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极品女鬼收容所 > 章节目录 第211章 老子是搞绿化的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毛詹砼没有想到有人居然敢踹他,这种事情在他的记忆中几乎没有发生过。

    一般情况下,都是他踹别人。

    毛詹砼有点懵,一时搞不清楚状况:“你是谁?你是干什么的?”

    秦岩灵机一动,轻蔑地看了一眼毛詹砼,翘起嘴角讥讽地说:“老子是搞绿化的!”

    “搞绿化的?”毛詹砼满脸懵逼,诧异无比地看着秦岩。

    马泽洪、毛渠予等人也诧异无比,疑惑不已地看着秦岩,不知道秦岩要搞什么幺蛾子。

    秦岩干咳了一声,用一本正经的口气胡说八道起来:“对!搞绿化的!我看到谁不顺眼,就在他头上添点绿!除非他没有老婆!”

    刚听到秦岩的话,大家还没有反应过来。

    大约过了三五秒,大家才反应过来。

    听到秦岩的话,马娇“噗嗤”一声笑了,她没有想到秦岩这么“卑鄙”,这不是在打毛詹砼的脸吗?

    其他人也忍不住乐了,觉得秦岩太风趣太幽默了。

    特别是李天霸,忍不住在心中给秦岩竖起了大拇指:厉害了吾的主人,看来地球已经容不下你了,你要飞出太阳系,跨入银河系,面向全宇宙。

    毛詹砼揉了揉有些疼痛的腰,饶有兴趣地打量起秦岩:

    我去!原来是同行啊!我也是搞绿化的!

    不过这小子差我一个境界!他是看到谁不顺眼才给那个人头上来点绿。我是不管有没有和我恩怨,统统给他们头上来点绿。

    “小子,没看出来啊!”

    “对啊!你如果能看出来,我师姐就不会怀上我的孩子了!”秦岩语气轻佻地说。

    听到秦岩的话,毛家的人都愣住了,一双双眼睛齐刷刷地向秦岩望去。

    难道他就是秦岩,那个身负九阴九阳之体,还把马娇肚子搞大的那个男人?

    这小子是不是和我们毛家有不共戴天之仇啊?不但杀了毛敦明,还抢走了毛詹砼的未婚妻。

    真是叔叔能忍,婶婶不能忍。

    为了配合秦岩,马娇走到秦岩身边,抱住秦岩的胳膊,用娇羞无限的声音说:“秦岩,不要说的那么露骨好不好?人家会害羞的!”

    说罢,马娇将头靠在了秦岩的胳膊上,装出一副恩爱有加的样子。

    看到这一幕,毛詹砼立即捂住了胸口。

    他觉得胸口里面有一股戾气在涌动,顶的他想要吐血。

    我去!原来这小子刚才在骂我!

    毛詹砼攥紧了拳头,双眼愤恨无比地看着秦岩,恨不能将秦岩五马分尸。

    “怎么?不服吗?有本事就来啊!”秦岩冷笑起来,用轻蔑至极的眼神看着毛詹砼,准备将毛詹砼激怒。

    毛詹砼一旦被激怒,肯定会和他们动手。

    到时候毛渠予肯定也会动手。

    那时候,秦岩就可以趁机干掉他们了,反正马家和毛家迟早要决裂!

    而且秦岩也希望马家能和毛家尽快决裂,那样他就不用担心毛家的人找他的麻烦了。

    毛詹砼从来没有受过这种气,他忍不住跳起来,一脚向秦岩的面门踢去。

    不等毛詹砼的脚踢到秦岩面前,李天霸一步跨出,一把抓住了毛詹砼的脚腕。

    “吾去!敢和吾家主人动爪子!吾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李天霸一边说,一边“啪啪啪”地将毛詹砼摔在地上,就像在甩皮鞭一样。

    “住手!”毛渠予大喝一声,念动咒语就要对李天霸出手。

    “渠予兄!年轻人打架你这是要干什么啊?”马泽洪拦住了毛渠予笑呵呵地说。

    “什么?这还叫打架?这分明是要命啊!”毛渠予气急败坏地说。

    马泽洪摇了摇头说:“没有啊!我只是看到他们在闹着玩!”

    听到马泽洪这样说,毛渠予一口老血差点吐出来。

    他没有想到马泽洪居然这么无耻,而且还是一本正经的无耻。

    不过毛渠予权衡了一下利弊,没有和马泽洪再起争执。

    如果真的动起手,他们不是马家的对手,更何况这还是在马家的地盘上。

    毛渠予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家年轻一辈中的天骄,被秦岩的尸仆“啪啪啪”地摔在地上。

    那种屈辱让毛渠予终生难忘。

    马泽洪,秦岩,你们给我等着,这笔账我们记住了,总有一天我要你们双倍奉还。

    毛渠予攥紧了拳头,身子因为气愤在不停地颤抖。

    他的眼皮也在不停地跳。

    毛宫羽被彻底惊呆了,他万万没有想到堂堂毛家年轻一辈的第一人,居然被秦岩的尸仆这样吊打,而自己这一边却毫无还手之力。

    一想到刚才自己还想弄死秦岩,他突然发现自己是多么的可笑。

    他现在有些庆幸,幸亏刚才马家和毛家没有撕破脸,否则的话此刻毛詹砼的下场就是他的下场。

    甚至于他的下场比毛詹砼还要凄惨。

    刚才秦岩没有对毛宫羽动手,就是因为马家和毛家还没有撕破脸。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马家和毛家因为马娇的事情彻底翻脸了,马泽洪也没有顾忌了,所以没有阻拦秦岩动手。

    摔了十几下后,毛詹砼昏过去了。

    李天霸就像丢死狗一样,将毛詹砼扔在了地上,撇了撇嘴不屑一顾地说:

    “主人,这个家伙太娇气了,几下就昏过去了。一点都不好玩!主人,你下次给吾找个能打的,比如说他!”

    说到最后,李天霸指向了毛渠予,还挑起了眉毛。

    看到李天霸指向了自己,毛渠予脸色大变。

    “你敢!”毛渠予大喝厉喝起来。

    “我有什么不敢……”秦岩冷笑起来。

    既然已经撕破了脸,秦岩准备坏人做到底,将这些毛家人一个不留地干掉。

    反正毛家是不会放过他的。

    这就像上了战场,双方的士兵虽然没有仇,但是你不杀掉对方,对方就要杀掉你。

    这就叫没有见过面的仇。

    “胡闹!”马泽洪拧起双眉大声厉喝起来。

    收拾毛詹砼可以,但是收拾毛渠予的话,必定会引来马家和毛家的大战。

    马泽洪不会让自己背上这个锅,也不会让秦岩背上这个锅。

    这么重大的决定只能由家主马腾飞来定夺。

    如果他们擅自引起这场大战,马家一些反对他们的人,必然会趁机站出来落井下石。

    如果是马腾飞决定的,即便有人不满,他们也不会处在风口浪尖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