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桃花小娘子 > 正文 第一百五十六章、苍山李氏李若薇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周明等会儿还得出去和宋景商量事情,听到林桃花的问题后,坐到了床边。

    他说:“博日格德是岱钦汗王第四子,弓马娴熟骁勇善战,在伊吉尔素有战王之称。可惜他母亲是青岩公主,岱钦觉得他血统不正,根本不会让他继承汗王之位。”

    “那他这般锋芒毕露岂不是很危险?”林桃花奇道。

    周明笑道:“博日格德的母妃是伊吉尔的大妃,岱钦就算忌惮博日格德也不能明目张胆的处置他,便打着磨砺继承人的口号,把他放逐在伊吉尔各大边塞,常年不许他回京。为此,大妃和岱钦汗王的关系搞的很僵。”

    “这两年大妃缠绵病榻,为了保住儿子,通过青岩皇帝向岱钦施压,要岱钦召回博日格德。”

    “伊吉尔汗国是由几十个大部族组成的,政局不稳由来已久。岱钦继位后好不容易才把各部族整合起来,正是休养生息的时候。他不想此时和青岩起纷争,迫于压力,才于一年前将博日格德召回了雍都。”

    林桃花咋舌:“总归岱钦是不会让博日格德继承汗位,我觉得博日格德呆在雍都还不如握着兵权在边疆潇洒呢。”

    周明呵呵一笑:“生在帝王之家,哪个皇子不垂涎王座?博日格德自然也不例外。岱钦汗王喜好女色,在伊吉尔纳妃无数,膝下子嗣众多,正当壮年有志汗位的就不下六个。如今岱钦的身体每况日下,正是权力角逐之时,这么要紧的时刻,博日格德是绝对不会离开雍都的。”

    林桃花撇撇嘴,最烦这些为了权利你死我活的戏码了。想想伊吉尔如今的朝局,林桃花就为端慧公主捏了把汗。

    “你说岱钦汗王身体不行了,那端慧公主岂不是嫁过去没多久就要守寡了?”林桃花觉得生为公主其实也不是什么值得庆幸的事,很多时候都是政治利益的牺牲品。

    周明捏了捏她的鼻子:“你不是不待见她嘛,怎么又同情起她了?”

    林桃花叹气:“谈不上不待见吧,只是分属不同阵营实在亲近不起来罢了。现在想想,她年纪轻轻的就要守寡,还离家这么远,好生可怜啊。”

    周明莞尔,幽幽的说:“岱钦死了,她也不一定会守寡。按照伊吉尔风俗,新汗王继位,会接收老汉王的后宫,以殿下的年龄和姿色,新王留她在后宫的可能性极大,只不过大妃就要降为侧妃了。”

    林桃花白他一眼,“你觉得端慧公主会同意这么干?”

    周明不语,神色看起来有些莫测。

    一个想法从林桃花脑中闪过,她立刻坐了起来,急道:“明哥儿,圣上把端慧公主安置在我们府上,不会是想让你在伊吉尔朝局变化之时救她回锦国吧?”

    周明看了她一眼,然后笑道:“胡思乱想什么?我一介书生,又不能上天入地,怎么把她从雍都弄到白州?再说,岱钦能活多久也不是外人能决定的。”

    林桃花十分怀疑的看着他,很是认真的说:“我警告你,若真有这么一天,你必须如实告诉我,否则我叫你好看。”

    周明失笑,直接把她压倒在床吻了一通,说道:“为夫记下了,你赶紧休息吧,我出去一下。”

    林桃花不放心的说:“记住我说的话啊。”

    周明呵呵笑道:“记得了,要不要为夫给你发个誓?”

    林桃花本想就此让他立誓的,眼睛瞄到他温柔的双眼时突然就改变了主意,不是很愿意让他立誓了。她挥了挥手让他赶紧走,然后卷着被子准备睡觉。

    周明把她一瞬间的变化看在眼里,眸中笑意更浓了几分,俯身在她额上亲了一下,转身出去了。

    待他出门,林桃花摸了摸额头,噘着嘴咕哝道:“就知道你说谎。唉,岱钦啊,你可要活久点儿,最好等我家相公去别州任职时再死啊。”

    周明出了房间,吩咐白鸳和青衣看护林桃花,自己则直接去前面寻找宋景。两人坐在一起合计了一下,都觉得仪仗离开白石城前得把博日格德弄走才行。他一个异国王子未经锦国朝廷同意深入锦国领土,再跟着送亲队一路前行,这简直是在打今上的脸,消息传到宫中,他们两人谁都别想有好果子吃。

    “周大人可有什么好办法让博日格德自行离开?”宋景皱眉问道。

    周明此时也没什么好办法,只得说:“大人,此事比较难办,不如晚上探探他的底再说。”

    宋景叹气,“如今也只能如此了。”

    离开宋景的房间,周明一边思索打发博日格德的办法,一边缓缓的回房。来到小院,院子里静悄悄的一个人没有,他奇怪的左右看了看,然后悄悄走回房间。

    床上林桃花睡得正香,周明看见她的睡颜心情好了许多,起身去倒茶,结果茶壶中空空如也。

    白鸳他们也不知道去了哪里,一个人都找不到,周明只能自己拎着茶壶去寻厨房。

    走过右侧拱门,他似乎隐隐的听到白鸳在马棚处讲话,便走了过去。

    “王子殿下认错人了。”

    声音不大,冷冰冰的,确实是白鸳的声音。周明奇怪,博日格德认识白鸳?他心中一沉,屏息靠近。

    “嗤,苍山李氏嫡出大小姐,子虚白部死士,本王见过你,你否认的了吗?”

    “殿下把奴婢叫来就是为了说这些莫名其妙的话吗?奴婢还要照看夫人,先行告退。”

    “李若薇,你信不信我把你的真实身份告诉你心心念念的夫人?”博日格德低声威胁。

    白鸳轻笑:“若不怕主人找您麻烦,您尽管去。”

    “你!我问你,表兄现在在哪?”博日格德今日连连受挫,不由得发起怒来。

    “东家!”

    青衣刚刚去马车上拿衣服,再回来时不见了白鸳,便飞身上了房顶,居高临下的探查白鸳身影,只一眼就看见了马棚里的白鸳博日格德,以及马棚之外的周明。他心中一急直接喊出了声。

    唰的一下,白鸳从马棚中冲了出来。

    “东,东家。”白鸳看着周明温和却看不透的双眸心里一慌,嗓子发紧,话说得磕巴。

    周明扫了她一眼,把手中的茶壶递给她,说道:“出来之前也不知道先把茶壶添满。厨房我还没找到,既然你在这,快去添茶。这里干燥,每日里记得让夫人多喝水。”

    “是。”白鸳忐忑的接过茶壶。

    “周大人。”博日格德勾着嘴角从马棚中走出。

    周明看见他明显一愣,而后说道:“没想到殿下也在此处。”

    博日格德挑眉,然后扫了一眼白鸳,轻笑一声,话也没说,拎着马鞭走了。

    青衣从房顶跃下,“东家。”

    周明看了他一眼,“没什么事情走路即可,上什么房顶?”

    说完,绕过他回房去了。

    “......”青衣无语。

    白鸳抱着茶壶,看着走远了的周明,问青衣道:“你说东家到底听到没?”

    青衣白她一眼,“你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