消瘦冷峻,拎着一柄残缺长刀,隐卫,张铁。

    “阿修罗,遮日掩月。你一个护卫,也能练到如此境界。”

    长刀一震,张铁冷着脸,话也不说,猛然一刀斜飞冲天,一条纤细黑线直奔天上盘旋的黑蛟。

    “哼!”

    持玉人脚尖一点,冲天而起,青藤上闪掠出两只铜钟,追着那道黑光而去,提剑人身形一转,抬手抓住青藤,随着持玉人朝着黑蛟冲去。

    淡淡雷鸣响起,张铁消失在原处,闪现在半空,离持玉人只有三尺,长刀刀身猛然漆黑,对着持玉人右肩横扫。

    一声冷哼,持玉人长剑出鞘,剑光璀璨,挡住漆黑长刀,张铁左手一掌后掠,拍飞身后横扫过来的青藤,收手回胸,食指朝天,四指内收,横推而出,直击持玉人胸口。

    眼看一掌推过,漫天掌影横七竖八推压而来,隐隐龙吼雷鸣,阿修罗,不端正印。

    持玉人嘴角扯起,放开五彩云雉,剑指在胸,真气聚集,一缕寒芒在指尖明暗闪烁,对着正中间掌印点刺而去。

    “呵”

    一声轻呵飘出,张铁脚尖一点身后青藤,撕扯的它凌乱摆动,脚下雷鸣响动,漫天掌影顿消,身形一转,拎着那只五彩云雉闪了两闪,回到道贯山顶。

    电光火石间,众人还未反应,只见此人来去如电,鬼魅难测,持玉人竟然吃了个亏。

    锵一声,长刀回鞘,将五彩云雉放在两眼闪光的戚辰怀里,看了眼秦扶苏,对着斜眼瞥着自己的铁凌霜说到,

    “后面的事情,不用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