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剑武江湖 > 章节目录 第六十四章 前朝世子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赵平道:“这不是一目了然的?你且知郡主向往江湖,这几日总是替那些江湖人抱不平,让本王好生难做。适才又与本王大吵大闹,长久下去,本王还怎么领兵打仗?

    璃儿身份尊贵。倘若不知立场,日后定生祸患。杨副将,这下你总清楚了罢。”

    杨吉领了令,将桌上食屉拎起,迈出门去。只隔着一个院落,便到得了赵璃的门前。敲门几声,见无人回应,便开口道:“郡主,在下杨吉,特来拜访郡主,不知郡主可否一见?”

    半晌没动静,杨吉正欲转身离去。却突见房门打开,里头现出一人,正是赵璃。杨吉见赵璃神色落楚,却愈发动人秀美,遂发颤着声道:“郡主可用了饭,末将给郡主带来了。”

    赵璃接过饭,憋出几字道:“杨将军进来罢。”

    言罢转过头去,杨吉进入屋内,只见光线晦暗。赵璃放下食屉,走至窗边,掀开帘子,屋内顿时亮堂许多。

    赵璃坐下打开食屉,端出菜肴,提起木筷,托着木碗。夹起五花肉放入口里,口中道:“杨将军是不是觉得我很奇怪,不吃爹爹送来的。却吃杨将军送来的,不过一个样式的食屉,菜式不差毫厘。

    想着一会儿,将军便把我的一言一行悉数禀告爹爹。也好博得爹爹欢心,给将军升个职位。”

    杨吉道:“郡主何以要这样揣度?杨吉的确受王爷之命,不过是惜着郡主的身子罢了,郡主想这许多做甚?

    前车之鉴,王爷百般劝慰,郡主依旧我行我素。末将来到此处,既不是郡主的亲友,也不善言辞。本为持兵的粗人,又能做得了甚么?”

    赵璃道:“你倒是个敞快人,惜时如金,一会儿我便要睡上一睡。杨将军倘若没甚么大事,就趁早回去罢。”

    杨吉道:“杨吉此番虽不是替王爷劝导郡主,也是有主上要在下带几句话,说于郡主,郡主不如竖耳小听几句?”

    赵璃道:“将军有何话要说?”

    杨吉道:“郡主,带话给你的正是萧侯爷,只是侯爷当着王爷的面不便说。托了臣下来讲给你听。”

    赵璃心想这安国候向来慈目善眉,今儿在大厅发怒。虽是情有可原,却也不似他的性情,如此看不过去。爹爹定是做得过分,而今托了这杨吉传话,想来可倾耳一听,由是回道:“侯爷托了何言?还请将军细细讲与我听。”

    杨吉道:“侯爷的这几句话,末将暗觉晦涩难懂,只不知郡主可能懂得。

    却是这样道:

    “宫竹半水一日天,士子悖论自愿愁。空楼阁下思何月,南北恰逢浔眸生。今闻荒脉树常青,只问迟来莫徐徐。龙飞涅槃渡平家,浸锁深秋为寻皇。”

    这样的一首诗,末将却极是难解,只好原封呈于郡主。”

    赵璃见他手上持着信条,一句句地念着,拿过条来瞧览。仔细上头的每一个字,不知觉入了神来。杨吉挥掌于眼前,赵璃才自恍悟,道:“侯爷可写的一首好诗,只是不知它要传达甚么。你可回去,莫将这件事告诉别人。”

    杨吉道:“末将得令,郡主小心用着饭,稍后自有小厮过来取屉具。”

    赵璃低头回了句。杨吉便推门出去,赵璃不着急看诗。只是见他走远了,忙着将门闭上,拉好门栓。对于她这样一个武学世家,萧嵩的诗句如何能看得明白。只是如此谨慎,定是察觉到了甚么。这里面的缘故,只杨吉这样一个军中将领,又未曾见过那人,自是想不起来。

    却说那人正是徐青,赵璃瞧着后头两句已明了萧嵩的意思。起码这首藏头诗,写得便是有关徐青的事。至于是为何事,赵璃一时还猜不透,只是不能让杨吉瞧出端倪。萧嵩未将话意道明,而是写了一首七言诗,亦有不被他人所察之意,由此赵璃赶紧打发了杨吉离去,自己闷在屋内仔细钻研着。

    赵璃细品前四句,却怎么也瞧不出甚么原故,倒是看那最后四句,心里忽而有了些底。心想这末尾二字为“徐青”,其余两句的末尾也该有些意味,由是连着起来读,道:“正是今闻荒脉树常青,只问迟来莫徐徐。龙飞涅槃渡平家,浸锁深秋为寻皇。”

    合四字为:“徐青为皇。”

    赵璃瞧不明白,揣度这“皇”字的意味,应是指当今天家圣上。既如此,莫非徐青与皇家有甚么关联。不敢再往下猜了,赵璃冷汗微渗。

    再品前头四句,乃是:“宫竹半水一日天,士子悖论自愿愁。空楼阁下思何月,南北恰逢浔眸生。”

    读起来倒是舒畅,只不晓其中是甚意境。费力解读下去,发觉应是与皇宫有关,又微杂江湖。再又添了月澜,实在看不明白,只甩条于桌,走到榻上歇躺。思起与徐青的过往温情,心里好生窃喜。

    也不知为何,总想着见他一见。只是眼下没了机缘,亦不知他在何处,吃睡可还妥当,有没有遭逢危难。想起了玉笛姊妹,颇有感思。

    转想到这首藏头诗中,虽是思不出诗中精髓,却知此诗所要告知的定是事关徐青。既然思不透原故,不如问问作诗之人,可解心里的困惑。

    便谋着要会见萧嵩,可他被爹爹请进了太轮居,见他一面着实困难。纵使爹爹大发慈悲,准允自己进居,难保不会遣人在旁,步步紧随。由此与其见面极为不便,该说的密话一句也说不得。

    为今之计,只有趁夜摸入居中,不让他人察晓。赵璃本身怀轻功,做这些事当也没多少难度。况且这里俱是军中将卒,不曾习练江湖中的内功,自己的行迹当不会轻易被察,所在意便只有那深不见底的黄楠生。

    只不知他会否阻拦。不过赵璃主意已决,不论如何也得试上一试,由此笃定心计,就此睡下。

    晚间,赵璃开门左右顾视,见无人看守,便溜出院外。巧见几位打着灯笼的小卒,懒散信步。特意躲在墙角,待得他们走远,才现身一跃至上,翻过屋檐,挑过几处屋宅,落至居外,悄悄绕至太轮居。只因赵璃不熟路形,倒也费了功夫,好在太轮居不远。若如寿成居那般还得行经假山,再穿亭踏水方至那处,可便是麻烦紧了。免不得要被发觉,倒是竹篮打水,定会挨了爹爹的骂。

    心里砰砰直跳,这会子已看到太轮居前连成一线的青甲兵。近旁一览无遗,根本寻不到进居的时机。若是强使轻功,夜空飘影,这晚间的月色如此清亮,定是极易被察的。

    赵璃一时拿不定主意,只得平心静气,待在角落。好生看着前头,力思进居之法。

    此时没辙,赵璃只好绕至居侧,虽见守卒不多,可居墙高厚。如此纵身跃起,倒真是没把握能翻过去。倘若不慎,岂不是跌了个满堂空,被兵卒察觉丢了面子事小,见不到人事大。

    踌躇颇久,赵璃终于等不及,趁着柳叶遮挡,月色渐暗。聚力飞身,倩影划过,底下巡逻士卒,只朝天看了看,以为有甚么乌雀之类的鸟禽,也没去管它。

    只是赵璃脚尖硌到了墙瓦,险些坠翻下去。好在自己忍住钻心疼痛,一手扶住墙檐,拉抵撑住。臂力尚可,才自安全翻身过去,待得落住之刻,轻履着地,翼翼而行。徘徊数十步,见到屋舍内,尽无光色。唯有一处屋内,依旧点烛,赵璃不知这里头是否真是萧嵩。

    倘使走错了屋,便是后果难料,为此赵璃特意拐过了好几处院落。发觉满居只一间屋子有火,便折返到远处,隔着窗纸,瞧着里头。忽听到一声:“郡主既然来了,就进来罢。”

    赵璃登时唬得一跳,急思堆想,分明听得屋内传话之音,颇似萧嵩。便只好走到屋前,推门不进,只探头往内瞧瞧,见到屋内端坐之人,果然是萧嵩。忙拘身进屋,闭好屋门,走至萧嵩前,行了一礼道:“璃儿拜见侯爷。”

    萧嵩站身扶赵璃起来,请赵璃落座。递一碗茶,客道:“郡主既然来到此处,想必有些话,要当面问,就请郡主早些说罢。”

    赵璃道:“侯爷昏时派杨将军借送饭之际,送给璃儿一首诗。璃儿解读良久,终不得解,还望侯爷明示。”

    此时见萧嵩面平无波,不似白日间那般盛怒,终归是爹爹冲撞。便歉声说道:“侯爷勿要恼怒,爹爹一时鬼迷心窍,才惹得侯爷生气。侯爷大人有大量,还望多多包涵。”

    萧嵩道:“郡主也不必为你爹爹开脱,本侯也不怪他。毕竟本侯不谙朝事多载,你爹爹只手遮天,归根结底都是圣上太过昏庸。

    郡主自小便受圣上宠溺,可见圣上对你边阳王府甚是看重。

    士子悖论。如此惊天的大事,圣上也没拿你家府如何。你爹爹如此放诞无礼,当在意料之中。

    若论平日,本侯自不会多管闲事。可如今局势紧张,事态严重。本侯经圣上之托,来此地劝你爹爹折返。可你爹爹如此执拗,倒是麻烦。

    然除此之外,圣上另托本侯一事,便是寻觅世子萧复尘的下落。”

    赵璃疑道:“世子?侯爷说的哪个?”

    萧嵩道:“此世子并非京城中的世子,亦非犬子,而是前朝圣帝的遗腹子。只是几十年来,流落陌处,不曾寻到。”

    赵璃道:“前朝世子?莫非是禅位给圣上的先帝的儿子?”

    萧嵩道:“不错,倘若能寻着这位世子,带到你爹爹眼前,定能令你爹爹俯首称臣。到那时,便不会再有大军侵占江湖圣地之事了,似这太湖派的覆灭,亦不会再度发生。”

    赵璃道:“侯爷说的这位世子,為何会流落远尘?这么许久了,竟也寻不到?”

    萧嵩道:“此事说来话长,世子是被叶云派掌门叶迹掳走的。”

    赵璃惊道:“叶迹?”

    萧嵩道:“郡主可识得?听说郡主曾待于江湖一段时日,想来当是清楚这叶迹是个怎样的人物。”

    赵璃道:“当初我上叶云山拜师学艺,如今已是叶云派的外门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