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三寸人间 > 正文卷 第1021章 薅洋毛!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塔楼内正在盘膝打坐,等待谢海洋自动到来的王宝乐,闻言双目睁开,眉毛微微扬起,脸上露出掩饰不住的得意。

    这得意,一部分是来自谢海洋如自己所想的到来,另一部分则是对方的话语里所说的联邦第一帅。

    “好久没听到别人这样称呼我了……”王宝乐心底颇为感慨,同时对于谢海洋称呼自己为师叔,也有一些诧异,正要召唤谢海洋进来,可他脑海却传来了小姐姐懒洋洋的声音。

    “要脸不?”

    “嗯?”王宝乐有些不高兴了。

    “啥意思!”

    “我问你要脸不,胖子啊,老娘从你还是个小屁孩时就跟着你了,这么多年,只听到你自称联邦第一帅,就从来没听到有其他人这么称呼你,你居然还说好久没听到别人这么称呼了……要脸不?”

    王宝乐眼睛一瞪,若是旁人听到这种直指灵魂的话语,不说恼羞,也会尴尬,可王宝乐并非常人,此刻眼睛瞪起间,神色也随之浮现费解。

    “小姐姐,你为何如此没自信?我不得不纠正你,不要总是在意别人的看法,我辈修士,自信最重要,只要我们自己认为自己是可以的,那么天地众生,自然要按照我们的想法去进行,你啊……”王宝乐很是感慨的摇了摇头。

    “你个死胖子,说白了你就是脸皮厚!”

    “小姐姐,莫非魂体也有大姨妈一说?”王宝乐神色如常,淡淡开口,这一句话,顿时就让小姐姐那里如被噎到一般,只能冷哼一声,偃旗息鼓,不过自身也在思索缘由。

    实际上她也察觉到了,这段时间自己的脾气,似乎有些怪异,平日里她在面具内,虽察觉但也没有那么明显,今日不知为何,似一下子控制不住。

    “有点不对劲……”面具内,小姐姐盘膝坐在那里,支着下巴,目中露出思索。

    而在她这里思考自身为何近日脾气增加时,王宝乐已经开口召唤在外等待的谢海洋进来,随着塔楼大门的开启,王宝乐面带笑容一脸热情的走了出去。

    一看见王宝乐,谢海洋顿时深吸口气,脸上摆出恭敬,再次深深一拜。

    “弟子谢海洋,拜见十六师叔!”

    “海洋兄弟,你这是为何?”王宝乐神色露出吃惊,上前将谢海洋扶起,诧异的问了起来。

    “你我兄弟,怎么去见了我师尊后,居然称呼我师叔?海洋兄弟,你可别乱开玩笑啊。”

    听到王宝乐的话语,谢海洋有点尴尬,他在脸皮上,终究还是不如王宝乐,此刻被王宝乐这么一说,他心底不由想到自己小了一辈之事,可很快他就调整思绪,脸上浮现笑容,更蕴含了一丝自豪。

    “师叔,师祖他老人家见我一片诚心,于是让其大弟子,也就是我的师尊,收我为徒,从此之后,我谢海洋就是师叔您的师侄,所以师叔万万不可再说兄弟,我们现在的感情,那可是比兄弟还要深啊。”谢海洋真诚的开口,脸上的自豪,看的王宝乐也都神色有些古怪。

    心底暗道师尊也太狠了,薅羊毛就薅呗,还要拴在烈焰一脉里,让这谢海洋不但被薅,从此人也都属于这里。

    这很明显,不是薅一次,而是要薅一生啊……

    “果然是好师尊!”王宝乐心底赞叹,看向谢海洋时也满是感慨,右手抬起不由得摸了摸谢海洋的头……

    谢海洋身体一僵,可没办法,他现在是晚辈,只能在心底安慰自己,这一切都是值得的,这是烈焰一脉的规矩,自己既然是小辈,那么长辈摸摸头,怎么了!

    这么一想,谢海洋顿时就没了情绪,脸上也随着王宝乐的摸头,本能浮现出笑容,只是这笑容,随着王宝乐一个称呼,僵在脸上差点就消失了……

    “洋儿啊,师叔觉得你说的有道理,来吧,进来说话。”王宝乐咳嗽一声,瞬间就接受了自己的身份,背着手走进塔楼。

    谢海洋深吸口气,在心底又一次安慰与催眠自己后,飞速的跟随进去,还把塔楼的门给关上,一副很殷勤的样子,甚至无师自通般,在进入塔楼后,他飞速的扫过四周后,捋起袖子,口中高呼。

    “十六师叔,弟子看你这里有点灰尘,我来帮你擦擦。”说着,他就直接擦起了桌子。

    王宝乐眼看这一幕,心底再次赞叹师尊厉害,不过他自然不能任由对方如此,所以拉住谢海洋,正色开口。

    “洋儿,你无需如此,唉,说吧,你想让我帮你引荐的,是你哪一个师叔?”

    又一次听到王宝乐对自己的称呼,谢海洋面皮抽动了一下,苦笑的看向王宝乐。

    “师叔,您老人家别逗我了,我要找的,不就是您么!”

    “我?”王宝乐眨了眨眼。

    谢海洋叹了口气,将关于自己老爹与尘青子之间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从其父帮裂月神皇炼制法器开始,直至尘青子引来冥宗天道,逆反阵法,展开杀戮,如今距离现世已经不远,且以尘青子的性子,一旦解决了神皇,必定要来迁怒协助者的等等因果,都说的清清楚楚。

    这里面没有隐瞒,其父错的,就是错的,同时谢海洋也提出愿意赔偿,只要尘青子能揭过此事。

    王宝乐一开始还神色如常,但听着听着,呼吸就有所变化,直至全部听完,他坐在那里双目闭合,脑海掀起的大浪,也在慢慢平息。

    他终于知道师兄尘青子当初为何将自己留在神目文明了,显然是带自己去冥宗隐藏之地时,遭到了围杀,所以只能先将自己送出。

    同时他也松了口气,因为谢海洋的态度已经说明,师兄那里这一次非但无碍,反倒是名声再起,震撼了整个未央道域,毕竟那可是一个神皇,都被其反困,如今生死未知。

    而未央族,或许会有阻拦,但总体来说,师兄是安全的,否则的话这谢海洋也不会求到自己这里来。

    于是心底放松后,王宝乐睁开眼扫了扫谢海洋,心情愉悦起来,此事既然是师尊引导而来,同时谢海洋与自己关系无论如何,毕竟帮了不少,所以自己这里去帮忙,是一定要的。

    但……他们曾经的关系是投资与交易,那么如今自然也要如此,所以王宝乐脸上露出为难。

    “这个……我和尘青子,也没那么熟……”

    “师叔,弟子愿送出一百凡星,报答师叔相助之恩!”谢海洋连忙开口。

    “其实我和尘青子,只有一点熟……”王宝乐咳嗽一声,右手抬起食指和拇指看似无意的搓了搓,又摸了摸头发。

    “弟子愿追加一千颗!!”谢海洋脸上神色浮现狠狠咬牙之意,但心底却不这样,他知道筹码要一点点加,从少到多,不能一下子给太多,只有这样,才能用最少的代价,换取最大的利益。

    “我和尘青子吃过饭!”王宝乐眨了眨眼。

    “三千颗!”

    “我和尘青子喝过酒!”

    “五千颗!!”

    “我和尘青子磕过头!”

    “八千颗,师叔啊,这是极致了……”谢海洋都要哭了,但实际上,这都是表面,八千颗还不是他的极限所在,这一点王宝乐也看出来了,不过他深知薅羊毛嘛,就要一茬一茬的薅,不可一蹴而就。

    于是勉为其难的点了点头。

    “罢了,洋儿你既有如此孝心,师叔我就帮你一把,等见到尘青子,为你说说话。”

    谢海洋闻言目中光芒一闪,立刻就反应过来,对方这话语里有其他含义,毕竟说说话,也分说多少以及言辞的分量轻重,所以他瞬间就明悟,想要让王宝乐不遗余力的帮忙,自己之后要时常讨好才是。

    最起码,在解决这件事前,必须要让对方开开心心……

    “这王宝乐狡猾啊,和烈焰老祖一样狡猾……还是师尊实在,心善,没那么多坏心眼!”谢海洋心底悲呼一声,越发觉得这么一对比,自己的师尊太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