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先恶之患 > 章节目录 神国之界 第十六章、江凌的故事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到了高中之后,苏敬岚身边的人修为就高出来了不少。明显的就是步入了高年级的样子了,苏敬岚坐在座位上,很明显就知道这个幻境肯定是要出一点什么事情。不过苏敬岚心里没有担忧。他倒是很期待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这个时候,忽然有一个长得很高的人走到了苏敬岚的身边,一把抓住了苏敬岚就把他拽到了窗户边上。说道“你看这个废物,上节课肯定是走神了,刚才老师讲了飞行技能不知道这个傻子学会了没有。”

    班级里的人听见这个人的话都是一阵阵的哄笑。但是没有一个人出来制止。苏敬岚皱着眉头,没有说话。

    这个人看见苏敬岚皱眉头,显得很不高兴,似乎是感觉苏敬岚有点反抗他的意思了。于是,这个人也不在犹豫了,直接一下子拎着苏敬岚的衣服就扔了下去。

    苏敬岚有点想不明白,这个飞行技能不是需要达到最少月的修为才可以吗?要是有的人有风属性或者是别的属性别的技能的话倒是可以提前飞。可是苏敬岚看了一下,这里可是十七层,这样高的楼层要是这个人真的不会飞那要怎么样嗯?

    苏敬岚还真的就是那个不会飞行技能的人,他的修为没有达到,也不会什么飞行的技能,所以说真的是没有办法飞起来。只能就这样等着落地。

    但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就在他快要落地的瞬间,有一个身影出现在了他的身边,这个人就是唐氏三兄弟的老二。原来,他的飞行技能是联系的最好的,也是最快就飞来的。他直接抓住了苏敬岚的身体,打算拽住苏敬岚。但是从十七层楼上掉下来,现在已经快要到最下面一层了,这样的距离,就算是修为很高也不太可能了。毕竟这里还是存在着引力的。

    所以不出意外的,老二一个人并没有能够抓住苏敬岚。相反还被苏敬岚连累着掉了下去。但是随后,老三也赶了过来,想要和老二一起抓住苏敬岚。可是苏敬岚这个时候已经重心不稳当了。再加上老二的缘故,他的身体歪歪扭扭的,怎么样都不平衡。不过下落的速度倒是减缓了一些。

    就在苏敬岚纳闷这个老大去了哪里的时候,他竟然发现自己快要落地了,而他的身下,忽然出现了一个身影,稳稳的接住了他。但是因为强大的冲击力,唐珂直接晕了过去。

    苏敬岚慢慢起身,他知道自己就算是落地也摔不死。毕竟自己再重的伤都承受过,涅槃之火都承受过了,这么点疼痛是不可能对自己造成伤害的。

    可是他说不出来,他很想告诉这三个傻子不要再继续为自己拼命了。但是他做不到。

    苏敬岚给唐珂治疗了一下,唐珂也是很快就醒了过来。苏敬岚拍了拍老二和老三的肩膀,示意他们照看一下老大。然后,苏敬岚直接以最快的速度来到了楼上。找到了还在床边看热闹的这个人。直接揪住他的衣领把他丢到了楼下。但是这个人是会飞的,所以根本就不惧怕苏敬岚。而且他还打算飞上来之后教训一下苏敬岚这种反抗的行为。

    可是他不知道的是,苏敬岚现在正一肚子怒火呢。他直接蹦出了窗外,一脚踩在了这个人的肚子上,猛然用力后这个人以一种极其不可思议的速度就向着地面飞了过去。苏敬岚不会在乎他能不能活还是半死不活。有一口气最好,没有气的话,苏敬岚这一脚可以教他做人。

    然后再复活他,继续给他几脚。

    砰的一声,这个人直接狠狠的砸在了地面里,地面也是出现了一个不小的深坑。不过等到苏敬岚落地了之后,这个人竟然还真的是有一口气呢。那苏敬岚就直接转手就把他治愈了,然后,继续把他拎到楼上,然后又是一脚弄到了楼下。这一次,苏敬岚连扔都懒得扔了,直接从窗户给他踹出去了。

    这一次在落地,这个人似乎就没有气息了。不过就是一个人渣,苏敬岚才懒得管他是死是活呢,复活他苏敬岚也觉得会脏了自己的手。

    不过人家毕竟还是一个孩子,苏敬岚犹豫了一下后,直接就想要给他的灵魂吸收到地府里面。不过这个时候画面又一次的转变了,变成了红皓学院的场景。这三个兄弟一大早就叫着苏敬岚,说这里马上就会有一个新生入学,让自己跟着他们去收保护费。苏敬岚一想,去就去吧。反正有自己的这个实力,什么样的保护费都可以收的上来。于是苏敬岚就跟着他们去了。

    但是等到他们到了目的地之后,苏敬岚发现这个地方十分的眼熟。这个地方就是苏敬岚的住处。没错,就是苏敬岚的住处。

    等到这个房间打开门,里面出来的还真的就是苏敬岚。但是在这三个人的眼里,这个人不是苏敬岚。

    一开口,唐珂就拽住了 苏敬岚的衣领打算要保护费。但是苏敬岚又不是什么善茬,一开始还和他讨价还价。商量着什么交多少钱保护自己多长时间。可是讨论到最后,苏敬岚根本就不需要他的保护,扭头就打算回到房间里面。老大想要拦住苏敬岚,但是苏敬岚根本就不理睬他。直接就把门关上了。

    但是老三不是那种可以任由别人欺负的人,他直接一脚就把苏敬岚的房门给干开了。这下苏敬岚就不开心了。

    苏敬岚这个人从来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但是人若犯我我必犯人。既然对面动手了,那苏敬岚肯定就不能忍了。只见苏敬岚猛然一个转身,一拳打在了这个人的脸上。

    苏敬岚那个时候刚刚经历过涅槃重生后身体的强度强了不少。那一拳大概有百余钧有余,所以这一拳的伤害很高。。

    苏敬岚这一拳打出的力量已经很高了,而打出多少力量又和一个人能承受多少力量是完全不一样的。他们三个人那个时候虽然力量上能够比苏敬岚强,但是被这百钧力的一拳打上,苏敬岚不相信他能什么事情都没有。

    事实证明,苏敬岚是对的。这个人确实不是什么事情没有。整个人直接瘫坐在了地上一脸的懵。

    “二弟,你没事吧!”

    唐珂看见自己的兄弟被打,连忙蹲在地上检查他的伤势。

    “废物也敢挑衅我。你应该庆幸我这一拳没有把你打死。你是他们大哥对吧,把门钱给了我就既往不咎了。”

    话说苏敬岚这话真是狂到一定地步了。他这一拳把人家打的倒地不起了。居然不说给医药费还让人家赔门钱。

    “小子,你这句话说的太随意了吧。真的拿我们当软柿子捏吗?”

    唐珂直接起身一把拽住苏敬岚的领子顺势就把苏敬岚给丢了出去。狠狠的把他摔在了地上。

    苏敬岚落地,翻滚了一圈后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把启凤拔了出来抗在了肩上对着这个人说道“如果你干敢踏进这个房门一步,我绝对让你后悔活这一世。”

    这个当大哥的扔出苏敬岚其实是惦记上了苏敬岚屋子里面的两个女孩。这两个女孩也不是被人,正是赵黎锦和宝儿。

    “哼,你不要以为你奈何了我的兄弟就可以奈何我。和我比,你差的不是一星半点呢!”

    说完唐珂完全无视了苏敬岚的警告,抬脚就迈到了房间里。

    但是,就在他的脚迈进去的瞬间他就后悔了,因为下一秒,一把鲜红如血的刀就从他的脖子处划过。落在了他的眼前。

    唐珂连忙伸出手去摸自己的脖子,但是一道血线崩出,他还没来的及捂住伤口呢,脑袋直接就落在了地上。

    苏敬岚的刀很快,让这个人没有在第一时间意识到自己死亡。

    “你,杀了我的大哥和二哥,你给我死!”老三看见两个人都死在了苏敬岚的手下,顿时就像给他们三个人报仇,但是,他哪里是苏敬岚的对手,苏敬岚直接一脚将他踹到门槛下面就关上了房门。这一脚,苏敬岚没有赶尽杀绝。他可能也是不想节外生枝吧。

    这个时候,现在的苏敬岚走到了老三的身边,看着地上的老二和老大,心里很不是滋味。他没有想到自己当初做的是这样的事情。

    老二看见苏敬岚过来了,一把抓住了苏敬岚的胳膊说道“大哥,别复活我了。他们两个都死了,我也不想活了。我们从小就是孤儿,是老大把我们照顾起来的。上学的钱,都是我们辛辛苦苦整出来的。你是不是觉得我们很淘气,总是欺负人。其实不是的。

    之所以抢那个小女孩的糖葫芦是因为我们下雨天去给他们家的麦子遮雨,他们非但不给钱还把我们轰走了,我们气不过,就去抢糖葫芦的。

    还有那个偷东西的,我们就是想给你报仇。我们看不惯别人欺负你。其实我们也知道,大哥你为了我们也受了很多伤。我们很感激你为我们报仇。

    大哥,我们可能再也不能守着你了。当初说做你一辈子的保镖恐怕是做不到了。都怪我这个二哥,脾气太冲。

    大哥,当初说让你教我们功夫,我们这到头来也没有学出个好歹。算是给你丢人了。我给你道歉。”

    苏敬岚皱着眉头,鼻子有点酸酸的。这三个兄弟,感情是真的好。而且也很懂事,苏敬岚能够感觉到他们一直都是在保护自己。

    “大哥,我有一件事想要求你。”

    苏敬岚点了点头。

    “这么久了。你从来没和我们说过一句话,我知道你是可以说话的。我想听你喊一下我们的名字可以吗?”

    苏敬岚稍微犹豫了一下,不知道该怎么做。

    老二看着苏敬岚,心里有一些失落。但是表情还是很开心的。

    “我就说我打赌没错,你是不会说的。不过我们没有怪你,只是觉得你肯定是有自己的隐情的。大哥,我坚持不住了。我就先走了。”

    说完,老二就闭上了眼睛。

    苏敬岚感受着手里尸体残余的温度。表情恢复了冷漠。这个时候,光门也出现了,他迈步走了出去。

    但是出去之后,他发现唐珂的表情很是不对劲。苏敬岚当然知道原因是什么,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人的人生是完美的,这不过是一个幻境,没有必要那么当真。”

    随后,苏敬岚就把唐珂收到了地府里面但是却忽然发现,怎么都收不进去了。

    “你为什么不答应他们的请求。”

    “注意你和我说话的语气。”

    “没有什么语气,我现在只想知道你为什么不答应他们的请求?”

    “我说了,这是一个幻境没有必要这样当真。”

    “可能是对你来说没有必要这么当真吧。但是他们对我是很重要的啊!”

    “不错,在这个幻境里面我就是扮演了你这个角色吧。他们对你确实是好,但是呢?但是你们为什么要做那个出头鸟来我这里收保护费呢?”

    “那是因为老二的身体病了,我们只是想给他凑一个医药费。我们本来的打算是先收上来保护费,以后有机会会还给你的。”

    “那你当时为什么不说呢。”

    “因为不想老二知道。”

    “我现在怎么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呢?唐珂,为人臣子就要有为人臣子的样子。不要在这里挑战我忍耐的底线。”

    “你的底线?阎王,恕我只说,我,不打算继续跟着你了。我可不可以申请去恶帖?”

    “你想好了?”

    “我想好了,我不打算继续单独一个人活在这个世界上了。”

    苏敬岚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他知道自己这个视角刚才看见的一切其实都是针对于唐珂的。他也很感动,要不然不会去报仇。但是最后这个要求苏敬岚之所以选择了拒绝就是因为他知道这里是幻境,对一个幻境动心是一个十分柔弱的表现,而且会被外界留下破绽。

    而且,苏敬岚这样做并没有觉得会落下心魔,所以苏敬岚更加不在乎这个了。

    “我不会答应你这个要求的。你现在也没有权利去决定自己的去向。你现在只有一条路可以选择,就是好好的在我这里充当一个战斗力。如果你要是做得好,或许我会愿意带你去一个地方见到你那两个兄弟。”

    “去什么地方?”

    “地府。别管是投胎了还是没有投胎,我都可以找到。你先好好的吧,我把眼前的事情解决完了之后我就带你去。”

    “真的吗?”

    “我答应你的就是真的。你先进去吧。”

    唐珂最后也没有办法说信还是不信。只能是先进到了地府里面。

    走到外面,苏敬岚呼吸了一下新鲜的空气。但是他发现外面的人看向自己的眼神好像是有一点的怪异。

    这个时候苏敬岚就觉得好像是有一点事情了。就是可能这个评委组可能是没有屏蔽掉苏敬岚的屏幕。

    不过这都没有什么重要的了,还好自己是提前留了一个心眼,要不然,恐怕这件事还真的没有这么简单了。

    不过走着走着,江凌竟然过来了。她应该是苏敬岚下一个组里面去参加幻境的。

    “江凌,你这是要去参加幻境吗?”

    “是啊。”

    苏敬岚看着江凌的表情觉得他应该是有什么事情要问自己但是又不好开口的感觉。所以苏敬岚就主动了一点,问道“你是想和我说什么吗?”

    “我是有一件事想要问你,就是你为什么最后不愿意答应他的要求呢?难道说你真的就这么在乎这个考试吗?”

    苏敬岚淡笑了一下,只是缓缓的说道“这只是一个幻境。”

    江凌听得若有所思,随后就去参加比赛了。其实她并没有明白苏敬岚的意思,但是她知道苏敬岚肯定是有隐情的。

    苏敬岚一看江凌去参加幻境了,索性苏敬岚也就不走了,就在这里好好的看江凌的表现,顺便还可以了解一下江凌的过往。

    此时荧幕上出现了江凌的画面,按照程序她依然是要选择一个选项。苏敬岚估计她的选项肯定不是之前苏敬岚的那三个了。她的应该是别的。

    不过让苏敬岚比较惊奇的是,江凌根本就没有用几秒钟就选择了一个门走了进去。好像这些选项并不能干扰他。

    进去之后画面一转,江凌就来到了一座山的顶端。苏敬岚能够看出来,江凌的表情发生了一些变化。

    而江凌没有刻意的把这个变化隐藏起来就说明,她是可以把这个变化流露出来的。不过,这个山顶是什么地方,苏敬岚好像是还真的没有看见过。

    江凌在这个山顶上轻车熟路的向着山下走去,但是她走的十分的小心,似乎是在躲着什么人一样,但是忽然间出现的一个人影把江凌吓了一条。

    “师妹,你这是又去找感觉了?”

    “不用你管。”

    “你怎么和师哥说话呢。再说了,你什么情况你心里不清楚吗?你还没有你师哥我有天分呢,想要得到水魄元石,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水魄元石?那是一个什么东西?”

    这个时候假虚影说道“水魄元石就是你身边那个小子体内的那个东西,说是石头我也不知道为啥和水滴一样。”

    一听说是酒华蓝身体上的那个东西,苏敬岚才忽然反应过来,这个水魄元石不是和自己的昊日元石一样,一听名字都能感觉出来是差不多的啊。

    其实苏敬岚这个思路是对的,确实是差不多的。这个水魄元石和昊日元石是一个性质的。

    “我什么情况我自己知道所以才不用你去管,再说了,水魄元石根本就不在咱们这里。”

    师哥一听这话,眼神直接就变了,变得极其的凶狠。对着江凌说道“你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吗?你在告诉我咱们宗门最重要的,历代供奉的圣物其实根本就不存在?”

    “不,不是不存在,是不在咱们这里而已。”

    “好,你这句话我记下了。我现在就去告诉师父去。”

    说完,这个人直接向着山下跑去。很明显是真的告密去了。但是不知道咋着,他跑了下去之后怎么忽然就停下了,然后回头看着江凌,说道“你还真的不拦着我?难道你真的不怕师父到时候追究你的责任吗?”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也不需要用这个来威胁我。放弃吧,我就算是从这里跳下去都不会跟你的。”

    “好,有骨气。这可是你自己说的。那到时候我倒要看看你是怎么嘴硬的。”

    说完,他直接一个闪身消失在了画面里。

    江凌看着师兄远去的方向,表情有些凝重。她没有想到这个幻境竟然能够把自己这件事都映射出来。

    沿着下山的路继续走,江凌很快就遇见了带着大批人马前来抓她的师兄。江凌很坦然,没有拒绝也没有反抗,就是任由师兄将自己给绑起来。

    被束缚住手脚的她时不时的就会被师兄触碰到。她知道师兄就是故意的,但是又没有办法拒绝。

    来到了山下,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已经等在了众人的面前。看着江凌下山,这个老不死的眼睛里竟然也透漏出了一丝丝的阴邪的光芒。

    看到这里,苏敬岚大致已经可以知道江凌经历了什么了。这件事可能是她内心里最隐秘的痛了。

    “徒儿,听你师兄说,你不相信咱们历代宗门供奉的神物的存在?”

    江凌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只是沉默。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你知道你说这话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吗?你会被当做叛徒处置的。而你在宗门这么多年了,你也知道,叛徒的下场吧。”

    “我知道。”

    “既然知道,为什么你不辩解一下呢?只要你服软,可能下场要比这个好的多啊。”

    “我不用你的怜悯,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平日里都是做什么勾当的吗?强害良家妇女,勾搭着师兄烧杀抢掠,仗着自己会些功夫四处去骗。现在,居然还想觊觎我的身体。不过,我今天既然没有跑,就是想好了。你们要来便来吧。”

    这师父一听这话,竟然笑的合不拢嘴了,一旁的师兄也是高兴的不得了。两个人相视一笑,那种画面已经可以萦绕在大部分人的脑海里面了。

    师父一声令下,直接宣布“江凌,因为违反宗门规定,本掌门决定按照叛徒罪过处置。先将其褪去衣物,悬于宗门门口十天!”

    这一道命令下来,苏敬岚的脸色都变了。这次的幻境好像是有点过分了。居然涉及到了脱衣服的场景。这可是一个女生的酮 体,怎么能就这样公之于众呢?

    不过苏敬岚随即转念一想,这样无理的要求江凌肯定要拒绝的吧,在她去幻境之前苏敬岚还特意的提醒了一下,说这里只是一个幻境,没有必要这样当真。完全是可以拒绝的。

    但是又很快,苏敬岚似乎就发现了端倪,这江凌从进到幻境里面开始就没有说过一句拒绝的话,想来应该是选择了不能拒绝的选项。

    但是现在这个情况,就算是不拒绝也不行了啊。

    可是,出乎苏敬岚意料的是,她真的没有拒绝。眼看着周围的人已经开始解她衣服的扣子的时候,一道光芒直接出现,从上而下把江凌给弄了出来。

    周围的人都是一脸的扫兴,本来他们还等着看一场好戏呢。

    苏敬岚连忙走到了幻境的出口,接到了刚从里面走出来的江凌。这个时候江凌的表情非但没有开心,反而还是一脸的沮丧。苏敬岚有点不太明白她的意思。难道说这样的结果不好吗?

    “江凌,你为什么这样不开心,你选择的选项是什么?”

    “我选择的就是不能拒绝。其实我在进去之后看见有这个选项我就知道,这个幻境肯定是和这件事有关系。这件事,一直都是我的心病,我本来想借着这次机会看看能不能了却我这块心病,但是现在看来可能是没有这个机会了。”

    “那你当初真正发生这件事情后是什么结果?”

    “我拒绝了他,然后和在场的所有人都打了一架。当时我已经很厉害了,所以失手打死了自己的师父。弑师如弑父,本来不管师傅是什么样的我都不能这样做的。”

    “但是你师父根本就不能称之为你的师父啊。确实,在武功方面,是你的师父带你走上这条道路的。可是呢,在做人上面,他根本就不能称之为你的老师,如果你是因为武功高强想要篡位而弑师,那大逆不道。少说修为会停滞不前,大说死后会接受长达几万年的地狱酷刑。然后连投胎的资格都没有。

    但是,你现在身体很好,修为也更加精进了,说明上天根本就没有对你惩罚什么。所以你大可不必把这个当成一个心病。懂吗?”

    “真的是这样吗?”

    “当然是这样。所以你不要总是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江凌听完之后,眼神里面确实是多出来了几道光,看着苏敬岚笑着说道“我知道了,谢谢你。”

    苏敬岚点了点头,然后握住了江凌的肩膀,将她转了过去,亲手替她系好了衣服的袋子之后,就目送着江凌离开了。

    等到江凌走后,假虚影说道“你这又是要有新欢的节奏啊。好小子,比我当年可风流多了。你这有一个莫云还不行吗?”

    “莫什么云,那是黎锦。”

    “都一样。”

    “不一样。”

    “切。”

    假虚影才没有这么幼稚,这种问题他才不会和苏敬岚一直争论呢。不过,江凌无论是长相还是实力都是佼佼者。确实是一个不错的人选。不过,强扭的瓜不甜。这也要看江凌自己愿不愿意了。

    不过,苏敬岚忽然之间想到了一件事情。就是这个江凌明明选择的是不能反抗,不能否定。但是她也确实是没有否定。怎么就直接被退了出来呢?

    苏敬岚找到天鸣,说出了自己的疑问。天鸣就知道苏敬岚会问这个问题。说道“你真的以为这个幻境是需要按照最初的选择去走到底吗?不是的。这个幻境是会自动判定的。为什么是三个考试一起,就是给人一种选择。昨天,你没有答应他们的请求,没有开口说话。这既是一种正确的选择,又是一种不正确的选择,但是系统判定你是正确的。其实我觉得你昨天不管是说话还是不说话都是对的。

    但是她不一样,她在面对这样无理的要求的时候,没有第一瞬间保护自己的清白,她这样的做法是错误的。本来她就没有做错,但是为什么要违背自己的内心来接受那样无理的要求。这就是她错的地方。”

    苏敬岚这才明白过来整个比赛的流程,这个比赛并不是简单的一贯而终。所以还是需要顺从自己的内心的。

    从天鸣那里出来之后,苏敬岚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今天的比赛已经没有什么好看的了。剩下的就是明天的比赛了。明天的比赛只剩下的武力和智力的比赛了。

    智力的比赛,苏敬岚听天鸣说,好像是一个很简单考试,不过苏敬岚没有上过学,不知道这个考试能不能过呢。毕竟这是一个占据百分之三十的比赛,苏敬岚不能不重视。

    武力比赛就很简单了,就是正常的那种比赛。按照苏敬岚的实力,差不多应该可以进到前十。不过现在的他不了解任何人的实力,所以不知道这里面的人到底实力都是什么样的。这个幻境关卡,虽然说是一个测试,但是这个测试并不能从某种程度上激活这个人的属性。就是它并不能把一个人的实力给逼出来。所以苏敬岚才会说不能确定到底有多少人是实力高强的。

    不过现在想这些事情还是太早了,什么事情都要等到明天就知道了。

    苏敬岚今天再一次的把四个女孩全部都弄了出来,但是莹和光昨天被苏敬岚折腾的差不多了,今天看样子也是没有怎么休息好呢。然后宝儿和赵黎锦的身体也没有回复呢。这下让苏敬岚陷入了为难状态。

    “你怎么这么有精神呢。你看看她们两个,昨天半天都没有缓过来。你反倒好,也不关心,也不知道给她们送温暖,就在需要的时候把我们叫出来。嗯?”

    苏敬岚一听,发现自己确实是这一阵子做的有点过火了,也没有带着她们去好好的放松过,也没有玩过。看来自己是有点当这个老公不称职了。

    “你说的对,我做的确实是不对。这样吧,等着我这件事忙完之后我就带着你们去地球,那里可是购物的天堂,到时候咱们就好好的玩一圈,你们想干什么都可以。”

    “真的吗?”

    四个女人听了之后都很是开心,毕竟她们都好久没有出去玩了。

    见苏敬岚难得这样的上心,莹伸了一个懒腰说道“我还可以,今天就让我陪他吧。”

    苏敬岚一听,心里本来是有点小激动的。但是转念一想就放弃了。“不了,你们好好休息吧。我不会让你们受到伤害和委屈的。”

    随后苏敬岚就强忍着心痛把四个女人送回到了地狱里。苏敬岚坐在床上看着空荡荡的房间,心里有点心酸。不过仔细一想,他的女人都是自己需要好好呵护的对象,肯定是不能欺负她们啊。

    就在这个时候,天鸣忽然给苏敬岚打来了电话,说江凌出事了。

    苏敬岚没有犹豫,直接就向着天鸣告诉他的地方走去。到了那里,苏敬岚正好看见一堆人围着江凌,一个个的嘴里说着污言秽语。这个时候江凌的身上已经是遍体鳞伤了,看来应该是也反抗过了。

    “咦?你刚才在幻境里面的时候不是挺痛快的吗?你的那个什么狗屁师哥还有师父那么丑让你脱衣服你都那么痛快,但是现在我们长得这么好看,结果你反而还不同意了?”

    这个人可能是感觉自己受到了侮辱,顿时就向着受伤的江凌摸了过去。而就在这个时候,苏敬岚直接拔出启凤,一剑就向着这个人砍了过去。

    这个人明显的是感觉都了背后的剑气,直接一个起身就把剑气躲了过去。而这个剑气就砍在了他对面的一个人的身上。顿时这个人的身体直接斜着分成了两半。可想而知苏敬岚是多么的愤怒。

    “是谁,是谁敢在背后偷袭你寒爷!”

    “寒爷,我寒你个大脑袋!”

    苏敬岚脚下蹬地直接腾空而起,黎龙锦甲出现,顿时就是一拳轰出。

    寒剑看着苏敬岚的方向,嘴角微微抬起,顿时一拳迎了上去。两个人的拳头相撞,一股气浪蓬勃而出,在场的人修为弱上一些的一时之间都没有站稳脚跟。

    “好小子,有点实力!”

    砰砰砰,两个人继续交手了不下十次。每一拳两个人都是全力以赴。但是两个人势均力敌,基本上分不出胜负来。

    苏敬岚又不是傻子,他才不会这么傻的和他一直在这里对拳头呢。苏敬岚落在地上之后,直接把白新亭和李客弄了出来。

    这寒剑看苏敬岚找人,直接呵呵一笑“真是没出息,打不过就摇人。”

    苏敬岚看都不看他一眼,任凭他怎么说。李客和白新亭也是反应了过来,这个说话的应该就是敌人了,顿时,两个人直接出手,李客发出了无数发雷电的子弹,而白新亭就是操控着这些子弹成为集束的火药向着寒剑炸了过去。

    寒剑想要躲,但是他毕竟是一个肉身,还是有些笨重的。白新亭操控的毕竟是子弹,子弹的速度怎么样都是要比肉身快很多的。

    所以到最后寒剑还是被从天上打了下来。

    落地了之后,白新亭把所有的子弹都对准了他的脑袋然后说道“你可以尝试着动一下,看看后果是什么。”

    寒剑这个人的身份一看也是来头不小,怎么可能会被白新亭给威胁到。

    “呵,你以为你是谁?我告诉你们,你们都是好样的。有本事你们就杀了我啊,我保证你们活着出不去这个学校。”

    白新亭一看,自己的这个恐吓是真的没有用啊,这寒剑竟然还真的敢说话。于是白新亭就操控了一枚子弹向着从他的耳边划了过去。直接将他的耳朵打穿了一个洞。

    “啊!”

    寒剑吃痛,直接大叫了一声。但是苏敬岚却给了李客一个眼神,意思就是这个人实在是太聒噪了。李客也是会意,走了过去讲寒剑的头给踩在了脚下。把他的嘴和地面来了一个亲密接触。这样的话他就不能叫喊出声了。

    这个时候苏敬岚才看着江凌说道“怎么样,你没事吧。”

    江凌拉扯了一下身上衣不蔽体碎片,很明显这个状况就是不怎么好。

    苏敬岚将自己的衣服脱下来盖在了江凌身上,直接抱起江凌就向着自己的住宅区跑了过去。李客和白新亭见苏敬岚走了,索性也就不在这里浪费时间了,直接向着苏敬岚飞了过去。

    回到了屋子里面,苏敬岚打算找一件宝儿或者赵黎锦的衣服给江凌换上。但是找了一圈发现并没有。看来自己平时是有多么不注意自己的妻子,竟然连衣服都没有买过。其实这也不怪苏敬岚,宝儿的身上的衣服是鳞片幻化的。以前的时候赵黎锦身上是阴气,也就想当于是可以随意幻化的。莹和光两个人的衣服是地府里的。想要换也是简简单单。要不然苏敬岚也不会想不到要给他们买衣服。

    “那个,对不起啊,我这里没有衣服给你穿。你现在这里等着,我去外面给你买一件。”

    随后苏敬岚转身就要离开,但是江凌却一把抓住了苏敬岚的手臂。说道“别走,我不想自己一个人。”

    “那你这样不穿衣服也不行啊。”

    “没事。因为这里坐着的是你。”

    “嗯?”

    苏敬岚有些错愕,好像是还没有听懂江凌想要表达的是啥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