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空间农家宝 > 卷一 穿越回到60年代 第五十章 混出息了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林夏烟点了点头,耳边还依旧留存着他的温度。

    林以晴原本觉得,江雨寒现在是在跟她父亲打交道,她和他之间的关系应该更进一步了。

    可是,刚刚,看着江雨寒跟林夏烟靠的那么近,她不禁狠狠地咬住了嘴唇,直到一丝血腥味弥漫在口腔里,她才停了下来。

    “江厂长,这边跟我来!”林半山发现女儿的头没靠着他了,忍不住看了她一眼,当发现林以晴的目光正盯着交头接耳的江雨寒时,顿时心中明了,女儿大了,有心思了。

    一行人跟着林半山从村子里经过,路上不断遇到村里偶尔路过的村民。

    “半山,哪儿去?”

    “接县里的厂长家去呢!”看见一个身上背着一大捆柴火儿的村民林广,林半山摸了摸他雪白的胡须,脸上露出得意的笑。

    林广看了江雨寒一眼,冲他点了点头,接着又把背上的柴火往上顶了顶,继续朝前赶路。

    到了村长家,林半山示意江雨寒在方桌前的长条凳子上坐,自己则坐在他的对面,然后转头冲着里屋嚷道:“娟,厂长来了,泡壶茶!”

    “哎,就来!”鲁娟是村长老婆,平日里就在家做做家务,对她丈夫的话还是比较听从。

    鲁娟很快拿来了一个刚刚烧好茶水的铁壶,壶嘴对着她刚刚摆放在桌面上的4个茶杯,一一倒上了滚烫的茶水。

    林夏烟因为是厂长秘书,她也给她倒了一杯。

    “谢谢!”林夏烟抬头冲着鲁娟笑笑。

    鲁娟仔细那么一瞧,立即认出了林夏烟:“哎哟,夏烟妹子啊,你跟厂长一块儿来的啊?”

    林夏烟没有回答,只笑着点了点头。

    鲁娟又看了一眼江雨寒,立刻嘴里发出啧啧的惊叹声:“见过好看的,没见过这么俊的厂长,夏烟啊,你现在是做什么工作啊?”

    她想着,能跟厂长一块儿下乡视察的想必工作也不简单。

    “厂长秘书!”林夏烟看了林以晴一眼,直接回道。

    “哟,出息了啊,之前还总是听那老林家的二媳妇倩柔说,你是从外边捡回来的,没人要的丫头,只会给你寒叔增添负担,没想到,你混出息了,都去县里做秘书了啊!”

    林夏烟尴尬笑笑,心里想着,这个林以晴的母亲跟林以晴还真是两样啊,一个有什么事情都藏着掖着,另一个张嘴就像开火车,啥事都往外说。

    “哎呀,妈,我不也是厂长秘书嘛,你夸她做什么呀!”林以晴一脸的不高兴。

    “夸她,自然是因为夏烟出息啊,前一阵子看她在林寒家忙前忙后的,现在好了,去县城挣大钱了,自然是要两看了,夏烟啊,你喝茶,喝喝大娘泡的鱼腥草茶啊,这可是我前阵子上山扯的,晒干来泡的,你看看,好不好喝,对不对胃口哈,这玩意儿,听说可以治病呢!”

    虽然不大喜欢林以晴,但是鲁娟的态度让林夏烟挺喜欢,她点了点头,笑着抿了一口茶水:“甜!”

    “我就说嘛,这个茶……”

    鲁娟还想说些什么,却被林半山皱着眉打断了:“你还有完没完了,快点去做饭,待会儿天黑了,让人家厂长饿着肚子等你啊!”

    “噢,你看看我,光想着夏烟出息了,倒是忘了钟点,我这就去!”

    林半山被他家的娘们气得,好半天才缓过神来。他将搪瓷杯子端起来,轻轻咂了口茶,裂开嘴摇了摇头。

    “江厂长最近可还忙?”

    “还好,厂里一年四季都有活儿做。”

    “江厂长真的是年轻有为啊,这么年轻,就当上了厂长,小女在您那里当差,麻烦您平日里多照顾照顾!”林半山说着递了一张10元的钞票过来。

    江雨寒没有接,只笑着看林半山:“厂里有厂里的规矩,只要以晴好好干,厂里是不会亏待她的!”

    这么说着,江雨寒看了林以晴一眼,这让一直在旁边没存在感的林以晴顿时感受到了莫大的关注。她半红着脸,用肩膀轻轻推了推林半山:“爹,您女儿都这么大了,还要什么照顾,您真的是多虑了!”

    林半山却是看出了林以晴的小心思,只捋了捋胡须,笑着道:“你虽大了,但终归还是个女孩子家,一个人在那人生地不熟的县城上班,爹不放心你啊,有个像江厂长这样的人物罩着你,关心你,爹自然是放心很多!”

    说完,林半山又对江雨寒笑了笑,把钱再往前推了推。

    林以晴咯咯笑了起来,听到这话,脸都快红透了,她两个小拳头在林半山的背上轻轻捶打着:“爹,不带你这样的!”

    江雨寒却觉得有些索然无味,他突然间站起了身,“村长,我现在就去棉花地里考察一下,你们忙!”

    说着,他看了林夏烟一眼,林夏烟便站了起来。

    “就走了啊,也是,工作要紧,待会儿天快黑的时候记得来家吃饭,我们可准备着呢!”林半山起身,一边将江雨寒送出了门。

    “一定!晚上再好好聊聊!”江雨寒笑着跟林半山招手作别,这边则示意林夏烟跟上。

    戚风给江雨寒打开后座的车门,江雨寒却秉着女士优先的原则,让林夏烟先进去。

    待他们驾着车在农村的土路上飞驰而去时,林半山感叹道:“以晴啊,你的对手,实力不差呀!”

    林以晴望着那被汽车溅起的一层黄土,不免眼神幽暗起来。

    林夏烟,你给我等着!

    此时,太阳西斜,日暮降至,车门被关上,林夏烟跟着江雨寒来到一处棉花地里考察。

    这一带的棉花长势喜人,一个个棉桃裂开来,呈暗黑色,里面的棉花却洁白胜雪。

    江雨寒扯下一个棉桃,将里头的棉花细细的扯出来查看。一边看还一边指导着林夏烟做记录。

    林夏烟手上的笔在纸上唰唰的快速写着字,一抬头,只见一望无际的棉花地上,远远的,几个农民正和知青拿着锄头和铁锹刨地除草,有的则在收着远处的棉花。

    这么大片的棉花,人工来种也费了不少心血啊!

    就在林夏烟对着满眼的秋色感叹之时,她看见江雨寒转身准备走了,便立即跟了上去,然而,就在她走了没两步的时候,突然觉得脚底被一个软软的东西给绊了一下。

    她不经意地低下头来一看,立刻吓得叫了起来:“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