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全球高武 > 正文卷 第1336章 箭出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人为收取,非破碎!”

    这一刻,秘境之外,有人轻笑一声。

    收取就好!

    还担心秘境自己破碎,种子遁逃,那就有些麻烦了。

    现在还不错,有人在收取种子,那只要在对方吸收消化种子的时候,夺取种子即可。

    种子力量强大,哪怕破九也没那么快吸收的。

    就在此刻,神皇几人脸色微微一变!

    三门那边,好像有些异动。

    一边是种子,一边是三门。

    三门的异动不是太大,可几人的确感受到了。

    此刻,是回去镇守三门,还是继续等待?

    这瞬间的犹豫,前方,如同鸡蛋般的秘境,开始破碎了!

    这一刻,一道人影呈现在众人面前。

    “哈哈哈,种子归我了!”

    方平这时候只手遮天,包裹住了种子,也看到了外围的众人。

    这些人,就在外面等着。

    秘境四周,有不少黑色裂缝,却是挡不住这些人。

    方平看到了身影虚幻的神皇,面带笑容的西皇,眼露寒芒的兽皇……

    多位皇者,此刻都在外面。

    界点,九重天、现实世界、本源宇宙三地的交集点。

    在这,处于不同地方的强者,才能畅行无阻。

    这些人没展露太强的气机,然而,只是一眼扫去,方平心中轻叹,危险!

    果然,这些人再也不是当年刚破九时候的状态了。

    比当年都要强大的多!

    难怪道树不敢称皇,因为现在的道树,在这些人面前差距还不小。

    “方平!”

    有人喊出了方平的名字,方平一眼扫去,熟人,人皇!

    人皇此刻从虚空中浮现,因为种子还没彻底收取,他们也没进来,双方还是隔着一层薄膜。

    人皇眼神好像有些复杂,喊了一声,叹息一声。

    好像在说,方平不该来收取种子。

    他可以让任何人来收取,皇者可能不会下杀手,大不了夺取了种子。

    可方平……

    已成大患!

    破九的道树都被方平斩杀了,此刻哪怕方平的气机只是破八,可为了防止方平超出掌控,这一次,必然有人要下杀手的。

    破八的方平,岂能匹敌皇者。

    死路!

    “等着杀我?还是要抢我的种子?”

    方平一边收取种子,一边看向那隔着一层薄膜的世界之外,笑哈哈道:“杀我,我可是会还手的!关键时刻,爆发出6000万卡气血没问题,不知道能不能打死一个!

    人皇,告诉我,皇者谁最弱?

    我尝试着打死一个试试!”

    方平哈哈大笑,红发飞舞,愈发张扬!

    就是这么狂!

    反正该得罪的早就得罪了,还在乎这些。

    杀不了你,打不过你,我他么也要占点便宜,骂也骂的你不爽!

    趁着种子还没彻底被收取,方平环顾一圈,嘿嘿直笑道:“一群老家伙,总算是都露面了!三界死了这么多人,你们居然还不死,真他么没天理,这天地也够废物的,怎么就没有雷劫呢?

    要不千年劈一次,一次更比一次强,劈死你们这些老家伙,那不就消停了!

    可惜了!

    种子不是三界力量之源吗?

    回头老子若是不死,弄到了种子,制定规则,专门弄雷劫出来,就他么给你们活千年,超过千年,就挨雷劈,劈死你们这些老妖精!”

    诸皇沉默,没人理他。

    都在等待!

    方平却是放缓了速度,不慌不忙,笑呵呵道:“看,看你大爷的看!就是让你们着急,老子就慢慢来!人皇,来,跪下来叫爹,我收了种子第一个给你!”

    人皇面不改色,也不接话。

    西皇叹息,取死之道。

    下一刻,有人看到了灵皇,有人看到了王金洋。

    虚空中,一尊气机深不可测的身影浮现,面容有些苍老,看向王金洋,眼神有些变幻,轻声道:“是战吗?”

    斗天帝!

    和之前神皇变化的斗天帝差不多,就是少了几分笑容。

    战!

    此话一出,不少人看向王金洋,有人凝眉,有人叹息。

    是战,还是王金洋?

    此刻,有些难以辨别。

    与此同时,又是一尊强者降临,从天而落,身穿红色血衣,手持长剑,英气勃勃,眉宇间却是带着一些化不开的愁绪。

    灵皇!

    灵皇真身也降临了!

    此刻,看向秘境中的灵皇分身,微微蹙眉,轻声道:“万年前,你便断了与我的联系,我原以为你已崩溃,不曾想你还活着。”

    万年前,也就是分身进入此地的时候。

    进入此地,灵皇分身就断了和真身的联系。

    此刻,灵皇分身冷笑一声,御空而起,直视灵皇,冷冷道:“你这废物都能活着,我为何不能!”

    灵皇蹙眉不语。

    而方平,瞥了一眼后方的灵皇分身,还是防着一些,以免被暗算了。

    这时候的他,正在压缩种子投影。

    这种子投影,好像有些要苏醒的感觉。

    如同蚕宝宝似的,也看不到眼睛脑袋在哪,可这时候,白白胖胖的种子上,好像裂开了一个口子,感觉有点像睡着了的人在啧吧嘴。

    种子要醒了?

    方平不知道,不过也不管这个,继续压缩。

    这是好东西!

    真正的好东西!

    哪怕种子还没破碎,他都感应到了无数的生命力,甚至他的血液都在沸腾,那是真血在沸腾。

    这种子中,蕴含着大量的生命力和一些真血。

    方平这时候在思考,自己要不要干脆吞了种子算了?

    就怕撑爆了自己!

    他毕竟只是破八,而这种子光是溢散出的生命力,就足以够多位破八锻造玉骨了,种子本身蕴含的力量更强大。

    道树吞了种子可以证道皇者,恐怕都有希望提升上千万卡气血。

    方平吞了,更大的概率是撑爆了自己。

    这时候的方平,没管灵皇真身分身之间的冲突,他余光看向战天帝,他不知道战天帝到底要射谁,这家伙真的能救自己吗?

    种子一旦被收取,此地彻底破碎,皇者必然会袭击自己,方平觉得自己可挡不住皇者几次袭杀。

    也许三招,也许一招,自己就会被打爆!

    那边,黑洞处,老张面色紧张,已经做好了随时断道的准备。

    好歹让方平有逃生的希望!

    ……

    诸皇此刻没多看方平,主要还是看灵皇和战天帝。

    神皇背负双手,此刻也盯着战天帝看,缓缓道:“战,你还有遗愿?”

    战天帝抬头,轻笑道:“见过师尊!师尊,徒儿还想看一眼三界……多年不曾看过了,不知师尊是否愿意满足徒儿最后一个愿望?”

    “看一看三界……”

    神皇呢喃一声,轻声道:“三界,已不再是昔日的三界了。”

    战天帝笑了笑,也不说什么。

    虚空中,有人冷冷道:“战,你早已陨落,一缕残魂投影,还想如何?”

    “南皇前辈也来了。”

    战天帝再次笑道:“前辈,战不想如何,只是想去三界,再看一眼。”

    南皇不再言语。

    此刻,方平面前的种子,越来越小,越来越小,被他压缩的快要成真正的种子了。

    方平深吸一口气,做好了随时跑路的准备。

    他又不傻!

    岂会真的在这等死,收取了种子,马上跑路,能跑多远跑多远,跑不了,那再说。

    不过,方平还是给自己争取机会。

    此刻,趁着最后时间,急忙道:“西皇,帮我拦一下!要不然我死了,人族肯定不会放过你儿子,干掉你儿子的概率不小!

    北皇,帮个忙,我答应复活你道侣的,你女儿也在人族,帮我拦一下这些家伙。

    灵皇,咱俩虽然没交情,可你和苍猫有交情,也帮个忙。

    三位帮忙拦一下那些家伙,兽皇,我帮你干掉了道树,可是救了你一命,不然道树成皇,神皇就要干掉你了。”

    八皇一帝,恐怕都来了。

    九人!

    方平此刻,那是能拉拢一个算一个,四位皇者若是出手,他还是有希望的。

    方平觉得,自己可以再抢救一下。

    “斗天帝,你可是我兄弟,帮个忙,这次放我离开,再见面,咱们也有交情了!”

    “南皇,我和你可没仇,你不会想对我动手吧?”

    “东皇,战天帝可是你徒弟……人皇,咱俩虽然有些仇怨,可算不得什么大事,要不你也别出手了,我让人族给你立庙如何?”

    无人接话。

    方平有些口干舌燥,干笑道:“大家有话好说,别一来就下杀手,我知道的秘密很多!我甚至知道真的种子在哪,不下杀手,好说,我帮你们找真种子!”

    “方平……”

    神皇缓缓道:“现在放弃种子,你还有机会离开。”

    种子,被压缩的只有拳头大小了。

    方平感觉,只要片刻,再压缩一些,秘境会彻底破碎,这些人再无顾忌。

    现在放弃?

    放弃了,种子就是皇者的了,皇者若是根据这种子找到了真的种子,会不会在地球爆发大战?

    概率不小!

    或者说,必然的。

    那时候,地球可就毁了。

    “玛德!”

    方平骂了一句,“我不当英雄了,我走行了吧!你们随便打去,我找个地方避避!”

    方平骂骂咧咧的,干嘛呀!

    我不要了行了吧?

    诸皇脸色有些怪异。

    这就是自称魔王的方平?

    然而,魔就是魔!

    喜怒无常!

    刚说着不当英雄了,下一刻,方平破口大骂:“神皇,老子艹你祖宗!招你惹你了,你非要逼老子?种子投影给我玩几天不行?他么的,老子给斗都不给你……”

    “斗天帝,接着!”

    就在这一刻,轰隆一声巨响!

    种子被方平压缩的真如一只蚕宝宝一般,落入方平手中,轰隆,整个秘境开始破碎。

    而方平,此刻却是将蚕宝宝往外一丢,丢的是斗天帝所在的方向。

    就在这时候,七八只大手遮天而来!

    有人抓向种子,有人抓向方平。

    种子飙射而出,方平丢的就是斗天帝方向,斗天帝速度也是极快,眨眼间抓住了种子。

    这一抓……

    下一刻,斗天帝失笑。

    “方平,你啊!”

    带着一声叹息,斗天帝将手中的白色物件捏碎。

    哪是什么种子!

    到了这时候,方平还在耍花招。

    丢出种子的同时,秘境破碎,方平迅速朝那边的黑洞冲去!

    跑!

    非但如此,方平还迅速吼道:“斗天帝抢走了真种子,种子被他替换了!”

    “……”

    一声轻笑传来,斗天帝探手抓来,“方平,种子给我,我不杀你。”

    那边,神皇一言不发,巨掌已经朝方平这边杀来。

    ……

    “出手!”

    战天帝这边,忽然冒出一声老王的声音。

    看到方平被几只巨大的手掌追杀,奇快无比,手掌还没到,方平好像就陷入了泥潭中,举步维艰,老王有些着急了。

    “都说不能一味的鲁莽了……”

    战天帝这时候还有闲心说这个,慢吞吞地取出了战神弓,看向那边的灵皇分身。

    灵皇分身冷哼一声,看向虚空中的灵皇,“本想和你做过一场,不过……恐也难杀你!既如此,本宫去问问那人,你到底算什么?”

    一声厉笑从灵皇分身口中传出。

    下一刻,灵皇分身忽然爆裂开,无数血液骨骼破碎,肩膀上,三猫悲鸣一声!

    “喵呜!”

    灵皇分身,忽然自碎了!

    “主人!”

    三猫悲鸣,大滴大滴的泪水滴落。

    这一刻,看向苍猫,看向二猫,三猫肥硕的身躯,忽然也在破碎,喵呜叫道:“本猫要走了,大猫,二猫,下次一起吃东西呀,好吃,真好吃呀……”

    一枚白色圆珠,被它吞入腹中,轰隆一声,大量生命力爆发。

    “真好吃呀……甜甜的呢……谢谢大猫了……”

    三猫露出一抹笑容,肥硕的身躯轰隆一声炸裂开!

    无数生命力涌入灵皇分身爆开的血肉之中。

    “蠢猫……”

    这一刻,灵皇分身好像带着一些哭腔。

    “不好……”

    就在此刻,有皇者低呼一声!

    一切看似缓慢,却是快的无以复加!

    眨眼间,灵皇分身爆开的血肉,忽然化为一团血红色液体,几乎是瞬间,血色液体,渐渐拉长,这一刻,化为一支血色长箭!

    化为长箭了!

    “大猫,二猫,我走了呀!”

    三猫不舍的声音再次传来,带着些许颤抖,带着一些释然,走了呢。

    陪主人一起走了!

    八万年,都过去好久好久了!

    二猫在那边笑,笑的想哭,却是无泪可落。

    苍猫却是真的哭了!

    滴答,滴答……一滴滴泪水滴落。

    三猫死了呢!

    战天帝此刻也是一声轻叹,探手一招,血色长箭落入长弓之上,战天帝箭指诸皇,这一刻,忽然气机冲霄,杀气撼天!

    “诸位!”

    “当年,那一箭我未射出,葬送了灭和憨货的性命,今日……我送诸位一程!”

    “哈哈哈!”

    这一声畅笑,终究是多了几位霸气,多了几分杀气!

    “战!”

    “你敢!”

    “混账!”

    “……”

    一声声呵斥声传来,再也没人顾得上方平了!

    ……

    战天帝面带笑容,却是笑的有些诡异。

    此刻,长弓搭箭,没有射出这一箭,好像有些恶趣味发作,摇晃着长弓,笑道:“诸位,莫要靠近啊,靠近了,谁最近就是谁了!”

    这一刻,哪怕神皇也有些变色,喝道:“战……你要做什么……”

    “师尊,没事,又不会杀你们……”

    战天帝很悠闲,仿佛从不会着急一般,看向方平,笑道:“杀一人,无用的!我可以杀他们一人,哪怕我这最强的师尊,神皇阁下,我若是射他一箭,他也会重伤……”

    “不过,机会留给你了,三个月太短。”

    “我不喜欢杀戮,也不喜欢杀人,我更喜欢论道,切磋,可惜了……刽子手,屠夫,还是让你来当吧!”

    战天帝一声轻叹,“我这一箭,还是送给天帝吧!今日之后,源地缺口更大,九皇需回归源地镇压,你……争取变的更强吧!”

    “战!”

    诸皇暴喝!

    战不是要射杀他们,他要箭破源地!

    “就勿要聒噪了,还真要我这一箭射杀了你们?”

    战天帝弯弓,血箭之上,气血沸腾!

    以灵皇分身为箭!

    以投影为力量之源!

    他不杀诸皇,却是要箭破源地,让九皇回归。

    “让让,人皇师尊,让一些,免得伤了你……东皇师尊,你虽战力无双,可徒儿这一箭,也能重伤你,让一些,我怕射偏了。”

    战天帝再次絮叨了起来,笑道:“大家都让让,灵皇前辈这分身的力量快消散了,还想去看看天帝呢,莫要让她最后的灵识都散了……”

    “快点!”

    一声冷喝,在血箭中响起。

    灵皇分身暴怒!

    废话什么!

    战天帝笑了,“定位呢,哪有那么简单,稍等片刻,你再撑一会,不行就杀一位皇者,杀你真身可以吗?”

    “你……”

    “那就别废话了。”

    战天帝弯弓,好像在定位源地所在,身影,却是开始虚幻起来。

    此刻,一会朝战天帝转变,一会朝老王转变。

    肩膀上,二猫看向苍猫,嘻嘻哈哈道:“大猫,不哭了!我也要走了,不哭了啊!皇者饮料真好喝,下次我们一起喝,我去找三猫了……”

    话落,二猫的身影也愈加虚幻起来。

    战天帝脸色愈加苍白!

    诸皇此刻却是迅速避开了他,哪怕有人呵斥,此刻也是迅速避开!

    箭芒起!

    轰隆隆!

    三界都在颤抖!

    九重天上,仙源在颤动。

    本源深处,三门在颤动。

    箭芒贯穿三界,越来越凌厉!

    ……

    “喵呜!”

    苍猫叫的悲伤,一声又一声,三猫已经死了,二猫好像也快了。

    此刻,二猫对它露出笑脸,吞下了它送的那滴皇者生命精华。

    “真好吃!”

    二猫欢喜,“真的好好吃呀,大猫,替我和三猫多吃一点呀,不吃够了,不许来找我们!”

    “战!”

    神皇面色凝重,见战天帝还在定位,喝道:“一起出手!”

    不可让战箭射源地!

    否则,本源缺陷扩大,九皇好不容易挣脱了一些束缚,很快会再次陷入前面几千年的状态中,需要再次沉眠,镇压本源!

    “师尊,你何必这么对徒儿呢?”

    战天帝有些无奈,“昔年,我已放弃了一切,为何……还要如此呢!”

    这一刻,战手中忽然出现了一柄血色长刀。

    “砍你一刀我再射箭!”

    话落,轰隆!

    一道刀气,贯穿了天地,贯穿了九重天,哪怕仙源,都为之一黯。

    刀气直奔神皇!

    诸皇此刻纷纷暴喝,迅速出手。

    方平这时候也逃到了战的身后,哪怕压力全部被战承担,这时候,方平也感受到了巨大无比的危机,肉身血肉在脱落,神智开始恍惚。

    诸皇出手,哪怕只是一些余波,然而,这么多强者出手,依旧让他面临死亡的危机!

    “喵呜!”

    这一刻,苍猫忽然清醒,不再痛哭,一声尖锐的厉吼传出,轰隆一声,四周威压破碎,苍猫身体一滞,嘴角有猩红血液流出!

    “二猫……再见!”

    “大猫,再见!”

    二猫趴在战天帝肩膀上,再次挥舞了一下爪子。

    就在这一刻,战天帝笑道:“找到了!”

    “破!”

    一声低喝,震荡三界!

    一支血箭,洞穿了天地。

    神皇探手去抓,噗嗤一声,血箭直接洞穿了他的手掌。

    斗天帝皱眉,也是探手抓去。

    就在此刻,一只肥胖的猫,忽然从血箭中冒头,一口朝斗天帝的大手咬去!

    “主人,走呀!”

    “蠢猫!”

    灵皇分身爆发出凄厉的怒吼声,轰隆一声,三猫虚影瞬间破碎!

    天地之间,再也没有三猫了。

    血箭燃烧,轰隆一声,速度更快了!

    南皇几人出手,却是没能拦住血箭,灵皇刚想出手,忽然冷笑一声,收手不再管这些,直接消失在原地,回归九重天。

    “战!”

    神皇众人都是愠怒无比,看向身影虚幻无比的战。

    战天帝却是不急不躁,侧耳倾听什么,轻笑道:“等等好吗?我想听听声音,大家等等好吗?”

    就在此刻,血箭洞穿本源宇宙!

    所有本源强者,此刻都感受到了异常!

    一支血红色长箭,洞穿整个本源,朝本源深处飙射而去!

    噗!

    好像穿透了什么,下一刻,血箭消失!

    然而,就在此刻,所有本源强者,忽然身体颤抖,大道距离颤动!

    非但如此,这一刻,天空中的仙源,也在剧烈颤动!

    下一刻,一尊巨大无比,好像覆盖了三界的虚影出现!

    人影!

    如同当日方平在源地看到的那人一样,一尊沉睡的人影,此刻,一支血箭,直接洞穿了人影!

    一道纤细的身影浮现在人影旁边!

    灵皇分身!

    二人,好像在说话。

    沉睡的人影,好像也在睁眼,所有人都看到了这一幕!

    眼睛,缓缓睁开!

    下一刻,一声叹息,响彻三界。

    轰隆!

    纤细的身影忽然爆碎!

    血色长箭,噗嗤一声,穿透了沉眠之人。

    “源地……不可乱……”

    微不可闻的声音,传遍四方。

    诸皇都是脸色一变再变!

    就在此刻,本源震动,本源宇宙剧烈颤抖,仙源之上,大团大团的血液涌出,三界血雨倾盆!

    诸皇都是愤怒嘶吼起来!

    源地,还是被洞穿了。

    镇压源地的天帝,被战伤到了。

    不是轻伤!

    “战!”

    战天帝脸色惨白无比,虚幻无比,闻言,轻笑道:“没听到,大家该走了。”

    “你……”

    就在此刻,神皇冷哼一声,喝道:“都去源地!”

    说罢,却是一掌拍向方平!

    哪怕本源有变,也要此刻杀了方平,以免出现变故。

    而这一刻,战天帝眼露寒光,冷笑道:“二猫,你得提前走了!”

    “喵呜!”

    一声猫叫,眨眼间,二猫化为一支透明长箭。

    “师尊,你真顽固!”

    轰隆!

    长箭瞬间爆射而出!

    轰隆一声!

    惊天动地的响声传来!

    神皇闷哼一声,此刻,额头上插着一根摇晃的长箭!

    “大猫……再见呀!”

    二猫身影展露,一爪子抓向神皇的脸庞!

    噗嗤!

    神皇脸上出现一道道血痕,一声冷哼,轰隆一声,二猫炸裂!

    长箭粉碎!

    神皇冷漠无比,探手再次抓来!

    就在此刻,一枚圆球飙射而来!

    轰隆!

    大手直接被砸的粉碎!

    镇天王破空而来,脸色惨白,狠狠瞪着神皇,也瞪着战天帝!

    玛德!

    你故意的!

    这混蛋……射穿了自己的本源体!

    战天帝缓缓笑道:“救你呢,不然你也要沉眠……”

    “交给你了!”

    丢下这话,战天帝踏空而去,笑声爽朗:“走的慢一些,二猫,我还是想看一眼三界……”

    “喵呜!”

    虚空中,隐约间有猫叫声传来。

    方平肩膀上,苍猫早已泪流如注。

    二猫,三猫……都死了!

    战天帝,也要死了。

    灵皇分身也死了!

    三界,再也看不到他们了!

    方平脸色复杂,陡然,脸上泛现狠色,转身,一刀劈出!

    镇天王刚轰出一拳,神皇好像此刻气机不稳,正轰爆了镇天王一拳,方平一刀斩来,噗嗤一声,斩断了神皇一根手指!

    神皇脸色冷厉,看了他一眼,又看看镇天王。

    此刻,本源剧烈颤抖,有人喝道:“还不走!”

    神皇轻叹一声,“下次……再见!”

    轰隆一声巨响!

    神皇消失,本源宇宙颤动的更加厉害了!

    “走!”

    镇天王也是口溢鲜血,暴喝道:“快走,此地要坍塌了,都快点离开!”

    轰隆隆!

    方平被镇天王拉着,此刻,和苍猫一起回头看去。

    看已经快要消失的战天帝,看已经消失的神皇。

    方平冷哼一声,“下次……必杀尔等!”

    轰隆隆!

    天地坍塌,方平几人瞬间钻进黑洞,通道,也在迅速坍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