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大佬每天脑补夫人爱惨了他 > 章节目录 第九十四章 谁说我单身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两个人面面相觑,然后又有些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

    站在垃圾桶旁边的那位大妈奇怪地看着他们,心中大概是在想这两位莫不是傻子吧?

    白沐夏和方晓柔跟那位大妈道了一声谢,然后并肩往回走。

    白沐夏说道:“恭喜你,不用在兼职水军于微博上搞风搞雨!”

    方晓柔的眉梢一挑,用同样的语气跟她说道:“也恭喜你,不用再捂着马甲于脑袋上青青草原!”

    白沐夏静默了片刻,神色有那么一点的微妙,方晓柔大笑起来。

    白沐夏也忍不住跟着笑,“你够了啊!注意自己温柔女神的形象,快给你笑崩掉了!”

    方晓柔清了清嗓子,默默的将笑容收敛了起来,换成浅浅的也是含蓄的微笑,看起来哪有刚刚狂放不羁的影子,温柔女神的形象简直就是呼之欲出。

    这位人前人后全然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反差,用她的话来说,那就是进可攻退可守,也是相当厉害了。

    两人回到了方晓柔的公寓里面,白沐夏的手机铃声先响了起来。

    白沐夏将手机拿出来一看,是汉堡打过来的。

    方晓柔是知道有这么一个神秘人物存在的,也知道两人之间的沟通仅限于电话。

    此刻她扫了一眼手机屏幕,有些戏谑的看着白沐夏,“都快十来年了吧?这么久就没考虑过奔现?”

    白沐夏卡壳了一下,袁厉寒就是汉堡,这件事情她是没有跟方晓柔分享过的,毕竟汉堡的存在有些特别,称得上是一种隐私了,她就不是特别想说。

    “其实也不需要奔现了!”

    方晓柔微微眯起眼睛,“是没有那个奔现的必要,还是你对汉堡的真实身份已经心知肚明!”

    白沐夏虽然并不想说具体的细节,但是也不想欺瞒她。

    “后者!”

    “我去!”方晓柔笑了一声,“快说说看,汉堡到底是何方人物?”

    白沐夏拿起手机在她面前晃了晃,“我要先接电话了!”

    方晓柔只能稍稍按耐住心中的好奇,手一抬,“请吧!”

    白沐夏拿着手机走到了阳台上,这才接起了电话。

    “夏夏,我今天去接白沐夏下班了!”

    白沐夏轻咳了一声,“顺路啊?”

    “怎么可能顺路?”

    白沐夏:……明明你来接我的时候跟我说的理由就是顺路!

    白沐夏停顿了一下,才试探着问道:“我记得你之前跟我说过,你去公司的路上,正好会路过白沐夏上班的地方。”

    所以这都不叫顺路,那什么叫顺路?

    “如果我是在公司,那确实是顺路。今天我是从宋氏大厦那边回来的,所以并不顺路!”

    宋氏大厦?那跟书寒文化完全顺不到一块去。

    白沐夏抿了一下嘴唇,“那既然你不顺路,你干嘛跑一趟去接别人呀?”

    汉堡轻笑了一声,用稍显的得意的语气说道:“追求一个女孩子不是就得用心吗?不顺路怎么了,这种情况,哪怕一个在城北,一个在城南,那也要想方设法顺得起来啊!”

    白沐夏:……

    她的心情实在有一些微妙复杂,从汉堡这里得知他在追求自己,还真的是……

    不过今天回去的路上,袁厉寒全程都表现的冷冰冰的,让她几乎是百分之百的相信了顺路这个理由,哪里像是在认真追求她了?

    白沐夏脑子一转,立刻取笑起汉堡来,“我记得某人才告诉我白沐夏很喜欢他,这种情况下应该不用追求吧?稍微表明一下心意,不就是能在一起了?”

    汉堡卡壳了一下,而后一本正经的说道:“让一个女孩子享受被追求的快乐,是我应该做的事情,她值得所有最好的!”

    白沐夏心中微微泛起波澜,汉堡强调了一句,“她确实是非常的喜欢我,毕竟我这颜值身段,不馋的确实还在少数。”

    白沐夏一张脸都木了,汉堡果然还是汉堡,骚包界他称第二就没人敢称第一。

    白沐夏忍不住磨了磨牙,“几个例子给我听听,白沐夏到底是如何喜欢你喜欢的无法自拔了?”

    “那个笔记本……”

    汉堡才开了一个头,白沐夏就打断了他,“笔记本已经是过去式了,人要往前看,所以决定的时候能不能举一些新鲜的东西?”

    汉堡稍微沉默了一下,白沐夏嘴角勾起,“该不会是没有吧?汉堡,要是没有的话,这一切的一切该不会都是你自作多情吧?”

    “怎么可能没有?不是有人说过这么一句话,穷和喜欢都是藏不住的。我就拿今天举例子吧!”

    今天?

    白沐夏稍微回想了一下,今天袁厉寒送她去上班的时候,她主动让他把车子停在较远的地方,这点应该够不上举例。

    后来袁厉寒“顺路”送她回去,然后就是在阳台上关于苏婵娟的那一席谈话,反正怎么看,白沐夏都不觉得袁厉寒能做出什么文章来?

    “行啊!你说说看,我也是……相当好奇!”白沐夏不自觉的在“相当好奇”这四个字上面咬重了发音。

    汉堡组织了一下语言,这才带着几分傲娇的说道:“今天老女人单独找她,企图制造机会,让她可以得到我的清白!”

    听到这句话,白沐夏直接就岔了气,汉堡的用词总是这么的不拘小格,总是让人有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

    白沐夏十分艰难的才顺了气,故作平静的说道:“你继续说,我听着!”

    于是,汉堡用自己丰富的辞藻将苏婵娟的那些算计描述了一遍。

    白沐夏面无表情,语气却是故作的惊讶,“不是吧?苏婵娟连这种事情都能算计出来,打排卵针诶!”

    她默默的给自己的演技打了99分,还有一分是怕自己骄傲。

    汉堡的语气比刚刚要沉了一些:“她就没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的。”

    但很快他话锋一转,“白沐夏连打排卵针这种要求都可以同意,还不是对我别有居心。”

    白沐夏噎了一下,“我不是……”

    我不是同意,而是权宜之计。所以等苏婵娟一走,我就立刻去找你啦!

    但才说出三个字,她就停住了,毕竟马甲还捂着呢,这些话绝对是不合适说的呀!

    汉堡有些奇怪的问道:“你不是什么?”

    白沐夏轻咳了一声,急中生智的说道:“我不是很明白,你不是说白沐夏后来就去找你了吗?那可能她答应苏婵娟也不是真心的,而是应付下苏婵娟,然后就去跟你商量对策。”

    汉堡自然没有怀疑,“你说的也不是没有可能!”

    白沐夏微微吐出一口浊气,差点马甲就捂不住了,吓死她了!

    “可是就算她从头到尾都没想过要接受排卵针,但她能够在苏婵娟面前答应下来,然后跟我商量,是不是已经说明了她对我的信任,绝对相信我能妥善的处理好这件事情?”

    白沐夏愣了一下,好像确实是这样的。

    苏婵娟跟她说起那些算计的时候,她就没有想过袁厉寒会解决不了的可能性。

    汉堡的语气依旧肆意张扬,“她昨天还想约我。”

    白沐夏嘴角抽搐了一下,她就知道会这样。

    可面上她还要摆出一副十副好奇的样子,“她主动约你啊!”

    “对!”汉堡笑了起来,“我今天确实是很忙,和任家在谈新材料项目的合作,在利润分成上面大概要磨皮很久,所以抽不出什么空了。我告诉她没空,她的表情一下子就暗淡了,让人怪不落忍的!”

    白沐夏:……

    她那完全是对没有套出来他行程的失望!!

    “所以,我就让她今天晚上跟我一同参加晚宴,也算是满足了她想跟我约会的愿望吧!”

    白沐夏几乎已经是无言以对。

    汉堡停顿了一下,又轻笑起来,“夏夏,今天老女人倒是给了我一个提示!”

    白沐夏震惊到了,苏婵娟还能给袁厉寒什么提示?工作上的?

    但她的直觉告诉她,肯定不会是工作上的东西,她抿了一下嘴角,小心翼翼的问道:“什么提示啊?”

    “如果我和白沐夏会有个孩子,那必然是结合了我们俩所有的优点,我现在想想,就觉得是一件特别美好的事情!”

    白沐夏猝不及防的睁大了眼睛,怎么都没想到汉堡会说出这么一句话!

    孩子?

    白沐夏突然就想到了曾经在微博上红极一时的那个段子:我看见她的第一眼,连我们孩子长什么模样都已经想好了!

    白沐夏直接就蒙圈了,过了好一会儿,才艰难地回过神来,“你怎么知道孩子就一定捡着你们的优点长,说不定她就可以完全避开了你们两个人的优点。”

    电话那头的汉堡沉默了一下,过了一会儿才慢吞吞地问道:“夏夏,你该不会嫉妒我吧?”

    白沐夏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呵。我为什么要嫉妒你?”

    “你单身啊!”汉堡想也不想的说道。

    白沐夏本能的回了一句:“谁说我单身了?”

    然后话筒里莫名的一阵安静,过了好一会儿,才传来汉堡的声音:“谁说你不单身了?我记得你以前也告诉过我,你是单身的!”

    白沐夏气笑了,“那是三年前的事情吧?还不许我在这三年间发展一下自己的人生大事啊!”

    汉堡静默了一下,白沐夏说的确实有那么点的道理。

    汉堡不自觉的有些小心翼翼:“你真的不单身啊?”

    白沐夏轻哼了一声,故作得意洋洋的模样:“不好意思啊!在脱单这件事情上,我一个不小心就领先你了。你慢慢来,追一下我的进度吧!”

    又说了几句,当然是白沐夏已经脱单这件事情给了汉堡太大的惊讶,所以后头汉堡老实了许多,没有再出什么石破天惊的话来。

    挂了电话,汉堡一言不发的靠在椅背上,心中莫名有一种不太舒坦的感觉,就仿佛是压了一块大石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