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剑武天下录 > 正文 第二十八章 暗中守护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第028章 暗中守护

    酒过三巡,江东儿不停地打量着苏小曼和苏羽两人,好似羡慕,又好似祝福,还时不时的叹气,似有心事。

    江东儿文武双全,无一不通,在年青一代中无疑是三河镇的第一人,他到底在纠结着什么?

    苏小曼看了看江东儿,终于忍不住问道:“东儿,我知道你是有话对我们说的,既然我们之间已经没有了芥蒂,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看看我们能不能帮帮你。”

    江东儿与苏羽、苏小曼解除了误会,三人之间的关系更胜从前,如今江东儿有了困惑,便在第一时间想到了苏羽、苏小曼两人。

    江东儿看了看苏小曼、苏羽两人,紧接着一口气将一大碗酒一饮而尽,他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缓缓站起身来,徐徐说道:“在我们四人中,打小就数小曼最聪明,现在也能看穿我的心事,也罢!我就把我的苦楚告诉你们:下个月,我就要成亲了!”江东儿说这话时不含任何喜悦,甚至有几分苦涩,看得出他丝毫不想成亲。

    苏羽惊异道:“什么!你就要成亲了!”江东儿今年方十八岁,苏羽不相信江东儿会这么早结婚。

    江东儿点了点头,道:“这是父亲给我安排的,成亲以后,我便会继承江府和江家的产业,其实,其实我现在根本不想成亲,只是,只是我不能违背父亲的意愿”,江东儿满含苦涩,愁绪万千。

    苏小曼道:“你一向喜欢自由,我知道你现在不想成亲,既然事已如此,恐怕你也没得选择,不知道你要娶的是哪家的姑娘?”

    江东儿道:“赵家的女儿……赵目清。”

    三河镇以前有四大家族,江家、赵家、陈家、胡家,自江伩和江倵接手江家以来,江氏家族如日中天,赵家、陈家、胡家逐渐衰落,特别是陈家和胡家,基本上已经没落,失去了影响力。

    赵家虽然势微,但还有一定的影响力,放眼整个三河镇,赵家依旧是除了江氏家族以外最大的家族,现在赵家的组长是赵中华,赵中华育有一儿一女,儿子便是赵目柯,在日前举行的比武大会中他获得了前六名的好成绩,也一度和苏羽等人进入南山寻宝。

    赵中华还有一个女儿,正是赵目清,赵目清生的俊俏,不仅知书达理,女工更是一绝,在旁人看来,江东儿与赵目清也算得上是门当户对,郎才女貌,更是天作之合。

    苏小曼、苏羽知道江东儿不希望这么早成亲,他也不喜欢赵目清,只是这些事情都已经被他父母安排,他根本就没有选择,所以他今天才会提着酒过来找苏小曼、苏羽两人。

    苏羽说道:“娶一个自己根本不喜欢的人,是一件多么残酷的事,枉费了青春,亵渎了爱情,余生,只余遗恨。”

    『娶一个自己根本不喜欢的人,是一件多么残酷的事,枉费了青春,亵渎了爱情,余生,只余遗恨。』

    苏小曼说道:“东儿,无论你是否成亲,我们三人的情意永在,我和哥哥永远都是你最好的朋友,对了,还有江建,我相信他也已经原谅你了!”

    江东儿笑了笑,道:“今天与你们玩的这般高兴,我也没有什么遗憾的了,我想,在我以后孤独寂寞的时候,只要想起与你们在一起的时光,我也会开心不少”

    “下个月我成亲的时候,希望你们不要来,成亲对我来说,只是责任,与幸福无关,所以,我并不希望得到你们的祝福。”

    苏小曼回想起了三人以前的时光,想到江东儿对自己的百般照顾,眼泪不由得流了出来,哭着对江东儿说道:“东儿,对不起,谢谢你一直以来对我的深情厚谊,可是,可是我喜欢的只有哥哥……”

    江东儿苦笑着摇了摇头,对苏小曼说道:“小曼,你无需这样说,我尊重你的选择,也衷心的祝福你们,希望你们能够幸福。”

    江东儿久久的望着苏小曼,似是有话要说,却怎么也说不出口,似是有难言之隐。

    苏小曼见状,便对江东儿说道:“东儿,此时此刻,你可还有什么愿望?”

    江东儿望着苏小曼,伫立良久,喉结动了动,终于吐道:“小曼,我可以抱抱你吗?”

    听到江东儿这样说,苏小曼一时不知所措,纠结片刻,便把目光投向了苏羽,像是等待着苏羽的反应。

    苏羽心里想到:东儿对小曼用情至深,抱一抱又何妨呢!

    若是在现代社会,对于那些不检点的人,就算是上床睡觉,也不过尔尔,相互亲吻,也是常事,更别说只是抱抱了。

    苏羽思想开放,觉得这并没有什么,遂望着苏小曼点了点头。

    苏小曼明白了苏羽的意思,徐徐走到江东儿跟前,缓缓抬起双手,紧紧的抱着江东儿,哭泣道:“东儿,对不起,我亦只有一个一生,不能慷慨赠予我不爱的人!”

    江东儿的双臂紧紧的搭在苏小曼的后背上,轻轻吐道:“能得到你的谅解,我已是倍感荣幸,能这样紧紧的抱着你,哪怕只是刹那,我也万分感激。”

    此刻能这样抱着苏小曼,江东儿无比高兴,心里有了思量:娶赵家姑娘,继承家族产业,是我的责任,而我真正想做的,便是用一生来守护你。

    我知道,守护你的人不止苏羽,不止我,还有江建。

    江建对你的感情,是一种兄长对妹妹的关心,这是一种正大光明的守护;

    而我背负的是整个家族的责任,我无法光明正大的守护你,但我可以暗中守护你,在三河镇,没有谁可以动你;如果有一天你要离开三河镇,我也会离开,只要我存在一日,这个天下,也没有谁可以动你。

    你也无需感激,因为这一切皆是为了我自己。

    在这个充满无奈的时代,守护你,便是我最大的宽慰。

    过了好一阵子,江东儿的手才缓缓的从苏小曼身上挪开,三人再次坐下,方坐下不久,江东儿便从怀里取出三粒药丸,递给苏小曼,说道:“小曼,听说你日前身子不舒服,我这里有几粒药丸,你且服下吧!”

    苏小曼急忙说道:“放心吧,我已经康复了,你不用担心的,至于这药丸,我觉得我并不需要,你还是自己留着吧!”

    江东儿的脸上有些严肃,淡淡的说道:“这些药丸都是难得的补药,就算你的身子骨已经康复了,服下这些药丸也是大有好处的,你尽管服下便是了。”

    苏小曼再次说道:“东儿,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只是我的病已经康复了,实在不需要服用这些药丸。”

    江东儿坚持道:“小曼,你在三推辞,莫不是不相信我,担心这药丸有问题,不敢服用?”

    “哪里的话”,见江东儿这样说,苏小曼再也不好拒绝,说话间便从江东儿手中接过了药丸,依次服下,看到苏小曼服下了药丸,江东儿的心绪终于放松下来。

    原来,这三粒药丸并不是普通的药丸,而是从盘龙根内提炼出来的,当日,苏老伯将盘龙根送至江府时,正好江东儿也在,江伩本想把盘龙根熬成汁让江东儿服下,江东儿却暗中调换了盘龙根,用假的盘龙根换出来真的盘龙根,假的盘龙根已经熬成汁被江东儿服下了,而真正的盘龙根已经被提炼成了药丸,便是这三粒药丸。

    其实,从一开始江东儿就没有想过自己要占据苏羽的盘龙根,但是江伩和江倵的命令他又不得不从,才出此下策。

    江东儿本想找机会将这三粒药丸交给苏羽,让苏羽自己服下,但看见如今的苏羽、苏小曼已不分彼此,谁服下还不是一样,加上苏小曼日前又感了风寒,身子骨弱,便将这三粒药丸送给苏小曼了。

    所有人都以为是江东儿服下了这株盘龙根,只有江东儿自己知道,他已经把这盘龙根送给他最重要的人,此刻,看到苏小曼服下了盘龙根,江东儿倒也开心不少,三人又聊了很多的话语。

    天色渐暗,江东儿站起身来,苦涩的脸上露出一丝僵硬的笑容,说道:“天色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今天把心中的苦闷告诉了你们,顿时轻松了不少,谢谢你们。”江东儿说完这话后,对着苏羽两人弯身鞠了一个躬。

    江东儿准备离开了,苏羽觉得方才江东儿喝了不少酒,很是担心他的安全,遂问道:“要不我们送送你!”

    江东儿没有说什么,甚至没有回头,只是摇了摇手。

    苏小曼对苏羽说道:“有些事我们虽然能够感同身受,但永远也劝解不了,这段路还是由他自己走下去吧!”

    就在这时,江东儿徐徐回头,大声嚷道:“苏羽,如果有一天你做了对不起小曼的事,我发誓,我绝不会放过你!”没等苏羽说什么,江东儿说完话便离开了。

    江东儿的身影逐渐远去,直至消失,苏羽紧紧的把苏小曼抱在怀里,过了一会儿,苏羽才对苏小曼说道:“众人只知道江东儿与生俱来的财富和地位,却不知道他内心的苦楚,一直以来,他的知心朋友也只有我们和江建,他真正的孤独和寂寞也只有我们能懂。”

    苏小曼道:“他生来向往自由,可生活在江家这样的大家庭,作为江伩唯一的儿子,守着庞大的家族产业,他又怎么能正真的自由,还记得去年,他竟然在秋末时节下河抓鱼,这便是他在默默的反抗,可就算江东儿这么做,江伩还是不懂。”

    苏羽道:“或许,江伩不是不懂,而是不愿意懂。”

    苏小曼道:“为了家族产业,江伩竟然愿意牺牲东儿的自由和幸福,真是太过分了!”

    苏羽道:“这就是人性啊!”

    苏羽不再说话,苏小曼也不再多问,过了好一阵子,两人方才收拾东西往回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