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平行天灾 > 正文卷 第47章 虚界崩溃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虚界。

    平行通道里,一个幻影不停的在空间穿梭,时而出现在这里,下一秒又出现在另外一处地方。

    “完了,完了,空间裂缝越来越多了,快要撑不住了。”界灵挥舞着那三指拳头,出现又消失在每一处空间裂缝,它已经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可是在它辖区内平行通道里的空间裂缝出现的速度,远远比起它修补的速度要快得多。尽管如此,界灵依然在奋力补救中,这是它的职责,它生来就是维护空间通道稳定的精灵,但它只是一个维修工,而并不是神。

    平行通道已经处于暴乱之中,高速移动的界灵突然停下身子,神情凝重的看向通道的一头,那萌萌的大眼闪过一抹红光,在它的视线中,一颗巨大的蓝色星球正高速的朝着通道冲击而来,一个个奇怪的虚影生物出现在各处空间裂缝内,又消失在另一处的空间裂缝中。

    突然间,整个空间通道震荡了起来,成群的空间裂缝突然消失了,然后,一个如同玻璃碎裂的节点突然出现在了空间之中,随即,裂纹猛然扩散开来,很只是一瞬间,整个星空通道都布满了蛛网一般的裂纹。

    “哎……尽力了。”界灵看着满世界的裂纹,叹息了一声,两只三指小拳垂下缓缓伸展开来。

    下一秒,蓝色的星球撞在了平行通道上,整个平行通道崩裂开来,通道瞬间化为了无数碎片,而大眼界灵也如同那通道一般,整个碎裂开来,就好像它也是这通道的一部分一样,通道碎,亦它亡。

    …………

    拉着林婉清的陈凡一头雾水的朝大门跑去,网吧内那些顾客看他的眼神已经变成了极度鄙视,他感觉自己像是变成了一个人人唾弃的渣男,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自己恐怕早已经被凌迟了好几遍。

    “嗡……”

    刚刚走出网吧大门,一阵奇怪的声音在陈凡的脑海中响起,陈凡感觉自己像是被大锤砸中了脑袋一样眼前一黑,一阵眩晕感袭来,他下意识的伸出手扶住了一旁的门柱。

    突然间,陈凡感觉握着这林婉清的左手传来了一阵拉扯之感,他摇了摇昏胀的脑袋,努力的睁开双眼扭头看去,此时的林婉清,不知为何突然昏倒在了地上,还没等陈凡惊讶,一阵惊天爆响从门外传了过来。

    “这……”

    眼前的一切让陈凡难以置信,大街上出现了一连串的车祸,一辆小轿车整个翻了过来,另一辆SUV撞倒了街对面的消防栓,消防水如同喷泉一样冲上了高空,一辆公交车横在了马路上,车头和车尾各有三四辆小车连环撞击在了一起,这还没完,马路上的行人,差不多有一半都晕倒在了路上,剩下的一半也如同陈凡一样晕晕乎乎的,或趴,或蹲,或倚靠着树木和路灯。

    “保哥,保哥你怎么了?”

    “琳姐?花姐?你们干嘛?”

    “呕……麻的,这游戏怎么玩的我头晕想吐啊。”

    “网管,外面什么声音?不会出车祸了吧?”

    网吧里的喧闹,把陈凡从惊恐中惊醒了过来,他艰难的回过头这才发现,此时网吧里大部分人都站着,但却有一少部分人全都趴在了电脑桌上,直到相邻的同桌发现这些人全部都昏迷了过去,陈凡突然发觉事态似乎变得有些严重了。

    同样的事并不止发生在此地,几乎同一时间,全球都受到了这股莫名的力量袭击,几乎全世界1/3的人都陷入了昏迷,尤其是东半球北回归线附近,昏迷的人口达到了2/5,这已经是将近一半的人口昏迷不醒了。

    这是全球性的灾难,没有任何一个种族,任何一个职业能躲开这次动荡,医疗专家对这些昏迷者进行了研究,他们发现,所有昏迷者的身体状况都非常好,但是唯独脑部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大脑皮层功能停止,陷入了植物人的状态,他们暂时不会有生命危险,但是什么时候能醒过来却是未知。

    然而,这一切还只是刚刚开始,在大量人员昏迷的同时,各国部队驻守的空间裂缝失守了,整个空间裂缝突然扩大了十倍,裂缝中涌出了大量蓝色雾气,紧接着,各种变异生物如横空出世一般出现在了地球,当然这一切都是后话。

    此时的陈凡,脑子里只惦记着一件事,那就是父母的安危,手机信号不知道为何一格也没有了,陈凡拨了四五次都是盲音。看着怀里的林婉清,陈凡皱了皱眉头将她暂时背上了阁楼,安置在了自己的床上。大街上到处都是昏迷的人,等救护车来,无疑是天方夜谭,陈凡没有那么多时间耗在这里。

    取出了早上刚收到的快递,陈凡穿上战术背心,将工兵锹插在了后背,这些东早上收到的时候他已经检查过了,质量还不错,五星好评。网吧里已经没有了一个顾客,出了这么大的事,谁还坐得住。陈凡拉下网吧的铁门,上了锁,转身朝自己家奔去。

    路上一片狼藉,随处可见堆积在一起的昏迷者,还清醒的人们将那些昏倒在路旁的路人搬迁至路边等待救援,还有一些人正抢救着那些车祸中的伤者,哭喊声、求助声、水流声、爆炸声络绎不绝,许多建筑物里都冒出了浓烟,看上去就如同遭遇了恐怖袭击。

    陈凡埋头狂奔,心里惦记着父母,路上的一切都与他无关,回家的小路上有一段涵洞,洞顶上方是火车道,涵洞的地势有些低,一年四季都是湿漉漉,而今天却好死不死的被撞坏的消防栓给灌满了水,整个涵洞被水淹没了近1/3,来到此处的陈凡二话不说,直接跳了进去。

    半分钟不到,二十米宽的涵洞,陈凡直接游了过去,尽管此时已经寒冬腊月,气温连5度都不到,但陈凡却感觉不到一丝寒冷,脑海里只有一个词,“快点,在快点。”

    一路疾行,原本十分钟的路程,陈凡只花了四分钟就跑到了家住的小区门口,若不是半路上,被那涵洞拖了半分钟,或许还能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