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宋猛虎 > 虎起汴梁 第二百三十章 这鸡太美,杀之可惜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真要出征了,狄青去枢密院领兵符印鉴,然后去城外大营点校着人马。

    点校西军人马倒是不难,都是熟悉之人,狄青一去,还真是一个皆大欢喜的局面,一众军将个个恭敬非常,脸上带着喜悦,能重回狄青麾下效命,一起出征打仗,这是令人开心的一件事情,大多也在等着随狄青大胜而回,天子脚下,若是天子亲自封赏,那好处自不用说。

    众人激动惊喜,唯有狄青一人面色沉闷,看着这些昔日跟随在旁的西北悍勇老卒,五味杂陈。

    点校完西军的三千多人马,狄青又往一旁的军营而去,寻一个叫庞敢的游击将军。

    狄青对东京禁军是一点都不熟悉,还有四千多抽调的名额来自东京禁军,甘奇也就给狄青介绍了几人,甘奇能认识的,也就是庞敢庞勇兄弟,以及朱干与刘兆。这四个人与甘奇算得上熟悉,甘奇也一个不落让狄青带上。

    狄青到处点校人马,也频频往枢密院去跑,粮草军械之类,都要枢密院下令各处府库,才能调动得出。

    最后也免不得入宫一趟,见一见那位皇帝陛下赵祯,听赵祯嘱托几语,狄青也得给赵祯几句忠心话语。

    赵祯又频频叮嘱狄青注意身体之类,如此也算得君圣臣贤。

    皇帝赵祯还亲自设宴招待狄青,上一次出征火峒蛮,赵祯也亲自设宴为狄青壮行,这一次也是如此。

    狄青忙着他的事情。

    甘奇也忙着自己的事情,报纸又出一期,上面有出征的具体时间,便是等着愿意一起去的学生们到时候来汇合。

    甘奇也要带上几十号人手在身边,甘霸周侗狄咏等人自不用说,还有刘廷龙、冷甲鱼等人,甚至把草上飞也带上了,草上飞这般的人物,天生就是做斥候的好材料。

    上一次在那北邙山杀人,他们也都不曾缺席。这一回再出去,便是熟门熟路了,甘奇甚至还一人给了一些安家费,这一次是去打仗,不比头前。

    赵宗汉得到了这个消息,便是飞奔回家,准备与汝南郡王赵允让说一说,也道个别。主要也是要征得赵允让的同意,赵允让若是不同意,赵宗汉想走也是个麻烦事。

    却是刚刚到得赵允让的房中,赵宗汉就看到了赵小妹也在这里,而赵允让脸上似乎有些不快。

    赵宗汉进去拜见。

    赵允让抬头看着他,语气颇为不善:“有何事啊?”

    赵宗汉看了一眼一旁的小妹,见得小妹脸上似有泪花一般,心中打着鼓,却还是说道:“父王,孩儿此番准备随狄将军南下,特来此行。”

    赵允让闻言先是愕然片刻,随后又道:“你也不看看自己的胳膊腿,拿得起一柄刀吗?狄青去打仗,你跟着去作甚?去送死?”

    赵宗汉连忙解释道:“父王,孩儿只是去长长见识,并不上阵,到得邕州,也只会在城中不出去,父王放心就是。”

    赵允让皱着眉头,看着面前的兄妹俩,又问:“可是甘奇?是甘奇叫你去邕州的?”

    赵宗汉先生点点头,却又连忙摇着头:“父王,是孩儿自愿随他去的,好男儿志在四方,岂能一辈子留在这东京城内?孩儿如今长大了,总该四处走走,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如此方为好男儿。”

    赵允让叹着气,抬手指着兄妹俩,口中说道:“你们啊,你们啊,没有一个省心的。一个要为父卖着老脸花上一二十万贯去买个青楼花魁,一个手无缚鸡之力却要上阵去打仗。你们是怕为父活得太久了,死不了。”

    赵宗汉闻言惊讶起来,转头看向自己的妹妹,他已然明白了赵小妹为何在这里,却是如何也想不到自己这个小妹,竟然要做这种事情。

    赵宗汉连忙说道:“父王,小妹是不懂事,尽做一些傻事,道坚不过在青楼里与那女子对饮了几杯,小妹就要去把人家买回来,世间哪里有这样的事情,父王自不必管她。孩儿此番去邕州,那是去见世面的,为国尽忠,乃是大丈夫所为。”

    赵宗汉这是把妹妹卖了,踩着妹妹往上爬。

    赵小妹闻言大急,连忙又道:“父王可千万别听兄长瞎说,我只是觉得那张大家诗词文章,吹拉弹唱无一不通,一见如故,想她在青楼里实在可怜,所以想让她到咱们府上来陪着女儿,女儿在府上实在孤苦,如此也能有个伴,父王若是苦闷了,我们两个人一起为父王弹琴唱曲的,也能解父王一些苦闷。”

    赵允让闻言,双眼睁得大大,左右来回看这兄妹俩。无言以对,最后只问出一句话:“甘奇就这么的好?啊?好成这样了?一个要跟着去打仗,一个为了他不惜一二十万贯的钱财,连老父的脸也不当回事了?甘奇就这么好?”

    赵宗汉连忙说道:“父王,父王,孩儿可不是去打仗,孩儿只是顺道游山玩水,见见世面。小妹她是猪油蒙了心,要多多管教一下。”

    赵允让这个气啊,指着赵宗汉就骂:“我看你也是猪油蒙了心,死了才好,死在那蛮人的刀下,你就知足了。”

    中国的父亲,区别不大,多是这一类。

    “父王,死不了,当真死不了,没有什么危险,您还不了解我吗?有危险的事情我可不愿意去,躲都来不及呢,我就是跟着去看看,一旦有危险,谁能有我跑得快?见了这番世面,往后才能有出息,父王您说,是不是这个道理?”赵宗汉一脸的讨好,头也不断往前去凑。

    却听那赵小妹已经哭出来了,口中说道:“兄长瞎说,父王,不是这么回事,兄长冤枉人家,父王也冤枉人家,嘤嘤嘤……”

    “唉……”老王爷赵允让头都大了。

    “父王,孩儿此番,特来辞别,不知家中有没有上好的甲胄?给孩儿来一套,孩儿拜谢父王。”赵宗汉大礼拜下。

    “滚,滚远点。”赵允让骂道,自己的儿子自己知道,赵宗汉哪里是能上阵杀敌的人?还要去邕州?莫不是真要去送死?赵允让岂能答应。

    赵宗汉却就是不滚,站在一旁,想着怎么说服自己的父王。

    却是赵小妹一边嘤嘤嘤,一边说道:“父王,父王,您就帮女儿这一回吧。”

    赵允让又是一口长叹,站起身来,摸了摸赵小妹的头,说道:“宗兰吶,你在家中最小,谁都疼着你、护着你,为父也最疼你,你真是为难为父了,若是年轻时候也就罢了,但是为父如今六十有三,还端着脸面到处去求人,只为买一个青楼花魁,传出去不知多少人要在背后笑话……”

    “对对对,小妹当真不懂事,如此为难父王,父王六十有三了,岂能还端着脸面去做这般的事情?小妹,你也该懂事了,你看我,我就知道要上进,要为国效力,为父分忧,也为官家分忧。”赵宗汉义正言辞。

    “滚,一边站着去,闭嘴。”赵允让呵骂一声。

    赵宗汉连忙往一边站了站。

    却见赵允让又摸了摸赵小妹的头,说道:“罢了,罢了,为父如今,时日无多了,那甘奇,还真是个良人。一二十万贯的钱,死了也带不到棺材里去,为父去买,去给你买就是。你去吧,别哭了,好好一个姑娘,哭花了脸像什么样子?回去等着就是了。”

    赵小妹闻言大喜,果真不哭了,抱着赵允让的手臂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口中说道:“谢过父王,谢过父王,女儿这就不哭了,这就回去等着。谢过父王。”

    小姑娘屁颠屁颠就跑了出去。

    一旁的赵允让目瞪口呆,急忙一语:“父王,爹,亲爹,我不会是你捡来的吧?”

    “滚,滚蛋,还打仗,你出门杀只鸡给我看看,你若能把鸡杀死,我便让你去了。”赵宗汉抬手在赶。

    赵宗汉迈步就走,出门便是大喊:“鸡呢,把府上的鸡都给我找来,我今日不屠他千八百只鸡,还就被人看扁了,好教你们也知道,我也是铁骨铮铮一条好男儿。”

    一边喊着,赵宗汉一边往厨房里冲,提着一柄切菜刀就跑了出来,口中依旧大喊:“鸡呢?鸡在哪里?”

    “世子,鸡给您找来了。”一个小厮笑意盈盈而来,算是心思活络,讨好自家主人。

    赵宗汉看着面前的大公鸡,提着刀,转头往赵允让房间的方向大喊:“父王,孩儿可就要杀鸡了!!”

    “世子,请!”小厮一手抓着两个鸡翅膀,一手捏着鸡头,把鸡脖子都撸出来了,只等赵宗汉一刀下去,命断当场。

    也还听得大公鸡咯咯在叫,像是知道自己命不久矣。

    “父王,我可就要动手了啊!”赵宗汉又是大喊。

    “世子,砍这里,一刀下去,定然毙命!”

    赵宗汉把手一抬,就要杀人……杀鸡。

    只见他左边瞄了瞄,右边瞄了瞄,又问:“砍这里吗?”

    “对对对,就这里,脖颈之上,一刀就死。”

    赵宗汉左边走了走,右边走了走,舔着嘴唇,吞着口水,手势做了好几趟,却就是没有砍下去,口中轻声一语:“这鸡太美,杀了可惜,去换一只丑点的来。”

    “啊?哦……好……好的,世子稍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