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我的明朝好兄弟 > 第二卷 有名之辈 二十二 够不够江湖,够不够赔礼。

第二卷 有名之辈 二十二 够不够江湖,够不够赔礼。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寨子中,缪大亨如愤怒的猛虎一样。

    “下三滥!”

    “无耻!”

    “卑鄙小人!”

    攫欝攫。骂够了之后,一屁股坐下,心中满是怒意,却没有主张。

    他是个孝子,父亲早死,母亲把他拉扯成人。

    母亲的话,对他而言,比圣旨还好使。

    再说,他本是江湖上的汉子,这辈子坏事也没少做过,自然知道信中隐藏的含义。

    自己要是不投降,家就完了。

    女人落在军人的手里什么下场,他一清二楚。

    他缪家的十几口人,怕是想死都难。

    想到此处,缪大亨的身体抑制不住的发抖。

    但是从这里就能看出一个人的性格,缪大亨犹豫了。

    若是小九和朱重八收到这样的信,肯定先操刀子冲下去,鱼死网破。

    归根到底,缪大亨出身在一个普通人家。他有些本事,有些能耐,可是没有破釜沉舟的勇气。

    他不像小九和重八,死人堆里爬出来,浑身是血的跟世界宣战。

    “大哥!”张宝开口道,“俺上来之前,那朱小九说,若是您心里有异意,他可以孤身上来!”

    “呵呵!”缪大亨冷笑,“好,让他来!看他敢不敢!”

    ~~~~

    “弟儿,不能去!”

    让小九上山的消息传到了山下,朱重八破口大骂。

    “要降就降,不降天亮了老子调集常胜军所有人马,推了鸟山包,砍了你们脑袋。”

    小九在火堆边上站起来,喝光最后一口热汤,“哥,俺去!”

    “不能去!”朱重八瞪他,“危险!”

    “能有啥危险,他敢杀我?除非他不想要他老娘和家眷的性命!”小九微微一笑,“再说,咱要是不敢上去,人家更不敢投降!”

    “你......”朱重八大急。

    “哥!”小九笑了笑,“俺要是不上去,就被人瞧不起了!”

    说着,慢慢推开朱重八的大手,一个人都没带,就带了把短刀,背着手,慢慢朝山包走去。

    “看好,你九爷爷来了,出来迎驾!”

    夜风中,小九的喊声,漫山遍野。

    巴音嘴里咬着个馒头,不由分说的跟上,小九踹了两脚,依旧跟在身后。

    “让兄弟们准备,小九有一点危险,咱们就强攻!”朱重八怒气腾腾。

    李善长手插在袖子里,看着小九的背影,“啧啧,这才是英雄气呀!”

    说完,回头看到一个伙夫,正不要钱一样往煮汤的铁锅里放盐。

    “哎,那是盐,不是石头!有那么糟蹋的吗?有点咸味就成了,你知道不知道现在私盐多少钱一两?”

    ~~~~~

    巘戅戅。到处都是虎视眈眈冷笑的汉子。

    小九和巴音走进寨子,迎面而来的,是凛冽的杀气。

    许多人站在他们面前,手里的兵器反射着寒光,一个独眼的汉子,伸出猩红的舌头,舔着刀刃。

    “操!”小九不屑的骂道,“有本事你放裤裆里剌!”

    说着,推开被骂的发愣的汉子,“揍性!”

    巴音眯着眼睛,恶狼一样看着他们。

    这些人渐渐分出一条路,寨子中的主座上,大马金刀坐着一个汉子。

    “敢问,你就是缪大亨?”

    “你是朱小九?”

    小九微微一笑,“对!”

    说着,往前走几步,忽然边上一道刀光,奔着小九的脖颈而来。

    一股风吹来,小九纹丝没动。

    那把刀,准确的停在他的眉毛边上。

    “吓唬我?”小九冷冷一笑,看都没看刀子,看着缪大亨,“好几年没人敢吓唬我了!”

    本想给他们一个下马威,可是尸山血海中杀出来的人,怎么会在乎这些小把戏,这就是军人和强盗的分别。

    “好胆色!”缪大亨也冷笑,“早听说过九爷的大名,本以为是个好汉子,没想到如此的下作。打不过俺,就找俺家眷的麻烦!”

    “谁说打不过你?”小九随便在一个地方坐下,“你身边就这几千能打的,俺的常胜军两万人,山包下只有一万,定远城里还有一万。如果这些人还不够,还有濠州城里七八万红巾军。”

    “你说,打不打得过?”

    缪大亨气结,顿时不知如何开口。

    “找你母亲让他老人家劝降,是因为老子不想杀人,是因为老子看你还有些人样,算是条汉子!”

    小九继续冷笑,看看周围,看看那些虎视眈眈的汉子们,指着他们,“如果要用强,好几万人一下子扑上来,你这小山包能守多久?”

    “到时候寨子破了,你们这些人,都得被砍了脑袋。”

    “那时候你缪大亨的家眷,一样保不住!”

    说着,小九站起来,“都是胳膊上跑马的汉子,都是敢豁出命跟元军干的英雄。俺是看得起你们,看得起你缪大亨才去你家里,写信劝降!”

    “现在摆在你面前两条路,要么投降,要么死战!”小九一拍桌子,“你选!”

    “来呀!谁怕谁?”

    “老子宰了你!”

    “看谁敢!”周围纷纷怒吼,巴音跳到桌子上,空手成拳头,像只小老虎,“您们谁敢,来?”

    小九冷笑,把巴音拉下来,“俺知道诸位不怕死,可是诸位就这么被俺们剁了脑袋,甘心吗?”

    “你们还有一个死法!”小九继续说道,“把这山包围起来,看看你们能有多少粮食够吃,把你们活活都饿死!你们说,你们被围的时候,滁州的官军,会不会来救你们!”

    现在,是小九一个人的舞台。

    小九看看那些人,脸上始终带着桀骜的冷笑,“都是好汉子,死了可惜了。不如跟了俺们常胜军,大碗吃肉大秤分金,住大宅子玩娘们,好过缩头龟似的待在这个寨子里!”

    “俺们在定远城有粮,下一步就是打滁州,都是大好男儿,为何不能一块富贵!”小九怒吼道,“非要被俺们宰了,才高兴?”

    攫欝攫。缪大亨沉吟半晌,“哼,你说的好听!”

    “你不信,俺现在就下山!”小九大声道,“明天一早开始围你这山包。”说着,小九抱拳道,“你可以放心,今天惊了缪老夫人,是俺的不是。但俺话撂在这,不管以后把你缪大亨砍成几块。俺朱小九都不会再去动你的家眷。”

    “让老妇人写信,是看得起,给你个机会。但你要是不识抬举,俺朱小九也成全你。你的家眷,没人会动,缪家就在白河沟住,有俺在一天,没人能会去动!”

    说着,小九从怀里掏出一包响当当的东西。

    当着所有人的面打开,哗啦啦的倒了出来。

    金灿灿,明晃晃。

    金子!

    一袋子,差不多两百两金子!

    全是一个个二两大的,精致的小金元宝。

    “这里是二百多两金子!”小九拍拍手,“给寨子的见面礼,要是你们以后不死,算俺请你们喝酒的。要是你们死了,这金子还会回到俺的手里!”

    说着,又笑笑,“若是你们愿意跟着俺干,定远城里有大把金银给你们拿。除了金银还有粮食,盔甲,女人。”

    “是好好活着,还是死,你们自己选!”

    说完,小九带着巴音,迈步就走。

    “等等!”缪大亨忽然开口。

    小九回头,对方的脸上都是挣扎,内心显然很纠结。

    巘戅妙书苑戅。生还是死的问题。

    现在人家没打上来,自然是礼遇。

    人家要是上来了,这些人就全是刀下鬼。

    可是缪大亨的心里还是有些不甘,大声道,“你叫俺怎么信你?”

    “皇天在上!”小九指着头上,“横山涧的兄弟们投了我,跟我一心反元。我势必对兄弟们如手足一样,同甘苦共富贵,若有违此誓。”

    他娘的,老子为啥要发誓呢?

    小九眼珠转转,“甘愿三刀六洞!”

    “好!”缪大亨一拍手,笑笑,“俺信你,可是九爷。你今天去了俺家中,怎么也要给俺一个交待吧!”

    “哈哈!”

    小九笑了几声,唰的一下掏出短刀。

    噗!

    嗖!

    短刀插在腿上,拔出来时血喷得到处都是。

    “这下,算俺给缪兄,缪老夫人赔罪,你看够不够!”

    说扎就扎,毫不含糊。

    缪大亨看着小九,终于点头,“九爷,俺服了!”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红甘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