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毒门太子妃 > 章节目录 第48章 赏赐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哈哈,放心吧,定然少不了你的好处,这段时间你也辛苦了,这几天你回去也好好的休息一下,等过段时间你就要上早朝了。”

    “儿臣遵命。”

    “好了,皇上,咱们就坐吧?”香妃拉着宋景和的衣袖道。

    宋景和点点头,任由香妃挽着胳膊,来到位置上,这个位置上做的可都是大臣啊,丞相便在里面。

    宋景和上前就坐,吕文君瞬间起身抱拳道;“参见皇上。”

    “以后都是一家人了,还跟朕客气什么,都坐下用膳,坐下。”

    吕文君只能苦笑的坐下,不敢露出半分不满。

    此时,宋芷瑶也坐在一旁,看着众人吃喝。

    宋锦睿则在人群中敬酒,别提多热闹了。

    而宋芷瑶看着眼前的膳食,多多少少吃了一些,味道还算不错,看着大家吃的都十分满意,这才满意的点点头,希望不要出什么事情才好啊。

    而到了时辰,宋芷瑶便开口道;“父皇,儿臣还准备了舞台班子,现在不如看上一看如何?这样也热闹一些。”

    宋景和看着前面的舞台点头;“没有想到你还准备了这些东西呢,好,你且让开始吧。”

    “是。”

    宋芷瑶示意一下,杨清笪立即把命令传达了下去,老板这才缓缓的从后面走了出来,声乐瞬间响起。

    舞台上唱着戏曲,下面的人看着,吃着,别提多舒畅了。

    而此时,宋锦睿端着酒水来到了宋景和这一桌道;“父皇,儿臣敬你一杯。”

    宋景和笑的合不零嘴:“好,今日是你大婚的日子,以后啊,你就要成为男子汉大丈夫了,可不能像在皇宫的时候那样胡闹了,你可知晓?”

    宋锦睿点头;“父皇您就放心吧,儿臣谨记父皇的教诲。”

    “这还差不多,来,你我父子二人喝上一杯。”

    宋芷瑶在旁边静静的看着。

    宋锦睿跟宋景和喝完之后还走到宋芷瑶面前道;“太子,在下敬你一杯,这段时间太子在睿王府忙前忙后的,在下也未能帮上什么忙,心中十分过意不去,还请太子赏脸。”

    宋芷瑶从桌子上端起来酒杯起身道;“这些都是在下应该做的,睿王不要放在心中,谁叫我们是兄弟呢。”“说的对,谁叫我们是兄弟呢,敬你一杯。”

    宋锦睿说着把酒杯举起来送到宋芷瑶面前,宋芷瑶把酒杯跟宋锦睿碰撞了一下,这才喝了下去。

    随后,宋锦睿有跟在做的其他几位喝了几杯,脸上出现红晕,说话都有些飘荡,就连走路也有一些不稳当了。

    想必是有些喝多了。

    宋芷瑶轻笑一声,大婚之日事情还挺多的呢。

    就在此时,有人捂着肚子开始叫喊难受。

    宋芷瑶震惊,怎么回事。

    宋芷瑶立即示意杨清笪过去查看。

    杨清笪从宋芷瑶的身边离开,去前面查看事情。

    而宋景和开口问道;“前面到底怎么了?”

    “父皇,儿臣已经让人去查看了,还请父皇稍安勿躁。”

    “嗯。”

    宋景和这才安静下来,等待着杨清笪回来。

    杨清笪回来之后便在宋芷瑶的耳边轻声道;“好像是有人中毒了。”

    宋芷瑶皱眉,明明自己已经够仔细了,为什么还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为什么……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父皇,前面出现了一些事故,儿臣前去看看。”

    “前面出现什么事情了?”

    “听说是有人中毒了??”周围的人小声嘀咕道。

    宋芷瑶皱眉,宋景和大发雷霆:“怎么回事,能在这么喜庆的日子出现这种事情,你是怎么办事的。”

    “父皇,这件事儿臣定然会调查清楚,给父皇一个交代。”

    “哼,刚才还说你办事不错,没有想到,你太让朕失望了。”

    “父皇,这件事定然另有隐情,还请父皇给儿臣一些时间,儿臣定然给父皇一个交代。”宋芷瑶抱拳,宋景和冷哼一声,毕竟也是自己的儿子,现在也不能当着众位大臣的面说过分的话,便拂袖;“给你三天的时间,你若是不能找到线索,你就不用进宫求见了。”

    宋芷瑶点头称是:“儿臣遵命。”

    宋芷瑶这才转身快速离开,前往前面一探究竟。

    但是宋芷瑶刚走了没几步,这边的人开始陆陆续续出现这样的情况,宋芷瑶紧皱眉头,看来是今天的饭菜有问题了,但是这些饭菜之前都是检查过的啊,特意的交给杨清笪了,明明是不会出现问题的。

    宋芷瑶看了一眼杨清笪,杨清笪摇摇头,表示不知道为什么。

    宋芷瑶无奈的叹息一声道;“算了,去看看吧。”

    宋芷瑶走到前面,看着一个人躺在地上捂着肚子,难受万分,脸色有些苍白,

    就在此时,宋芷瑶蹲下去看着躺在地上的这个人:“请大夫过来了没有?”

    “刚刚有人已经去请大夫了。”

    宋芷瑶点头,亲自给这个人把脉,虽然只是略懂皮毛,但是也知晓一些,毕竟这些都是原主给宋芷瑶的,宋芷瑶还没有尝试过。

    宋芷瑶把手搭附在那个人的胳膊上,能清楚的感受到这个人的脉搏有些虚弱,皱眉,的确是中毒之照。

    此时,大夫慌慌张张的从外面赶了进来,看着在地上躺着的那个人,上前道;“建国太子。”

    “赶紧给这个人看看是怎么回事。”

    “是。”

    大夫亲自擦看了一番,还把患者的嘴巴给掰开,看着里面的舌头。

    最后才松开患者。

    宋芷瑶紧张的问道;“这个人是怎么回事。”

    “启禀太子,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个人应该是中毒了。”

    “什么毒。”

    “是银毒。”

    “银毒?”

    “是的,这种毒无色无味,就算是银针也检验不出来的,需要用特殊的方法才能检验出来,按理说,这种毒应该是千金难求的,为什么会……”后面的话是大夫一个人在默默的自言自语,但是却被宋芷瑶全部听了进去。

    宋芷瑶皱眉,看来是有人专门想要陷害自己了。

    “那这种毒可是有解救的办法?”“有是有,但是有些困难。”

    “有何困难。”

    “这种毒千金难求,解药自然也是千金难求了,现在在下的手中也就只有五人份的解药,至于更多的话,就没有了……”

    “才五人份怎么可能够啊,你看看这里有多少人。”

    宋芷瑶紧皱眉头,五人份,绝对不够,这里多多少少也有百十来号人中毒。

    大夫无奈的摇摇头;“太子,这件事小的真的无能为力,解药就只有五人份,等会小的让人给太子送过来,至于其他的,小的……”

    “这种毒制作解药的话需要多久。”

    “如果药材全部齐全的话,大概需要两天的时间。”

    “两天的时间,这些人根本等不到这么久。”宋芷瑶皱眉,这可如何是好啊。

    “太子,小的提醒一句,这些药材也是很难集齐的,所以……”

    “怎么,这些人难不成全部都要死亡不成?”

    “也并不全是,这种毒虽然解药千金难求,但是这种毒不会立刻让人死亡,而是需要很长一段时间。”

    “大概能坚持多久。”

    “最多一天。”

    “一天……”宋芷瑶感觉心都凉了。

    这些人竟然只能坚持一天。

    一天的时间上哪弄这么多解药啊。

    “你可知道,谁有这种解药最多。”

    “小的可以帮太子问一问其他人手中是否有,能拿过来一些。”

    “嗯,你快些去。”

    “是。”

    大夫离开之后,宋芷瑶看着躺在地上的众人,叹了一口气,这可如何是好。

    杨清笪此时走到宋芷瑶身边道;“这五颗解药该怎么分配。”

    “能怎么分配,给父皇以及位高权重的大臣分下去,至于剩下的人全部安置到一处安静的地方。”

    “是。”

    宋芷瑶的命令下达下去,所有人都开始忙碌起来,而有些人拉着宋芷瑶的衣服问道:“太子,我们是不是要死了。”

    宋芷瑶握住那个人的手道;“你们放心吧,你们不会有事的,你们先找个舒服的地方安置一下,本太子这就为难你们寻找解药,为你们找出凶手!”

    “嗯。”

    那个人这才被人带走了。

    而宋芷瑶看着忙碌的众人,此时已经管不了这么多了。

    一时之间,上哪里找这么多解药啊。

    宋芷瑶头疼不已。

    对了!

    位高权重的摄政王!

    自己怎么能把这么重要的人给忘记了呢。

    宋芷瑶拍了拍脑袋,摄政王可是位高权重,手中的存货自然也是不在话下的,定然有不少,就是不知道有没有银毒的解药,但是现在管不了这么多了。

    宋芷瑶把这边的事情全权交给了杨清笪去处理,而此时宋芷瑶已经快马加鞭的朝着摄政王府前行。

    不一会的功夫就已经到了摄政王府。

    流奕辰此时还在院子里面悠闲的喝茶呢,毕竟今日皇上有事,早朝什么是也暂时不用去了,别提多悠闲了。

    “启禀王爷,太子求见。”

    流奕辰疑惑的放下手中的茶水道;“今日不是睿王大婚的日子,太子怎么有空闲来本王这边?”

    “小的不知,不过看太子的样子好像挺着急的,摄政王是否见太子一面?”

    “反正也闲来无事,见见也无妨,你且把太子请进来吧。”“是。”

    侍卫这才把宋芷瑶请了进来,而宋芷瑶看着如此悠闲的流奕辰,此时自己可悠闲不起来啊,立即开门见山道;“参见摄政王,在下有一事相求。”

    “说说什么事情?”

    “今日太子府……”

    宋芷瑶把事情简单的说一下,并且求解药的时候,流奕辰手中的动作明显的停顿一下道;“你说睿王府基本上都中毒了?”

    “是,不知摄政王是否有解药,现在急需解药,还请摄政王慷慨解囊。”

    “你要知道,本王可不是慷慨解囊之人。”

    流奕辰的这句阿虎就证明流奕辰的手中是有解药的,宋芷瑶顿时欣喜不已道;“还请摄政王明说想要什么,只要在下有的,在下定然会给摄政王的。”

    “本王现在也不知道需要什么,毕竟从你身上你认为能有什么东西值得本王想要的吗?地位?还是权利?亦或者钱财?”

    宋芷瑶有些为难,因为这些东西的确都没有流奕辰高。

    “摄政王日后若是有什么需要在下的地方,在下定然帮助摄政王,还请摄政王慷慨解囊。”

    流奕辰看了一眼宋芷瑶点点头道;“虽然本王现在没有需要你的地方,中毒的毕竟都是大臣们,按理说也是应该慷慨解囊的,不过看太子如此想要报答本王,那本王也不好意思拒绝,且就答应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