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兄弟,想你了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一章 多退少补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我跟着体育老师来到了学校的教导处,根本没悬念,我先被教导主任给教训了好一阵,随后骂得口干舌燥的教导主任把我们的班主任董方霄叫来了。

    董方霄一进入教导办公室,跟往常一样的体罚学生,直接给我扇了一耳光,打得我站都站不稳,摇摇晃晃的跌倒在地板上。

    教导主任见此,就叫董方霄别太动怒,作为市七中的校领导,教导主任肯定见过董方霄打学生,不过当着我的面,教导主任还是要做做样子。

    另外那个体育老师,还装模作样的把我扶起来,然后也劝董方霄息怒。

    我杵在原地,心中冷笑不已,对于董方霄这个不配做教师的人渣,我是恨得牙痒,就在刚才,董方霄一耳光打我的时候,比人恶化时候都用力,打得我根本站不住,还有两颗牙齿也有了松动的迹象。

    我承认,被蓝横州阴了,在操场上课的时间抽烟是我不对,我知道没法在董方霄面前解释清楚,说了真相,恐怕只能又换来董方霄一巴掌。

    于是,我只能压抑着怒火,一声不吭的低着头站着。

    而后,董方霄让我写一份深刻的检讨书,还搬出学生最害怕的事,那就是请家长,董方霄说如果这一次我的认错态度不行,他还建议学校直接把我开除。

    我心中咒骂董方霄,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我不能被市七中开除,不然我就破坏了老板娘辛辛苦苦进行的计划。

    于是我只能违心的就说对不起,教导主任看我也挺可怜,就说这孩子认错态度还行,开除学籍就不用了,请家长来就好。

    虽然我在市七中没‘家长’,但这时候我也不好说出来,只能谢过了教导主任,这才被董方霄允许离开了教导办。

    我走出教导处,便揉着被董方霄打过而生疼的脸,我就给自己发誓,这些被董方霄打过的巴掌,我特么的一定要找回来!

    等我回到操场,早已看不到蓝横州,但章天益和彭靓颖还在,他俩把我叫到一边问情况,彭靓颖同情的看着我被打肿的脸,说了句你真可怜。

    我听得一身叹息,现在的我的确很可怜,完全跟我想象来市里的平稳过渡不一样,没想到来到市七中,我特么的简直苦的一逼啊!

    现如,我被蓝横州算计,还被董方霄合理的打了脸,必须得写检讨书,另外得请家长来学校。

    凡此种种的憋屈,令得我催着彭靓颖速度施行她的计划,我实在受不了现在这种七中的氛围,我还不知道蓝横州又该咋样的折腾我。

    彭靓颖就说知道啦,表示她正在紧锣密鼓的进行着她的美人计,劝我别着急,再忍忍就OK了。

    我还能怎样,只能忍!

    回到我们班教室,接下来,我还得当啥事都没发生,跟总是嘲讽我的蓝横州坐在一桌。

    他讥笑我的时候,我便提醒自己得忍耐,蓝横州见我不搭理他,自己也就觉得没趣,于是玩起了手机。

    当天放学后,我第一时间就回到了公寓楼,找到了房东,请他冒充我的一个表房亲戚,代表我明天去市七中‘请家长’。

    我没把这事告知老板娘知道,这点事,我就要找沈丽君帮忙,我还怎么凭借自己的能力达到最终要完成的计划?

    好在房东看我孤苦伶仃一个人,他也就爽快的答应下来。

    第二天早上,房东跟着我去了学校,在办公室见到了董方霄。

    房东说了是我的表叔,给董方霄递过去一根烟,房东‘认错’的态度很好,说我的爸妈人在外地回不来,他请董老师别生气。

    房东还表示作为我现目前的监护人,他没配合学校好好管教我。

    到最后,房东一声对不起董老师,算是对这次请家长事件的结束语。

    董方霄拿着烟只能笑,说你们只要家长意识到学生的过错就行,董方霄拿出我写的检讨书,让房东在检讨书上签了个字。

    这件事,暂时告一段落。

    我感激的把房东送出学校,房东一笑说没事,以后用得着的地方,还找他帮忙。

    送走房东,我回到教室,第一时间给章天益说了请家长这事,章天益听完后笑着说行啊,都知道请房东帮忙了,我也一笑,说没办法,我爹妈在外地工作。

    其实,我早就没爹了,我妈也跟着隔壁老王跑了好多年。

    但这些家世,我不会在市里说给任何人听,也不知道我的学生档案里,老板娘究竟给我做的哪些资料,反正我清楚,我有虚假存在的爸妈。

    接下来的一天,并没事发生,蓝横州也没埋汰我。

    由于市七中在整顿校风,现在有规定,学生都得上晚自习,故而五一节以后,我也只能来学校上晚自习。

    当天下晚自习的时候,彭靓颖通过章天益交给了我一张纸条,说她将会在这周末施行自己的计划,让我与章天益做好相应的准备。

    过两天就是周末,想到一旦彭靓颖执行计划成功,我再也不用看到董方霄和蓝横州,我顿时就感到开心。

    毁掉纸条,我与章天益一起出了学校,章天益提议说很开心,得去七中附近的小吃街喝两杯。

    我也没拒绝,反正回公寓也无聊,便跟着章天益在小吃街,找了一家烧烤摊坐下,我们俩点了一些菜和啤酒喝着。

    我们俩喝得很欢,却不曾想,突然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这人,竟然是蓝横州,他大步走到我们跟前,也没不经过我与章天益的的同意,蓝横州大大咧咧的一屁股坐下,还好意思笑着说你们俩真不够哥们,喝酒都不叫上他。

    谁跟你是哥们?

    看着自来熟一般的蓝横州,我和章天益都很郁闷,而蓝横州则很高兴,他叫烧烤老板给他拿来冰冻啤酒和酒杯,也不管我们俩怎么想,他举起酒杯,说敬我们两人一被,然后一口气连喝了三杯啤酒。

    蓝横州见到我与章天益表情很严肃,蓝横州还不识趣的问我们俩究竟怎么啦,是不是心疼这三杯啤酒?

    虽然讨厌蓝横州,但不能太直白的撕破脸,我和章天益只好强忍着不发,说没那回事,蓝横州就说既然不心疼酒,为啥我们俩不连喝三杯,是不是看不起他?

    我在心底骂了蓝横州无数次,觉得这小子的脸皮真厚,但还是得和章天益连喝了三杯啤酒。

    蓝横州就大笑,说这就对了,我们这才算是好兄弟。

    谁他妈的跟你是好兄弟,你算个毛线,你个王八蛋!

    我与章天益心里很不爽,纷纷瞪了一眼独自乐着的蓝横州,又被迫与他喝了几杯酒,我们俩就说时间不早了,我和章天益还得回家去睡觉。

    我们俩说这种话,换做一般人,肯定知道我们俩是在下逐客令,但蓝横州好像完全不知道我们的意思,他还继续自顾自的喝酒,大声说我们俩真不够哥们,他这才刚喝上,我们就要离开。

    我和章天益无语至极,都不愿意和蓝横州在一块喝酒,我们俩便坚决的说要走,蓝横州无奈的说走吧走吧,他自己一个人在这边继续喝就是。

    在我们俩起身的时候,蓝横州立马道:“对了,今晚哥出来溜达太匆忙,一不小心忘记带钱了,手机支付也没钱,因此你们俩先给哥垫着酒钱,先放三百元给烧烤老板,明天见面,咱们多退少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