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宋猛虎 > 虎起汴梁 第二百三十七章 人心惶惶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宾州来的援军越来越近,已然就到城下了。

    今日的邕州城,与狄青在的时候很不一样,四门紧闭,城头上皆是军汉,狄青带着大军一走,邕州城就成了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肖注站在城头之上,面色并不好,只因为六年前侬智高攻打邕州城的时候,宾州的援军表现得实在太差。

    所以宾州援军再来,也并不能让肖注有丝毫的欣喜,反而是一脸的不待见。

    只是当宾州援军慢慢走近之后,肖注才感觉到一丝丝的不对劲,因为城头之下,没有一个人出来说话的。

    只有一个人高高举起一封书信对着城头在不断摇晃。

    肖注一招手,开口吩咐:“把吊篮放下去,把那书信拉上来。”

    左右的士卒把一个竹篮子用绳索慢慢放下城墙,一封书信从城墙下拉了上来。

    肖知州亲启。

    肖注打开书信,读得片刻,陡然间惊讶不已,眼神不断往城下去看,果然看到一个比较熟悉的面庞,连忙又看了看书信,再往城下去看。

    反复几番之后,肖注的手都抖了起来,脸上闪过一丝激动之色,又连忙强制忍了回去,然后把书信一叠,往怀中塞去,大喊一声:“开门,让这些宾州来的人全部上城头来。”

    听得吩咐,自然有人去开城门。却是一旁的军将问道:“肖知州,让这些宾州人上城头来吗?城头可是重地,让他们都上来,怕是……有些不妥。”

    肖注眉宇一挑,说道:“他们不是援军吗?既然是援军,那就该来守城,咱们都下去,让他们守城。”

    “啊?咱们都下去?把城池给他们守?”

    “嗯,让他们守,就让他们住在城头之上,城内可找不到多少地方给他们住。若是不愿守城呐,就让他们打道回府。”肖注一脸的不爽。

    这军将好似也明白过来了,原来这是自家知州的逐客之法,便也点了点头,去照办就是。

    城门打开了,一队一队的宾州兵往城内而入,随即往城头而上。

    城头上的邕州兵都往城头而下,起初倒还觉得有些不能理解,不得片刻,也都知道了自家知州是要赶这些宾州人走,所以才如此安排。真要说住人,城墙上还真不是住人的地方,这便是有意为难了。

    待得这些宾州兵都上了城头,众人还在城下谈论起来。

    “这些宾州人连个好坏都不知,还真在城头上搭起了营帐,哈哈……”

    “谁说不是呢?靠他们打仗,还不如靠咱们自己呢。”

    “咱们肖知州岂能不明白这个道理?万事还得靠自己啊,连狄青都靠不住了,这朝廷也就靠不住了,这些宾州人更是靠不住。”

    “他娘的,说得也是,靠谁都不如靠自己。”

    城头下的邕州兵们聊着。

    城头上的城门楼子里,宾州人甘奇走了进去,一个一个的箱子也往楼里抬。

    不得片刻,知州肖注也一脸怒气走进了城楼,却是进得城楼之后,肖注立马就成了一个激动不已的表情,上前就道:“狄将军瞒得我好苦,瞒得我好苦啊!!”

    甘奇笑着答道:“狄将军拖在下带了话,让肖知州一定原谅则个。”

    肖注笑着摆手说道:“我岂能那般不明事理?狄将军当真乃良将,如此计策,当真是天衣无缝,天衣无缝啊,此战若胜,我一定上书朝廷为他请功,请头功。”

    “那在下就代狄将军多谢肖知州了。”甘奇拱着手,心中只觉得肖注这个知州还真是很不错,很称职,有点父母官的意思。

    “诶,你叫……你叫……甘道坚?对对对,甘奇甘道坚,狄将军可以说过这场战事该如何打啊?可有安排妥当?”肖注似乎对甘奇印象不是那么深,脸是见过几次,狄青也介绍过,但是这名字却记得并不牢。

    “狄将军早已把一切安排妥当,知州放心就是。”甘奇说道。

    “如此就好,如此就好,既然狄将军说临战一切都听你安排,想来是极为信任的,那我也就不多言了。还问有何需要帮忙的没有,我还吩咐人一并去办了。”头前的肖注对狄青失望至极,此时的肖注却又对狄青信任有加,不为其他,就为狄青安排的这一场退兵计策,当真是天衣无缝了,连肖注自己都给骗到了。

    连自己人都骗得到,何况敌人?

    这等战阵谋略的本事,不负盛名,狄青还是那个狄青,百战不殆的狄青。这一场仗,在此时的肖注看来,好似胜利在望了一般。

    “还真有许多事情需要知州帮衬,一是城墙的管控,为了避免走漏消息,还请知州多多派人守卫,不让百姓靠近城墙。二是粮草问题,还请知州多多照顾。三是引诱敌人的事情,久拖不妥,倒也要一点小计策。”甘奇说道。

    “前两件事倒是简单,不知这诱敌之事该如何去办,还请明示。”肖注往甘奇身边走了走,还把耳朵往前伸了伸,准备听甘奇话语。

    甘奇附耳去说:“为了尽快开战,必然要示敌以弱,如此才能让火峒人的军队早日出现在城池之外。”

    “嗯,有理。那该如何示敌以弱呢?”肖注轻声问道。

    “逃官,逃兵。”甘奇直白一语。

    肖注醍醐灌顶一般,开口说道:“好计,好计!如此这般,那侬宗旦必然以为邕州城内人心惶惶,只待他来攻打了。这般当真是诱敌的好办法。”

    甘奇笑着,肖注一边说话,一边连连击掌。这般计策,也不知是谁想出来的。

    肖注转身而走,回到府衙之内,见得几个府衙官员之后,密谋一番。

    甘奇带着赵宗汉在城头上走着,也听着赵宗汉吐槽的话语:“道坚,唉……你为何非要我跟你一起来,我都走到宾州了,你就不能放过我?”

    甘奇笑道:“你看那些士子学生们,不都跟来了吗?你一个人不来,也说不过去啊。”

    要开战了,这些二三百号士子一个不少,都被甘奇又从宾州带回到了邕州的城头。一场大战就要在城下开打,甘奇要给他们上的一场生动教育课,就在眼前。

    只是甘奇心中,这堂课,也许对赵宗汉来说,要更加生动一点。

    傍晚,邕州城内忽然躁动起来,到处都是衙差士卒飞奔来去,还有人开口大喊:“推官高祥临阵脱逃了,知州有令,速速擒拿推官高祥家眷!”

    “马步都头黄得功也跑了,速速去拿他家眷下狱!”

    这邕州城,是真要人心惶惶了。

    满城鸡飞狗跳,唯有城头之上一片寂静。

    甘奇在城头上听得是笑意盈盈。口中还喃喃说道:“这肖知州办事利落得紧。”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