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元尊 > 正文 第一千两百六十一章 殒命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嗤啦!

    玄黄铁锏砸下,其声势并不算有多惊人,仿佛就只是一根铁棍随意的落了下来。

    可就在在这铁锏落下的那一瞬间,蚩北却感觉到了一股无法形容的恐惧之意自心灵深处涌出。

    他浑身毛发直接是倒竖了起来。

    瞳孔中有着血丝疯狂的攀爬出来,那是因为他感觉到了极端的危险气息。

    这看似普通的玄黄铁锏,仿佛具备着足以斩杀他的力量!

    “啊!”

    恐惧之间,蚩北已经来不及考虑周元究竟是怎么可能突破白骨棺了,他猛的咆哮出声。

    他浑身血肉在此时诡异的蠕动起来,浑身冒出如瀑般的尖刺鬃毛,双瞳赤红,蕴含无边暴戾,青筋如大蟒凸显于皮肉上,苍虬有劲,在那尾椎的位置,更是有着一条满是骨刺的长尾甩了出来,将大地撕裂。

    此时的蚩北,已经完全的没了人形,粗略看去,仿佛是一种集合了诸多源兽种族特征而成的诡怪产物,让得人毛骨悚然。

    显然,这正是孽兽一族的本体。

    现出本体,同时有狰狞的骨刺陡然自蚩北体内刺出来,那些骨刺在手臂上纠缠,犹如是形成了某种尖锥之形,其上有恐怖源气凝聚。

    “给我死!”

    他厉声咆哮着,同样是催动了所有的力量,然后与那砸下的玄黄铁锏,凶悍硬碰。

    蚩北明白,这个时候,只要他稍稍有所退缩,那铁锏落下,就会将他毁灭得干干净净!

    所以,唯有以命相搏。

    铛!

    在那诸多震惊的目光中,骨锥与铁锏碰撞在一起,有金铁之声响彻,那里的虚空直接是崩塌下去,化为了一片黑洞区域。

    碰撞之间,那蚩北的眼瞳中则是有着惊骇欲绝之色涌现出来。

    因为在这碰撞中,他发现那玄黄铁锏似乎是拥有着无法形容的力量,而且那股力量,将他的法域之力死死的压制住。

    “怎么可能?!”

    他的心中满是惊骇。

    砰!

    然而不管他如何的难以置信,当玄黄铁锏落下的时候,他那诸多骨刺所化的骨锥,发出了难以承受的嘎吱声响。

    一道道裂纹,悄然的蔓延。

    最终,在抵达极限时,再难以抵御。

    于是,玄黄铁锏挥下,凝聚着那蚩北全力的骨锥,轰然爆碎。

    漫天碎骨飞洒。

    而玄黄铁锏余力未尽,仿佛是穿透虚空一般,落在了蚩北天灵盖之上。

    砰!

    一道低沉的声音在战台中响起。

    空气仿佛都是在这一瞬间凝滞。

    无数道震惊的目光望着这里,因为他们见到,那灰白法域,在此时开始以惊人的速度消退。

    短短数息,灰白法域破碎消散。

    两道身影立于战台中。

    周元面色有些苍白,面无表情,他的一只手臂如同烧焦一般的干枯瘦弱,那干枯手臂,握着一柄玄黄铁锏。

    而玄黄铁锏的一头,落在蚩北的天灵盖。

    蚩北的眼睛似是瞪圆了,其中满是恐惧与不甘。

    然而此时他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因为他的身体开始在此时渐渐的化为粉末...

    粉末从天灵盖开始出现,迅速的蔓延而下,最终整个身躯都是在这一刻灰飞烟灭...

    这一幕,让得双方关注于此的强者皆是倒吸一口冷气,浑身发寒。

    这蚩北,直接被周元一铁锏砸成了粉末?

    这究竟是何等恐怖的攻击?!

    要知道,这蚩北可是孽兽一族,其肉身自然也是无比的强横,生命力顽强到可怕,就算是再重的伤势,只要还有一口气在,终归是能够慢慢的复原。

    可眼下,怎么就被一棒子砸得尸骨无存?!

    一道道震撼的目光,转向了周元那干枯手臂所握住的玄黄铁锏上,那铁锏显得格外的古朴,没有任何的光彩夺目,可当他们目光停留在上面时,却是感觉到一股由衷的寒气。

    周元自身的力量,恐怕是无法将蚩北毁灭得如此干净的...那么,应该就是这玄黄铁锏的力量了。

    这家伙,真的是太恐怖了!

    原本将要出手的艾团子,也是在此时的凝滞了身形,即便是以她的心性,此时内心都是有些翻江倒海。

    那蚩北的实力虽说不及她,但也绝对算得上是顶尖级别的伪法域,然而现在,却是栽在了仅仅只是大源婴的周元手中...

    “不愧是在古源天做出那般奇迹的人。”她深深的看了周元一眼,心中感叹一声。

    周元在古源天中的战绩,太过的辉煌,乃至于她这种未曾亲身经历的人,总是感觉有些不太真实,可今日亲眼见证周元展现出一次奇迹,她方才能够真的确定,眼前的人,恐怕的确是有着那般能力与资格。

    而在那山外,艾清紧提的心也终于是在此时彻底的放松了下来,她望着那道手持玄黄铁锏的修长身影,凤目中有异彩涌现。

    这般人物,可比万兽天那些天骄人物耀眼了太多。

    祖魂山中,诸多万兽天的人马爆发出了欢呼声,那此前被重创的姜红缨,蒙崇等人,也是怔怔的望着那座战台上,这个时候,就算是与周元有些恩怨的姜红缨,都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内心深处,更是有着一些畏惧之意浮现。

    因为只有亲眼见证了这一切的人,方才能够感受到周元所带来的那种恐怖。

    与其为敌,恐怕不是什么好的感受。

    “怎么可能...”

    唯有那艾炙难以置信的望着这一幕,通体冰寒。

    他无法相信,那连他都不敢上前交锋的蚩北,竟然会被周元如此彻彻底底的击败。

    那他与周元之间,又会是何等的差距?

    从今往后,万兽天的人每当在说起此战时,或许他艾炙都将会成为那个让人暗中嘲笑的反面例子。

    一想到那一幕,艾炙就感觉到脑海中有着阵阵晕眩之感传来。

    这一次,他以往苦心经营的声望,恐怕将会一朝尽毁!

    ...

    在那诸多震撼的目光中,周元的目光同样是停留在那玄黄铁锏上,微微的有些失神。

    说实在的,这天诛锏的力量,同样是出乎了他的意料。

    “灭绝之力...”

    周元目光闪烁,在先前天诛锏砸下的瞬间,其中涌动出一股极为霸道恐怖的力量,正是那种力量,直接是在顷刻间灭绝了蚩北体内所有的生机,这让得他连逃命的机会都没有。

    不过,终归还是那蚩北此前因为将他镇压封锁在白骨棺内,从而放松了警惕,不然的话,这一锏下去,他即便会被重创,但也不至于被毁灭得如此干净。

    咔嚓。

    周元手中的天诛锏突然有裂纹浮现,最后轰然碎开,化为了无数光点升腾。

    而此时,周元方才感觉到体内传出的剧痛感,整条手臂几乎废掉,其中的血肉,鲜血全部都被天诛锏所吸收。

    神府之内,连源婴都是变得有些萎靡下来。

    眉心神魂,更是阵阵刺痛。

    先前那一击,看似简单,可实则却是消耗了周元所有的力量...

    体内状态糟糕,但周元神色却是丝毫不显,因为此时这战台上,依旧还有着孽兽族的强者在虎视眈眈,一旦他露出疲态,莫说再来一位伪法域,就算是来一位源婴圆满,以他现在的状态,恐怕都扛不住。

    于是,他面色淡漠的负手而立,狂风卷动衣角,眼神漠然扫动,直接是看向一些孽兽强者方位。

    似是在说,还有谁?

    而借助着先前一棒子砸死蚩北的凶威,如今他目光所过处,别说是一些源婴圆满,就算是孽兽族那边的数位伪法域强者,都是目光闪烁,然后避开。

    一时间无人敢应。

    周元见状,似是有些遗憾的摇了摇头。

    实则内心深处狂抹冷汗,大松一口气,还好,演技到位,这一座种子战台,应该是保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