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七零之福妻当家 > 正文卷 第六十九章 都分家了(第二更求支持)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陶真真看着杨卫国那黑脸忍不住抱着丫丫笑起来,杨卫国也跟着笑起来,笑够了才一伸长臂搂住二人。丫丫快乐的亲亲爸爸再亲亲妈妈,跟着咯咯乐个不停。

    晚上,杨卫国看丫丫睡着了,就有些蠢蠢欲动,一只手试探着伸向她,陶真真打掉他的手,轻声道:“睡觉!”

    他有些沮丧的收回手,过了一会,又不安份的伸过去……

    早上陶真真醒来,有些恍惚的看着自己身上的痕迹不觉脸热。

    她做梦都没想到,自己会在这里找到想要共度一生的人。其实她知道,她昨天晚上的举动还是有些不理智了,如果理智的人,会选择在高考之后,现在这样,万一杨卫国考不出去,那二人之间又会怎么发展?

    可陶真真还是遵循了本心。

    杨卫国从外面进来,水里端了一盆水,面带喜悦的看着她,“你醒了?”他把盆往地上一放,“给你打的,这盆我刷过好几遍了,你洗一洗吧,”又小声道:“是不是不舒服,洗洗会好些。”

    陶真真的脸刷一下红了。

    她没敢看他,一挥手撵道:“出去出去,快走快走。”

    等人出去了,她才呼出口气,她都没想到自己也会有这么窘迫的一天,不过这男人倒还算是体贴……

    洗好了,她羰盆出去,杨卫国迎了上去接过,“我去倒。”

    陶真真板着脸,“那我去做早饭……”

    “我都做好了,马上就可以吃了。”

    陶真真怔了怔,默默回去把炕上被褥叠好,丫丫也睡醒了帮她穿好衣服,杨卫国进来叫二人吃饭。

    这是他们搬出来的第一顿饭。

    从杨家什么吃的都没带出来,倒是杨伟东偷着给送了一小袋能有二斤的苞米面,史玉清偷偷拿了两个咸菜疙瘩,也不敢多装怕被老太太发现。

    苞米面大饼子,小米粥,咸菜条,杨卫国还不知道从哪弄了红糖来放到她面前的小米粥里。

    “你喝吧,人家说女人喝这个好。”杨卫国眼也不眨的看着她。

    傻子也能看出他眼里的喜意和情意,陶真真被他看得有些脸热,也不抬头看他,问:“哪来的红糖和小米?”

    “借的。你别管了,快喝吧一会凉了。”

    陶真真默了默,端起碗慢慢喝起来,小米粥加红糖这种女人做月子才喝的好东西,也难为他能搞得来。

    丫丫舔着嘴唇眼巴巴的看着她,“妈妈甜吗?”

    陶真真愣了下,忙把碗递过她嘴边,“甜,丫丫你喝。”

    丫丫喝了一小口,笑得见牙不见眼的说:“好喝,甜!”

    陶真真把一碗红糖小米粥都喝了,刚放下碗,就被杨卫国拉到里屋亲了上来,“甜,真甜。丫丫没撒谎……”

    陶真真无语,真是幼稚,想亲就直说呗,还拿丫丫的话当借口。

    白天杨卫国上工去了,陶真真收拾着家里,并且教小丫头识字,史玉清来了。

    李婶来了,手里拿了几个干瘪的地瓜,“婶儿也没有啥好东西,这地瓜看着不好看,吃着还挺面的,给你们吧。”

    陶真真道了谢接过来,这种好意她是心领的,家里不富裕,哪怕一个地瓜也是心意。

    李婶和她唠起了八卦,“你们分出来,村里说啥的都有,还有人去你家,说是老五从山上摔下去了,我瞅着可不像啊……”

    陶真真明白,这是想通过她嘴里得知分家的实情呢!

    不过杨卫国跟她说了,不让她往外再提那事,“到了那些人嘴里,好事都得变了味,你没事可不代表他们会相信,有些人就是觉得你越倒霉他越高兴,这事就此打住,以后不要再提,你不知道那些闲言碎语真的能毁掉一个人的心智……”

    他是好意,她当然不会随意辜负。

    “他那么说的,我也不知道具体的,你也知道我在杨家是什么情况,有事也不会告诉我啊!”她说的倒是实话,只不过隐瞒了事实:这事还真不用杨家人告诉她。

    “那你们分家到底是因为啥啊?”李婶不死心又问:“老太太可是对外说,你家那大嫂刚进门就和你吵了好几次,没办法这才分家的,真的假的啊?”

    理由是随便找的,可杨家好几个媳妇拿刚进门的王玲来顶缸,说明她在杨家并没有站住脚,说不准因为杨老大的关系,连原本喜欢她的老太太也对她有所不满。

    这还真让陶真真猜着了,王玲收服不了杨伟东的心,进门这些天二人几乎天天吵架,老太太烦了,自家儿子没有不好的,那不好的当然就是儿媳妇了。

    所以这分家表面需要个理由,老太太毫不犹豫就把她推了出来。

    “我是和她合不来,这是事实。我也不知道哪得罪了她,反正她不喜欢我我也不喜欢她。”陶真真说道:“树大要分枝,分家也是正常的,老五眼瞅着也要结婚了,不分家老五结婚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

    李婶很有感慨,“也是,我家几个小子都大了,眼瞅着都到结婚的年纪了,我都犯愁这可往哪儿住呀?”

    这话就拐到了李婶家儿子身上。

    别说现在,就是往前几百年,往后几十年,对于很多女性来说,老公孩子都是谈论的对象。

    李婶爱八卦嘴又碎,但几个儿子都挺不错的,陶真真夸着毫不违心,真心还是假意李婶当然能感觉出来,说得更起劲了,二人聊得十分热络。

    正说话,史玉清来了。

    李婶又拉着她一顿盘问,最后心满意足的走了。

    史玉清有些忐忑的问:“三嫂,我没说什么吧?我怎么看李婶好像得到了什么大消息一样?”

    陶真真忍不住笑,“李婶听说老五是被人打得,肯定回去宣扬了人尽皆知。”偏偏老五又不能说被谁打的因为什么打的,这就很憋气。

    史玉清撇嘴,“活该!”其实杨老五这事家里人只有老两口加杨卫国和陶真真夫妻,再就是杨老大杨老五知道。别人还真不知道具体的,只对他们说是得罪了人,不让声张。

    当然老五出了事,紧接着分了家,要说家里人会不会往一起猜测,陶真真就管不了啦。

    她坐在炕沿上喜气洋洋的说:“三嫂,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们也要分家了。”

    陶真真挑眉,“分家?你们?真的假的?老太太这么想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