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欢喜小娘子 > 正文 第一百一十九章:猪队友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周围的人听到王英招这样说有些尴尬的清了清嗓子,虽然说他们也看不上宁无涯,但是王英招这做派实在太不要脸了。

    不过都好奇宁无涯会怎么回答。

    “我能找到这么厉害的娘子当然是我的本事。”宁无涯理直气壮的说。

    目瞪口呆。

    周围学子的下巴掉了一地。

    这样也可以?

    刚好徐子楚走了过来,听到宁无涯这样说站在那里没有继续往前。

    “怎么?不服啊?”宁无涯更嚣张了。

    “王公子可能弄错了,刚才是你在问我问题,我回答上来了,王公子输了,就这么简单。”何青未看着王英招那黔驴技穷的样子“不过一把而已,王公子吃不起吗?”

    “我……”王英招拿着自己的扇子,真想把这把扇子有多远丢多远。

    “吃!”宁无涯直接说。

    徐子楚问了一下一边人怎么回事,往前走了两步:“宁公子,得饶人处且饶人。”

    宁无涯和何青未都扭头看着徐子楚,宁无涯下意识的护了一下何青未,一脸担心自家娘子被抢走的样子。

    “王英招羞辱的又不是徐公子,徐公子凭什么让别人得饶人处且饶人?”何青未嘲讽的看着徐子楚“若是徐公子愿意替王英招认输吃了他的扇子,这件事也可以揭过。”

    王英招一脸欣喜,立马把自己扇子捧了过去:“徐学长。”

    “噗——”宁无涯直接笑了出来。

    何青未也忍不住笑了起来,猪队友及时的把队友的猪头送上。

    徐子楚的脸色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他本想为王英招解围,让何青未看清楚宁无涯是一个斤斤计较的男人,谁找自己被推到台子上了。

    一边的学子也忍不住笑了起来,王英招就是一个这么实在的憨憨, 可惜徐学长平时不看他们一眼,并不知道王英招的为人。

    “既然是王公子和人打赌,就要履行约定,不然不就成了言而无信之徒。”徐子楚生气的说。

    “不是……”王英招委屈“不是学长答应了吗?”

    这种人最会顺杆子爬,只要有那么一点对自己有好处,他就无限的放大,然后把自己摘的干干净净。

    “这是踩到屎了。”宁无涯在何青未耳边小声说,最后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何青未觉得这是一个有味道的比喻,但是很贴切。

    徐子楚看他们夫妻默契的样子,不知为何心里更不舒服了:“周围这么多同窗,可有谁听到我答应了?”

    周围的人立马摇头。

    “徐学长,你不能见死不救吧。”王英招的赖上徐子楚了。

    “认赌服输而已,哪有见死不救。”徐子楚说完转身就走,像是落荒而逃。

    “徐学长。”王英招想趁机跟着徐子楚跑了。

    “哎——”宁无涯拦着王英招“扇子还没吃呢。”

    王英招盯着宁无涯:“你——”

    “你可别忘了我是怎么进书院的。” 宁无涯说着握了握自己的手腕。

    王英招瞬间就怂了,连莫夫子都能闯过的人,就算是有点运气,也不是他们打的过的:“宁公子,求求你放过我这一次吧。”

    “这不是我放不放你的问题,是你自己说要吃,我不能让你做一个言而无信的人吧?那样岂不是毁了你。”宁无涯十分惋惜的说。

    何青未听的满意,宁无涯长进挺快。

    “我,我……”王英招不知道怎么说了。

    “那不如这样,你在书院里贴个告示,说自己是言而无信之徒,我就去帮你求求情,让我娘子饶你一次。”宁无涯很为难的说。

    王英招看着自己的扇子纠结了很久,然后撕着扇面吃了起来。

    周围的学子都震惊了,王英招竟然真的把自己的扇子给吃了?

    等扇面吃完,王英招眼巴巴的看着何青未,何青未示意他继续吃,王英招只好掰了一小段在嘴里嚼,很快嘴就流血了。

    “啊——”他跪地哭了起来,吐出带着血沫子的竹片,还有之前的扇面“求求你们放了我吧。”

    “王英招,今天是你招惹我们在先,这是你活该。我们不惹事,并不意味着我们怕事,在我这里滴水之恩涌泉相报,有仇也是加倍。别动辄就拿我相公不是秀才这件事羞辱,拿我相公的大度当好欺负。”何青未说完就走。

    王英招还跪在地上哭,一边的人一阵感慨,看来以后还是不要惹宁公子为好。

    徐子楚并没有走远,听到何青未这样说觉得何青未心里还是有他的,不然他以前对何青未的态度,何青未早就报仇了。

    “娘子,娘子……”宁无涯激动的跟着何青未“就这样放过他了?”

    “那不成你真要把他给逼死?”何青未看向宁无涯。

    “那倒没有,不过他那样也太丢人了。”

    “他那样?”何青未看着宁无涯“你以后要小心他点,一个不要脸的小人比小鬼还难缠,再说他还披着书生皮。”

    宁无涯有点没反应过来:“估计他以后见我都要绕着走。”

    “正因为见你绕着走,所以才更记恨你。”何青未可不敢掉以轻心。

    宁无涯来书院第一天就遇到了这样的事,而且不管是什么结果都不可能善了,现在看似宁无涯威风了,也不过让人忌惮而已,并不是真的服众了。

    “我们去哪儿?”宁无涯看他娘子在书院里绕。

    “钟子轩呢?”何青未问到。

    “对了,我怎么把这件事给忘记了。” 宁无涯立马去找钟子轩。

    钟子轩以他父亲的名义躲到文堂了 ,还是被宁无涯找到了,宁无涯已经写好了牌子。

    “钟子轩,你光着膀子围着三番城跑实在有失书院的体统,所以我给你做了这样一个挂牌,足够大,能挡住的地方不少。”宁无涯说着拎起一个很大的挂牌,还是前后两块,上面写着:我输了。

    “宁无涯你不要欺人太甚。”钟子轩愤怒。

    “什么时候按规矩办事就是欺人太甚了。”宁无涯说着慢悠悠的拿出他们两个之前写的文书“看看这字迹,还是钟大学子自己写的。”宁无涯说着展示。

    钟俊奇听到这件事跑了过来,进门就跳脚:“宁无涯,你现在也是书院的学生,想让书院丢人丢到外面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