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火影之神级系统 > 正文 第295章 大筒木的谋划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翌日。

    大筒木星球的上空赫然飞来了一辆圆滚滚的星际飞船!

    它在空中转悠了一会。随即从底部冒出了一道白色的光柱,十几个头长独角的人类,落了下来。

    “夫人,请!”其中一个戴着皇冠的独角青年伸出了手。他面容英俊,甚至比前世的某些小鲜肉都不遑多让!

    旁边的女子点了点头。

    她踏着猫步,优雅的向着大筒木的宫殿走去。

    等她走后。

    独角青年领着其余的扈从,非常绅士的跟在后面,直到走到宫殿的入口,他才稍稍向前,与女子并肩而过。

    宫殿里。

    大筒木天照已经等候多时了。

    她背过身子。

    直到听到了几人的脚步声,才回过头。“我就说今个外面好生热闹,原来是塔兹米王子过来了。”

    她笑了笑。

    独角少年见她这样,做了个揖。

    “今天是夫人回门的大喜日子,我等高等文明虽然没有这样的礼数,但还是会遵循贵族的礼仪,这样办的。”

    “原来如此。”

    天照点了点头,她又看向旁边的女子,两人相视一笑。

    “妹妹,好久不见了。”

    “是呀,姐姐!”声音清脆。

    这女人赫然就是辉夜姬!

    天照见这里人多嘴杂,重新看向了独角少年。

    “塔兹米王子,我与妹妹好些天没见了。本来王子来临,我作为地主应该摆席欢迎,但此时未到饭点,我又有些事想与妹妹倾诉。

    能否请王子令居别驾,待到晚上饭席,再次相聚。”

    独角少年诧异了一下。

    首次回门就遭到了逐客令,这确实另他措手不及,但天照的说辞也是有理有据。

    他还是礼貌的退了下去。

    几人在侍女的带领下,被安置在了主城的别处。

    宫殿里。

    辉夜淡淡的看着自己的姐姐。

    “我们聊聊吧。”

    瞬间!

    大筒木天照一把冲过去就握住了她的手,几滴眼泪落了下来:“可怜我的妹妹,真是委屈你了。”

    声音浮夸,演技甚至有些拙劣!

    辉夜神色变了变。

    她不复之前的高雅,反而变的沉着了起来。“没事!只要能够让大筒木一族崛起,我受点冤枉也没什么!”

    她继续说道:“姐姐,这次我潜入独角文明,确实找到了一些强大的科研技术!如果能够将这些技术带回大筒木星球,对我们的发展肯定有极大的帮助。”

    “哦,说说看。”

    天照神情认真了起来。

    辉夜见她变的这么快,顿时一声浅笑,却也继续说了起来。

    “这独角星球专攻火炮系统!他的高分子火炮,能够在超光年外的距离,轰碎整颗巨大行星!

    以我们大筒木星球来说,如果我们不做抵抗,最多三发火炮,我们星球就可能烟消云散。”

    “居然这么厉害!。”

    天照吃了一惊,又正经了起来:“可惜,这是在我们完全不防备的情况下,如果正面冲突,我们大筒木星未必会怕了他独角星!”

    “那当然!”

    辉夜不置可否。

    大筒木的自豪感是与生俱来的!

    她继续说道:“我在独角星的时候。发现他们星球局势不稳,塔兹米虽然贵为王子,但身份却被几个庶子盯着。

    也是因此,他才打上了我们辉夜星球的注意。”

    “呵呵!我就知道他不怀好意!”

    天照冷笑了一句:“他没有怎么着你吧!呵呵,你懂我的意思。”

    “没有。”

    辉夜摇了摇头:“塔兹米已经跟我说破了,他联姻只是希望辉夜星球能够帮助他,稳固席位,至于其余的需求,他暂时不需要。”

    “哦,这样啊。”

    天照点了点头。

    看着这样的辉夜,她若有所思。仅仅三年的时间,一个天真可爱的妹妹,就变的如此精于算计。

    这都是因为她的原因!

    天照摇了摇头。“对了,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你还记得他嘛。”

    “他?”

    辉夜的瞳孔闪烁了一下,摇了摇头。“都过去这么久了,在说这个还有什么意义,他要是有心早就找来了。

    我已等过他百年,不想在等了。”

    “那你真的就这样放弃?”天照又问道。

    “恩。”

    辉夜这次想了很久,她继续说道:“如果他还不出现,那就当有缘无分吧。我为他活了这么久,现在也该为自己而活了,大筒木星球需要我。”

    “你明白就好。”

    天照嘴角歪了一下。

    辉夜之所以变成这样,其实都是天照逼的。当初她将辉夜绑回星球,为了让她帮忙,她甚至不惜用她腹中的孩子做要挟!

    最后辉夜是顺从了,可惜性格也变了。

    怎么说呢?就是更精明了!

    辉夜走后。天照独自走到了大筒木一族的宝座上,她摸了摸座位的扶手,脸上有些狂热,又有些不解。

    “父亲,你说我该不该告诉她那个男人来了?我不想妹妹变的叛逆,可我也不想妹妹变的这么精明。

    父亲。

    你说我是做错了嘛?”

    天空的夜幕渐渐落下。

    几日后。

    叶良在一张破旧的床铺上醒来,他试图起身,身体却跟打了麻醉一样沉重!

    “我又被救了嘛!”

    他苦笑一声,看向了窗边的猪头人。

    “大佬!您终于醒了!我们兄弟可是守了你好几天了。”这猪头人正是之前执行任务的那个头头。

    叶良差点被逗笑:“咋地,难不成还要我送你一些报答不成。”

    猪头人连忙摇了摇手:“不敢,不敢!当初是小猪我不识好歹,没有看出大人是何等的高贵!我先给大人磕个头。”

    他假模假样的给叶良下跪,其实膝盖压根就没碰到地面。

    叶良是彻底被逗笑了。

    “你就停了吧!我也不缺你这一跪!”他再次支起身子,上身勉强的坐了起来。“说吧,平白无故救我,到底所谓何事?”

    猪头人听到叶良这么说,嘴边立即憨笑了起来:“不敢瞒大人,小人也不求大人什么回报,就是希望大人能够帮我一个小忙。”

    “小忙?哈!你说吧。”

    猪头人立即微笑了起来。

    “小人想请大人帮我杀个人!他就是...”

    “你说什么!”

    叶良瞳孔一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