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长灯明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六章 险象环生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人在慌乱的状态下,意识也会受周围环境影响造成恐惧紧张,一般情况下大脑都不会集中思考,但有的人阻碍越大,越是冷静。

    池谭焦急的瞅着张青林说道:“没路了,小林哥,这回我们躲不掉了,怎么办?”

    张青林紧握手里的长刀,转脸又看向石壁上的那个箭头,就听头顶上传来一个女人的叫喊声,这声音张青林熟悉不过,是江昕月的声音。

    “是昕月姐,他们在上面!”池谭惊喜的仰头指着洞顶道。

    然后两人就在这暗河边的尽头找洞口,但是无果,听着洞顶上的脚步声越来越远,池谭靠在石壁上心灰意冷的瞅了瞅洞顶,看向张青林说道:“小林哥,其实我做了一件对不起你…”

    池谭话还没说完,张青林就在箭头标识的石壁上发现了一个圆形按钮,他按了下去,一道石门向上打开了。

    张青林没有听到池谭后面的话,他惊呼道:“池谭,我们要快点追上他们。”

    那条双头蛇已经探出暗河,张青林拿过池谭手里的背包,将他拉进洞口里面。

    双头蛇猛地冲了过来,两人踉跄的往前跑去,身后的石门“啪”一声落了下来,就听到一声猛烈的撞击声。

    张青林和池谭不知跑了多久,在漆黑一片的洞里,一直没有跑到头,这让张青林感到很不寻常,他大喘着让池谭把手电筒找出来。

    池谭说手电筒在跑的时候掉了,但是包里还有一盒火柴。

    两人划着一根,照了照眼前的路,悠长且寂静。

    池谭扫了扫来时的方向,摸不着头脑说道:“咱们是不是走错路了,听昕月姐的声音,他们是在山洞上面,可咱们现在不是越走越远了吗?”

    张青林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他露出一点笑容说道:“等一下我们出了这个山洞,就会找到他们的。”

    两人没敢久留,张青林在洞里找到一根棍子,做了火把照着前行。

    他们走了半个小时,在这条悠长的山洞里出现了一个亮光的洞穴。

    张青林熄灭了火把与池谭走了进去,这个洞里都是岩石壁,惊人的发现在这岩石壁的表层浮浊着一些蓝色发光的神秘生物。

    岩石壁表层浮浊着如黄豆粒大小的蓝色圆珠子紧紧贴着,从圆珠里泛出淡淡的蓝光,还有些圆珠里浑浊,但是聚少成多。

    两侧的岩石壁密密麻麻的,这没有密集恐惧症的人看了都浑身发麻。

    这些蓝光圆珠谈不上风景如画,却感觉看它们成一排或是一列都像是形成了无数条的蓝色线路。

    池谭盯着张青林问道:“这是什么生物质啊,是从岩石上长出来的东西吗?”

    张青林倒是觉得这东西在脑海里有印象,想了想说道:“这倒是没在现实生活中见过,但是我听江叔讲过一些关于盗墓者在地下经历的神奇之事。”

    张青林就开始讲起江叔说过的一件奇闻。

    在大明朝的时候,有一个叫张武的盗墓贼,他有一位朋友,特别爱钻研关于土质,地质方面的事,也曾协助达官贵人们勘察和选定墓穴,或是研究有用的地理物质,也下过不少矿洞和墓穴。

    然而最后一次是给宫里头做事,非常严谨,从进宫到所要勘察的地点,这全程都是由皇帝身边的公公安排的,连同他的朋友一共八人搞地下工作的师傅。

    他们按照公公打理的地下通道,进了那个昏暗的地下世界,在他们看到那如黑暗的空间时,就闻到了一股不同的土质气味,他们展开了查勘,就在他们刚开始拿工具时。

    突然从身后边挖好的黑洞里,伸出一条泛着蓝光如蟒蛇般的动物的长足,将其中的三人狠狠的缠住拖了进去,那三人就再也没有出来过。

    这突如其来的状况把其余的人吓得惊慌失措,而他的那位朋友则看到那长足拖行时留下的一些暗蓝色闪晶晶的如沙粒的物质。

    这是一个重大发现,这种物质是他在地面和矿洞都没有见过的,便缓慢的靠近那黑洞,有胆子大一点的也跟了上去。

    一路跟着那些闪晶晶的暗蓝色沙粒沿着石壁到了一处非常大的空间里,映入眼帘的是石壁上,就像这蓝色圆珠的东西,却不料有人在身后大喊“这是怪物。”

    那人还没来得及回身,就已经被那庞然大物脑袋上的一条触角缠住拖了过去。

    剩下的人惊恐的不敢出任何声音,屏住呼吸瞪大眼睛盯着眼前的巨大怪物。

    照他的朋友所见推断,那是一个长着无数条长足的巨型生物,有颚亚门,还有两个尖锐的齿角,它的身上覆盖着一层暗蓝色的物质,像沙粒一样吸附在那生物的身上,被缠住的那人已经送到怪物自己的嘴边。

    然而它没有吃了他,而是用那齿角将那人一分为二,放到它旁边的巨大蓝色圆珠前,不一会那人就被圆珠里的东西吸食进去。

    看着那齿角上还挂着淌着血的肠子,剩下的那几个人脸都面如土色,都想快点离开这极度危险的地方。

    “池谭,我突然觉得咱们现在所看到的这种生物,就像江叔所讲的那个奇闻里那人所看到的一样。”张青林用一个眼神告诉池谭,他们现在应该是处在很危险的地方。

    而池谭正听得聚精会神,他脑海里竟描绘出那巨型怪物的塑型。

    然后一个激灵,说道:“小林哥,你说的不会是变异的巨型蚰蜒吧!”

    张青林正想着,只听“撕拉撕拉”的怪声出现在头顶。

    “啪嗒”一滩黏稠的液体掉在自己的头发上,张青林眼睛上翻,伸手抓了一把,黏糊糊的,上面还带着蓝色的血丝,腥臭的让人作呕。

    张青林差点就吐了出来,一把甩掉手上粘稠的液体。

    池谭表情微微一变,他刚听张青林讲故事听得入神,后脚跟碰到了岩壁上的蓝色圆珠,有蓝色圆珠滑落到了地上,池谭一不小心踩了一脚。

    就觉得脚底粘稠稠的,待他看了一眼脚下,听到身后有动静。

    随后他的目光注视着那些蓝色圆珠,慢慢抬头再次望向两侧的岩壁,越往上看那些蓝色圆珠就越大,里面浑浊的蓝色物体就慢慢有了形状。

    当张青林慢慢抬起头望向上面,他和池谭都毛骨悚然。

    在岩石壁的顶端,那些超大的蓝色圆珠正一个一个的快速游走着,这些蓝色圆珠都在向着一个焦点集聚,发出犹如大海中的水母那样波动的蓝光。

    当他们的目光移到山洞顶部中间位置时,一个正在移动的黑蓝色小型怪物,正沿着岩壁向下缓缓动着。

    池谭目光斜视着,又看向离自己不太远的张青林道:“小林哥,这东西在动!”

    张青林瞅着那个黑蓝色蠕动的怪物在朝着他们移动过来,拍了一下池谭,让他不要说话,跟着自己赶紧退出这个山洞。

    池谭因怪物快速游走的速度而感到畏惧发抖,眼看着那个蠕动的小型怪物渐渐变大,就要爬到自己身边。

    池谭撇过眼睛不在看它,战战兢兢的往后迈着步子。

    这时,“嗝嗝嗝…”一阵奇怪的声音从那蠕动的黑蓝色怪物身后响了起来。

    一条带着毛发的长长触角闪电般的伸到了池谭的身旁,从他的身后将他的腰给缠住了,瞬间向前拖了去,池谭惊恐的大喊着:“啊……”

    张青林怔过脸,看着身前的岩壁上猛然涌出一个巨型的蓝色怪物,怪物的颚亚门,两个尖锐的齿角,从岩壁处延伸出无数条长足,长足摇摆舞动着。

    池谭被悬在了半空中,不停挣扎着。

    紧接着,岩壁洞顶上那些无数的大蓝色圆珠都在缓缓驶向巨型怪物的身边。

    巨型怪物慢慢从石壁上剥离下来,身体上的蓝色粘稠液体滑了一地,从身体中伸出的无数长足朝着张青林冲了过来。

    张青林躲闪着巨型怪物的长足,看到池谭就快被拖进巨型怪物的嘴边。

    张青林一个翻身,扭转跨到右侧,他握着长刀想要砍掉缠住池谭的那条长足。

    但此时正有一条长足从地面蠕动过来,一下子缠住了张青林的大腿,张青林整个人被吊了起来。

    “真恶心,小林哥,你怎么样?”池谭在怪物的嘴边,被那怪物喷了一身巨恶心的蓝色液体之后,睁开双眼看到一侧悬起来的张青林,问道。

    张青林挥着长刀喝道:“池谭,这怪物的分泌物质是不是有一种特殊的味道?”

    池谭摇晃着头,“小林哥,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关心这个。”

    张青林挥起手里的长刀砍着巨型怪物的长足,长足触碰刀后,刀口的地方喷溅出蓝色的液体,他已经顾不了那么多,挥刀将缠在自己腿上的长足一刀劈成了两断。

    大蚰蜓左右乱晃,一下子松开了缠绕在张青林腿上的长足触角。

    张青林身子一抖,从长足触角里挣脱出来,随之一个翻身跳跃到了大蚰蜓的面前,与大蚰蜓面面相觑对战起来。

    他一刀将袭来的一条长足重重的打到一旁岩石壁上,一排排蓝色圆珠被撞的崩开,掉到地上,而那个大蚰蜓被乱刀砍了无数次也不示弱。

    池谭被它的长足越缠越紧,然后就摇摆出数十条足腿来袭击张青林。

    张青林左手抵挡,右手挥刀进攻,他以为这只恶心的大蚰蜒会放了池谭,但没想到竟然把池谭往岩壁上甩。

    池谭被它从岩壁上又甩到了地上,就见池谭喷出一口鲜血,两眼翻白,奄奄一息的被拖起。

    “池谭,你怎么样,你振作点,千万别睡啊,这东西怕火,火柴在哪儿?”张青林慌张的跑到背包前翻找那盒火柴。

    就在池谭又一次被拍在地上的时候,张青林颤抖着双手划着了手里的火柴,他放眼望去,眼前无数条长足触角在晃荡摇摆。

    张青林看得瞬间恍惚,这时,一条长足触角直冲过来,直击张青林的胸前,张青林手里将要燃尽的火柴棍抛向了那些长足触角。

    张青林看到那快熄灭的火花触碰到蓝色长足触角后,那些成型的蓝色圆珠瞬间如脑浆进裂一样爆发喷溅,无数聚集在一起的蓝色圆珠爆发成一道光芒。

    张青林只觉得眼前白色一片,岩石、壁洞所有的事物全部都被白色覆盖。

    他陷入了一片空白中,一片死寂,没有任何声音,就连自己的呼吸声都非常的小。

    突然在眼前一片白色的中间,出现了一个小黑洞,同时又出现了声音。

    “小林哥,你醒醒啊!昕月姐,怎么办啊?”池谭的声音出现在张青林的耳边。

    一瞬间,张青林就感觉自己的脑袋非常难受,胸口一股酸水向上翻涌。

    他一个前倾,睁开眼,干呕了两下,什么也没吐出来,眼前一片明亮,发现自己依靠在角落里的石壁前。

    “哥,你感觉怎么样?”江昕月关心的问道。

    池谭看到张青林醒了,赶紧跑到他的身旁,拿了一袋水给他,高兴的说道:“小林哥,你总算醒了,你这一跟头摔的,都快把我的魂给吓出来了!”

    “我没事了,不用担心!”

    张青林喝了两口水,瞅着江昕月和池谭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