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宋猛虎 > 虎起汴梁 第十八章 你猜得不错(感谢蒋大少丶万赏)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所有人闻言停了话语笑声,也都往甘奇看去,等着看甘奇如何数落这个外地小子。

    只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甘奇再开口,却道:“好,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兄弟,往后你周侗,一个月例钱十贯,年底再发五十贯算是年节费用。吃喝拉撒,我甘奇全包了。遇到如此英雄,算是我甘奇的福气。”

    周侗闻言,也愣住了,他虽然说出了这般狂妄的话语,那是他自尊自信使然。但是他也做好了被人讥讽嘲笑的准备,有本事的人,多是这般,心中有自己的骄傲。话语说出,别人讥讽是被人没见识、没本事,没有识人之明。

    但是真有人信了他口中之语,周侗也是惊奇万分,一年给一两百贯钱厚待,他更是没有想到,几十亩田也不过一两百贯钱。甚至甘奇自己,现在口袋里兴许也就这点钱了。这无疑是一笔巨款,在汴京城算是巨款,到得贫瘠的西北,更是巨款。

    周侗愣愣一言:“甘大哥可是在说笑?在笑话我?”

    甘奇严肃认真摇摇头,说道:“周兄弟乃是世间少见的豪杰人物,能结识周兄弟,也是我甘奇的福分。岂能说笑?兄弟若是看得起,愿意认我这个大哥,我更是求之不得,钱财对于兄弟而言,算得了什么。”

    周侗看着甘奇认真的模样,并未言语,他似乎还是不太相信。

    一旁有人开口提醒着:“甘东家,你可别被这外地小子骗了,大话谁不会说,我还能说我打遍天下无敌手呢。”

    甘奇已然答道:“你们是有眼不识真英雄,我甘奇看重的人,不要说百十贯钱了,什么都不算事。”

    周侗闻言,少年人已然热血上涌,已然拱手大拜:“甘大哥,小弟初来京城,能遇大哥这般慧眼识英雄,感激不尽,小弟定然不负大哥这份恩情。”

    甘奇已然伸手去扶周侗,口中说道:“兄弟以后就跟在为兄身边走动吧。”

    周侗点点头,站到甘奇身侧,说道:“大哥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不为钱财,只为今日之情义,小弟一定不会推辞。”

    甘奇很是满意点了点头,左右看着众人,也从众人脸上看出了不服,甘奇豪气一语:“我这兄弟周侗,武艺绝顶。若是何人能打得过他,每月十贯例钱,我甘奇没有也不会眨一下。这句话,不止今日有算数,往后一直都算数。”

    众人闻言,脸上不服的神情尽去,早已都是一脸的跃跃欲试,即便是头前还在码头装卸货物的人,此时也想去试上一试,一个月十贯钱,卖一年的苦力也不见得能赚到。

    也不得不说甘奇的手段着实有些高明,如此管理手下之人,显然就有后世经营公司企业方法的影子。先要激起众人的上进心,然后还要建立起企业文化,凝聚人心。一步一步,一环套一环。

    甘霸听得甘奇话语,面色一苦,双眼一闭,众人面前口中不说,心中早已在想:大哥,你这是挖了金山还是挖了银山啊,大哥你是不是傻了啊?

    跃跃欲试之人,有些还在等着,有些人就已经迫不及待了,往前走一步,开口:“甘东家,我年少也与人学过两手拳脚,要与这个周侗比试一番。”

    甘奇闻言一笑,答道:“周侗,就让他们见识见识。”

    周侗哪里还用得着甘奇吩咐,往前一步,负手而立,口中一语:“你先动手。”

    那人听得周侗这般言语,颇为气愤,眉宇一狞,硕大的拳头就往周侗砸去。

    “咚!”一声闷响。

    周侗还是刚才那个姿势,甚至许多人都没有看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只听得一声闷响之后,要与周侗比试的那人已然倒飞而出,趴在地上捂着胸口,面色发紫,一脸的难受,声音都发不出来,似乎背过了气去。

    甘奇倒是看清楚了周侗以极快的速度出了一脚,开口喊道:“好身手。”

    周侗还转头过来说道:“大哥过奖。”

    此时甘奇已经往前走去,去扶起被周侗踢在地上那人,扶起之后,还帮他顺了顺气。

    待得气顺了过来,那人一脸尴尬左右说道:“见笑见笑。”

    甘奇却是笑着安慰道:“兄弟你武艺倒也不错,下次再接再厉。”

    “多谢甘东家。”那人手一拱,转身走进人群之后,便也是知道自己脸面无光。

    大哥赌坊这边正在热火朝天,甘奇也开始安排着赌坊开门的一些事宜,还上街高价从别人店面里挖来了一个姓朱的账房。

    却也有人飞快往汴梁城内跑去,在外城一个经营布匹的店面里,见到了黑虎帮大当家王胜。

    “大当家,大当家,小的有事禀报。”来人跑得上气不接下气。

    “什么事情这般着急啊?”王胜不仅是码头黑虎帮的大当家,也在城内有宅子有产业,城外的黑虎帮赚来的钱,他也大多在城内投资经营与花销。

    “大当家,那个八臂金刚甘奇,竟然在码头西边开了一家赌坊,眼看着就快要开门营业了,还花大价钱四处招揽人手,却也不见他来拜码头。还请大哥定夺。”

    王胜闻言眉头一锁,问道:“招揽人手?花多大价钱啊?”

    王胜的关注点倒是不一样,并非甘奇要开的赌坊,而是在甘奇招揽人手上面。

    “当真是大手笔啊,月例两贯五,甚至听人说都甘奇为了招揽人手,价钱最高都开到了月例十贯。当真招到了不少人,连码头上不少的脚力汉都往那里去讨营生了。”

    “两贯五?十贯?哈哈……甘奇他老爹不过留了个宅子,留了点田地,够他这么挥霍的?这也有人信?”王胜不以为然,说的也是事实,甘奇家境虽然算是殷实,却也没有本钱这么挥霍,卖宅卖田都不够。

    “大哥,莫不是他发了横财?”

    王胜摇摇头:“他不是发了横财,是想发横财,以为开个赌坊就能发财,年轻人啊,想法倒是天真得紧。”

    “大哥,咱们该怎么对付他那赌坊?还请大哥吩咐。”

    “对付?不用对付,他以为赌坊这么好开的?没有几个真正摇骰子高手,万贯家财也能赔个精光。”王胜不在意地说完,又道:“刘宝山可有消息了?”

    “这都好几日了,宝爷的消息还是没有。若说宝爷当真是出去躲官司了,也不曾听闻哪里发了什么大案子。就算宝爷是真出去躲官司了,也不会一声不吭就这么走了。小的怀疑……”

    “说就是,在这里还藏着掖着作甚?”王胜心中,其实也有猜想。

    “小的……小的想来想去,还是觉得甘奇与此事脱不了干系。”

    王胜点了点头,答道:“嗯,你猜得不错。”

    “那……那……”

    “别这这那那了,回去盯着,待得甘奇赔了本钱再来报我知晓,到时候我给他送钱上门,好好感谢一下他。”王胜语气已然凶戾,目光凶狠起来。显然王胜不是刘宝山之辈能比,对付人的手段不知高明了多少。要人死要人活,亦或者要人受折磨罪过,王胜似乎有的是办法,熟门熟路。

    王胜所想,不止要报仇杀人,还要夺人家业,受尽折磨,还不惹官司。

    “大当家,岂还能送钱与他?”

    王胜手一挥,说道:“你回去吧,盯紧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