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三寸人间 > 正文卷 第1066章 宝宝(补更)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我,出生在天云降临的那一天。

    我的母亲告诉我,那一天苍穹下起了火,将云燃烧,使整个天地都陷入火海之中。

    那一天,我的族群,死亡了大半,也正是那一天,我出生了。

    我没有名字,在我的族群里,名字似乎没有什么作用,有的……只是如何在这残酷的世界里,活下去!

    不知道为什么,从不杀生的我们,总是会成为别人的猎物,人类喜欢猎杀我们,剥下我们的皮,制作成他们的衣衫。

    皮上的血能洗掉,可上面沾染的死气,能洗掉么……

    斩断我们的角,制作成他们所说的纪念品。

    可弱小的我们,能有什么好成为纪念品的资格?

    生饮我们的血,因为似乎那可以治疗他们的一些疾病。

    可那刺入我们心脏的匕首,放出的温热的血液,在治疗的同时,用的是我们的全部生命!

    所以从出生开始,我就始终害怕,始终躲避,时刻保持机警,但这些显然是不够的……因为这片世界,属于钢铁,属于人类,属于那一座座建立的磅礴城市壁垒。

    也是因为,我似乎有些特殊,我的身体皮毛是白色的,与我的所有族人都不一样,我的角也是白色,甚至我的眼睛,亦是如此!

    而这种不同,在一次我被人发现了后,带给我的是无尽的浩劫……

    也正是这一次的浩劫,让我知道了,我出生那一天,妈妈所说的苍穹之火,为何而来,那是一种武器,一种据说……可以毁灭这个世界的武器。

    之所以知道这些,是因为我难逃命运的安排,在这场浩劫中,族群舍弃了我,妈妈丢弃了我,因为我的存在,似乎会成为让整个族群消亡的源头。

    我想奔跑,想追过去,但我不敢……从出生开始,我都是小心翼翼,所以我不敢大声的喊,也不敢飞速的跑,因为奔跑的声音,会让我陷入更深的危险。

    直至,在被舍弃后,我成为了一个我不知名字之人的战利品。

    他需要的,不是带着死气的皮,不是没有了温度的血,而是活着的我,那是一个礼物,一个送给城主的礼物。

    于是……在饿了许久之后,我被送到了城中,成为了城主后院里,所谓的奇兽之一。

    我有时候想,我是幸运的,虽然我失去了自由,失去了族群,被圈养在这里,但我在这里,不需要躲藏,不需要害怕,也没有奔跑的时候,另外……我在这里,还有了一些朋友。

    我的朋友中,有睿智的老猿,有好斗的小虎,还有妩媚的阿狐,至于其他……我不喜欢,因为它们太凶。

    老猿是一个很奇怪的家伙,它很老很老,老的全身都是皱纹,它喜欢盘膝坐在小山上,喜欢在四周放一些石子,喜欢每年固定的日子,喊我们给它过生日。

    它说,这叫祝寿。

    而它似乎在这里也很久很久了,以至于它仿佛知道很多事情,成为了后院里,无所不知的存在。

    小虎和它不一样,小虎很喜欢打架,似乎努力的想成为院子里的霸主,也是它让我在这里可以不受欺负,同时它也有一个嗜好,那就是喜欢水,它曾说,自己老了后,如果能埋在瀑布水潭里,那一定很不错。

    至于阿狐……虽然是朋友,但我不是很喜欢它的一些事情,它是在我之后被送来的,来了这里后,她喜欢将自己的毛发送给其他的奇兽,而每一个拿到它毛发的奇兽,似乎都很开心。

    但我担心,有一天它会秃了,另外我发现了一个它的秘密,拿到它毛发最多的家伙,往往会在不久后,无声无息的死去。

    可无论如何,我们是朋友,所以她送我的毛发,我是不会要的。

    本以为,我的一生,或许就是在这院子里走到归墟,或许有一天,我也能成为老猿那样的智者,直至我遇到了……她。

    那是一个小女孩,年龄似乎只有三五岁的样子,表情有点可爱,努力装出一副小大人的模样,唯独……有点婴儿肥。

    但她的眼睛很亮,仿佛星星。

    她的身边有一个满头白发的中年男子,他们的衣着与这个世界的所有人,都不同,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但后院里最具智慧的老猿,它告诉我,那叫仙人。

    我不知道什么叫仙人,但我知道,那白发男子的到来,让我眼中如天一样的城主,都颤抖的跪拜下来,好似奴仆一般。

    这或许不算什么,但若跪在那里的,是这个世界所有的城主,那么意义……就不一样了。

    “我的女儿,想写一本书,所以我带她来这里,找找素材。”这是白发男子,向着无数跪拜的城主,开口说出的话语。

    书是什么,我懂,但素材是什么意思,我不明白,但没关系,睿智的老猿,为我解释了一切,但可惜……哪怕我努力的看向那个小女孩,可路过后院的她,没有注意到我的存在。

    这是我们的第一次相遇,也是我用一生相伴的伊始……因为,我本以为会消失在我目中的小女孩,在一蹦一跳,开心的奔跑中,摔倒了。

    她的父亲没有扶起她,而是温和的凝望,看着小女孩自己爬了起来,但那一刻的我,不知道是一股什么力量的推动,或许是小女孩身上的纯洁,也或许是她爬起后,努力想不哭,但眼泪却流下的模样。

    于是我走了过去,在四周所有朋友的吃惊中,在周围所有城主的惊慌里,我来到了她的身边,舔去了她眼角的泪。

    似乎是我的舌头,让她觉得痒,于是小女孩传出了咯咯的笑声,眼睛里带着一些好奇,用她的小手,抚摸着我头上的毛发。

    很舒服。

    “爹爹,这只小白鹿,可以给我么?”小女孩转头,看向那白发中年,我也转过头,一样看了过去。

    从那白发中年的眼睛里,我看到了自己的身影,一头白色的幼鹿。

    这,就是我,或许是出生时那种武器的影响,我……生长到一定程度后,就停止了发育,永远,保持着幼体的状态。

    可不知为什么,那白衣中年的眼睛里,似乎还蕴含着一些其他的意味,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没关系,因为他点头了。

    这是我进入后院以来,第一次,离开了这里。

    走的时候,我向老猿告别,我告诉它,下一次的祝寿,我可能回不来,老猿说没关系,我们还会相见。

    虽然老猿说这话时,目光更加的深邃,仿佛看到了未来,很远很远……但我没在意,因为我知道,它眼神不太好。

    至于小虎,又去打架了,所以我的告别没有成功,但阿狐那里,却哭了,似乎是因最后离别时,它送我毛发,我还是没要,所以哭的很伤心。

    但我不伤心,因为离开了城主府,随着小女孩与其父亲,游走在这片世界的我,有了名字。

    “小白鹿,我给你起一个名字吧,你叫做……小白白!”

    我很喜欢这个名字,刚要点头,但她的父亲,在一旁传出话语。

    “不可。”

    “为什么啊爹爹。”

    “……”中年男子没说话,但小女孩问个不停,最后他似乎有些无奈的开口。

    “因为爸爸不喜欢白这个字。”

    “那就叫宝宝吧。”小女孩撅起嘴,但很快就想到了新名字,抱着我的头,她的口中不断地说话。

    于是,我有了名字,这个名字,叫做宝宝。

    ——-

    补更啦,顺便炸一炸,看看有几个道友还没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