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奈何姜医生她又冷又飒 > 章节目录 第七十七章 亲密(4)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缓步行在医院走廊,邵钧双手插兜低头看着脚下,周遭的喧哗似乎都不能入耳,他想着心事,此刻的思绪烦琐又焦躁。

    好一阵邵钧才回过神来,再抬头时便看见了远处走来的姜沂,似乎就在那一刹,心下的欢愉顷刻让他将所有不快抛置脑后。

    走在人群中的姜沂尤显单薄,她身高其实不算矮,大概是骨架小而身形又比较纤瘦的原因,姜沂看起来比她周围的人要窄小一圈,在邵钧眼中则更显娇小。

    看着对方渐渐走进,男人顷刻收了脸上严肃的表情笑着朝她挥了挥手。

    姜沂抬起眼,清冷的目光落在他身上。

    其实她大老远就看见他了,毕竟邵钧个头高,气质跟身边人相比又十分突出,从来都是人群中最抓人眼球的那一个。姜沂没一脸严肃地问他来干什么,他在这里等自己,倒像是成了一种习惯似的。

    邵钧三两步上前,自然而然地跟她并肩走在一起。

    “你病才刚好,怎么不在家多休息一会?”

    “并不是所有人都厌恶自己的工作。”

    邵钧笑了笑,“你要是在我公司,那绝对是工作楷模。”

    “我要是在你公司,那我绝对就是疯了。”

    姜沂漫不经心地怼了一句,唇角却流露出了一丝笑意,连自己都没察觉到。

    .

    姜沂走下台阶,余光不由打量着身边的人,她觉得邵钧今天似乎有些沉默,就连他周遭的空气都好像陷入了低气压。

    ……谁都有心情不好的时候吧。

    两人走到车前,邵钧转过头摁开车锁,姜沂望着他有些凛冽的侧脸,知道他此刻的神色断然是十分严肃的。

    不过她并没有多问,她觉得这时候要是对邵钧表达出关心势必又会让他多想,这并不是一种明智的做法,然而就在她转过身的那一刹,却听身后的人忽地唤了一声,“姜沂。”

    这一声极低,不过姜沂还是听到了,她莫名觉得对方的语气有些不对劲,于是诧异地转身看着他,“怎么了?”

    “没什么。”

    邵钧故作平常地摇了摇头,然而姜沂还是敏锐地发觉他的目色似乎黯淡了些许。

    二人之间良久的沉默,车行了好长一段距离,邵钧才忽然开口问道:

    “我哥他是不是私底下找你了?”

    闻言姜沂不由抬眸看着他的后颈,神色严肃起来,她觉得照理说邵廷应该是不会将这件事告诉给他的。

    “你怎么知道的?”

    邵钧抿了抿唇,不知道怎么跟她解释照片的事,又不想让姜沂担心,于是撒了个谎说:

    “那时候刚好路过,偶然看见你们了。”

    “偶然路过?”姜沂明显不是很相信,她抱臂看着对方,眼里满是质疑。

    邵钧:“你们在餐厅吃饭,而且看起来,相处得还不错。”

    想起那张照片上两人亲密的举止动作邵钧就觉得闹心,他着实难以克制自己的情绪,于是语气略带尖酸地道:

    “你们……很合得来?”

    被他这一问问得有些不舒服,姜沂语气不快地说:

    “这跟你有什么关系吗?”

    “我不是说过邵廷不是善类,让你别跟他往来吗?”他忽然加重语气,声音听起来有些刺耳。

    姜沂看着眼前突然情绪化的人,语气生冷道:

    “我私底下跟什么人交往难道还要给你打报告?”

    邵钧咬了咬牙,他用手掐着自己大腿,拼命提醒自己,

    ……冷静冷静,不能对她发脾气。

    “我不是这个意思,”邵钧说:“我就是,怕你遇到危险。”

    “好端端的我能有什么危险,况且在遇到你之前,我的生活明明一直都很安稳。”

    将汽车稳稳当当停在路沿,邵钧靠躺着椅背,透过车里的后视镜看见姜沂一脸严肃地转身去拉车门,就在对方要起身的那一秒,他突然急切地说:

    “姜沂,等等。”

    她转过脸,没什么耐心地问:“怎么?”

    “我……”

    见邵钧支支吾吾一阵,姜沂也没心思等他,随即话不多说地跨出了汽车。然而车门刚要被姜沂关上,男人的声音便从尚未闭合的门缝中传来,

    “姜沂,我最近,要去美国待上一段时间。”

    闻言姜沂关门的手一顿,不由抬起头看着对方,她怔愣了片刻,将喉头的那句“你什么时候回来”给咽下了。

    “那就祝邵先生,一路顺风。”

    姜沂一边神色如常地说着,一边“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踏着夜色,她步履飞快地往前走,胸口却沉闷得有些难受。

    ……不就是要去美国吗,这是他的事,是他的决定,可为什么自己竟会感到这般无所适从呢?

    去到美国,是不是就意味着他再也不会来烦自己了?

    姜沂攥紧拳心,她感到自己的呼吸变得有些紧促……这不正是她所期盼的吗?可为什么,心头却这么梗塞呢?

    ……

    .

    看着摆在眼前的病人资料,姜沂揉了揉眉心强迫自己集中注意力,可最近不论做什么,心下总有种空落落的感觉让她没法静下心。

    她不知道邵钧是哪天走的,只是那天之后,后来很长一段时间她都没再看到过对方的身影。腐书网

    他要去多久,他还会回来吗?

    姜沂不自禁地想着这个问题,甚至每天下班总会期待看见什么似的抬眼朝远处张望一下,这几乎已经变成了身体无意识的反应和习惯,连她自己都没法控制。

    难道真的像燕琦所说的那样,他走了,自己反而会不习惯吗?

    她这么想着,但同时也知道,不习惯总会变成习惯,没什么是时间带不走的。

    姜沂抱着资料行过走廊,余光不经意间瞥见等候区一道十分亮眼的侧影,她心一跳,不由得多看了几眼,看仔细了便又发觉那个人并不他。

    对方看见了姜沂,像是纠结了一阵才起身朝她走了过来。

    “姜沂姐吗?”邵安问。

    姜沂点了点头,继而打量了一下眼前的人。

    邵安穿着藏青色卫衣,衬得脸色愈加白皙,他微卷的刘海几乎要扫到眼睛,越发凸显出一股大学生专属的那种稍显稚嫩的青春气,他微笑着望着姜沂,唇边显出一道浅浅的酒窝,模样看起来非常乖巧。

    其实邵安本身一米八上下不算矮,不过由于他十分清瘦的原因,整个人透着一种羸弱的感觉,看起来不那么有男子气概而是更偏阴柔了些许。

    “你生病了吗?”姜沂关切地问道。

    “嗯……我胃不太舒服。”见邵安拿着挂号单比划一阵,姜沂随即说道:

    “这样吧,总之我上午也闲着,要不我给你看看吧。”

    “啊,哦,谢谢姜沂姐。”

    “嘘。”姜沂伸出食指搁在唇前,“小声点儿。”

    今天本不该她看诊,她还想多休息会儿,邵安这么一嗓子出去保不齐一会儿看病的一个又一个地找上门来。

    “走吧。”

    姜沂转身朝前走着,脑子里却意识到一个问题……她这是看在谁的份上才帮的这个忙?

    邵安拿着胃镜单子,跟在姜沂身后同她进了办公室,他坐在椅子上简单陈述了自己的情况,便见姜沂拿着报告单看了一阵后说:

    “你胃病是从小到大都有的吧。”

    “嗯。”他点点头。

    “其实你的情况不是很严重,我一会儿给你开点儿药,急性肠胃炎吃药就好,不过胃病都难治,打针吃药只能起到暂时缓解的作用,所以日常饮食要规律,平时也需要注意养胃。”

    “我知道了,谢谢姜沂姐。”

    姜沂搁下手里的单子,转脸见邵安一动也不动,神色十分专注地看着自己,不由问道:

    “怎么了?”

    对方一愣,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似的说:

    “嗯……我觉得,姜沂姐你又A又很温柔呢。”

    “嗯?”

    听学霸这么形容自己,姜沂挑了挑眉,表情略显诧异。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我就是觉得姜沂姐你,蛮特别的。”邵安抬眼望着她,脸上露出一道纯真又略带羞涩的微笑。

    姜沂看着眼前的人,第一反应是……这孩子还挺娇羞可爱的。

    没来头地,姜沂不由自主地将脑子里的另一人拎出来和对方做了个比较,她身子往后一靠,半晌后竟然鬼使神差问了半句,

    “那个,你哥他……”

    “二哥吗?”邵安眨了眨眼说。

    姜沂点了点头:“他去美国了,有说什么时候回来吗?”

    邵安仰头想了想,“二哥去美国出差,估计最少也得要一个月吧。”

    一个月……

    姜沂垂下眼眸,而后忽地想起什么,便又问道:“邵安,你和你大哥的关系怎么样?”

    她想旁敲侧击地询问一下邵廷的为人,好让自己对这个人有更为准确一些的了解和判断。

    “嗯……怎么说,我们平时交往挺少的,毕竟我在外地念书嘛。”

    “从小就在外地吗?”姜沂问。

    知道自己这么刨根究底地问对方不太好,但她又确实想知道,毕竟对于姜沂来说,这些信息掌握得越多越好,这样才不至于让自己陷入被人牵着鼻子走的境地。

    邵安说:“嗯,差不多吧,我初高中和大学一直都是保送的省外高校。”

    “……”姜沂抿了抿唇,“所以,你们兄弟间的关系一直这么……这么生疏吗?”

    他点了点头,

    “我们平时很少有机会聚在一起的,大哥毕业就进了公司,另外二哥他大学的时候就去了美国念书,一学期都不会回来几次。”

    美国念的大学,难怪邵钧的价值观和行为模式跟一般正常人不太一样……姜沂心想。

    “姜沂姐,那个,你还有什么问题吗?”见她走神想到了别处去,邵安语气轻柔地提醒道。

    “没,没事了。”姜沂目色中闪过一丝仓促,而后又淡定了下来。

    “这个,给。”她撕下开药的单子,把纸张递给了对方。

    离近的时候,姜沂的目光扫过他上身,她看见对方锁骨上的血痂,于是摸了摸自己领口的位置,

    “那里,怎么了?”

    “哦,”邵安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皮肤比较脆弱,容易裂开也很容易碰青肿。”

    “这样啊,那你平时活动小心点。”

    姜沂叮嘱了一句,心说这还真是实力诠释了什么叫做细皮嫩肉吹弹可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