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明家法之义海无疆 > 正文 第五十二章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清远侯和他的几个儿子、义子、侄子还有亲近部下,正聚在一起饮酒作乐。正喝在兴头上,一名属下举起酒杯道,“今天下午的事,这是大快人心呀!我们为此干一杯!”

    其中一人,不明就里,问道,“什么事?”

    “你不知道呀!咱们不是要整治那个不知天高地厚叶副使吗?今天一早各个部门弹劾他的奏章就送到皇上那儿了。虽然都是些小事也没有实据,但皇上看了也是勃然大怒,今天下午当着好几名官员的面,把那些奏章摔到了他脸上,指着鼻子骂了半天。哈哈……”

    清远侯没说话,也跟着大家笑笑。

    清远侯的侄子颇为不屑,“论理说,他这样没有家世背景,如今又被皇上厌弃了的,玩死他跟碾死一只蚂蚁一样。”

    清远侯的一个幕僚道,“侯爷爱才,有可能想着,他还能回头……”

    清远侯一挥手,打断了他的话,“本侯已经不做那个打算了。不过,如果他肯磕头求本侯收留他,也许本侯还会考虑一下。哈哈……”

    文度和皇上在翻看弹劾叶勋的折子,皇上看着厚厚的一摞折子禁不住皱起眉头,“真没想到六部、六科都有这么多清远侯的人!这些人真是一呼百应呀!文度,你把这些人的名字都记住,等着咱们秋后算账。”

    文度点头应道,“卑职,遵旨。”

    皇上在翻看一个折子突然笑出来了,“这些参别人的折子的人能不能做个调查?你看看,这个竟然说,叶勋强占良家妇女,他不知道有多少姑娘排着队想嫁给叶勋做妾?还有这个说叶勋自己吃香的喝辣的,让他父亲吃糠咽菜,有违孝道。真是一点都不用心,朕都看不下去了!”

    文度也干干地陪着笑了几声,“叶大人行事一向谨慎,大约无迹可寻,他们才会胡乱编造一些。”

    “总该有点真的吧?这个……说他惧内有失大明官员体面,倒不假。”皇上又看了一本折子点头笑道。皇上终于没耐心看下去,将折子一丢,“看得出清远侯也没有下死手整他,也许还留一线希望。”

    “皇上,马上到京宴了,叶勋说最近弹劾他的官员太多,去了怕大家都别扭,就不去了。文度禀道。

    皇上思忖了一下说,“不,一定要去,而且还要闹出点动静来。其实他也不用做什么,清远侯的人怎会放过这个机会给他好看呢?对了,你们俩接头也别太频繁了,省得别人起疑。”

    “请皇上放心,叶大人从来没主动找过卑职,都是卑职上赶着去找人家。”文度说得酸溜溜的,皇上忍不住看了他一眼……

    一年一度的京宴,可谓京城官员的盛宴。这一日凡是京城的官员不分官职大小,都可以带着老婆孩子参加皇上用自己的私房钱举办的宴请。这日,叶勋带着若莲和三个孩子来了,为了照顾孩子方便,桃儿也跟来了。若莲一来见到相熟的夫人,特别是兵部主事大黄、老李等几人的媳妇便开心地聊起来,很是欢乐。京宴的地点是宫中一处大院子,院子的正中高处,有单独的一方桌子,那是给皇上准备的。皇上的方条桌下面有一个大圆桌那是给三公九卿,朝中肱骨大臣准备的。然后就是散落院子各处的长方桌子,那些都是不分等级,京城大小官员可以随意坐。宴席还没开始,桌子上已经摆上了果品茶点,还有一些凉菜,热菜要等皇上驾临才能上。叶勋带着家人和几个相熟的同僚坐在一桌,几个孩子已经按捺不住,若莲和桃儿给他们拿了桌上的糕点等吃食给他们吃……

    这时有两个清远侯的属下,走了过来,站在离叶勋不远处故意挑衅道,“哟,这不是兵部的叶大人吗?听说前些日子,刚被皇上当众斥责了,直接把折子摔在脸上。要是我都不好意思来。”

    另一个人讥讽道,“李大人,您有所不知呀!叶大人的家底可比不了咱们,他们哪里见过这么多山珍海味呀!一家子就等这一日了。听说往年不但一家老小都来吃,临走还要打包带走,回家还能吃上好几天呢。”

    “啊?竟有这种事?哈哈……”

    两个人一唱一和说个没完。因为有老婆孩子在场,叶勋只得装作没听见,隐忍不发。但两人却变本加厉地对其冷嘲热讽。叶勋知道他们是有备而来,但想着既然老婆孩子来了,总得让他们吃口热菜再走吧。叶勋一度怀疑这两名官员是请来说相声的。他们你一言我一语,说叶勋无品无德,就是一街头混混,在街上欺男霸女,为所欲为;说叶勋惧内,在外面横行霸道,回家却要给家中母老虎洗脚,稍不如意就会被其打骂;又说叶勋表面孝顺都是装的,其实背地里对其父亲不管不问;还说叶勋父亲贪污受贿装疯卖傻才逃过一劫……

    一说到父亲,叶勋就有些坐不住了,他强压怒火低声对身边的若莲说,“若莲,你把孩子带走。你跟他们一起先回家吧。”

    若莲知道两个人是冲着叶勋来的,也憋了一肚子气,固执地说,“我不。”

    “快点,听话!”叶勋皱眉道。

    “我让桃儿把孩子带回去,我在这儿陪你。”若莲握住叶勋的手道。

    叶勋拿若莲没办法,只得作罢。只见若莲对桃儿低声几句,桃儿便起身带着三个孩子回家了。

    两个人还旁若无人、口若悬河地说着,“大人,您说他父亲胆小懦弱、窝囊至极,怎么可能娶到名噪一时的京城才女秦朗星,听说他母亲曾经可是个人物,不但诗词歌赋样样精通,还艳绝京城。”说着,那人淫邪地笑着。

    “什么京城才女?不过是风月场所的交际花罢了。”另一人不以为然道。

    “什么是风月场所的交际花?不是艳惊四座的才女吗?”

    “那是好听的说法,说的不好听其实和妓女无异!”

    叶勋忍无可忍一拍桌子,站起来,“闭嘴!再他妈胡说八道我把你嘴打烂了!”

    “哟,哟,叶大人挺厉害呀!”叶勋一站起来,旁边立刻围上来十几个人。有人甚至开始推搡叶勋。“你小子挺狂妄呀!”

    老李一看这阵势,知道这些人专门为找叶勋事来的。怕他吃亏上来拉他,“别冲动!坐下!一会儿皇上就来了。”

    叶勋对他低声说,“你们躲远点,麻烦让嫂子把我家夫人也带远点。”

    老李见情形,两方已经剑拔弩张,只得带着他们去了别的桌。

    “我狂妄?你们几个追着人家骂街,如此无耻行径与泼妇有和区别?我告诉你们,骂我可以,谁再敢说我父母半句,我让你们好看!”

    “呵,口气不小呀!我们偏要骂!我就不信你敢在这京宴上打人!你父亲是缩头乌龟!你母亲是妓女!你是妓女生养……”

    那人话没说完,叶勋一拳便打过去,那人登时被鼻孔窜血,跌翻在地。余下几人见此情形,便一哄而上。叶勋与他们打做一团……

    院子里一下子乱起来,“打起来了!打起来了!”

    若莲想过去,被李夫人按住,“咱们过去只会给他添麻烦。”

    若莲只得满脸焦虑地重新坐回去。

    正在这时,有人喊道,“皇上驾到了!”皇上身后跟着文度和兴旺,还有大批护卫和锦衣卫。皇上所到之处,人们都起身行礼,皇上则和蔼可亲地向众人挥手,“都免礼。今日不分君臣,大家都要落座吧,今晚不醉不归……”

    皇上抬眼看到一处聚了很多人,并听到很大的嘈杂声。便对随身侍卫说,“你去那边看看,发生什么事了?”

    那名侍卫很快回来,“启禀皇上,那边……打起来了!”

    皇上听闻怒道,“什么?打起来了!今天这个日子谁敢在这胡闹?”

    “是兵部的叶大人和十几位大人打起来了。”

    皇上很生气,疾步走过去,“叶天宇!你是想搞砸朕的京宴吗?来人,给他按住!”

    叶勋被两名锦衣卫按住地上,他不敢反抗,但心中怒气难平,忍不住辩解,“皇上,他们侮辱臣的父母!是可忍孰不可忍!”

    “叶勋!你能给朕消停点吗?到处惹事!你知道参你的折子都落到屋顶了吗?”

    人越聚越多,若莲拨开人群跪下,“皇上,民妇一直在旁边,是那些人一直出言挑衅,故意激怒叶勋的。就算叶勋打架不对,可是他们也动手了,为什么不抓他们?”

    皇上向那几个人望去,见他们已经有人挂了彩,这些人见皇上看他们便装出一副可怜巴巴受害者的模样。

    其中一个人捂着被打得乌青的眼,哭诉道,“皇上,是叶大人先动的手!微臣一再给叶大人说,今天是京宴,是个大日子不得在此造次。而他却说,他叶勋打人还要挑日子吗?气焰嚣张至极!”说着,还故意露出脸上的伤,用手捂着哀嚎着。

    皇上点点头,又扭过头看叶勋夫妇。那些人立刻狞笑又挑衅地望着叶勋,满脸的得意之色。

    皇上指着叶勋二人道,“你们听听!你们俩人真不愧是夫妻呀!怎么着?叶夫人,您的意思还要朕把他们都抓起来?前些日子弹劾叶勋的还有十好几个,一起抓了呗?都抓起来,朕的京宴还办不办了!你们天天说自己是被冤枉的,你若是好的,他们为什么都冤枉你!来人,把叶勋先押至昭狱,不要因为他搅合大家吃饭的兴致。”

    若莲一听要带叶勋去昭狱,立刻求饶道,“皇上,我们错了。您饶他一次吧,他下次不敢了……”

    驸马爷都尉梁宏斌挤出人群,对皇上躬身一揖道,“皇上!今天这个喜庆的日子,还是不要动刑狱的好。臣请求皇上放我大哥一马,让他自行离去便是。”

    皇上略一思忖,便说道,“好吧。叶勋,今天日子特殊,加上你驸马爷为求情,朕且再饶你一次。带着你夫人此刻就离去,朕不想看到你!各位爱卿,都带着自己的家眷落座吧。”

    两名锦衣卫撤了,叶勋还跪在地上悲愤交加,怒视着那几个人。那几个人则洋洋得意地冲着他笑。若莲上来扶起他,“咱们走吧。”

    路上叶勋一直不说话,若莲很担心。一直盯着他紧绷的脸。叶勋察觉到她的不安,扭头对她说,“我没事,倒是我心里很不落忍,让夫人跟着我一起受辱。”

    若莲抱着他,“咱们夫妻一体,分什么你我?只是我觉得皇上现在如此不公,相公受委屈了。要不,咱们这个官不做了,不受他们那个窝囊气。”

    叶勋被若莲搂着,面无表情地说,“不做官,我能做什么呢?”

    “做什么不能养好自己!”

    叶勋摇摇头,轻叹一声,“算了,现在只是暂时的,以后慢慢会好的。”

    晚上,叶勋换了身夜行衣,拿着一根棍子,在那两人必经之路蹲守。等到一个,叶勋不由分说,上去就是他一顿棍子,打得那人满地打滚,一头包……接着他又截下另一个人又是一顿暴打……

    叶勋回到家里,若莲已经上床了。若莲看了他一眼,便察觉他神情有异,叶勋走得时候一脸的乌云密布,回来就已经是阴霾尽扫。便问道,“这么晚了,你去哪儿了?”

    叶勋笑笑没着急回答,他钻进被窝,搂着若莲的腰,把脸靠在她胸前,才兴奋地说道,“我刚才去把那两个人暴打了一顿,太痛快了。”

    若莲也笑了,“那两个人真是该打!不过……打得要不要紧,不会出人命吧?”

    “放心,只是皮外伤,最多躺几天就好了。我下手有分寸的。”

    若莲点点头,不无担忧地问,“嗯……不会又惹出什么麻烦吧?”

    叶勋想了想,“管他呢?麻烦总会有的,但迟早都是要过去的。”

    若莲嘟嘴埋怨道,“皇上以前可不是这样啊?这是怎么了?还为公主的事生你气吗?不是早就过去了吗?”

    “皇上每天事那么多,而且这些日子上本弹劾我的折子很多,皇上大概是烦了,对我也失去了耐心了。”

    “弹劾你?弹劾什么?你一天天除了兵部就是家里,哪儿都不去。又没有贪污枉法之举,他们弹劾你什么?”若莲义愤填膺道。

    叶勋却并不在意,反而无奈一笑,“都是捏造的,也没有证据。但是说的人多了,就不免会让人起疑心,什么叫众口铄金呀!唉,你说人活着为什么就不能随心所欲呢?非得被逼着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我最讨厌被人逼迫了!”

    若莲看了看他,从容道,“我觉得,只要你心里坚定谁都逼不了你。小事咱们可以妥协退让,但如果关乎原则底线,就得寸土不让。”

    叶勋觉得若莲说得很有道理,他仔细想了一下,点点头,然后嬉皮笑脸道,“夫人真是女中豪杰呀!咱们早点休息吧,明天早朝我还有硬仗要打,今天晚上先与我家的女英雄大战一场。”

    若莲娇羞地捶他,“你讨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