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谈个女友修个仙 > 章节目录 第十五章 厌火国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山林之间,依旧妖兽吼声空谷传响,但是杨宇的心静不下来,此时元淼的胸膛已被树藤穿过,元淼脸色苍白,元淼的胸膛鲜血淋洒,衣襟尽是红色。

    此时巫敕月将自己的法力渡入元淼体内,元淼的脸色有了几分红润。

    此时杨宇走了过来看着脸色红润的元淼心还是放了下来,但是杨宇内景之中烈火浮躁,欲出来,好似外界什么吸引着。

    见元淼脸色缓了下来,巫敕月放下了紧悬的心,对于她为何在意元淼的状况,只是她答应了别人,自然就会将这些做成。

    元淼胸口血液暂时停住了,但是绿纹向四周扩散,向心头袭去,巫敕月见此眉头一皱,此时元淼的状况着实不乐观。

    “怎么回事?”杨宇的语气有些着急、紧张,此时杨宇易出现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元淼被树妖修炼出来的僵木之气渐渐侵袭,所以......”还没等巫敕月说完,杨宇急忙问到“所以怎么样?”

    “如果长时间没有祛除僵木之气,那么云淼最后会变成一个木雕。”巫敕月此时眼神中有着此前未有的成熟,不只是见了血。

    “怎么会这样呢!”杨宇一个人坐在元淼旁边,右手抓住元淼的手,不愿放松。

    元淼睁开眼睛,眼神中透露出坚毅,不愿他人看见自己的真实内心,但是在做的两人谁又不会知道呢!

    “我刚才听到了僵木之气,什么是僵木之气?”元淼此时破天荒的睁着大眼睛,满脸尽是疑问,看着旁边的巫敕月。

    巫敕月不知为何,目间落下了两行泪,周围风声瑟瑟,此时的风不知为何还有一些冷意。

    “僵木之气就是枯死的树木修炼时伴随木气出现的而变异的一种木气;还有一些是就是修炼时为求速度,借死去树木而修炼时所出现的。如果它们进入人的体内那么几乎就没有办法了。”巫敕月说的时候语气中不知有着什么味道。

    “几乎没办法,那就是还有办法,快说。”杨宇看了一眼旁边的元淼,急忙抓住巫敕月的右臂。

    “你放开,你力气有点大。”杨宇听到巫敕月的话语,放开了紧抓右臂的手。

    “办法是有的,第一种凭借自己的实力压制住,将僵木之气化为自己所用;第二种就是找到乱古时期的厌火国,据说这个厌火国保存了下来,而他们的火可以克制这僵木之气。”巫敕月回想着什么,对杨宇说道。

    “厌火国”杨宇喃语道。

    这厌火国可是乱古时期的,现在谁有能找到呢!至于修为之事,现在已经没有办法了,现在摆在杨宇面前的只有一种选择,去寻找厌火国。

    元淼看着陷入思考的杨宇,心中不知为何升起了欣喜,但是仔细一想,杨宇在为自己着想,会面临许多危险,心中不禁担忧。

    “走吧!我们现在就回去吧!历练就暂时歇了吧!”杨宇深吸了一口气,看着远方,不知在想着什么。

    就在三人要动身的时候,元淼顿了下身下,咳出了一口血,血中还带有一些木纹,杨宇急忙扶住了元淼,看着前面的巫敕月,说道:“你有什么办法吗?”

    杨宇的神情有些紧张,满脸尽是慌张。

    “你拿那个树妖的内丹没?”巫敕月脸上好似顿然大悟,急忙问道,脸上还有一丝快乐。

    “有有有。”杨宇的话语有些无序,无序中带着紧张、欣喜,杨宇急忙拿出了那颗内丹,内丹上还有两条绿纹。

    巫敕月拿着内丹,结着不认识的手印,内丹飞了起来,飞至元淼面前,元淼周身被绿色的帷幕罩住。

    巫敕月周身流转着血色的法力,体内流出好似流苏缠绕,血色法力围绕在内丹之上,渐渐内丹化为齑粉,巫敕月双指挥动,空中刻画着诡异的符文。

    符文透露着些许血气,空中的手印推出,与符文一起渡入了元淼的额头,此时元淼的额头有着一个奇异的符印,其中透露着诡秘,还有些许神秘的力量,好似抑制着僵木之气。

    杨宇见此悬挂的心不由的放了下来,巫敕月的脸色有些苍白,看来这个咒印很是消耗法力精气。

    “没事吧?”杨宇看着脸色有些苍白的巫敕月问到。

    “没事,还是修为太低了。”巫敕月盘腿做了下来,开始回复自己消耗。

    杨宇也是明白,关注着周围,他可不是鲁莽匹夫。

    关注的时候,杨宇走到了元淼面前,看着脸色转了过来的的元淼,心中不知什么趋势,想要轻拭脸颊。

    杨宇缓缓地伸出手,轻拭元淼的脸颊,将元淼紊乱的发丝整理了下,看着元淼跳动的眉间,杨宇心中想要找到厌火国的心思愈加明确。

    元淼体内,内景,僵木之气之上,树妖内丹借着符印将僵木之气镇压了,此时元淼的内景平稳了下来,但是元淼的精气神还是有些消散,人还是没有醒过来。

    天边夕阳渐起,好似鲜血洒遍了天际,远处树木虬龙盘匝,空中格局怒吼,宣泄自己将要诛杀的愉悦。

    巫敕月脸色转了色,起身,看着杨宇,又看了一眼旁边的元淼,说道:“走吧!你把她背上。”

    音落,巫敕月没有多余的话语,离开了这里,走在前面,为后面的两人开着道。

    几人离开之后,后面出现了一道黑影,瞬间闪过,速度不可谓不快,不过眨眼间,黑影过后一道血红色的身影出现在了原地,看了看,消逝不见。

    ——————————————

    小镇,气氛悲凉,秋日的肃杀,在此刻彰显的明确,小镇之人走在街道之上,没有多余的话语,只是眼神交流,更有甚者,悲观亦不知自己来此目的。

    其实对于这些人而言,来到这里活着已是一个奢望,他们只是社会底层,在那天,他们见到了此生难见的“神”,心中丝毫掀不起反抗。

    人心中有一种天生的奴性,平时看不见,只待一次爆发,人将会回归自己的本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