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魔君你又失忆了 > 正文 第四十四章我不会偷看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此时正值当午,碧蓝的天空挂着一轮烈日。看着虽然毒辣,照在人身上却暖阳阳的。

    凰久儿扶着墨君羽走在一片花海之中,风浮过,拂开了朵朵繁花,带起阵阵花香,醉了藏身花间的虫儿。

    两人在一阵沉默之后,最终还是以这种不至于让两人都尴尬的方式去到灵泉之地。

    其实,主要的还是墨君羽拉不下面子。

    两人走的很慢,一路无话,各自不知在想些什么。

    墨君羽其实还是有片刻惊讶的,这个地方美如仙境,灵气浓郁,不像是人族之地。

    随后他很快就冷静下来,居住在此地的久儿姑娘,身份恐怕不简单。

    一方银色瀑布挂入天际,瀑布脚下是一栋简单的原木屋房子,房子前面有一双合翼树,树上开满了粉色的合翼花,给这山水画般的美景添上了迷人的色彩。

    树下一黑一白一双人,相扶而立。

    风摇曳着垂下的粉色繁花,轻触着两人肩头,几朵粉色小花悠悠飘下,落在两人头上。

    墨君羽伸手拿掉凰久儿头上的小花,凰久儿先是一愣,随后笑着踮起脚尖抬手去够墨君羽发间的粉色。

    墨君羽看着在眼前慢慢放大的美丽容颜,心蓦地漏跳一拍,随即就是止不住的狂跳。

    薄唇微张,喉结默然滑动。

    随后,

    “你看,你也有。”

    凰久儿拈着小花,笑盈盈的递给墨君羽看。

    墨君羽忍住心中的火热,眼里尴尬一闪而过。

    凰久儿并未捕捉到,接着说:“我扶你进去吧。”

    墨君羽瞧着她清澈无辜的眼睛,无奈的低笑着点点头:“好。”

    撩人心弦而不自知。

    是个小妖精么?

    木屋里一汪碧绿的池水,笼了层缭绕的雾色。顶是漏天的,抬头就能看见碧蓝的苍穹以及飘着的云絮。

    凰久儿将墨君羽带到一块屏风后,说:“我想你应该没有换洗的衣物,等下你将衣服脱了,放在屏风上,我再拿去给你洗干净。”

    “不用了,久儿姑娘。其实,我可以…”墨君羽纠结着脸色。

    让凰久儿一个小姑娘洗他的贴身衣物,他始终觉得有些羞耻,特别是凰久儿还是他心中特殊的的存在。

    “没关系的,很快的,我就站在屏风后,你好了就叫我一声。”

    末了,又加了句:“你放心,我不会偷看的。”

    然后就跑到屏风后,背对着屏风静静等待着。等了许久才听到悉悉索索脱衣服的声音。

    凰久儿耳力极好,听到声音,她几乎就能想象的到这是解腰带的声音,然后是脱外衣,轻轻搭在屏风上。

    再接着是中衣、里衣、亵裤,然后又是搭在屏风上的声音。做完这些后屏风里果然没了声音,凰久儿想着接下来应该就是叫她的声音了。

    可是等了好久,也没有声音传出。

    就在她以为要这样一直僵持下去的时候,墨君羽低沉的声音轻轻的传了出来:“久儿姑娘,我好了。”

    “嗯。”凰久儿应了声,就转身去拿墨君羽的衣物,这些衣物一件一件整齐的搭在屏风上。

    凰久儿双手一兜,将这些衣物笼在一起,齐齐拉下来。

    衣物落下的瞬间,屏风后颀长的身影朦朦胧胧的映在屏风上,肩宽窄腰,大长腿,完美的肌肉线条。

    凰久儿吞了吞口水,想起屏风后的墨君羽现在应该是未着半缕,一股热血直冲脑门,转身就跑了出去。

    墨君羽看着跑出去的身影,松了口气似的整个人都柔和了下来。

    只是不知她要如何将自己的衣物洗干净又快速的烘干。

    他看了看冒着热气的泉水,摇了摇头,今日恐怕少不得要在这泉水里多泡些时辰了。

    凰久儿懊恼的拍了拍自己的头,“怎么自己就看痴了呢?”

    烦恼的扯下一株合翼花枝,“墨公子该不会以为她是个色女吧?真是太丢脸了。”

    颓丧的在合翼树下呆了许久,才踌躇的重新走上台阶,寻了最高的那一阶坐下。

    看着手中抱着的衣物,脑海里又闪过那完美的身影。

    强迫着将脑子里的身影甩出,打了个清洁术在墨君羽的衣物上,顿时就干净如新,还有淡淡的香味。

    凰久儿想着隔着屏风,墨君羽瞧不见她的窘态,自己又是头一遭遇到这种情况,一时失态也是情理之中。

    她其实也是个心大的,很快就自我安慰一番,将这个事暂时抛之脑后。

    凰久儿觉得自己现在真的就是心静如水,即便木屋里水声诱人,也荡起不了心中半点涟漪,依然稳坐泰山,果然还是自己见识的少了。

    话说,墨君羽进去也有些时候了,现在里面又没了动静,是不是好了?

    “墨公子?”凰久儿小声试探的叫着,里面没动静。

    又叫了一声,还是没动静。

    “该不会是被淹死了吧?”这个该死的可怕的念头一出来,凰久儿立刻慌了神。

    “墨公子,你要是再不出声我就进去了啊。”

    凰久儿再次确定里面确实没了声音,才火急火燎的推开门。

    虽然她很焦急,还是很绅士的用手挡住自己的眼睛,只开了一条缝来观察里面的情况。

    四处扫射一番,首先是灵泉水,泉水平静,如一面镜子,雾气缭绕,笼在上面,可是却没有墨君羽。

    接着是屏风,后面也没有那朦胧的身影。

    左边右边上面,都没有。

    凰久儿这下真的是慌的一塌糊涂,正要走进去查探泉底。

    忽的,水中“呼啦”一声水响,墨君羽从水中探出了半个身子,漾起一圈圈波纹。

    雾色中,他俊美的容颜好似蒙上了一层面纱。

    虽是隔着雾气,凰久儿却是瞧的清楚。

    水滴顺着他精致的脸颊,完美的颈项,落入他性感的锁骨窝里。

    几缕带水的青丝垂在胸前,半遮半掩的藏住胸前两颗粉嫩的草莓。

    也许是在泉水里泡的久了,白瓷如上好凝玉的肌肤透着粉色,挂在身上的晶莹的水珠此刻也透着粉嫩。

    睫毛微微抖动,似清明似迷茫的眼眸对上凰久儿探究的眼神。

    四目相对之下,两人皆是一愣,双双屏住呼吸,僵着身子忘记了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