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三寸人间 > 正文卷 第1086章 黑木板!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那白发中年神色诚恳至极,甚至仔细去看,还能看到其目中深处除了浓郁的悲伤外,更有哀求。

    这哀求,似如他的话语般,为了其女儿,他真的可以付出一切,不惜所有,无论什么条件,无论多么困难,他都可以毫不迟疑,没有任何犹豫的完成!

    即便是……让他以命换命!

    而其旁身穿红衣的小女孩,苍白的面孔,无神的双眼,还有那时而虚幻时而清晰的身体,以及全身上下弥漫的死亡气息,似乎用鬼魂来形容,才更为正确。

    这一切,让身为老乞丐的孙德,有些茫然,他自己这一生凄苦,他不知道对方为何找到自己,来让自己救人。

    “我做不到啊。”孙德觉得很疲惫,眼睛都有些要睁不开,身上的冰冷感觉更浓,使得他身体有些哆嗦,似乎所有的力气,都正在飞速的消散,就连声音也都微弱无比。

    白发男子沉默,慢慢抬起头,凝望老乞丐,半晌后神情苦涩,看了看身边的女儿,又看了看孙德,似下了某个决定,轻声开口。

    “前辈,王某这里也和你说几个故事,可好?”

    “故事?”孙德一愣,听到这两个字后,他勉强打起精神,用力抓住手里的黑木板,看向白发中年,昏暗的双目内,露出期待。

    “这个故事,发生在第二环的众多无量劫内,一个关于蛮的故事,也是一个宿命的故事……”

    “故事的开始,是一个蛮族的部落,那里面有阿公,有小红,有风雪里一路走下去,是否会走到白头的约定……”

    孙德安静的听着,白发中年慢慢的说着,在这故事中,孙德似乎看到了一个人不断地追寻真假,在不断的虚假里,挣扎的从死走到生的过程,直至轮回几多……一人少。

    “众人皆醉我独醒,与众人皆醒我独醉,这两种之间的区别……是什么?而道走到极致,只剩下自己,与道走到极致,只失去了自己,这两者之间,又是什么?”

    “什么是真,什么是假,这一切……都是心变的过程,这一切,都因执念!执念到了极致,唯有魔之一字,才可冠称!”

    “所以,我将这个故事,称之为……魔的故事,而故事的结局,是他斩下了罗天一指!”

    “魔为执念轮回少!”孙德身体一震,眼睛里露出明亮的光,这个故事,比他当年尝试多个版本关于魔的故事,要精彩太多太多。

    白发中年沉默,没有回答,半晌后轻声开口。

    “故事里的第二部分,也是一个执念的故事,故事的开始……发生在一个叫做朱雀星的地方,那里有一个赵国……”

    白发青年所说的第二个故事,与第一个故事比较,有更多的细节,这故事所说,是一个人让自己的分身,去不断地重启岁月,自身则融入一次次的一样人生里,寻找复活其妻子的机会!

    那是与神斗,与仙争,是天让你死,我也要将你夺回的疯狂。

    “顺为凡,逆则仙……”

    “半神半仙颠倒颠!”不等白发中年说完,孙德立刻接口,他的眼睛更亮了,这个故事,他听的头皮都发麻,其精彩的程度,因有细节,所以更撼人心。

    “此人,一样斩下罗天一指!”白发青年缓缓说道,随后再次开口。

    “故事的第三部分,发生在九山九海之间,那是一个书生,在扔下了一个许愿瓶后,走出的妖命人生!”

    故事描述的,是这书生的一生,跨越山海,于绝望中挣扎,于疯狂中化妖,诡异的笑声传出的是让人神魂都颤抖的癫狂,更伴随着漂浮在苍茫中的那片苍茫道域内,留下的凄与怨!

    “他曾说,我命如妖欲封天,他一样……斩了罗天手指,甚至更进一步,自身幻化成罗天,感悟其一生后,与其他几位一同,终斩……罗天!”白发中年所说关于妖的故事,与第二个故事比较,少了细节,但这不影响孙德的领悟,以及愈发有神的双眼,此刻更是在那震撼里喃喃低语。

    “原来这才是妖命封天山海间!”

    “那么不知永恒念谁起呢?又是什么故事?”孙德呼吸急促,急切的看向白发中年。

    “前辈,这个故事……我不能说。”白发中年沉默许久,轻声开口。

    孙德没有说话,将手里的黑木板抓紧又松开,随后又一次抓紧,思索许久,他似乎明白了什么,点了点头。

    “你能说的,还有么?”

    “我的女儿,受了伤,就算是我……也无法去救,我找了很多人……最后有人告诉我,此伤……唯仙可救!”

    “我寻遍第二环所有无量劫,找遍时光中每一寸光阴,去寻仙的踪迹,直至有一天,我找到了一块石碑!”

    “我不惜与人反目,将此石碑炼化一丝,撬动无量劫诅咒,终入了那传说中封印仙的未央道域,然后……我发现了一个秘密!”

    “一个关于未央道域的秘密,一个关于仙的秘密,王某欲以此秘,换前辈救我女儿!”白发中年目中露出奇异之芒,看向孙德。

    而这一刻的孙德,也是抬起头,昏暗的眼睛里透出奇异的光芒,沉默许久,苦涩开口。

    “我很想知道,但……我真的不会救人,也不是什么前辈,我就是一个说书先生……”

    “前辈只要同意,就可!”白发中年目中露出执着。

    孙德叹了口气。

    “好,我同意!”

    白发青年一样深吸口气,即便是他,此刻也都目中有激动之芒,向着孙德抱拳再次一拜!

    “多谢前辈,我发现的秘密,是此地……并非真正的未央道域!”

    “第二环初始,诞生的第一个无量劫,是未央,但却不是真正的未央,真正的未央,在环外!”

    这话语一出,孙德身体猛地颤抖,他不知道自己为何要颤抖,但却控制不住,似乎在身体内,在灵魂里,有一股意识在苏醒,在爆发,眼前的世界开始了模糊,开始了碎裂,白发中年与小女孩的身影,也都扭曲,仿佛这天地内的所有,都在这一刻开始了崩溃!

    这让他本能的将手里伴随一生的黑木板,死死的抓住,或许是这一刻的他,力量太大,使得那黑木板出现了一道道裂缝,若换了是人,怕是此刻身躯都即将碎裂,一定很痛,很痛,很痛!

    至于孙德,遗憾的是……直至他眼前的世界,彻底的崩溃,他灵魂内正在苏醒的那股波动,也似乎到了极限,没有苏醒成功,而是……开始了消散。

    这是……真正的消散。

    但却不是死亡,而是永远的融入了天地内,可孙德在意识消失前,他忽然有了一种明悟,这消散的意识,或许就是故事里的古之残魂,而时限为第二环的诅咒,应该快要结束了,而这意识,也将再没有真正苏醒之时。

    古输了,因残魂从浑噩开始,直至现在,从未苏醒。

    也赢了,因那白发中年说,罗天被斩。

    可他还是想起了关于对方没说的,永恒念的故事,但他不想去思考了。

    “不去想那个了,想想我自身,我说了一辈子故事,原来……是在说我自己。”孙德笑了,身体随着世界,崩溃消散,手中伴随与见证他一生的黑木板,也在他消失后,带着无数的裂缝,好似随时会四分五裂,落入虚无。

    在虚无里,在黑暗与冰冷中,它不断地落下,落下,落下,再落下……

    似乎过了一世,一世,一世,又一世,其上的裂缝,也渐渐地愈合了……

    一些亘古以来从未有过的变化,在它的身上,随着裂痕的愈合,慢慢出现了。

    直至虚无从漆黑变的光明,星空从死寂变的复苏,在这新的世界里,它化作了一道光,落在了一颗平凡的星辰上,一片森林中,一头即将临产的母鹿腹中......

    ——

    十世,或许是巧合吧,不知不觉居然写了整好十万字。

    道友们应该没想到王宝乐不是孙德,而是那个黑木板吧:)

    居然还有道友说孙德是耳根,修仙我不如他,写书的话,根本就没法和我比啊,他段位太低哈哈哈,然后明天带我爸去复查,串休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