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三寸人间 > 正文卷 第1099章 不同的孙德!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这世界,到底轮回了多少次?

    这宇宙,到底重启了多少回?

    每一个人,在不同的轮回,不同的重启中,又处于什么样的身份?

    每一缕魂,在不同的天地,不同的生死中,又处于什么样的状态?

    在没有感悟前世时,王宝乐对这一切不懂,甚至认知中都没有类似的疑问,而在感悟前世后,他开始思索这些问题。

    他想知道答案,他不想存在过,他想存在。

    他想知道真相,他不想只是一块在不同的宇宙里,在一次次轮回中的积木,不想一次次出现在不同的位置,他想活的明白。

    前十世的感悟,他知道了很多,可随之而来的,还有深深的疑惑,而这一切疑惑……此刻已经不重要的,因为随着神魂的沉入,随着天法上人身后的天命之书,一页页的倒翻,王宝乐的前世,也一页页的展现在了他的眼前,但……他的意识,也在这消散中,渐渐忘记了自我,慢慢忘记了所有,变的纯粹了,直至他听到了天法上人的声音。

    “七十九……”

    ……

    “我是谁……我在哪里……”漆黑的虚无里,我听到有一个声音,在耳边喃喃低语。

    似乎是在很远的地方传来,也似乎是在我的身边回荡,我不知道声音到底在哪儿,也不知声音里为什么要问这两句话。

    这声音无边无际的回荡,好似永恒般的不断传出,可我却没有听到任何回应,似乎无人去理这声音,而我也不知怎么开口,于是渐渐的,这片漆黑虚无,似乎就只有这声音存在。

    时间,也在这虚无里,没有任何痕迹的流逝。

    或许,是这声音的缘故,我也开始了思索,我……是谁?我……在哪里?

    我思索了很久,没有答案,而越是思索,我就越是茫然,直至有那么一瞬,我传出了声音。

    “我是谁……我在哪里……”

    这声音很熟悉,在传出后,我等了一会,听到了回音。

    于是我明白了,原来我最早听到的,是我自己的声音,而我……似乎重复这句话,重复了不知多少岁月。

    这个发现,让我的情绪有了一些波动,我不知道这波动该怎么去称呼,于是我继续思索,直至好久好久,我想起来了一个词。

    高兴!

    是的,这情绪应该叫做高兴,我很高兴,因为我发现了那声音的来历,但我是怎么知道高兴这个词语的呢……

    我迷茫,于是我继续思索,但这一次,我还没来得及想到答案,这片在我眼中没有存在的黑暗虚无,突然于一刹那……出现了光亮!

    这光亮似从外界传来,映照整个虚无,随后……就始终没有消失,而这整个虚无,也都在这一刻出现了变化,我看到了一根手指,它飞速的凝聚出来,变成了一只手。

    一只似乎抓着我的手,然后我看到了手臂、身躯,直至整个人都出现在了我的眼中,那是一个青年,他闭着眼,没有睁开。

    我很诧异,因为这青年让我觉得熟悉,但又陌生,可不等我继续思索,这片虚无在出现了这第一个人后,四周回荡起了波纹。

    随着波纹的扩散,我看到了一张桌子,看见了四周陆续出现了其他的桌椅,直至一个茶楼,展现在了我的面前,随后波纹再次扩散,茶楼的外面出现了其他建筑,河流,树木,很快一个小镇,似被画了出来。

    接着……波纹大范围的散开,我遥遥的看见了大地,看见了天空,看见了其他的城池,看见了一颗星辰从模糊变的真实。

    没有结束,我又看到了这颗星辰外的星空,在波纹回荡中,出现了其他的星辰,很多,很多,随着陆续的出现,一个宇宙,一个世界,展现在了我的面前。

    然后,生命出现了。

    一个个生命万物,众生所有,都在这一刻,好似没有曾经般,出现在了每一个需要他们的位置,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不同物种,不同的气息,但却保持静止,没有动。

    而那将我握住的青年,他趴在桌子上,一样没动,但却死死的抓着我,仿佛就算到了生命的终结,也绝不放手。

    可我不是很喜欢他。

    就在我去思索,我为何不喜欢他时,整个世界突然之间,好似被注入了生机与活力,刹那中……众生万物,动了起来。

    风出现了,阳光柔和了,树叶摇晃了,河水流动了,歌声与笑声,哭声与嘶吼声,在这世界的每一个角落,都传了出来。

    茶楼内,也突然就传出了热闹鼎沸之音,而这个时候,那将我死死握住的青年,身体微微一颤,睁开了眼,抬起了头。

    在他抬头的刹那,我看到了他的眼睛。

    看到了眼睛里,折射出的我自己。

    那是一块黑木板,被他死死握住手中的黑木板,随后……我被抬起,敲在了桌子上,传出了啪的一声清脆之响。

    在这响动里,我眼前的世界开始了延续,我看到了这叫做孙德的一生,他成为了这个县城中,最受瞩目的说书人,迎娶了大户人家的女儿,继承了遗产,丰衣足食,与其妻子相爱一生,直至在八十九岁时,含笑离世。

    而我,因其后人怎么也掰不开孙德的手指,所以和他埋葬在了一起。

    虽然不喜欢他,但我不得不承认,看他这一生的表演,还是挺有意思的,至于和他埋在一起,也没什么,因为在他死亡后,这片世界的一切,都消失了,重新化作了漆黑,而我的意识,也再次陷入到了黑暗。

    直至我听到了一个声音。

    “七十八。”

    这声音的出现,好似化作了一个漩涡,将我猛地一拽,拽入到了……没有光的虚无里,我想不起自己是谁,我想不起所有的一切,我在思索一个问题。

    “我是谁……我在哪里……”

    我的声音回荡,直至我思索了很久,虚无出现了光,世界出现在了我的面前,首先出现的,是一根手指慢慢蔓延后,形成的青年,他趴在桌子上,手里死死抓着我。

    他叫孙德,我有点眼熟,也有陌生,他的一生很不错,成为了说书人,虽没有娶成小镇大户人家的女儿,但却回到了京城,考取了功名,虽晚年入狱,但总体而言,还是很精彩的,至于我……始终被他抓在手里,一刻不离。

    很遗憾,在他死亡后,世界消失了,我听到了一个声音。

    “七十七。”

    这声音,将我拽回了虚无,直至忘记了一切的我,看到了光,看到了世界,看到了孙德。

    “七十六。”

    ……

    “三十一。”

    ……

    “十四。”

    ……

    “三。”

    一次次的经历,一次次的遗忘,从我意识到不对,直至我不诧异,因为我想明白了,我是在进行一场,过了这一世,就会忘记此世,也忘记前与后世的特殊回忆……

    奇怪,我怎么会有这种感想呢?为什么会知道在回忆?

    想不明白,没关系,只要有故事看就好,虽然这故事里,一定都是孙德不同的人生。

    但我很好奇,我们第一次相遇,会不会出现不同的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