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宋猛虎 > 虎起汴梁 第四十一章 再催怕你要吃亏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苏轼、苏辙兄弟俩也并没有继续调笑甘奇,因为头前的萧姑娘已经开口说话了:“奴家萧九奴见过诸位公子,蒙诸位公子不弃,上前来唱,若是唱得不好,还请诸位公子多多见谅。”

    古人起名,男女有别,贫富有别。说重视也重视,读书人家多会翻遍经史典籍,或者请名士大儒来取名取字。不重视的,没文化的,狗儿猪儿牛儿,只为孩子健康成长好养活。

    女子的名字就属于不那么重视的了,就算是达官贵人之家,许多女子的名字也极其简单,甚至只有一个乳名一样的东西,甚至有些女孩连好听的乳名都没有,如“九奴”这般的名字,更像是一个代号。

    萧九奴这个名字一出,也就说明了这个姑娘才刚刚出道不久,没有什么名气,但凡有些名气,这姑娘的名字就会重新起上一个了。古人多名多字是很正常的事情,许多人甚至有几个名、几个字、几个号。

    就像看许多古籍资料,有的人名什么,又名什么,字什么,又字什么,号什么居士,还号什么散人,还号什么先生。

    没什么名气的姑娘,在文人士子面前也就没有什么热烈的反响,好词好曲付与名家,那是图一个名声鹊起,大多数人自然舍不得把好词好曲给那些没有名气的姑娘。

    萧九奴也不在意比较冷淡的场面,琴音起,便是柳永柳三变的老词:“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都门帐饮无绪……”

    唱腔婉转动听,清澈如夜莺鸣啼,难怪苏轼记得住这个才见过一面的姑娘。

    甘奇点点头道:“是那个意思了。”

    “哈哈……甘兄果真是看上了。”苏轼答道。

    甘奇认真点头:“嗯,不错不错。”

    兄弟俩笑得玩味,苏轼大手一挥:“取纸笔。”

    一旁伺候的小厮闻言,几步走过来见礼,虽然表情上不是那么热情,但是这纸笔自然还得去取。

    纸笔已来,苏轼手腕轻动,另外一只手提着下笔的袖子,片刻已罢,俯身微微吹了一下墨迹,说道:“甘兄,你看如何?”

    甘奇转头去看,字都没有看清,就已经在夸:“极好极好,六六六。”

    甘奇夸得敷衍,他只知道苏轼写出来的,就算是坨屎,那也是满场最好的屎。

    苏轼听得甘奇夸奖,微微一笑,又抬手一招:“送与萧姑娘。”

    小厮接过词,微微躬身,等候了片刻。

    苏轼哪里能不懂这些,伸手到怀里去摸,还未等他摸出什么,一串铜钱就已经塞到了小厮手中。

    小厮接着铜钱,愣了片刻,不为其他,只因为出手之人实在阔绰,平常里十几个铜板就能眉开眼笑的小厮,此时看着这一把铜钱,岂能不愣?

    再看给钱之人,小厮连忙俯身大礼一拜:“多谢甘公子,拜谢甘公子。”

    小厮缘何认识甘奇?只因为刚才那一番激人填词的戏码,这个小厮头前也是那躲着偷笑的人,偷偷笑话甘奇,此时礼节实在周到。前倨后恭不过如此了。

    甘奇摆摆手:“速速送去。”

    小厮起身连忙往前送,此时也有人听得这小厮拜谢之语,不少人转头来看甘奇。

    也有人小声议论:“甘奇填词了,甘奇终于填词了。”

    “好,终于是填出词来了,稍后甘正回来,你我也有个交代了。”这声音多少有点欣喜之意。

    苏轼见得甘奇替他给了赏钱,也不多言,只笑道:“笔给你,甘兄快写。”

    甘奇接过了苏轼递上来的笔,皱眉在想。甘奇就算是要当文抄公,也不及苏轼那般信手拈来的快。

    头前的萧姑娘接到了词,似乎还有些意外,拿着词稍稍一读,惊喜立马就写在了脸上,起身一语:“奴家拜谢眉州苏轼苏公子大恩,愿以奴家咿呀之唱,助苏公子今夜一场好醉。”

    众人一听,又有不少人失望了,原道不是甘奇,是个什么眉州苏轼。

    还有人说:“这苏轼又是谁?”

    “许是甘奇身边坐着的那人。”

    “唉……这甘奇今夜当真是厚了面皮了。”

    萧九娘调弦开口:“持杯摇劝天边月。愿月圆无缺。持杯复更劝花枝。且愿花枝长在、莫离披。

    持杯月下花前醉。休问荣枯事。此欢能有几人知。对酒逢花不饮、待何时。”

    今夜中秋,这曲《虞美人》填得自然是极好,苏轼手笔没得说。

    要说中秋词,古往今来,莫过那曲苏轼的《水调歌头》,便是那“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堪称千年第一中秋词,但是苏轼这个年纪,似乎还差了一点人生感悟。千年第一中秋词还作不出。

    这曲《虞美人》里年轻的苏轼还想着“愿月圆无缺、花枝常在”。《水调歌头》的苏轼,就已经是“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人生感悟已经到了不一样的境界了。

    但是这曲《虞美人》,已经足够吊打满场众人。

    词作是好是坏,在场明眼人不少,一曲而罢,所有人的目光都往甘奇这边看来。

    唱完的萧姑娘已经起身再次行礼:“奴家再谢苏公子,承蒙苏公子厚爱,如此佳作付与奴家,奴家感激不尽。”

    苏轼此时也起了身,有礼有节拱手,答道:“萧姑娘之弹唱绝技,依在下听来,世间罕有,一曲与你,正合适。”

    也有人出言来夸:“眉州苏轼,才华不凡啊。”

    “萧姑娘也唱得极好。”

    众人大多都在以为苏轼与萧姑娘这算是王八看绿豆看对眼的时候,忽然苏轼开口一语:“萧姑娘稍后,我好友甘奇也有一曲送给你。”

    甘奇还皱眉在想,听得苏轼之言,连忙动笔去写。为何甘奇还在想?因为中秋词,古往今来佳作不少,真要一曲出彩,一般的词作还够不上,文抄也有文抄的为难,那曲《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甘奇倒是可以信手拈来。

    但是转头看一看当面的苏轼,甘奇还是摇了摇头,做人还是得厚道一点。所以甘奇又想了一个大佬,大佬名叫辛弃疾,也有一曲中秋词冠绝古今。

    只是甘奇背啊背啊,差点就骂出来了,心中已然在想:他妈的,老子好像忘了几句,都怪小时候读书不用功。

    苏轼已然在推甘奇:“甘兄,快点,不要让萧姑娘等久了。”

    正在搜肠刮肚背词的甘奇闻言答道:“子瞻你可别催我了,再催怕你要吃亏。”

    苏轼闻言不明所以,只道:“我吃什么亏?你快点写,别让萧姑娘久等了。”

    苏轼在催,似乎有人比苏轼更着急,出言说道:“甘奇,你不会憋不出来,又不写了吧?这么多才子当面,莫成了众人闲谈的笑柄,令人耻笑。”

    甘奇本就在烦心,忍了这人三番五次,此时已然不忍,起身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