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三寸人间 > 正文卷 第1165章 道,不同!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宝乐,你可知天道是什么?”尘青子侧身,望着远处冥空,声音多了一些情感,没有等王宝乐回答,尘青子如自言自语般,继续开口。

    “天道,并非生灵,而是一个族群,或者一个宗门,又或者任何一方势力内,所有生命思绪的汇聚体,当这个族群成为了世界内的主体,他们就可以制定规则与法则,不遵从者,便是叛逆,需被斩杀,所以渐渐的,当所有生灵都遵从后,这族群的意志,就成为了天道。”尘青子的声音,带着一些缥缈,传入王宝乐耳中。

    王宝乐沉默,对于天道他虽了解不多,但经历了前所有世后,他心底也有自己的判断。

    “未央族的天道,就是这般,那是未央族一代代所有族人的共同意志,只不过承载体,是那位未央原始老祖的另一尊道身。”

    “至于我冥宗,也是这般,是所有冥宗修士的共同意志所化,曾经的承载体,是冥皇,其神秘莫测,有冥宗以来,他就存在。”尘青子轻声传出话语,说着他的理解,而这理解,王宝乐认同,但也有一些不认同。

    “根据我的判断,冥皇,应该就是罗天的一根手指所化,至于其他四根手指,一根化规则,一根化法则,一根化天,一根化地,至于手掌……则是这片宇宙。”

    “所以,这就是我冥宗的来历,也是我们的使命,封印这里的一切,不允许任何生命离开,只不过表现在外的,是掌握轮回,让世间有生有死,没有生命能长生,也就没有生命能超脱。”

    “是直至……赋予我们使命的罗天,其失去了生命的痕迹,从那一刻起,冥宗开始了虚弱,而未央族,也在那个时候崛起,或许更恰当的形容,是未央族的复苏。”

    “未央族要的,是永生,更是超脱,因这是打破封印的方法,而一旦封印破碎了,未央族……在彻底复苏后,就会与外界遥远之地,真正的未央界,产生联系,从而……回归。”

    “未央族回归没什么,但……这和我们冥宗的使命是相悖的。”尘青子摇头,刚要继续开口,但却因王宝乐的一句话,直接目光露出精芒。

    “因为仙么,冥宗的使命,最终应该不是阻止未央族回归,而是阻止仙的逃脱。”王宝乐轻声开口。

    尘青子沉默,半晌后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而是向着王宝乐,说出了他之前所问的答案。

    说完,尘青子转身,向外走去。

    凝望师兄的背影,王宝乐想起一件事,如果……当年自己还只是通神修士时,跟随师兄第一次离开联邦,那个时候……若没有出现裂月神皇的事情,自己躺在棺材里,睁开时发现已到了这颗冥星。

    那么……或许最终事情的结局,是不一样的。

    那个时候的师兄,是温和的,那个时候的自己,是嚣张的。

    王宝乐想,如果一切发展真的是这种轨迹,自己说不定,如今已经彻底站稳在了冥宗内,就算是有反对者,也没关系,总有办法去解决掉。

    但现在……

    师兄没错,因为冥宗当年被未央取代,师兄的叛变,多多少少,还是牵连了一份因果,而师兄的悔恨,想来也如毒蛇一般,在其心神撕咬了无数岁月。

    所以,师兄的想法,是要赎罪,要弥补,要将冥宗重新辉煌,为此……他不惜失去自身,融入天道,不惜一切代价,这是他的执念。

    他没有错。

    而如今的冥宗,也没有错,都是一群可怜人罢了,因几乎从不与外界接触,所以此地的冥宗更多是活在远古时的辉煌里,不想苏醒,不想承认,但又带着怨,带着不甘,这种种思绪纠缠在一起,就成了癫。

    这没错,因为想要崛起,唯疯癫者,才可无畏,才可去拼死一搏!

    所以,冥宗的所有人,都没有错。

    王宝乐也没错,他心底对冥宗的特殊情感,被现实打破,他对师兄的尊敬与亲情,被无情天道碾碎,而他又没有时间去镇压如今的冥宗,他想要变强,想要抵抗来自未来的危机,他不想在没有情感的牵连下,与冥宗捆绑在一起,这应该是没错的。

    另外,他其实心底很清楚,自己或许从一开始,就是与冥宗相悖的,冥宗要防止逃出的,是仙,而仙……被自己所继承。

    或许,这一点,师兄已经感受到了。

    或许,没有融入天道前,师兄并不知晓,但融入天道后,他已有感应,所以才有了这突如其来的变化。

    或许,在师兄的内心,也是茫然的。

    或许,若自己放弃了仙的继承,放弃了对未来的追求,放弃了埋在心底,想要离开这个世界,去看看外界的想法,而是安心在冥宗内,维护冥宗的使命,那么……师兄,还是师兄。

    一切,随心。

    王宝乐沉默,想到了当初冥梦内,师尊的话语,思绪中,望着走远的师兄,眼前浮现出方才那一瞬,师兄对自己说出的答案。

    “我曾是你的师兄,没有利用,但如今……我是天道,一切以冥宗为主,此番事了,你……离开吧。”

    王宝乐长长的呼出一口气,站起身,向着走远的师兄尘青子,抱拳深深一拜。

    “师兄,此番宝乐将尽全力,为你取回冥皇遗骸,此后……保重。”王宝乐轻声喃喃,远处的尘青子,脚步一顿,站在那里许久,继续走远。

    一场冥梦,一对师兄弟,此刻一个拜,一个走,渐渐拉开了距离,彼此看不见了对方,唯有那屹立在冥宗内的九尊雕像中,最高大的第九长老,其雕像的目光,似能看到全部,看到慢慢走开的那个人,身影模糊,直至失去,看到拜的那个人,在许久之后,也缓缓抬起了头,殿门,关闭。

    道,不同。

    王宝乐沉默,这一沉默,就是大半个月的时间流逝而过,直至这一天的九幽的黄昏落下,外界传来了阵阵呜咽的号角之声。

    远远地,冥河的河水波涛汹涌,浪花之声传遍整个九幽,也传到了冥星上,传到了冥族内,传到了所有修士的耳中,也传到了王宝乐的心神时,他睁开了眼。

    “冥河……”王宝乐目中没有波动,推开了殿门,抬头时,他看到了无数的身影,正从冥族内飞出,汇聚苍穹,而在这苍穹的尽头,有一张模糊的巨大脸孔,那是师兄。

    他遥望大地,遥望冥族,遥望众修,也在遥望王宝乐。

    “冥河开启,诸位……冥宗重现辉煌的希望,在你等手中。”

    “冥宗!”

    “冥宗!!”

    “冥宗!!!”回应苍穹面孔的,是下方所有冥宗修士,此刻统一发出的嘶吼,这嘶吼里带着决然,带着癫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