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传奇战歌 > 章节目录 第三卷:暗影战火 第二十七章:谍影迷重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你不是当地人……对吗?”阿尔伯塔看着年老的治安官,询问他说到。

    “为什么呢?您会这样询问我?”年老的治安官静静的注视着阿尔伯塔。

    相反,此时后者却从座位上站起身来,而年老的治安官在这个时候,却缓慢的在叹息:“公国和廷议国之间不应该发生任何的冲突,您觉得呢?”

    阿尔伯塔始终不知道为何这个老治安官要不断的询问自己,如果说他是心存好意,那么他应该救助自己之后离开,除非他另有所图,或者是年老的治安官已经知道了阿尔伯塔他的真实身份。想到这里,阿尔伯塔又感觉到不寒而栗……

    “你不用多想……我只是一个老头子了……没有什么其他的非分之想。”年老的治安官说着说着,他站起身来,他来到了阿尔伯塔的身旁,几乎是像一头狼一般的说到:“你不是商人,而是军人!你是一个士兵……你见过死亡在你的身旁溜走的感觉……你见过!因此你眼神中带着对死亡凝视的寒冷!”

    年老的治安官说完之后,他走到了旅店房间的门口,他对着阿尔伯塔又说到:“我是一个老朽了,别无所求。谁都能看出来,战争又将爆发……卡斯迪利帕公国就是阿克伦亚廷议国的依靠,我们依靠的国度战败了,我们这附庸国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一旦新的战争爆发……我只是希望我能有个归宿而已……”

    年老的治安官说着说着,他猛地说到:“我……还有一个孙子,他的年纪很小,天真的渴望小说中战场英雄的情节……但我知道战争是什么样的,我年轻的时候打过仗……战乱一旦开始,那么……就是英雄的天下!你的眼神……显露了你的品质……我只是希望,一旦局势不可收拾的时候,能有个容身之地!”

    老治安官约翰推门走的时刻,留下了一句话:“别忘了,我救过你……哪天我有求于你的时候,希望你给与同样的帮助!”

    ……

    老治安官离开,阿尔伯塔坐在床上静静的沉思。他感觉到这个老治安官来的十分巧合。他为何能在自己危难的时刻出现,而且又在自己即将大难临头的时刻救助自己?

    阿尔伯塔十分不解……他怀疑他一踏入阿柏鑫卡市的时候,就已经被人盯上了。至于老治安官的说辞,阿尔伯塔将信将疑。作为一个受过反间谍训练的专业人士来说,他不会幼稚的去随意相信一个老者的话,而且还是救助了自己,出现时间十分巧合的救助了自己。阿尔伯塔感觉到疑点重重。

    ……

    夜深人静,阿尔伯塔躺在床上,看着破败的天花板,以及天花板上摇曳的灯光,不太明亮的吊灯被一根绳子拴着,还有电线绕在灯绳的上面。阿尔伯塔看着灯光,灯由于风不断吹进来而被风力推动,左右摇晃。弄得房间内的光影时而明亮,时而阴暗……

    吊灯由于晃动,使得房间内半明半暗,总有种令人感觉阴冷的感触。此时窗外猛地吹来一阵冷风,吹动了玻璃窗户的推手,由于玻璃窗户老旧,因而急风吹在上面弄出了一阵嗡嗡的啸声。如同野狼在嘶鸣一般。

    冷气吹进了阿尔伯塔的房间内,现在大概是三月下旬,准确的说是新纪元903年3月24日的深夜。天不应该太寒冷,但是这阵风吹进来,却感觉到令人寒冷刺骨。

    阿尔伯塔一下子打了一个寒颤,加上狼叫一般的风声,阿尔伯塔猛地感觉到汗毛有些立起来的不快感。他看了看腕式手表,上面写的时间是:10:31分,大概还有一个小时二十九分钟的时间就到达夜间十二点,也就是再过大约一个半小时后,就是第二天的时间……

    阿尔伯塔站起身来,他来到窗户旁,将老旧的窗户推上,并且将窗户锁好。他关窗户的时刻又看了看街头上的情况,依旧不容乐观。时而可以清晰的听见打架和嘶喊的声音。

    阿尔伯塔将窗户关紧,老旧的窗户发出了“磁钮”的一声,而后阿尔伯塔刚刚转过身来,突然间听到门被敲响!

    阿尔伯塔一个激灵,他急忙回过神来,他右手握住了后腰间的手枪,他缓慢的来到了门口,当他来到门后的时候,敲门声突然间变得很大!

    阿尔伯塔握住了门把手,他右手握紧了后腰的手枪。而后他打开门镜,却看到旅馆外空无一人!

    阿尔伯塔突然间感觉到后背冰凉,冷汗从后背冒出来……就在这个时刻,身后的窗户突然打开,一阵狂风袭来,阿尔伯塔几乎要将手枪拔出,但他回过头来才发现,原来这家旅店的窗户实在太过老旧,因而被袭来的狂风将窗户的把手别折……

    他十分在意门外到底是谁在敲门,他暂时没有去关上窗户,他打开了房门,却发现了地上有一封信件……

    阿尔伯塔左右观察,却发现周围没有一个人。他将信件捡起来,将旅馆的门锁好。他怀疑刚才有人敲门的时刻,将这份信件留下,然后又以很快的速度离开。

    他首先将窗户再次别好,并且观察这封信件,信封是由火漆和印章印好,印章上只是一个单单的W字符,除此之外,印戳上再无其他。并没有能表明身份和来者的信物。

    阿尔伯塔将信件拆开,并且他将信纸拿出,他拆开信件之后,猛地发现信件上没有一个字!

    此时巨大的敲门声又出现在阿尔伯塔的门口!阿尔伯塔此时怒不可遏,他手按住了后腰的手枪,以最快的速度来到门后,当他打开房门的时刻,却发现又是空无一人……

    阿尔伯塔向旅馆通道左右两旁望去,同样空无一人……就在阿尔伯塔准备迈出旅馆房屋的一步之时!他如同触电一般的停止了脚步!

    阿尔伯塔一个脚悬空着,另外一个脚踩在原地……他猛地浑身大汗淋漓……他甚至感觉到他的手都是冰凉的……

    他急忙将悬空的脚收回去,并且他首先擦干了自己身上的汗珠,他缓慢的俯下身来,身体几乎贴近地面上的时候!他才猛然间发现,一根比头发丝还细小的钢线,在阿尔伯塔脚下的位置,也即是房门外布置着!

    阿尔伯塔太清晰这种装置是什么了!这是微型炸弹!如果阿尔伯塔刚才不冷静,一步踏出了房间门,那么他立刻触发装置,吊挂在空中的炸弹会立刻弹下来,直接将他的头颅炸烂……

    这种装置是跳弹炸弹的一种,制作费用极其昂贵,一般是刺杀某种重要人物才运用的特种手段。

    阿尔伯塔的汗珠猛地掉下来……就在这时,眼见汗珠就要掉落在钢线上,阿尔伯塔一把接住了汗珠,并且此时他缓慢的站起身来,小心翼翼的关上了房门……

    阿尔伯塔知道他已经被人盯上了。就在这个时候,一阵剧烈的几乎能将窗户框都掀开的风袭来,阿尔伯塔这间旅店的窗户一下子被打开,他急忙准备再次关上窗户,就在这个时刻,他隐约的看到了远方一阵反光!

    饶是阿尔伯塔训练有素,动作极其灵敏!他几乎是没加思索的俯身下蹲!

    也就是在他刚刚蹲下的时刻,一阵“噗”的不大的响声猛地响起,紧接着阿尔伯塔旅店的窗户立刻成为了碎片……

    阿尔伯塔太清楚了,这是对面大楼的狙击手在准备击杀他!阿尔伯塔十分不清晰,是什么人准备杀害他,并且还运用这么麻烦的办法。

    楼下的店老板听到了楼上玻璃碎的声音,急忙用最快的速度上楼,边上楼还边喊:“干什么!把什么东西打碎了!得赔钱啊!”

    阿尔伯塔不敢让店老板推开自己的房门,他高呼:“打碎了玻璃瓶,明天我陪三倍的钱!老板不用您跑一趟了!”

    此时阿尔伯塔就听到店老板的声音越来越近,甚至他听见店老板的声音,根据声音判定,店老板就在门外!

    但是店老板却没有推开房门并且迈步进来,他在门外怒斥到:“可别想着不赔钱!”

    阿尔伯塔汗流浃背的躲在窗户下面说到:“一定给钱!一定给钱!三倍!”

    店老板用十足的鼻音哼了一声,而后阿尔伯塔听到了店老板的脚步声离去的声音,此时阿尔伯塔长出一口气。他开始怀疑那个老治安官,是不是敌人间谍势力所派遣的人手,前来暗害他!

    阿尔伯塔十分悔恨,他怎么就这样轻易的上当!跟着那个治安官就来到了这个旅店内……

    就在这时,他要确定对面大楼上狙击手是否已经离去,他拿出了自己的礼帽,用文明杖支起来,当他刚刚举着文明杖,将礼帽露出房屋窗户的一刹那!

    远方声音不大的闷声闷气的一声响起,又是那种类似于“噗”的声音!阿尔伯塔的礼帽瞬间被击穿,并且飞落在远方……

    阿尔伯塔清晰的知道,“噗”的一声是消声器的声音……现在,阿尔伯塔命在旦夕,汗水如同雨下……他头一次遇上如此危机的情况,他几乎大脑一片空白……他此时想的只是自己为何这么鲁莽,中了敌人的圈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