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载浮沉 > 章节目录 第一卷少年从大山里来 第五十八章 沧澜风波(下)

章节目录 第一卷少年从大山里来 第五十八章 沧澜风波(下)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就在整个沧澜山外风雨欲来的时候,晨风的日子又恢复了以往的平静,练气、炼体、炼药、做饭,一刻不得闲,忙碌而又充实。

    “清卿,连叔昨晚跟我讲再过段时间就让我出去在外面历练了,你知不知道这森林里有哪些厉害的野兽吗?”

    这日清晨,大树顶部,晨风结束了早间鸿蒙法诀的修习,看着无边林海问晨清卿。

    “厉害的野兽?有啊,还不少呢!你这细胳膊小腿儿的,现在出去瞎转悠肯定会被凶兽吃掉的,骨头渣都不剩的那种。”晨清卿略微犹豫后,笑眯眯回道。

    “诶,看来修行还是太慢了。”晨风信以为真,有些垂头丧气。

    晨清卿有些哭笑不得,本是想跟这个每天只知道各种忙的家伙开个玩笑,却不想某人还真是一根经,生活除了修行、修行,还是修行。

    “你每天这么辛苦修行,不觉得枯燥吗?”看了眼晨风,晨清卿问了长久以来一直想问但一直没好意思问的问题。

    “枯燥?不会啊,就是时间有些不够用。”晨风挠挠头,吞吞吐吐道,有些疑惑,还颇有些不好意思。

    “呆子,活该某天被凶兽吃掉。”晨清卿对晨风的不解风情为之气结。

    “呃…所以才要更加努力啊,不能偷懒不是?”看着好像有些生气的晨清卿,晨风有些纳闷,说错话了吗?女人心啊,还真是像江湖小说上所写,海底针呐。

    晨清卿置若罔闻,自顾自地看着远处林海翻滚。

    “这林子里,都有什么凶兽啊,都很强吗?”也不顾晨清卿不理不睬,晨风继续问道。

    晨清卿继续看着林海,继续置若罔闻。

    “它们是不是真的可以上天入地、吞云吐雾?”

    “之前连叔救过一直雕,连叔说是渡劫失败了,我看也不是很厉害的样子,没你说的那么凶啊…”

    … …

    “有人朝这边来了。”大湖边,袁姓大汉对连成玉说道,黝黑的脸上没有喜怒,声音却是冰寒异常。

    “外面怎么样?”连成玉反问道。

    “还能咋样,尽是些无胆鼠辈,狗改不了吃屎。”大汉怨气颇重。

    “谁问你这个了?”连成玉有些好笑,回头看了一眼大汉。

    “呃…其他的都正常啊,你考虑那么周全,能出问题才怪了。”大汉有些讪讪。

    “说的好听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说难听点,还真是…狗改不了吃屎。”沉默半晌,连成玉低沉说道,声音里听不出任何情绪。

    除了九清宫南宫婉,谁也想不到沧澜山深处这所谓的“机缘”、“异宝”之类的是什么。

    连成玉和大汉在湖边聊了很久,最后似是做了重大决定,连成玉大笑一声离去,壮汉则是满脸坏笑向相反反向而去。

    入夜,夜凉如水,繁星漫天。

    晨风捧着一本江湖志怪小说在灯下看得津津有味。这是他为数不多的清闲时光,所以格外珍惜。小黑狗鸠占巢穴正趴在被窝里睡得香甜。

    “都想起来了?”屋顶,借着皎洁月光,连成玉毫无形象的半躺着,喝了一口酒,看向不远处抱膝而坐的晨清卿。

    “差不多吧,起码知道自己是谁了。”晨清卿声音幽怨,目不斜视。

    “接下来什么打算,袁成还需要留在我身边一段时间。”连成玉看了眼屋顶一坨黑影,继续说道。

    “没想好,要不跟晨风一起去外面看看?睡得太久了,对外面也有些好奇。”晨清卿莞尔一笑,显然是询问的口气。

    “那可还得多等几年,这期间不会无聊?”

    “万年都过了,几年算什么?无聊就更不会了,反而很有意思。”

    连成玉略微停顿,似在消化晨清卿的话外之意,忽而想到了什么哈哈一笑说道:“是很有意思,很期待的。”

    “那些外来者怎么办?”就在晨清卿、连成玉两两无言的时候,袁成低声问了一句。

    “怎么办?你先看着办吧,到时候我会过去看看。”连成玉喝着酒满不在乎。

    “那感情好。”听闻连成玉会亲自前去,大汉似瞬间轻松了不少,憨憨一笑。

    … …

    三日后,距离茅草屋数万里的一处山谷。

    原本的生机勃勃的山谷此刻一片狼藉,满地残枝败叶,地面坑坑洼洼,两人合抱的大树纷纷东倒西歪,就连那空气中也弥漫着一股腥臭的血腥味道。

    山谷中央,有一具小山般的尸体,那是一头如狼似虎的妖兽,除了正常的四肢外,背生双翅、眉心处长有第三只竖眼,一身雪白鬃毛如钢针倒立。

    在这妖兽尸体周围的空中悬浮着三人,离地两丈有余,正是前些日往沧澜山深处而去的赵牧之一行三人,只是此刻三人状态明显不佳。

    赵牧之右臂青袍不翼而飞,裸露的臂膀处有一道伤痕,白骨可见。

    那阴柔男子此刻也没了笑脸,一张脸阴沉的要滴下来水来一般,仔细看去便会发现其垂立的右手除了大拇指其余四根只有一半长度,仿佛被剪刀剪去了一般。

    相对来说,宫装美妇似乎状态要好一些,除了双臂微微颤抖,不见有受伤的迹象。

    显然,三人是在此处与那地上的妖兽经历了一场大战。

    “这吊睛白虎起码有七阶修为了吧,当真是难缠得紧!”赵牧之凝视着地上的尸体,又收回目光瞥了眼自己的手臂淡淡出声道。

    “这畜生确实厉害,七阶的兽晶、还有那对虎牙,可都是好东西啊,不亏我等浪费力气。”阴柔男子原本气愤难平,但看着躺在地上的尸体也终于有了笑脸。

    “看来这沧澜山里确实有大变故发生了,我年轻时候也曾来过此地历练,那时别说七阶妖兽,就是五阶妖兽在此地也是不常见的。”宫装妇人没有阴柔男子见钱眼开的模样,眉头紧皱。

    此言一出,三人都是心事重重的样子。三人一路行来,若非妖兽主动寻衅都不曾停歇过,这吊睛白虎已经是第四只强大的妖兽了。正如妇人所说,在沧澜山此处能见到如此高阶的妖兽显然不同寻常。

    “事已至此,此行的个中得失两位应该都有了比较清晰的认知,吴正兄、苏嫁宫主,若是此时想要退去自无不可,但若是决定留下来,往后的路程我三人切不可再各怀心思、各行其是了。”赵牧之作为三人此次行动的发起者,抬眼看了眼远处冷声劝诫道。

    “不走不走,一切如赵兄所言,吴某人一山泽野修,习惯了刀口舔血的日子,富贵险中求的道理还是知道的。”名为吴正的阴柔男子嘿嘿一笑,率先承诺。

    “都到此处了,没有回头的理由。”苏嫁也是表态不愿就此离去。

    “不过,如果真有危机性命、大道的情况,我等最好有自保的准备。”苏嫁随后又补充一句,对此赵牧之、吴正自然没有意见。

    接下来,三人熟门熟路的将那吊睛白虎身上值钱的物件进行了分配,各自收取,赵牧之要了那对锋利无比的虎牙,吴正拿了兽晶,苏嫁却是只要了那吊睛白虎脑中的精血。

    就在赵牧之三人瓜分完战利品继续前进的时候,其他至少六七支类似的队伍也纷纷向着沧澜山中心地带而去。

    其中一队正是那周王宫密室中的三位老者,三人呈品字形在林海上空飞驰,诡异的是,纵使飞驰速度极快,三人衣角、须发皆不为所动,带头那老者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睁开过。

    另外一队,是从南国大陆而来,这一队人数达到二十多人,浩浩荡荡,与其他队伍谨慎不同,这一队人马行进中有说有笑,或是在说哪家宗门的女修屁股蛋大、胸脯挺,或是在说此行得了重宝飞黄腾达后要如何如何的。这是南国众多宗门、家族和野修组合成的“淘宝大队”。

    当然,例外还有很多。比如在距离赵牧之三人屠杀吊睛白虎不远的一处溪水旁,一须发皆白的老者和一个粉雕玉琢的小丫头正盘膝而坐。

    “老头子,这一路你走得不累?你看别人都在天上飞来飞去的,咱们靠这双腿得走到猴年马月了,别到时候连汤都喝不上!”小丫头嚼了一口干粮,戏虐道。所说之话及说话神情、语气,却是与其外貌反差极大。

    “飞?那只能更累,至于喝不喝上汤,随缘吧,强求不得。”那老头却也丝毫不恼,摇头晃脑、慢条斯理的回答道。

    “唉!你也太不上进了,愁死我了!”小丫头听闻此话徒增许多恨铁不成钢的意味。

    又比如,在一处葱葱郁郁的山坡上,一少年四仰八叉的躺在草地上大口出气,身体不远处躺着一只野猪尸体。

    “不会耽误正事吧?爷爷。”良久,力气恢复得差不多时,少年翻身而起,对着身后问道。

    “不会不会,心急可吃不了热豆腐!”一个玩味的笑声仿佛从虚空而来,随后便见一个邋遢老者凭空出现。

    “爷爷,到时候必定是强者云集,带着我会不会很麻烦?”少年对老者的突兀显身丝毫不奇怪,反而是很小心的问道。

    “麻烦?肯定是有,可人生天地间,哪里没有麻烦呢?”老人笑容更甚,甚至有些猥琐,不知想到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