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赵云的命 > 正文卷 第九章:活路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上回说到子龙大喊一声,抡起银枪对着李乾坤就砸了下去。

    就在这个时候,对面贼群突然有人来了这么一句:“大哥!我想起来了,这人就是常山赵子龙,去年老二就是被他一枪打死的。”

    一听说常山赵子龙,那群贼子瞬间面露惊恐之色,连连向后倒退了几步,贼头李乾坤也一样,结结巴巴问道:

    “你……你就是常山……赵子龙?”

    说话间,银枪已到头顶,连忙抬起鬼头刀往头顶一挡。

    这一挡看似正常,其实愚蠢之极,武学之说挡,那是在于与对手实力相当且力道大于对方的情况,在不知道对手实力如何就敢使用挡招的,一看就知道武学之门都还没入的武夫麻瓜。

    子龙嗤之以鼻,对付这么一个憨包,真是亏了我一双英雄手。

    只听得“哐嘡”一声,应该是子龙用力过猛的原因,贼头李乾坤那鬼头大刀早已被震得掉落在地上,变成弯头大刀了,李乾坤则一屁股坐在地上,两手发抖,面有惧色。

    靠!你人水货也就算了,连大刀你都要搞个水货,出来打劫也要下点本钱不是。

    要不是子龙及时收住内力,李乾坤那榆木脑袋怕是要开了花。

    “说!你们想怎么死?”

    脖子被枪尖顶着,稍不留神便有被刺穿的风险,李乾坤面白如纸,现在怕是连讨饶的勇气都没有了。

    众贼子见贼头被一招制服,连忙丢下刀器,跪伏在地上,大声乞饶:“英雄饶命啊!英雄饶命啊!”

    说实话,子龙并不想杀他们,这群软蛋,就他们这怂样,充其量也就是一群地痞流氓,干不了什么过分的坏事。

    不过这欺软怕硬,看见比自己强就讨饶的毛病,得改!当年要不是这劣根,就小日本那矮矬样,能骑在中国人头上拉屎拉尿?!借他祖宗十八代的胆,他们也不敢。

    子龙收回银枪,再次抡起,本就想吓吓那李乾坤,好让他长长记性。

    可就在这时,忽听远处传来一阵叫唤:

    “子龙兄,枪下留人。”

    声音由远及近,其间还伴有“踢踏踢踏”的马蹄声。

    子龙收回银枪,等待来人。

    不一会,一匹全身挂着战甲的白马驮着一个白衣少年来到众人跟前。

    卧槽!想不到这个荒山野岭的,竟然还有如此翩翩美少年,俏鼻杏眼,唇红齿白。

    少年跳下马来,对着子龙双手一抱拳,说道:“子龙兄,别来无恙,小弟在这儿有礼了。”

    子龙看了看眼前这个小帅哥,心想:

    这家伙谁呀?听他那口气,应该同我挺熟的。

    “这位兄台……”

    “子龙兄真是贵人多忘事!我是晋延啊,公孙晋延!”

    说实话,子龙哪记得什么公孙晋延,母生晋延,但还是要装着认识的样子,假装说:“哦!原来是晋延兄!我……”

    还没等子龙客套完呢。

    谁知公孙慧儿突然从身后跳出来,面露喜色,看着眼前这个小帅哥,抢在子龙面前说道:

    “公孙晋延,原来是你啊!”

    然后像是发现新大陆似的对着公孙晋延是左看右看,上看下看。

    “呀!变样了!”

    公孙晋延这个时候也发现了公孙慧儿,两眼突然像放光一样,脸一红,有点结巴的说道:

    “原……原来慧儿小姐也在啊,晋延在这有礼了。”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聊得甚欢,完全把在场的人当透明的了,忘了眼前还有一大群山贼待处理呢。

    “卧槽!什么情况?”

    子龙看着公孙晋延那扭捏状,心里就知道这家伙撅着屁股想拉什么屎了,敢情是喜欢上我表妹了。

    公孙慧儿呢?也不知道是不是喜欢这公孙晋延,反正碰到这家伙,她也是挺高兴的。

    “伤风败俗!”子龙心里像打翻了醋坛子,心里嘟囔着。

    最后还是二王解了围,他轻咳了两声,对公孙晋延说道:

    “嗐!嗐!我说!这位兄台,你们……”

    二王说罢,用手指了指还跪在地上的那群山贼,好像要示意些什么。

    这个时候公孙晋延才回过神来,这家伙,看到美女,连正事都忘了,看来也是个不靠谱的人。

    只见他再次对着子龙一伙又是抱拳又是作揖的,然后指着李乾坤对子龙一伙说:

    “真是不好意思,各位!这位是我义兄,早些年曾盘踞在此,专干杀人越货的勾当,后来被我劝说改邪归正,不曾想今日又想重操旧业,还给各位添了那么多麻烦,真是该死。”

    说罢,转身对李乾坤厉声说道:“畜生!还不快快过来给众位英雄赔罪。”

    李乾坤一听,连忙爬起来跪伏在地,对着子龙几个边磕头边说:“英雄饶命,英雄饶命,下次绝对不敢了。”

    行!真行!骂自己兄长畜生,子龙活了几十年还是第一次碰见,想必眼前这个公孙晋延也是个嫉恶如仇,性格直爽的汉子。

    子龙在想,人家都这样了,看来今天这个面子非要卖给他不可了。只是有个问题老缠在心里:一个姓公孙,一个姓李;一个长相俊美,一个呢!长得就像马粪池里面的倭瓜;还有性格也有天壤之别,这两个完全不在同一条线上的人怎么会是兄弟关系呢?

    看来好奇的不只是子龙一个,公孙慧儿也发觉不对劲,歪着头问公孙晋延:“不对呀,你姓公孙,他姓李,你们怎么……?”

    公孙晋延苦笑了一下,说:“他是我义父的孩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平时就喜欢……唉!不说了!当年要不是他,我义父也不至于气死。”

    公孙慧儿听完,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像是听明白了什么东西。于是抬抬手说:“行吧,你们走吧!”

    公孙晋延听罢,转身对着李乾坤道:“还不快滚,这次就饶过你们,再有下次,小心你们的狗头。”

    李乾坤和那群贼子一听,顿时高兴得又对着子龙一伙磕了几个头,这才爬将起来,连滚带爬的跑了。

    看来这个公孙晋延和李乾坤虽有兄弟情分在里面,但对这个李乾坤还真是一点都不客气。

    看着李乾坤狼狈逃跑的模样,子龙大脑突然闪过一个念头,于是大声喊道:“等等!”。

    这一喊不得了,吓得那群贼子腿像筛糠一样站着,以为事有变卦了。

    “这附近哪里有马匹,去给我们找四匹来,还有!顺便弄一辆马车。”子龙道

    那李乾坤一听就这事,跟他小命没关系,这才转过头来,如释重负的说:

    “好!好!我这就去办。”

    说罢,头也不回的跑了。

    正所谓是:

    来时气势汹汹

    去时去势匆匆

    中间有一道,那就是丢脸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