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定鼎大明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五章 屠杀俘虏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济席哈带着满洲八旗反击,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看见跟着冲锋的五百人,全部就被射死。如此一来,还剩下的五百人也都心入谷底,看不到丝毫的希望。

    夹在人群中杜兰更是双腿发软,要不是身边还有侍卫扶住他,估计这时候已经瘫倒在地上了。

    周围的复明军依然在逼近,白杆兵的枪不断地,收割着八旗士兵的生命。罗可铎面如死灰的道:“这是老天要亡我吗?”罗托已经不知道去了那里,有可能攻城跟着济席哈一起冲锋死掉了。

    苏拜看着心如死灰的罗可铎道:“郡王爷,要不我们护着你从后面的山上走吧,等我们进了山里,他们就不容易抓住我们了。”

    罗可铎看了后面的山坡一眼,惨然道:“明军会让我们跑进去吗?”就这一耽搁,身边的八旗士兵已经只有四百余人。苏拜看了一眼山坡,发现正有明军士兵在陆续的走了出来,还有不少逃进山的清军被赶了出来。

    苏拜顿时也绝望了,叹道:“我苏拜先随太祖,太宗征战沙场,后又追随摄政王征讨中原,没想道现在却要死在这里。”说完,看着不断倒下的八旗士兵。现在八旗士兵根本就伤不到明军分毫,明军只是远远地往里射箭,清军想要交战都找不到人。

    苏拜两眼无神的举剑自刎了,没有给附近明军杀死他的机会。罗可铎见状也要自刎,但是被身边的侍卫给拦下,这些侍卫还想护着罗可铎突围。

    这时朱由栋也来到前面,看见罗可铎等人华丽的盔甲,知道这是满洲重要人物,当即道:“停止射箭,将这些人全部活捉。”朱由栋一声令下,周围的复明军果然停止了射箭,纷纷涌上前去活捉罗可铎等人。

    罗可铎的侍卫还在拼死抵抗,但是杜兰却没有抵抗的心思了,听说明军要活捉他们,顿时叫了起来:“活捉好,我们不抵抗了。我们不抵抗。”杜兰的话让他的侍卫都愣住了,杜兰这是准备投降啊。

    不管杜兰的侍卫怎么想,杜兰到底是不是想投降,周围的复明军没有给他们时间。一拥而上的复明军将士,顿时就将杜兰等人给困了起来。另一边,就算罗可铎的侍卫拼命抵抗,但终究是人太少,罗可铎也被后面白杆兵用勾一下勾住了腿,然后就被直接拖进了明军人群中,也被当场活捉了。

    随着罗可铎被活捉,其他人也就不属于活捉范围之内,愿意投降的被看管起来,不愿意的当场被砍死。等到各处战斗停下来后,整个响水关到香山两里路上,尸体堆积如山。

    如今大战结束,朱由栋让人赶紧打扫战场,治疗受伤的将士。这时候刘董才过来询问道:“侯爷,那些受伤的汉军旗和满洲八旗的士兵怎么办?”朱由栋想了下道:“如今我们收拢的俘虏,汉军旗有将近七千人,满洲八旗也有五千多人,这就是一万多的俘虏,我们现在有这么多人去看押俘虏和救治伤兵吗?”

    刘董才一愣,道:“侯爷的意思我明白了,我这就去处理。”朱由栋又想了下道:“让我们的人,去将我军战死的尸体收拢后,至于清军的尸体,就全部集中焚烧。让那些俘虏去做,不能让他们闲着,免得闹出什么事端来。”

    让刘董才去打扫战场后,朱由栋又叫来夏国相,吴国贵和胡国柱道:“你们今天打的不错啊。”三人听了连忙声称不敢,道:“这都是侯爷妙计,让清军无路可走,才让我们能轻易的歼灭清军。”

    朱由栋满意的点了点头道:“仗是打的不错,但是现在我们有个难题。这些俘虏怎么办?”夏国相道:“这还不好处理吗?这些人都是弓马娴熟的人,只要将他们整编进我们的队伍里,就能迅速的提升我们骑兵的战斗力。这对后面攻打云南的清军,也十分有利。”

    等夏国相说完,朱由栋没有立即回答。见状吴国贵道:“侯爷有什么顾虑?是不是担心他们不肯出力?或者是其他原因?”

    林壮也道:“侯爷,我们现在在这里有四万大军,就这一万降军怎么也翻不出什么事来。”朱由栋道:“不是我们能不能压住这些降军,而是我们能不能要这些降军。”

    林壮听了朱由栋的话,顿时就明白了,复明军一直希望得到各地百姓的支持。所以在四川也好,来到云贵也好,复明军都能迅速的在百姓中间,建立起自己的关系网,让各地百姓积极的与复明军合作。如果现在复明军收下这些俘虏,那么这些俘虏在云南做下的罪孽就会算到复明军头上,这会让复明军失去百姓的帮助。

    夏国相等人来复明军的时间不久,对复明军的解决方法不理解。以前的军队,都是军队与军队之间的较量,百姓对于将领和军队来说顶多就是夫子,根本对军队没有任何的影响。打败敌人收编敌军这是很正常的事情,所以夏国相等人都有些奇怪,朱由栋为什么对收编这些久经沙场的士兵还犹豫起来。

    这时,罗仁也过来了,朱由栋见到他后,道:“你来的正好,我正有事找你,你去召集军队里所以云南加入的士兵,将他们集合到一起。”刚走过来的罗仁,听见朱由栋这样一说,顿时就道:“那好,我现在就去,正好这些人刚来咱们复明军,对我们分配战利品的事情还不熟,刚才在外面就有好几个私自藏东西的事情。”说完就退了出去。

    朱由栋这时也下了决心,对着夏国相道:“你们去将关宁军全部集合起来,等下有事去做。”夏国相等人见朱由栋安排,也就不在讨论俘虏的事情。

    等到他们都出去了,朱由栋又对林壮道:“你去让秦翼明和马万年也将白杆兵集合起来。”林壮道:“侯爷你集合这么多军队,那看押俘虏的人怕就不足了。”朱由栋道:“现在那些俘虏被刘董才弄去清理打扫战场了,他们有事做,不会出什么乱子。先去准备吧。”

    等林壮出去后,谭双华才道:“你打算杀俘?”朱由栋看了谭双华一眼道:“他们留下始终是个祸患。”旁边的赵世超这时也道:“侯爷,你这样做怕不妥吧,自古以来杀俘就不祥,而且这要是传出去,以后还有人会投降吗?”

    朱由栋道:“就算没有人投降,他们也不能留,他们都是汉军旗和满洲八旗的兵丁,战场经验是丰富。但是他们同样也罪恶滔天,我们还没有进入云南,清军在云南的血腥手段,就已经是层出不穷。返回贵州一路烧杀抢掠,涂炭生灵。年初的时候攻打永昌等地区,由于我大明在哪里驻过兵,在永昌实行屠城,清军所过之处,鸡犬不留。我们要是留下这些人在军队里,我们还进的了云南吗?”

    朱由栋说的这些都是事实,并不是多少年前的事,就是发生在大家面前的事,所以谭双华和赵世超顿时就无话可说了。朱由栋又道:“不光这些,这些清军进入云南一路拷要搜刮,云南百姓是苦不堪言。这些事情,都让我们不能饶了这些俘虏。何况清军到云南也有一年时间了,已经有一些当地的士绅,土司害怕清军屠杀,投靠了清军,这对于我们来说就失去了地里。天时这对于我们和清军都是一样的,清军现在的主力是湖广和广西的军队。”

    赵世超见朱由栋这时说起这些,不由的有些好奇。朱由栋接着道:“虽然我们的军队大多是四川和云贵百姓,但比起他们也丝毫没有优势。所以我们现在要争取的是人和。争取云南的百姓如贵州这边一样,只要我们得到了他们的支持,我们就能在云南穿行无阻。清军也就不在有任何优势。”

    谭双华瞪大双眼道:“军情居然还能这样分析?”朱由栋道:“当然,何况这些俘虏里面,有很多对满洲人死忠的人,他们在势穷的时候投降。谁能保证他们不会在其他时间,反过来在我们背后捅上一刀,所以我看还是直接处理的比较好。”

    谭双华见说不过朱由栋,只好道:“这些事你自己想好了,只要一杀这些人,估计云南的清军,是再也不会投降我们了。”朱由栋道:“这些不怕,只要我们能齐心协力,他们就那我们没办法。”

    正说着,罗仁就进来道:“侯爷,那些云南籍的兵都集合起来了。”刘董才也走了进来道:“侯爷,战场也打扫的差不多了。”朱由栋对刘董才道:“好,你将俘虏全部带到长石山下空旷处安置,然后让大家埋锅造饭。”刘董才一听当即就去安排去了。

    朱由栋又对罗仁道:“你带着集合起来的士兵在俘虏营旁边驻扎,记住先看好他们,不要惹是生非。”罗仁有些为难道:“这可不好办,那些云南士兵见了汉军旗和满洲八旗的人,个个就好像见了有血海深仇的人一般。”

    朱由栋道:“现在不管这些,你必须给我看住了,我让郭李爱带人去帮你。”罗仁没有办法,只好出去安排。朱由栋然后也让夏国相带着关宁军在俘虏旁边驻扎,如果有需要,让他们去隔开云南籍士兵和俘虏。

    本来这些俘虏见自己被安置在了湖边,旁边有驻扎这云南籍的士兵,心里还十分担心,怕明军将俘虏给全部杀死。但是见到旁边有驻扎来了关宁军,这些关宁军,还帮着云南士兵营里的军官,挡住想要冲过来的士兵。没过多久,郭李爱也带着士兵过来帮忙维持秩序,顿时就放心了。

    等到晚上,朱由栋又将夏国相,罗仁和秦翼明叫过道:“这些降军,我们不能留下,他们没有忠心,他们随时都能捅我们一刀。还有就是如果我们收编了他们,我们就失去了云南的民心,这对我们进攻云南是非常不利的。”

    夏国相等人还想劝,朱由栋阻止道:“我知道你们说什么杀俘不祥,但是我不信,我杀的是畜生,他们根本就不是人。他们在中原、在云贵犯下得罪,罄竹难书,所以他们必须死,这件事让罗仁现在手下的云南籍士兵去做,关宁军守住北面,白杆兵去守住南面,不可让一个俘虏逃脱。”

    几人见朱由栋已经下令也就不在说什么,立即就出去安排。随后不久,俘虏营里就响起了凄惨的叫喊,还有云南籍士兵复仇的狂笑,直到一个时辰以后,整个俘虏营里已经没有一点声音了。罗仁这才下令士兵撤出营地,然后让人放火全部烧掉。

    有逃出营地的俘虏,也被守在外面的白杆兵和关宁军杀死。关宁军里,夏国相看着被杀是的俘虏道:“如此好的兵源,居然就这么全部杀死,怎么也没想道这位侯爷如此冷漠,这是一万多人啊,直接就全部杀死了。这以后还有谁敢投降?”

    吴国贵道:“他给出的理由居然是为了给百姓报仇,这天下百姓算什么?有兵才是正理啊。”胡国柱阴沉着脸道:“恐怕他这是给咱们下马威呢!告诉我们,就算我们有一万关宁军,也未必让他看在眼里。”

    夏国相想到当初说的要整编军队,顿时深深的叹了口气,道:“如今我们还有反抗的本钱吗?人家轻轻松松的就歼灭了五万多军地,我们带着一万多人投降了,剩下的两万汉军旗,一万五千的满洲八旗全军覆没。清军什么时候有过如此惨败?就算是当年李定国两阙名王也没有如此大的战果啊。”

    吴国贵道:“这段时间,我听说贵州基本上都反正归明了,只剩下李本深带着三千人在平坝卫,估计这时候也没戏了。”

    夏国相道:“不光是贵州,四川也被光复了,还不断的在向云南进军,你说当时我们王爷在四川的时候,怎么就没听说过着一号人物呢?”

    胡国柱还要说,就见俘虏营里已经燃起大火。便道:“说这些也没用了,回去交差吧。”说完就率先返回响水关去,夏国相和吴国贵也都摇摇头,跟在胡国柱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