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清风徐徐轻几许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章早产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凌希摸着自己的肚子,慵懒地躺在软榻上,一旁的凌瑶剥着青桔,笑盈盈地看着凌希已经七个多月大的肚子,说道:“姐姐,我听清风苑的宫人说,您怀孕后特别喜欢吃酸的,据说清风苑里的蜜饯都快被您吃完了。”

    说着凌瑶将手中的青桔递到凌希眼前,凌希接过青桔就吃下一片,凌瑶不禁口中泛起一股子酸味,她咽了咽口中的酸水,又高兴说道:“老人常说酸儿辣女,姐姐您这一胎一定是个皇子。”

    凌希脸上扬起一丝尴尬的笑容,不在意地说道:“我们的安宁县主还信这个?”

    凌希想起小时候,江霜雪怀凌瑶之时,江霜雪也在拼命地吃酸食,大家都以为她会生下平远侯府的世子,连凌霄都对江霜雪亲近几分。可凌瑶出生后,凌霄对江霜雪更加冷淡,凌希依稀记得江霜雪彻夜偷偷哭泣的情形,似乎江霜雪多年的操持,都没有生下一个儿子重要。

    “当然信了,我怀青青的时候,就特别喜欢吃甜食,我当时就在想,我可能会生个女儿,我还在担心伯爷会不高兴,但是没想到伯爷看到青青后,很是喜欢,还对我说女儿最好,女儿是贴心的小棉袄。”凌瑶娇羞地一笑,轻声说道。

    听到凌瑶说起叶慕之,凌希的心中翻腾起一些愧疚,叶慕之最后还是去了虎狼之境的北境军营,北境是武家的天下,以及还有虎视眈眈的北戎人,叶慕之去了那,估计日子不好过吧。如果叶慕之没有为她在金殿上抱不平,那么谁又能动摇他在西华边境的地位,叶慕之丢掉得何止是封侯拜相的前途,还有平安。

    “青青怎么没进宫,本宫都有些想她了。”凌希故意岔开话题道。

    凌瑶听到凌希提到叶青青,她脸上露出了不悦的神情,说道:“我是故意不带她进宫的,这孩子越大越没有规矩,我怕冲撞了姐姐的龙胎,又担心她惊扰了后宫的女眷,才不带她来的。”

    “怎么了?”凌希好奇地问道。

    凌瑶长叹一口气,说道:“昨日我与嫂子带着青青与墨笙去晚枫表弟那探望他们夫妻二人,正好献王妃带着献王府的小王爷也在那,三个孩子就玩耍在一起了,本来一开始还好好地,青青总是跟在表哥墨笙的身后,小王爷想跟她玩,拉住了她而已,这丫头就不乐意了,居然把小王爷给挠哭了。”

    噗呲一声,凌希开心地笑了,她问道:“当真?本宫记得献王府的那个小王爷比青青要大上两岁吧。”

    “可不是嘛,那小王爷倒像个姑娘家的性格,怯懦害羞不说,还特爱哭,姐姐,您是不知道当时献王妃的脸色可难看了,我只好赶紧带着青青离开平南王府。回到府中,我就说了这丫头两句,她就跟我闹脾气,还死不认

    错,我罚她禁足府里,哎,这丫头真是没法管教了。”凌瑶无奈地说道。

    凌希又笑了起来,她轻轻拍着自己的肚子,说道:“本宫倒觉得青青不愧是将门虎女,像我们凌家的女儿。”

    “您还夸她?这样的性格以后怎么得了,嫁入婆家指不定惹得公婆不悦,到时候姐姐就不说青青好了。”凌瑶担心地说道。

    “那怕什么,等到青青出嫁的时候,就给她找个像小王爷这样好脾气的相公,回头再给她请个封号,谁敢怠慢我们青青。”

    一听凌希这话,凌瑶的脸上乐开了花,果然有个皇后姐姐,她这辈子都不会再受小时候那般的难堪了。

    安姑姑缓缓地走进屋内,她将蜜饯递到凌希的眼前,凌希拿起一颗蜜饯就放进嘴里,凌瑶有些疑惑道:“姐姐,您还没喝安胎药呢,怎么就先吃蜜饯了?”

    安姑姑一怔,她的身子略略地往后退了退,刚好颜姑姑也端着汤药来了,凌希说道:“颜姑姑,你把汤药放在一旁吧,本宫现在不想喝药。”

    凌希又拿起一颗蜜饯放入口中,对着凌瑶说道:“汤药太苦了,陈太医开了好多补药与安胎药给本宫,本宫都快掉进苦药里,所以这蜜饯不能离口,不是本宫想吃酸的,是不得已。”

    凌瑶将手轻轻地放在凌希的肚子上,心疼地说道:“姐姐辛苦了,等皇子出生后,一切都是值得的。”

    凌瑶的一句皇子,让颜姑姑与安姑姑都不自然地笑了笑,似乎凌瑶的话特别不合时宜,忽然馨儿缓缓地走近屋内,说道:“皇后娘娘,夕颜宫派人送来一些补品给您,说是淑妃娘娘不能来清风苑看望您,只能略表心意。”

    凌希眉头一紧,凤茕璎已经被禁足三个月的时间了,不知道是向弘宣的气还没消,还是那萧湘湘又不断地挑拨,向弘宣似乎没有解禁凤茕璎的打算。好在向弘宣最后还是听进去她的话了,向明灏与向依依都留在了夕颜宫,她想凤茕璎应该不会太伤心难过吧。

    “姐姐,听说淑妃是因为德妃才被禁足的,德妃现在圣眷正浓,即便德妃不能侍寝,陛下每日也必定会去关雎宫陪着德妃用膳,姐姐您对德妃不可不防,您可别像母亲那样,苦了自己。”凌瑶不禁想起小时候平远侯府的种种,担忧地说道。

    凌希有些吃惊地看着凌瑶,什么时候开始,连凌瑶都懂这些,她不解地问道:“你怎么会知道宫廷里的事。”

    凌瑶冷漠地笑了笑,她拨弄起手中的丝帕,说道:“德妃封妃的那段时间里,关雎宫里去了多少恭贺她的外命妇,这些宫廷里的事,她若不说,谁又能知道,现在邑城里的百姓,谁不知道萧德妃才是陛下心尖上的人。”

    凌瑶的话再次刺疼了凌希

    的心,她印象里的凌瑶从来都不对这些事情感兴趣,天真烂漫的凌瑶怎么变成这样?凌希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颜姑姑将一旁几案上的安胎药再次端到凌希的眼前,她轻声说道:“皇后娘娘,您快喝药吧,要是药凉了,就不能喝了。”

    颜姑姑的举动打破了凌希与凌瑶之间的沉默,凌瑶也连声应和道。凌希接过颜姑姑手中的汤药,一个仰头就喝完了安胎药,她眉头紧蹙,似乎今日的药格外的苦。

    “本宫有些乏了,颜姑姑你扶本宫去内屋休息吧。”说着凌希起身要向内屋走去,颜姑姑连忙搀扶着她。凌瑶看着一脸倦容的凌希,她知趣地拜别凌希,就离宫而去。

    凌希躺下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她的心中一直回荡起下午凌瑶的话,她会是下一个江霜雪吗?那么向弘宣呢?向弘宣又会不会是另一个凌霄?

    突然她觉得腹中一阵剧痛,她不由得弓缩成一团,疼得她头上冒出了豆大的汗珠,隐约中,她感到腿间有股暖流淌出,她艰难地喊道:“来人………….”

    ....................................................................................................................

    向弘宣焦急地在清风苑里来回踱步,他眉心紧蹙,凌希这胎才七个月多,怎么早产了呢?而且还见红了,怎么看凌希这次生产都凶险无比,想到这,向弘宣的心中更加不安起来。

    颜姑姑端上一杯热茶,奉给向弘宣,向弘宣看着茶碗中冒出的缕缕热气,会不会是因为这初冬季节太多寒冷,清风苑里又无比冷清,所以凌希才会早产的吧,向弘宣这样想着,他接过茶碗,盯着茶碗许久,不言语。

    忽然内屋传来了一些动静,稳婆缓缓地从内屋走出,她恭敬地来到向弘宣面前,小声地说道:“恭喜陛下,皇后娘娘诞下一位皇子。”

    向弘宣的脸上立刻露出了笑容,他手中的茶碗也晃荡起来,他激动地说道:“好,赏,今日清风苑里所有的宫人都重重有赏。”

    说着向弘宣将手中的茶碗递给身旁的宫人,他刚想踏进内屋看看凌希与孩子,稳婆又急忙地说道:“陛下,您现在还不能进屋看望娘娘与皇子。”

    “为什么?”向弘宣不悦地问道。

    稳婆抬头看了看向弘宣,有些为难地回答道:“陛下,皇后娘娘生了一夜才生下皇子,刚刚才止住了下红,早已晕厥过去,而皇子殿下也不大好,出生后就没哭过。”

    稳婆的声音越说越小,向弘宣眉间的皱痕也更加深重,他立刻转

    身,大叫一声,“陈太医呢?”

    陈玄连忙小跑到向弘宣的身前,向弘宣问道:“皇后与皇子到底怎么了?”

    陈玄低头不敢直视向弘宣,他吞吞吐吐地说道:“皇后娘娘曾经小产过,身体大不如前,再加上娘娘孕期可能是忧思过重,娘娘这胎非常不稳,入了冬,天气骤然变冷,想来娘娘怕是动了胎气,才会早产,娘娘又耗尽心血生子,才会这般虚弱,臣已经给娘娘用药了,娘娘调养一段时间,应该就无大碍了,不过皇子月份不足出生,呼吸微弱,很是虚弱,怕是大不好。”

    向弘宣一惊,不足月出生的孩子向来都是体弱多病,这后宫中有多少个这样得孩子夭亡,向弘宣望了望内屋,曾经他很期盼这个孩子的到来,可当这个孩子真的来了之后,他又有多少无可奈何,是他与这个孩子没有缘分,还是他与凌希之间总是有些说不清道不尽的隔阂?向弘宣迷茫起来。

    “陈太医,不管你用什么方法,都务必要医治好皇后与皇子,不然你就提头来见吧。”向弘宣内疚地说道,说完他默默地转身,离开了清风苑。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