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宋猛虎 > 虎起汴梁 第三百五十二章 妥了,可以抓人了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对于军人的尊敬,这种东西,不是装出来的,是甘奇由内而外价值观,来自一个时代的教育。

    甘奇也在想着如何教育这个时代的人,把军人的地位提升起来。

    从小事做起,从我做起。虽然一个称呼是小事,但是在这等级森严的年代,这也是基础。

    粮饷,平常的伙食,衣服被褥的待遇,住宿条件,卫生条件,别说是花公款,就是花自己的钱,甘奇眉头都不会皱一下。

    也是狄青那句话给了甘奇许多震动,来日若是真要上阵,阵前效死之士,那是一定要有的。

    三天之后,甘奇派人如约把一摞发票送到了潘家酒楼。

    大掌柜潘国,看着柜台上这一摞发票,面带不屑翻看了几番,这东西倒是简单,填写一个开票到位,收费项目,收费金额,如此而已。

    身旁还有一个掌柜开口问道:“大掌柜,这发票咱们用吗?”

    潘国答道:“不用。这柜台一天到晚忙成什么样了,哪里还有时间填写这玩意?”

    “大掌柜,若是不用,就怕商税监到时候会来找麻烦,那商税试行办法小的看了一遍,可当真是要拿人下狱的。”这掌柜应该就是之前潘国派去商税学堂敷衍的人,所以心中还是有些担忧。

    潘国头一扬:“要拿人,那就让他甘道坚把我拿去就是。到时候你们把这大门一关,生意不做了。”

    潘国说这话不是开玩笑,他是真准备这么做。他心中也想得明白,自己被抓走了,这么大的生意,后面那么多东家,把店一关,看看后面那些人着急不着急,要把要去把他捞出来。

    只要他潘国从那个什么商税监衙门龙行虎步走出来了,哼哼……以后这商税监,一年几万贯的钱,他甘道坚就别想了,以后收税的都得绕着潘家酒楼走。

    商人重利,这句话在许多时候不假。就是有这么一部分人,比如潘国,宁愿坐几天牢,也不愿乖乖交税。

    做生意,总是会碰到许多麻烦的,潘国处理这些麻烦的手段,也是很熟练的,先被人欺,这就占理了,占了理,再回头把别人治得服服帖帖的,面子就竖起来了。

    这次对付甘奇,潘国还是这种想法,即便被拿到大牢里去了,再从大牢大摇大摆走出来,落的不是潘国的面子,落的是那新官上任三把火的状元甘奇的面子。

    潘国此时其实也气愤不已,头前还准备一年给甘奇交三千贯钱,这样你好我好大家好,没想到甘奇这般欺人太甚,这回潘国是铁了心了,一毛钱也没有。

    柜台里的掌柜闻言也不多言,便也知道自家大掌柜本事大,后面人多,以往也不是没有发生过被人欺辱的事情,什么县府衙门,什么皇城司的指挥使,乃至街头泼皮无赖,每次都能轻松解决,这次应当也不例外。

    潘国此时还指着那一摞发票说道:“扔到伙房里去,早上点火用得上。”

    这是潘国宣泄之语,哪里有用纸去点火的,这也太奢侈了一点。

    柜台内的掌柜点着头:“得嘞。”

    不过这个小掌柜倒是舍不得真把这些纸拿去点火喽,只是把发票搬了起来,先放在柜台里面。

    潘国大摇大摆的走了。

    潘国前脚刚走,便有客人结账,结账之时自然没有开发票这回事。

    然后立马有几个汉子从门口冲了进来,指着柜台内的掌柜说道:“我等是商税监的差人,刚才为何不开发票?”

    柜台内的掌柜答了一语:“我家大掌柜的不叫开。”

    汉子也不多言,只是说道:“此番是口头警告,下一次可就要罚款了。”

    说完汉子又出去了,也不走远,就站在大门口外盯着柜台。连躲都不躲,就这么正大光明盯着。之前结账的客人也被其他拦住了,问得几番,然后拿出一个小本本,正在记录什么东西。

    柜台内的掌柜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

    然后不久,又有人上前结账,依旧不开发票。

    门外几个汉子又走了进来,问道:“如何又不开发票?商税之法,你可识得?此番可是要罚款的,如若再犯,就要拿人下狱问罪了。”

    柜台内的掌柜倒是不疾不徐,慢慢说道:“大掌柜的不叫开。”

    汉子也不发怒,拿出三张发票,拿出一支笔放在口中舔了舔,开的是罚单:“拿好,此乃罚单,交税之时一并带到商税监衙门里支付。此番罚款五贯!”

    罚单被放在了柜台之上,柜台内的掌柜也就抬眼看了一下,结账的人又来了。

    开罚单的汉子倒也不急,又拿出一本东西,翻看第一页,开始记录:潘家酒楼,四月十三日午时二刻,收客酒菜款四百六十钱,未开发票,再犯,罚款五贯,已开具罚单。

    然后左右汉子还把刚才结完账正要出门的客人给拦住了,在门口又问了一会儿,一边问一边写。

    门口刚忙完,门内柜台又在结账,又没有开发票。

    这回几个汉子也不进门去质问了,直接在门口拦住结完账的客人,开口说道:“劳烦一下,我等乃是开封府商税监的衙差,请问尊姓大名?家住何方?”

    客人闻言一愣,不明所以,连忙紧张说道:“我可没有犯法……”

    汉子有礼有节,还拱手作揖,说道:“放心放心,只是记录一下交易过程而已,可不是寻兄台麻烦,就是问问兄台哪里人,在此花费多少钱,如此而已。”

    “哦,好说好说,在下梁东,家住第一甜水巷与榆林巷的交差路口,就在观音院西北,与几个好友在此花费了六百三十钱。”

    “刚才潘家酒楼在你结账之时可有给你开具发票?”

    “发票?什么发票?”

    “就是可以给你一个什么凭证?纸的,上面写你在此吃饭花了多少钱?”

    “吃饭哪里还要什么凭证,没有没有,给钱就是了,那掌柜的还给我少了十个钱呢,没有什么发票……”

    “嗯,你说的可都属实?”

    “属实,这有什么不属实的,吃顿好饭,我还能说假?”

    “兄台识字吧?”

    “识字,一般字都还算认得。”

    “你看看我这写的与你说的是否一样?”

    “我说你们官府也是,还专门派人花费笔墨记一些这般没有用处的事情,记下来有何用?”

    “属实的话,劳烦兄台签个字,画个押。”

    “啊?签字画押?这般事情,有必要吗?”

    “劳烦一下,字你也认得,可不是乱写乱记,上官安排的事情,我等也要交差不是?”

    “好好好,给你签个字。”

    妥了,笔录算是做好了。汉子只等这个字一签下去,转头就喊:“妥了,可以抓人了。”

    商税监衙门,第一次抓捕行动,正式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