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非正常离婚 > 章节目录 第十四章 揭秘往事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陈红最后决定离婚前,做了一件让她自己都意想不到的事情,她给杜强打了一个电话,并且和他见了一面。她之所以这样做,有两个考虑,一是想要了解一下王静和杜强离婚的真实原因,这样自己在最后的关头也可以借鉴一下,别等办完手续再后悔,或者有什么没有说开的事情让大家都遗憾。另外她始终对王静的离婚很好奇,和自己相比,虽然白雪松没有任何让自己多疑的问题,他们之间也没有原则性的矛盾,但是他们的婚姻一直跌宕起伏,从来就没有什么风平浪静的时候,而那一对恩恩爱爱的夫妻却瞬间反目,这其中一定有什么没有说明白的事情。

    王静刚离婚的时候她就想过问问杜强,被白雪松拦住了,现在他们风平浪静了,又轮到自己做出选择了,也该把事情弄明白了。

    这是他们俩第一次单独见面,以前是不可能有这种情况的。陈红和王静之间有着极其的默契,她们俩的审美、择偶观念差异很大,不会出现防闺蜜事件。除非需要对方的老公帮着办什么事,比如刚开始王静让白雪松开车帮助拉些东西等等小事,双方没有其他交集。

    杜强接到陈红的电话也很奇怪,他和王静离婚快一年了,一直没联系,不知道现在陈红为什么要见面。但是他还是马上决定赴约,也想借助这个机会向陈红解释一下,尽管没什么意义了,但是很多事情埋藏在心里无处倾诉,至少应该让陈红知道一下具体情况,证明一下自己的清白。

    两个人对面而坐,心照不宣,杜强知道故事总要自己先讲起来的。

    “当初到底是怎么回事?”陈红问。

    “那是我的初恋,那时我们才二十出头。”

    “她很漂亮。”

    “你怎么知道?”

    “我见过那张照片。”

    杜强没有追问,而是从钱包里拿出那张照片,是被他重新拼粘在一起的,横竖明显地好几道裂痕。

    陈红想,看来这女的还真的让杜强动心,照片都碎成这样了还留着呢。

    “她是个空姐。”

    “怪不得呢。”

    “我们那时都是第一次谈恋爱,她是我出差在飞机上认识的,一眼我就看上了她。她也很喜欢我。我们俩就像两个孩子一样恋爱,纯洁无暇,我们双方的父母也很支持我们,很快我们就决定结婚了。”

    “那后来呢?”

    杜强停顿了一下,眼圈泛红。

    “你听说过那年有一架飞机在韩国失事吗?从北京到首尔的。”

    陈红一开始没明白,她对飞机也不感兴趣,但是马上她就知道了杜强的意思,刚才杜强说过那个女孩是空姐。她也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对面的杜强很冷静,但是眼含热泪。陈红没想到都过了这么久,杜强提到这些往事还会这么动情,看来当初的记忆的确太美好了。

    陈红赶紧岔开话题。

    “那些火车票是怎么回事?”

    “她走了以后,每年我都要去天津看看她父母,她是独生女,老人对我也很好。”杜强说不下去了。

    “王静说车票只有你们结婚前的时间的。”

    “对,结婚前我又最后见了她父母一面,其实这件事我也很矛盾,去看看他们是应该的,但是每次去他们见了我都会哭,我也很难受。直到我准备结婚了,我告诉了他们。他们又喜又悲,还说让我有时间带着王静去让他们看看呢。我不想让他们太伤心,就没那样做。我也知道王静比较细心,不想惹麻烦。我留着那些车票和照片纯粹是对我自己的安慰,人都没了,也算是个纪念吧。我后来也很少想起这个事,那件大衣是那女孩在我二十五岁生日时送给我的,也是她给过我的唯一的礼物,那时我们都没有太多的钱,我也没再穿过,差不多都忘了里面的东西了,也从来没想起和王静说这件事。”

    两个人都沉默了,陈红没想到故事的情节这么离奇,但是她觉得杜强似乎没有什么错误。

    “你们俩就为了这个离婚太遗憾了,当初如果说清楚了多好。”

    “她也没给我机会说清楚呀,其实我当初没想和王静离婚,毕竟没有什么大事,我们俩也挺好的。最后我还想给她打电话把事情说清楚呢。但是没想到她把照片撕碎了,也让我伤透了心。她没必要为一个逝去的人吃醋吧。”

    “哎,你们俩真是笨呀,谁都墨迹,有话不说出来。”

    “现在说这个没用了。你找我就为这事?”

    “也是,也不是。当初你们离婚的时候我就想问问你怎么回事,但是那种情况下估计你们都不太冷静,尤其王静。所以就没问。”

    “你现在知道了事情的原委,还想告诉她吗?”

    陈红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王静这一年来的变化估计杜强是不知道的,也没必要告诉他。

    “最好还是别告诉她了,已经离了,虽然很遗憾,但是也不可能有什么变化了,这就是有缘无分吧。你们怎么样?老白还好吧。”

    “我们还那样,凑合过呗。”陈红犹豫了一下,没有告诉他自己面临的问题。

    陈红找到杜强,是想给自己最后的决定起到指导建议的作用,找到一个借口。这个借口也许是她和白雪松分开,也许是不分开,总之都需要一个借口,否则她还是没法决断。她觉得她和王静的婚姻就像是小时候孩子的玩具,她的玩具已经破旧不堪、伤痕累累了,玩主也不当回事了,得过且过,大不了扔掉换新的,而王静的婚姻却小心翼翼,仔仔细细地对待,整齐完好,连一点尘埃都不沾。但是越是在意就越脆弱,稍不留神就碎了,碎的就像那张照片,即便是粘合上也暴露着伤痕,不堪入目。

    既然那么美好的东西都能够在瞬间分崩离析,又何况自己手上的破玩具呢。

    陈红在和杜强见面以后,才对他的事恍然大悟。但是她听从了白雪松的话,没有把事情的原委和王静说。她知道现在再说什么都没用了,不仅不能挽回他们的婚姻,还可能让事情更糟糕,陈红断定,面对这样内幕,王静会更不能接受。她能够理解杜强,原来的那份感情于情于理都比他们的婚姻更值得珍惜,但是作为妻子的王静肯定不会这么想。所以就让这件事永远地埋藏起来吧。

    但是在最后要去办离婚手续之前,陈红还是和王静见了一面。这次见面的目的很明确,问问王静离婚时需要注意什么,做一下攻略。特别是帮自己想想万一现场白雪松不同意签字了怎么办。她很清楚,白雪松打心眼里是不愿意离婚的。而且他又是那种有自己的主见的人,虽然平时对她无可奈何,但是到了关键时刻,会不会做出一些意想不到的举动,陈红没把握。从小到大她还没经历过类似这样的大事呢,以前家里有什么事都是白雪松去办,她只负责坐享其成。而这一次临到自己头上了,她必须面对。

    王静不仅把流程和陈红说的一清二楚,并且告诉陈红一条原则,就两个字:坚持。千万别关键时刻掉链子。王静知道陈红就像一只纸老虎,平时家里家外都出尽了风头,那只是白雪松让着她,她根本没什么主意。凭着白雪松的能耐,要想在最后关头扭转事态完全是有可能的。二十多年来王静冷眼旁观陈红的家庭,一切尽在掌握。所以她劝说陈红,如果已经决定了离婚,不管白雪松怎么做,工作人员怎么调节,必须坚持,才有可能达到目的。

    最后的关头,白雪松还在考虑是否有可能不离,只是他想不出有什么好办法阻止陈红。但是陈红却丝毫没有多想,她觉得离婚只是一个手续,就像身份证丢了需要去派出所办理一下一样,办完了一切照旧。

    结果出乎陈红的预料,更偏离了王静的判断,白雪松没有一点反驳,两个人顺利地就办了手续。

    从民政局的办公室出来,在电梯里白雪松对陈红说:

    “咱俩是不是也该吃一顿散伙饭?”

    陈红瞪了他一眼。

    “晚上还得回家呢,又不是见不着了,吃什么散伙饭。”

    陈红没有那心情,她着急的是赶快见到王静。

    陈红催促白雪松赶紧拉活去。看着白雪松开车远去,她感觉他们今天不是来离婚的,白雪松好像是要去另外的城市出差一段时间,她只是来送送他,暂时的分离。他们没有对对方的厌恶,甚至她有一点感激白雪松,这么顺利就离了婚,没和自己纠缠,也没有喊冤叫屈,毕竟这么多年白雪松为了这个家可以说是鞠躬尽瘁了,事到如今也没有抱怨。而且他们离来离去,即便是现在到了最后的时刻,也还是藕断丝连的。

    在此之前,她和王静说过要和白雪松离婚的事。王静百分百的支持,并且表现出极其热情的态度,似乎王静很愿意她们的队伍又壮大,她还很耐心地教了陈红一些办法,例如到了民政局会出现什么情况,怎么应付才能够确保离婚,不会出现问题,这一点她稍微有点经验。

    陈红找王静其实有两个目的,毕竟十多年的婚姻在一瞬间就解体了,会有一点点的失落,虽然这种失落的程度不是很大,但是总想找个人倾诉一下,表达一下,尽管王静对陈红的离婚始终支持,但是在这种时候闺蜜之间安慰是最有价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