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宋猛虎 > 虎起汴梁 第二百二十一章 孔圣人说干他娘的(感谢盟主huajunren巨额打赏)

虎起汴梁 第二百二十一章 孔圣人说干他娘的(感谢盟主huajunren巨额打赏)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热烈庆祝本书第一个盟主诞生!多谢书友huajunren的打赏。)

    赵小妹铁了心要为张淑媛赎身,不知她心中到底如何作想。

    张淑媛进了这一趟王府,来时忐忑,走的时候依旧忐忑。就如她说过的那句话语,一个风尘女子,又哪里能做得了自己的主?

    别说风尘女子,这个时代能为自己做主的女人,又有几个?

    张淑媛在赵小妹面前,终究说不出那等决绝之语,大概也是她心中还有犹豫,关于贱籍,关于甘郎,关于县主,关于这一辈子的未来,头绪不多,乱麻丛生。

    为何在风尘?雨打浮萍,谈何人生?

    甘奇在忙碌,忙着为狄青造势,亲自捉笔,写就一篇长文,痛陈火峒蛮反复之贼。从侬智高说到侬宗旦,也细说邕州之民苦不堪言。

    《火峒蛮贼,畏威而不怀德!》一篇长文,从孔子以德报怨,说到唐太宗畏威而不怀德。其实说来说去,就是在激起民愤,把势头造起来,让看报纸的人喊打喊杀。

    宋朝对待这些反复的势力,多是羁縻政策,所谓羁縻,就是笼络、讨好、引导之意,说白了就是怀柔政策,再说白了,就是要用“爱”来感化他们。这种政策,显然就是偏儒家的政策。

    不说这种政策到底好不好,首先一点,这种政策时间太长,麻烦太多,而且常常被人利用,也被人看不起,甚至成了变相资助作乱的势力。

    不论是对火峒蛮也好,还是国内那些造反的也好。比如火峒蛮,他都攻了你的城池,杀了你的百姓,你还好言好语请他归附臣服,今日归附了,明日又反叛了。

    有不如对待那些造反的贼人,本就是劫掠百姓、杀人放火之辈,招安之后,还能当官,时不时封个什么节度使之类。那些江湖强梁,许多时候反倒把造反当做一种当官的渠道,今日占山为王,劫掠乡里,明日反倒可以当官。

    时间哪有这种事情?

    在这一点上,大宋的朝廷,其实可以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圣母婊”,以为站在了道德制高点,以为自己道德高尚,其实祸害无穷。

    乃至于仁宗自己,在对待作奸犯科的罪犯这件事情,其实某种程度来说,也是一个“圣母婊”。

    侬智高被狄青干倒了,然后羁縻了六年,侬宗旦又造反了。

    甘奇要防朝廷一手,防止朝廷又做那圣母婊之事,那就得造势,再一次引导舆论,把仇恨立起来,让那些说招安、说安抚的人,没有舆论支持。

    在甘奇看来,羁縻不是不可以,绥靖也不是不可以,但是这些政策都应该有个前提,那就是把他们打怕、杀怕,之后,再来说如何羁縻,如何绥靖。

    前提是羁縻绥靖的对象得先怕了你,不敢惹你,不敢反你。再以教化之功,教他们学一学圣贤,学一学孔孟,读一读之乎者也。

    畏威而不怀德,这是唐太宗李世民说的话语,夷狄,禽兽也,畏威而不怀德。意思就是说,那些夷狄之人,都是禽兽,只会怕你的威势,不会感激你的恩德,所以呢?所以别说那些什么恩德之事,就得干他们,往死里干。

    报纸到处在卖,到处在读,茶楼瓦舍里,骂声连连。

    孔子祥占了说书人的椅子,读着报纸,自己也读得义愤填膺。

    茶楼里吃茶的,有街边商贩,有来往客商,也有附近居民,甚至有街边泼皮无赖。

    “狗贼之辈,禽兽也,给他们地盘,给他们好处,还教他们读书,好好的日子不过,得寸进尺,他们竟然还杀我百姓,攻我城池,禽兽不如!”

    “我看,上次狄将军就是心慈手软,既然打败了他们,为何不把他们都杀光!”读书少的人,就是刚。

    “这不能怪狄将军,狄将军之负责领兵打仗,怪就怪朝堂诸公心慈手软,没有让狄将军下手一劳永逸。”

    孔子祥听得众人之言,有些目瞪口呆,这些底层人民与他的价值观,多少有些不一样,他自己气愤是气愤,但是没有气愤到开口闭口要杀光的程度,毕竟他是读圣贤书的人,仁义道德在心中。

    却也有人来问孔子祥:“那位孔先生,您是太学的大才,近来都未我等读着报纸,说着家国大事,来日您也会当官,您说个理,就这等蛮贼,屡犯州府,杀我百姓,该如何对待?”

    孔子祥看了看众人,又低头看了看报纸之文,文章是甘奇亲笔写的,却只说事情,只带了节奏,没有说如何应对,孔子祥只得自己想了一想,说道:“我看呐,还是不必如此过激。火峒蛮之百姓,想来多是好人,坏只坏在那些头领,利用了百姓,除其首恶即可。”

    便有人开口说道:“孔先生,我看您呐,也是心慈手软。”

    孔子祥嘿嘿笑了笑,起身拱手,把座椅还给说书老汉,回太学而去。

    过三日,孔子祥又到了这茶楼,茶楼里早已坐满,近来似乎有许多人慢慢形成了习惯,每过四日,就会到这茶楼里等候,等候太学生来这里读报。

    底层许多百姓,对于国事,显然很是上心,以往是没有那么多获知资讯的渠道,只能街头巷尾道听途说,如今有了一个真正权威的渠道了,来听报纸的人便是越来越多。

    这个时代,读书人与底层百姓,其实是脱节的。甘奇似乎给了底层百姓与读书人一个沟通的渠道。

    今日报纸头版头条:《或曰:以德报怨,何如?子曰:何以报德?以直报怨,以德报德。》

    意思就是有人以圣母婊的心态问孔子:老师,我用恩德去回报别人的怨恨,别人打我,我不还手,我用爱去感化他,羞辱他,教化他,让他知道自己错了,我是不是道德高尚?

    孔子答:你用恩德去回报别人的怨恨?那么你用什么去回报别人的恩德呢?你的恩德只能用来回报别人的恩德。别人如果与你有仇,该怎么办就这么办。以直报怨,直,就是对等,别人怎么对你,你就怎么对他。

    孔子的意思就是说,别他妈做烂好人!

    这就是甘奇这一篇文章要说的东西,孔子就是这样教导中国人的。

    孔子祥读完报纸,再看众人。

    “甘先生说得对,孔圣人也说得对,干他娘的,干他!”

    “对对对,孔圣人说干他娘的!”

    “狄将军呢?让朝廷把狄将军找出来,让狄将军领兵,干他娘的!”

    然后又有人问孔子祥:“孔先生,您也姓孔,您说,这事情该怎么办?”

    孔子祥低头看了看文章,舔了舔嘴唇,说道:“孔夫子说得对,干他娘的!”

    “对对对,太学生就是太学,见识就是高,就得干他娘的!”

    “太学生果然大才,不同凡响,见识比一般人高得多,孔老夫子不愧是圣人,让狄将军带兵,杀光他们。”

    孔子祥有些尴尬,口中说道:“杀光他们?这个……好像,不是孔夫子说的……”

    “就是孔圣人说的,他杀你,你就得杀他,以直报怨,就是这个意思。”

    “对对对,甘先生也是这个意思!”

    “道坚兄是这么意思吗?好像……有点。”孔子祥话语有些不那么笃定。

    孔子祥又嘿嘿在笑,这回多少有点皆大欢喜的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