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三寸人间 > 正文卷 第951章 谢海洋的苦恼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望着那其貌不扬的青年修士,恭敬的将手中的鼓槌交给铃铛女的一幕,王宝乐眼睛眯了起来,目中深处有幽芒一闪而过。

    他的脑海在这一刹那,浮现出了曾经的一段记忆,以及那段记忆里的……一个人!

    “种星道?”王宝乐心底喃喃,他忽然意识到自己的熟悉感来自何处,因为仔细去推敲的话,眼前这铃铛女,某种程度与当年苍茫道宫的月夜王之妻,很是相似。

    可更多还是不同,前者痕迹太重,而当年的月夜王之妻,其种星之法,近乎无形,可代替天意!

    在王宝乐这里凝望时,随着他们十人手中的鼓槌散发出璀璨的光芒,传送之力蓦然开启,这代表此番试炼的结束,也代表他们十人,获得了最终造化的真正资格!

    能最后走到哪一步,获得什么样的行星,则看他们自身的机缘了。

    至于其他人,虽没有成功获得鼓槌,但也明白星陨之地的造化,不是那么容易就获得的,此番到来更多是争取,就算失败,他们回到各自宗门与家族后,依旧还是至少能获得一颗仙星作为行星之基。

    就这样,在此地众人各自心思浮现间,传送光芒大亮,将这整个世界笼罩,轰鸣间此地一切存在的身影,都逐渐模糊,直至消散。

    下一瞬,当众人的眼前重新清晰时,他们已离开了试炼之地,出现在了星陨帝国给他们安排的会馆所在之处,甚至……每个人竟都是在自己的房间里。

    就如同十多天前他们在各自房间内,等待第一关试炼时一样,仿佛一切都没有任何变化,就好似那所有发生的事情,都只是一场梦幻。

    王宝乐也都一愣,看了眼手中的鼓槌,又飞速看向四周熟悉的房间,随后低头看向储物袋,发现里面的红晶没有减少,这才真正松了口气。

    与此同时,在每一次试炼前都曾出现过的那个纸人的声音,也在这一刻于众人的脑海里回荡开来。

    “恭喜获得引星鼓槌的十位外域小友,你们有七天的时间准备,七天后……我星陨帝国将展开祭天大典,届时就是你等……敲击通天鼓,引动星辰之时!”

    王宝乐目中精芒一闪,听到这句话后,他心底也都起了波澜,因为他很清楚,七天后如果一切正常,那么自己必定可以踏入行星境!

    “我的行星,会是什么层次的呢……”王宝乐心中充满期待,他给自己定下的目标,至少也要是仙星,最好是特殊星辰!

    “拼全力,也要争取一下!”王宝乐深吸口气,双目闭合,开始打坐。

    按照他的计划,这七天他不打算外出了,要在这七天里,让自己处于最完美以及最巅峰的状态,去面对这一次的行星机缘。

    与此同时,这星陨之地外,无尽星空内的未央圣域内,一颗钢铁打造的巨大星辰,散发惊人的威压,正在星空呼啸前行。

    这钢铁星辰上,能看到存在了大量的修士,正在忙碌,时而还能听到好似野兽咆哮的声音,从这星辰内散出,若是远远看去,这钢铁星辰甚至更像是一个巨大的烘炉。

    那些修士,则如同一个又一个的工兵,维持这钢铁星辰的运转的同时,也使得其内传出的轰鸣声与野兽嘶吼声,持续不断。

    一路上所有星空中路过的修士,无论什么修为,哪怕恒星大能,也都在看到这颗钢铁星辰时,神色变化,低头避让。

    这一切,是因为这种钢铁星辰……是谢家嫡系族人,且修为至少也是恒星境才可获得的……特有座驾!

    谢家作为生意家族,不但势力遍布旁门左道,更有一套自身的体系,在部分对外采购的同时,也能自产自销,而这钢铁星辰,某种程度可以看成是一个巨大的工厂,每时每刻都有法宝之物,从其内被制造出来。

    此刻,在这钢铁星辰内部,一个衣着很是邋遢,披头散发的中年男子,正拿着一枚玉简,不断地嘶吼。

    “三号烘炉,你们没吃饭啊,给我全力开启!”

    “九号熔池,你你你,你们都是废物啊,快关掉!!”

    “还有塅金岩的数量,我早就和你们说了,要储存足够,废物废物废物!!”

    这中年男子眼睛里都是血丝,很是忘我的正在下达指令,使整个钢铁星辰的运转,按照他所想的方式,不断地轰鸣起来。

    而在他的面前,有一个青年此刻正瘫软的坐在那里,目中露出无奈,看着中年男子,数次欲言又止,但都被中年男子无视。

    最后这青年额头上青筋鼓起,似整个人隐忍到了极致,猛地跳了起来,直接冲出到了中年男子身边,一把将其手中的玉简抢夺过来,狠狠的扔在了地上,大吼咆哮。

    “老谢!祖宗!!大爷!!!你听我说几句行不行!!!”

    “小兔崽子,我是你爹,不是你大爷,你喊我大爷什么意思!”那中年男子眼睛一瞪,猛地看向青年。

    “你要是能听我说几句,我喊你哥哥都可以……”青年长叹一声,眼看对方目中不善,这才飞速开口。

    “爹啊,尘青子脱困在即,你怎么不着急呢,以尘青子那种不讲理的脾气,他脱困后一定会来找你啊,到时候老祖不可能因为你而与尘青子冲突……”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居然还想着炼器!!”

    这青年,正是谢海洋,而那个中年男子,自然就是他爹。

    听着谢海洋焦急的话语,中年男子眉毛一挑。

    “怕有个屁用?再说了,不是有你着急呢么,你着急就够了,反正你爹我的小命就在你手里,你有本事就化解,没本事我也认了!”中年男子说完,右手抬起一抓,将被谢海洋扔在地上的玉简抓了回来,正要继续发令,谢海洋再次急了。

    “老谢!你是我爹,我不是你爹,你你你……你怎么什么事都靠我呢,咱们俩反了啊!”

    “不然呢?解决不了就赶紧走,留在这里碍眼,我这些年始终在想,当初要不是你娘趁我炼器疲惫趁虚而入,我自己一个人多好。”中年男子一脸不耐,瞪了谢海洋一样。

    “你你你……”谢海洋一听这话,险些气的吐出一口鲜血,于是一甩袖子,转身就走。

    望着谢海洋的背影,中年男子目中露出一抹柔和,心底似在轻叹,但还没等他将目中的柔和隐藏,谢海洋那里忽然转头,父子二人不由得目光对望了一下。

    “老谢,保重!”

    “赶紧滚!”

    谢海洋深吸口气,这一次没有回头,在离开了钢铁星辰的核心控制室后,他目中露出果断,直接就取出一枚传音玉简,调整了一下心情,又尝试开口啊啊了几声调整声音,使自己的声音焦急却不缺淡定,坚毅又蕴含执着后,这才传音出去。

    “烈焰前辈……晚辈谢海洋啊,您老人家在么?”

    “那个……不好意思打扰您了,我上次请求的事情,不知您老人家考虑的如何?”

    “前辈,您需要什么,尽管开口,只要是晚辈能做到的,必定全力以赴!!”

    说完,谢海洋拿着传音玉简,有些紧张忐忑的等待起来,这一等就是一炷香,就在他的忐忑感越发强烈,忍着不去多次打扰再问询时,传音玉简内,忽然传出了烈焰老祖懒洋洋的声音。

    “小谢子,这件事老夫也爱莫能助,你也知道,那尘青子不是个讲道理的人。”

    谢海洋听到这句话,好似失去了所有力气,目中黯淡,烈焰老祖是他唯一能想到的与尘青子能说上话之人,但眼下对方的答复,让他的心一下子好似空了,可就在他这里茫然时,传音玉简内再次传来了烈焰老祖的声音。

    “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