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欲洗禅衣未有尘 > 正文卷 第114章 两回事好吗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宫里出了点事,我要回去处理,今日不能久待。”未有尘很想留下来,哪怕就只是坐在她旁边看着她笑也很满足了。

    但是为了他们的未来,他必须先去将这无影门的事处理一下。

    无影门的顶级杀手有多厉害,未有尘不是不知道,他也担心他的暗卫们,究竟能不能应付的来,所以他必须回宫去部署一番。

    而苏若水说的置办几个为他杀人放火的组织,其实他早就已经开始置办了,创立一个杀手组织,不如收纳一个现成的杀手组织来的方便快捷。

    他早派了风度带了五十暗卫,去吞并江湖第二第三的杀手组织,这几日也该要回来了。

    “什么事?”言禅衣有些担忧的看着未有尘,她好像从来没见过他这般凝重过,便也生出了一丝担心来。

    “不是什么大事,我能处理好的。”未有尘很想揉一揉小丫头的脑袋,但小丫头的哥哥一直在他身后不远处满是怨念的瞪着自己。

    “好,那你自己小心。”言禅衣没有去逼问,她知道他不说,自有他的思量。

    况且这里也不是说话的好地方,所以她又凑近了一步,低声道,“那明日国子监见?”

    未有尘看着离他又近了一步的小脑袋,最终还是没敢揉上去,也压低了音量道,“明日我不一定去国子监,但我忙完一定会去找你的。还有,你昨日说的药,给你。”

    言禅衣感觉到自己手心被塞入了一个小纸包,思索了一会才想起昨日说的让苏若水和厉妖娆两人生米煮成熟饭的事来,顿时红了脸,手中的药收也不是,扔也不是。

    未有尘又深吸了一口气,让小丫头的馨香填满他的心肺,这才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去。

    言禅衣望着他的背影,见他和苏若水擦肩而过,却没有半刻的停留,撇了撇嘴在心中小声说了一句,“小醋桶。”

    苏若水走到荷塘边,望着被言幽鸿踩坏的荷叶,和两桶锦鲤,有些哭笑不得。只对着大家喊了一声,这才道,“我在柳湖租了艘楼船,我们过去那边玩吧。”

    言禅衣闻言脸色微变,柳湖是她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杀人的地方,她对柳湖的印象并不是太好,甚至可以说是还有心理阴影了。

    “好啊好啊,文人就是会玩。”云玄机却是立刻站了起来,大笑起哄道,“听说柳湖的月离湖面特别近,今晚我们可不可以玩到晚一些,顺便赏个月?再多搬几坛子酒!上次小爷我状态不好,今日小爷高兴,定能千杯不醉。”

    言禅衣看着云玄机那一脸向往的样子,想到他双重身份,平日都不敢出门生怕穿帮了,应该也是闷坏了。

    而且他来到京城这么久,居然连京城有名的柳湖都只是听过没见过,一时之间也有些觉得内疚起来。

    “禅衣,我递了拜帖去军中,以你的名义约了那马参将。这个时辰说不定她已经到了。”苏若水看到了言禅衣微变的脸色,有些不明所以。

    他查过她和未有尘去游过湖,她甚至还会凫水,但又为何此刻的她看起来好像有些抗拒去柳湖呢?

    “真的?那快快快,我们先去一趟浮光裳!嫂嫂!你陪我去!”言禅衣想起马月离,便立刻将李祈恩的事忘在了脑后。

    心中只记挂着自己答应过要送一身漂亮的衣裙给马月离的,今日便是个兑现承诺的好日子!

    “马参将是谁?马月离?你看上那个娘们兮兮的小子了?”言幽鸿蓦然警惕起来。

    自家妹妹今日穿成这副德行便跑出来游玩了,一听说马参将要来,便急着要去买衣裳?这很难让他不多想。

    “……她哪里娘们兮兮了?”言禅衣想替马月离抱不平,但想想马月离本就是个姑娘,娘们兮兮也是应该的。

    “这么说你是真看上那小子了?要我说她还真不如你上次选出来那个副将,叫什么李爽的……”言幽鸿还在为自己妹妹的品味做着分析,却看到自家妹妹已经拉着自家媳妇起身走了,便也顾不得自己还没满是淤泥的双脚,提着鞋子便追了过去。

    “人家叫李赢!”言禅衣回头瞪了一眼自家哥哥,便看到荷塘边的厉妖娆正含情脉脉的望着苏若水,而云玄机却像个十分高亮的夜明珠一般,傻傻的杵在那。

    “云公子,你是浮光裳的老板,你不该请我去嘛?”

    云玄机望着正对他疯狂使着眼色的言禅衣,在看看不远处一直目光灼灼盯着苏若水的厉妖娆。这才回过味来,赶紧一边答应着一边也朝着言禅衣追了过去。

    “堂舅舅,马车坐不下了,你带着我师姐,咱们柳湖见啊!”言禅衣一边喊着,一边朝厉妖娆抛去个你好好加油的眼神。

    厉妖娆脸一红,便垂下头去不敢再看向苏若水。

    “咱们商量商量呗。”见大家都上了马车,言禅衣便把手中的药包亮了出来,蛊惑道,“师姐对堂舅舅一往情深,我们能帮就帮呗。”

    “这是什么?”言幽鸿有些不明白,一双困惑的眸子瞪着言禅衣。

    言禅衣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低着头小声道,“青楼秘药……”

    正要伸手去接过那药包看看的沈善睐瞬间缩回了手,一张脸羞的通红,身子还不自觉的往后缩了缩。

    言幽鸿会过意来,亦是面红耳赤,不过他是气的,他气咻咻的对着言禅衣质问道,“你这死丫头,小小年纪从哪搞到这些东西的?你是不是去逛青楼了?你这死丫头,回去我告诉你爹,看你爹不把你揍到飞起。”

    言禅衣也畏缩了一下,但还是回应道,“我这不是替师姐着急嘛,难道你们就忍心看着师姐这如花似玉的小姑娘,嫁入宫中?嫂嫂,那天在宫宴你也看到了,那皇后是个容人的嘛?师姐这般单纯,若是进了宫,还能活着出来嘛?”

    众人皆是沉默,让厉妖娆被迫进宫去伺候一个做她爹都绰绰有余的老男人,谁心里都是不舒服的。

    而且,即便迟钝如言幽鸿,也能看出厉妖娆对苏若水的一片深情。

    “可是堂舅舅喜欢你师姐吗?你这样乱点鸳鸯谱,若堂舅舅无意,岂不是害了他们二人?”言幽鸿总算说出了一句靠谱的话来。

    “昨晚出宫的时候你不是也看到了吗?他们两人走在最后头,师姐上马车的时候还一脸的笑意。就算堂舅舅对师姐还不到那种意思,但至少是不排斥的吧?堂舅舅年纪也不小了,想嫁给他的人也不少,可你看还有谁能近的了他的身?”

    沈善睐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国子监女子班有多少女子是仰慕苏夫子而来的,她可是清楚的狠。

    言幽鸿见沈善睐都赞同了,也再说不出什么反对的话来。

    “你们只需要配合我给他们二人多些相处机会,然后我自会寻到机会偷偷下药的。若真是被发现了,你们便把事都推我头上便是。”言禅衣虽然很想当然,但她却是是一片好心。

    师姐那么善良美好,定会是苏若水的好归宿。

    “我们去浮光裳作甚?”云玄机没有参与他们的讨论,反而是岔开了话题。

    尤其在他意识到苏若水其实心悦的是言禅衣后,他便更加不想淌这浑水了。他知道自己是配不上言禅衣的,但在苏若水和魏太子之间,他还是更倾向于苏若水的。

    谁让那魏太子,每次瞧见他,都是一副“我很想将你弄死”的表情的?他又没有受虐倾向,自然是更偏向于对他彬彬有礼的苏若水的!

    “我在军中认识了一个十分可人的人儿,我答应送她一身衣裳的,所以去浮光裳找找。我见嫂嫂和她身形差不多,便想让嫂嫂来帮忙试一试衣裳。”

    “马月离?她确实身形瘦削,和你嫂嫂身形也的确有几分相似。你说说你,军中那么多好男儿,你怎么偏偏看上了这样一个瘦不拉几的娘娘腔?”言幽鸿这才又想起马月离来,口气里便有了明显的鄙夷。

    “哥,你想哪去了?”言禅衣忍不住白了一眼自家胸大无脑的哥哥,低声道,“马参将和你想的完全是两回事好吗!”

    言禅衣不便直言,但除了言幽鸿这个脑子里大概进过水的直男外,另外两人倒是都明白了她话语里的深意。

    沈善睐微怔了一会儿,满是羡慕的开口道,“如此听闻,倒还真是个可人儿。能被禅衣妹妹这般看重,我相信她定不会是泛泛之辈。”

    言禅衣轻握了握沈善睐的手,她深知这个时代女子的不易,也明白自己这个未来嫂嫂,也定曾有过除了相夫教子以外的梦想。

    “你怎么也如此说?”言幽鸿不太明白。

    “我……”沈善睐思索了半天,却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提点他,不由的撇过头去看向了一旁的言禅衣,岔开话题问道,“禅衣妹妹你将来想做什么?”

    “我?我想做的很多啊,我想要有花不完的银子,和想做什么便做什么的自由。”

    言禅衣思索了半晌,她其实也没什么大的理想,从上一世到这一世,她好像都只是想要花不完的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