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飞凰枝头掉下个龙女仆 > 章节目录 第十一章 线索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告别了灰姬,我一刻也没有停留。

    现在已临近中午,万里无云,太阳也即将挂在天空中的制高点。不赶紧去寻找线索的话,一天也就过去了。断念那家伙只给了我三天的时间,而且一点线索也不提供,已经浪费了我不少的时间了。

    我努力跑动着,独属于八阶剑士的紫色光芒也悄然从丹田之处散发而出,集中在了我的双腿上。我如同脱兔一般,如风似的狂奔。暂时与灰姬的分别,也令我可以使出浑身解数了。

    同时,我又想到,这么些天,我的真气都花在了没有用的地方,要么就是赶路,要么就是震慑震慑别人,已经很久没有修行了。虽然自己有即将突破八阶的趋势,但是不加把劲也是没有用的。

    我眼神一凛,头部微沉,全身的真气在此时被全部释放了出来。一团紫色的雾气以极为骇人的规模扩散开来,我也不管路上的行人是怎么看待我的,我现在只希望能够通过赶路的方式,突破自身的极限。

    紫色雾气在空中幻化成为了一个个较小的云团,我突然脚尖轻点地面,然后跃向了其中一朵云团上。借着云团带给我的势能,我如同箭矢向前方冲去,然后踏在了紧随其后的另一朵云团上。大概五个云团左右,三公里的路一会儿便走完了。

    “切!”我站立在赵村公墓前的石质牌坊下,没有丝毫气喘的感觉,随即叹了口气:“就这么点路,根本不够我修行的,等找个时间一定好好磨练磨练自己。我可不能像族人那样一辈子安于现状,我可是要成为外族的人!”

    抬眼望去,“赵村公墓”四个大字,在牌坊上面深深地刻下了。牌坊上面的石头有些泛黄,那是风吹雨淋日晒的结果,也代表这个公墓存在好些年头了。

    进入大门,在右手边的是两间小平房,透过窗户可以看到里面简约的装饰。一间是保安的住处,里面是大大小小的监控屏幕和一张办公桌,一个身着保安服饰的人正趴着休息;另一间则是墓地管理员的,里面整整齐齐摆放了各类打扫卫生的工具,一张简单的床铺,还有几张不知道修补了多少次的板凳。

    墓地管理员不知道去哪儿了,应该是去附近巡查了吧。不过在盗墓现象那么猖獗的情况下,他还敢独自一人去巡查,胆子也是挺大的喔。

    我扭头看了看另一边,那便是密密麻麻的公墓了。一个个小方碑上,刻着死者的姓名,旁边的石头箱子里,装的应该就是火化过后的骨灰盒了。人死了之后,都会在这一方土地里,想想一个人的一生也就那么回事吧。

    这时,身后传来了汽车渐停的声音,发动机慢慢熄灭,车门打开,一个皮肤较好穿金戴银的富婆从车里走了出来。她面露愁容,慌慌张张地路过我的身边,来到了其中一个公墓的面前,放声大哭了起来。

    不远处,一个佝偻着身子的老者,在两位民警的带领下赶到了这位妇女的身边。

    原来,这位老者就是墓地管理员,他也不是独自一人去巡查的,是有民警陪同的。他手中拿着一大串钥匙,然后匆匆将富婆面前的石头箱子的锁打开,里面一个红木盒子被郑重地捧了出来。富婆身后应该是管家的人,也拿出了钥匙,将红木盒子打开,里面什么也没有。

    “没有!我爱人的骨灰也就这么被盗了吗!?”富婆什么形象都不顾了,将红木盒子交到管家的手中,然后一把拽住了年迈老者的衣襟,怒骂道:“你这个管理员是怎么管理这里的?骨灰一个个被盗,最重要的是我家爱人的你也没有看紧!我告诉你,我有的是钱,我要把你告到身败名裂!”

    墓地管理员年纪不小,脾气倒不小。别看他瘦弱无力,他上来就吼道:“你告我呀!我反正都已经花甲了,我还要什么身要什么名?我也告诉你,这件事我根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连警察都查不出个所以然来,我一个小小的墓地管理员,我怎么知道该怎么办!”

    “你还有理了?”说着说着,富婆跟墓地管理员眼看就要打起来了,管家和旁边的民警赶紧上前阻拦。

    “这位女士,事实却是如此,这个盗墓者的手法实在是太过高明了,我们刚刚陪同这位老人一起去现场看过了,确实找不到直接的证据。您还请消消气,这跟这位老人一点关系也没有。”民警隔在了二人中间,对着那位富婆恭恭敬敬地说道。

    墓地管理员白了富婆一眼,然后扭头“哼”了一声。

    富婆指了指墓地管理员,然后又指了指民警,语无伦次地说道:“你,你们等着。我要是再见不到我爱人的骨灰,我一定把责任都推到你们头上!我管你是管理员还是警察,通通都要完蛋!”说完,富婆又扑倒在管家怀中的骨灰盒上,放声大哭了起来。

    这盗墓者,真是不可饶恕!

    我赶紧凑了上去,急切地询问道:“您好警察同志,我想问一下,您刚才说的现场,能带我也去看一下吗?”

    两位民警对视了一眼,然后疑惑地问我:“你是哪位?”

    我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我是凰族的王子羽凰,苍玄门的断警官安排我来这里帮他搜寻一下线索。”

    两位民警再次相视一眼,然后其中一位说道:“哦!你就是那个把玄间市足球场毁掉的人的朋友啊?我叫罗警官,事情我都知道了,你跟我来吧!”

    这……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啊!

    我尴尬一笑:“诶!好嘞!”

    富婆在哭声当中,被管家搀扶着走回了车里绝尘而去。墓地管理员也没好气地回到了自己的屋子,代表不想再去那儿一趟了。于是我跟着两位民警一路朝着公墓深处走去。

    “关于这个案件,你们现在手头有哪些线索吗?”我好奇地打破了沉寂。

    罗警官摇了摇头,说道:“哎,除了现场出现的一些金属颗粒外,没有什么别的线索了。我现在要带你去的,就是前两天那起车祸死的四口人的坟墓。一家四口全部殒命,没有人打理,所以就只好为他们选择了土葬。不过因为断警官的缘故被挖开了,就一直没再重新埋上,你马上可以亲自再去确认一下。”

    我点了点头。

    另一位民警则接着说道:“对了,既然你是凰族的王子,那应该是势力庞大实力强劲咯?早就听闻凤凰一族的威名,没想到可以在这里亲眼见到真人,果然不同凡响。”

    “诶,小黄,别说这些没用的。”罗警官瞪了一眼那个黄警官,黄警官赶紧闭口不再拍我马屁了。

    说起来,我在离家出走之后,很少有人会在乎我王子的身份。因为我接触到的要么就是跟我同为贵族的,比如灰姬;要么就是实力比我强劲不把我放在眼里的,比如断念。现在被人拍马屁的感觉,还别说,挺舒坦的!

    罗警官走着走着,突然皱了皱下巴,说道:“不过既然你是凰族的王子,有着神通广大,对于这个案件应该有所帮助吧?”

    我不敢说,毕竟断念的能力比我还强,他都没有查出来什么,我的话就更别提了。

    罗警官依然挂着哀愁的脸,说道:“真希望早日找到凶手,不然我真的寝食难安啊。”

    我看了一眼罗警官,尊敬之感油然而生。我在心中暗自说道,我一定要把那个盗墓贼绳之以法!

    这时,我们已经远离了公墓群,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个小土丘,那便是土葬的地带了。这是现代公墓还未建成的时候,以前的农民自发建立起来的。里面埋葬着的,基本都是上个世纪甚至上上个世纪的遗体,但是现在里面还有没有东西,谁也不知道。

    来到了最边缘的四个被挖开的坑洞,我终于看到了那空荡荡的场景。土壤,是被一旁插在地里的铁锹一铲一铲挖开的,没有下过雨,泥土还比较松散。而在土壤堆积的旁边的坑洞中,什么也没有,就好像被人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一般。

    两位民警早就已经查探过了,现在也不过就是在附近又多巡视一番,而我则直接跳进了深坑,看看这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尸骨怎么会就这么莫名地消失了呢?

    我伸手挖了一抔泥土,很紧实,不像是会被连夜挖了密道偷走的。而且,这些遗体还有那些尸骨骨灰,都能有什么用呢?盗墓者的动机又是什么呢?实在是太奇怪了。

    等下!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我总感觉这个坑洞当中,仿佛有什么东西有些异常。我叫来了两位民警,聚集在了一起。

    “怎么了羽凰?发现什么了吗?”罗警官有些期待地问道。

    我把刚才挖出来的一抔泥土交到了他们的手中:“你感受一下,这跟普通的泥土有什么不同?”

    黄警官捻了捻手中的泥土,然后散成了黄沙一般落在了地面:“没什么问题啊?很紧实也很陈旧,没有翻新过的感觉。”

    “不!”我一口否定了他们的见解:“或许,你们感受不到,但是我却可以!”

    我从坑洞的边缘地带又抓了一抔土,说道:“我曾经误吞了冰魂果实,所以现在的我对温度特别敏感。这小小的坑洞中,为什么不同区域的土,温度会有差异呢?”

    被我这么一提问,罗警官恍然大悟:“你是说?对方还是通过挖掘的方式,从地下盗取尸骨的?”

    我皱了皱眉:“我只能说是有这个可能,我不确定。但是我们挖了试试看吧!”

    说干就干,在我的引导下,我们三人分别拿着铲子,开始对其中一个坑洞进行集中式的挖掘。真相,一定就在这深埋的土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