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宋猛虎 > 虎起汴梁 第一百六十章 谈一次,考一题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京华时报第二期,正式发售。

    甘奇依旧亲自往太学送去,众人见得甘奇送报纸来了,都不需要甘奇亲手去发,早已有人上前接过,帮忙派发。

    最积极的莫过于家有良田万顷的孔子祥了,孔子祥抱着一叠报纸,自己先翻了翻,然后第一个走到刘几身边,把报纸往刘几身前桌案一扔,说道:“你看看,你看看道坚兄多大气,你的文,在第四页,一字不差。”

    刘几似乎还有些不相信,连忙打开翻到第四页,果然一字不差刊载其中,便是心情大好,往甘奇看了看,似乎觉得极为解气,甚至已经准备带着报纸出门去读了,本来上次胡瑗吩咐他出门去给那些贩夫走卒读报,他是出门走了一圈,敷衍过去了。

    这回刘几却是迫不及待要出门去给人读报了。

    正当刘几激动的时候,忽然听得冯子鱼开口大呼:“原道是这般啊,道坚兄,佩服佩服,这世间如你这般不畏权贵者,凤毛麟角,凤毛麟角啊,小弟当真佩服得五体投地。难怪,难怪皇城司会封了道坚兄的编辑之所,看来道坚兄所言非虚啊,说得有人心虚了。我当也起笔,写一篇文章,为道坚兄助威。”

    众人大多才刚刚拿到报纸,还不知道冯子鱼在说什么,冯子鱼又连忙大喊:“看第一页,看道坚兄亲笔之文,快看快看,都快看。”

    所有人连忙开始读第一页,文相公……手把手教你如何成为宰相?嗯,文相公?哪个文相公?

    再一看,文彦博的大名,一次一次出现……

    许多人已经看得目瞪口呆,频频回头去看甘奇。

    不免有人心中在想,这甘奇甘道坚莫不是疯了?如此得罪当朝宰相,莫不是不想当官了?

    得罪了文彦博,还想考进士?还想当官?

    疯了,当真是在做傻事。

    也有人开口喊道:“道坚兄威武,道坚兄乃吾辈楷模也!”

    喊话之人,是甘奇的“自来水”孔子祥。

    甘奇一本正经看向众人,开口说道:“直言敢谏,才是君子所为。如今我不过区区一个书生,若是不敢直言,往后若是入得官场,那便更不敢直言。不敢直言之臣子,于国何益?”

    “好,道坚兄说得好。”

    “道坚兄大义凛然,那文彦博却派人封了道坚兄的编辑部,如此伪君子,岂敢窃居朝堂高位,我等当联名向官家上书,与这狗贼势不两立。”冯乐激进非常。

    甘奇满意得连连点头,为何甘奇要把太学当做自己的大本营?就是因为太学生这股势力不可小觑,学生之中,也唯有太学生有资格给皇帝上书。太学生还有一个技能,那就是请命。连北宋末年诛杀六贼这种事情,也是从太学开始发起的,领头人是个叫陈东太学生,蔡京朱勔王黼之辈,最后一个个死于非命。

    热血,有冲劲,不瞻前顾后,敢打敢冲。

    “自来水”孔子祥立马附和道:“联名上书,与文狗贼势不两立!”

    又有人说道:“如此手段得以升官,还能窃居宰相要职,莫非是要我等都与之学不成?以我家中财资,十几亩水田,是否一辈子就无出头之日了?此贼不除,朝堂不靖,此贼不除,人心不平。”

    众人说得热火朝天,也有许多人低头不言不语,在顾及着自己未来的政治路途。

    刘几刘伯寿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头一页,甘奇文章指名道姓在说文彦博昔日以蜀锦升官之事,第四页,正是他抨击甘奇文章所言。此时两相对比,若甘奇所言当真,刘几之文,反倒成了满篇奉承文彦博之文,阿谀奉承得连读书人的底线都没有了。刘几之前哪里相信蜀锦升官之事是真?更不相信甘奇会指名道姓去说这个故事的主角是文彦博。

    此事若是千真万确,刘几莫名其妙就成了那阿谀攀附的典型人物了。但是刘几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又哪里想过要阿谀奉承哪个权贵宰相?

    这样不行,刘几起身开口一语:“诸位,我却不信,不信文相公是这种人,官家之圣明,诸位有目共睹,岂会做这般的事情?”

    冯子鱼立马反击一语:“官家自是圣明,可是官家也不可能事事洞察,文彦博就是那钻营之小人,利用了官家宅心仁厚,此贼定要除之。上一期的报纸才刚一出,道坚兄就受人打压,这岂不是证明文彦博这个老贼是做贼心虚?”

    这话说得连刘几都心虚了,心中正在组织言语再来反击。

    此时胡瑗手拿报纸匆匆入得学堂,高举手臂,大呼:“静一静,静一静!不得喧哗!”

    众人禁声,胡瑗对着甘奇招了招手:“道坚,你到老夫公房来一趟,老夫有事问你。”

    甘奇随着胡瑗而去。

    孔子祥看着甘奇与胡瑗的背影,忽然悲哀一声:“不好,不好不好,道坚兄又与胡先生细谈去了。”

    冯子鱼愣愣问了一语:“如何不好?”

    “唉……道坚兄与老先生细谈,那还能有得好?你们都忘记了吗?谈一次,考一题,这回怕又是要考一题了,考得我是两眼直翻白。”孔子祥满脸悲色,语气无力。

    众人恍然大悟,冯子鱼也是回过神来,口中说道:“当真不好,当真不好,如何是好?”

    “唉……往后啊,咱们不能让道坚兄总是到太学里来,咱们得主动去拿报纸,如此可避免多考。”孔子祥说得一语。

    冯子鱼连连点头:“对对对,以后报纸我去拿,不能教道坚兄送了。”

    有人叹息一语:“今日这一考,怕是跑不了了。”

    孔子祥灵机一动,又道:“没事没事,我有一计。走走走,大家都走,上街给人读报去,读一天,都读一天啊,不要早回了。”

    冯子鱼连忙也道:“对对对,上街读报去,上街读报去。”

    忽然之间,太学内舍学堂一百多号人,一哄而散。唯有刘几,犹犹豫豫,出门也不是,留下来也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