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欢喜小娘子 > 正文 第一百二十章:免死金牌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宁无涯这一连串的事,气的钟俊奇找个地方捶胸顿足。

    本以为他入了书院就好管教一点,谁知道先在藏书楼威逼王英招,又来文堂威逼他儿子,这日子没法过了。

    “书院学子恪守约定,这是美谈,怎么能叫丢人呢?”宁无涯一脸无辜的问。

    何青未听到宁无涯这样说想给他点个赞。

    “钟院长身为院长,钟子轩又是你的儿子,钟院长不会想让自己的儿子做一个言而无信的之徒吧?”宁无涯难以自信的看着钟俊奇。

    何青未觉得宁无涯不但出师快,还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看来很快就用不上她了。

    钟俊奇一口气没上来差点儿被气晕过去:“有伤大雅,有伤大雅。”

    “这条件钟子轩一开始就知道,还答应了,莫非是钟院长教出了一个有伤大雅的儿子?”宁无涯上瘾了,看到别人快要被气死还无话可说的样子实在太爽了。

    “你……”钟俊奇指着宁无涯。

    “哎……”莫夫子过来把钟俊奇的手指头推到一边“这都是晚辈的事情,他们心甘情愿,我们掺和到里面干嘛。”

    钟俊奇看着莫夫子,这莫夫子平日里非常懒散,怎么就这么在意宁无涯。

    “走了,走了。”莫夫子拖着钟俊奇就走。

    一边的学子清了清嗓子,莫夫子护宁无涯也太明显了。

    宁无涯看着钟子轩:“怎么样啊?”

    钟子轩咬牙:“好。”

    钟子轩脱了上衣挂上宁无涯做的牌子,徐子楚拿了一个帷帽给钟子轩戴上。

    “多谢徐兄。”钟子轩一脸感激。

    何青未冷笑了一下,这徐子楚还真会雪中送水,净做一些对自己没影响的事,还让人感恩戴德。

    “嘁!”宁无涯拉着何青未就走。

    钟子轩跑着出了三思书院,书院不少人都跟着,想看看钟子轩是不是真会沿着三番城跑一圈。

    大街上的人好奇了看着三思书院的学子,不知道他们在干嘛。

    “钟子轩,加油!钟子轩,加油!”宁无涯骑马带着何青未追上来叫了起来。

    周围的人瞬间激动了。

    “那个带着帷帽的就是钟子轩?”

    “哇……”有女子的眼珠子都瞪下来了,这身材。

    “钟公子,加油!钟公子,加油!”一边有人叫了起来。

    钟子轩恼怒的侧目看了宁无涯一眼,却一点脾气都没有。

    “跑不动了。”钟然之过去揪着宁无涯的缰绳“你怎么不把马车赶过来?”

    “太宽了走的慢。你松开,我还得看热闹去。”宁无涯抖了一下缰绳就走。

    这一天有三件事震惊了三番城。

    第一件:宁无涯进三思书院,和他妻子同时成为莫夫子的关门弟子。

    第二件:钟子轩戴着我输了的牌子光着上身绕三番城跑了一圈。

    第三件也是最重要的一件:何家人拿着免死牌把狱中的何文柏和何文竹救了出来。

    传说何家祖上护三番城有功,被太祖召到京城给了可以光宗耀祖的赏赐,何家祖上回来的时候带回来了不少金银珠宝,还有良田和宅院,但是官职都没有,拿什么光宗耀祖?

    有人说的铁券封城,有人说是免死金牌,到底是什么没人能说的清楚。

    现在知道了,的确是三块免死金牌,一块可以免何家一个人死刑。

    宁大人不敢怠慢,立马八百加急把这件事传到京城,何文柏和何文松也暂时送回何家,不过有衙役看守。

    “爹。”宁无涯开心的跑了回来, 看到家里的人都一片阴沉“怎么了?”

    宁夫人努力笑了一下:“你们还没吃饭吧,冯姑姑……”

    “娘,怎么了?”宁无涯打断他娘的话。

    “也没什么,就是你爹在衙门里出了一点事。”

    “我爹出什么事了。”宁无涯想这还是没什么事。

    “何家拿出太祖赐下的免死金牌救何文柏和何文竹。”宁夫人无奈的说“万一到时候……”

    何青未恍然,怪不得徐家一定要拿到何家的宅院,那免死金牌应该是在何家的宅院里,但是何家人不知道,所以徐家才不择手段的要拿到手。

    “我去衙门看看。”宁无涯说着就要走。

    “你去了也没用。”何青未拦着宁无涯“爹在何家的案子上没有一点错,何家不过是用免死金牌逃过一劫而已,没别的。”

    “可是何家手里有免死金牌,肯定会水涨船高,万一……”宁无涯担心。

    何青未想宁无涯突然变聪明了:“最差不过是免职。”

    宁无涯想想也是。

    何家有免死金牌的事一传出去,何家顿时门庭若市,几年都不和何家来往的人都上门来了。

    何文竹一回来,何家也不敢把孟氏送到乡下的庄子上去了。

    在牢里的时候,孟氏舍得花钱,何文竹过的不错,何文柏没人管就惨了,不能出来招待客人,何文竹就出来了,收的东西大部分都拿回自己屋里了。

    孟氏想自己总算是苦尽甘来了,看来何青未没有骗她,救她相公的东西就在何家,倒是那个徐家,肯定没按什么好心,一定要何家的老宅肯定是早就知道了。

    何老夫人又神气起来了,心中对何老太爷更埋怨了,何家有这样的好东西却藏着掖着,让她那么多人看别人脸色,不过以后何家有免死金牌,看谁还敢小看他们何家。

    宁大人回到宁府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一家人还在小厅里等着他吃饭。

    “不是说让你们先吃吗。”宁大人看他们都等着。

    “我们也不饿。”宁无涯笑着说“爹,你放心,我明年肯定能考中秀才。”

    宁大人笑了一下,不管怎么说,他儿子有长进就好:“你们不用担心何家的事,不过是免死金牌,又不是尚方宝剑,就是尚方宝剑也不是谁都能砍的。”

    “对,我们先吃饭。”宁夫人看开了“当个官一天天操不完的心,也没什么好的。”

    一家人这才和和乐乐的吃了个晚饭。

    宁无涯吃完饭就回小院了,蹲在那里拿着书背书。

    何青未看宁无涯的样子:“是不是担心爹真出事了,这个家没人能撑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