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宋猛虎 > 虎起汴梁 第三百八十九章 伺候好,伺候好就行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听说这两日信任知府就要到了,泉州衙通判涂丘早已把治下七个县的知县都召来泉州城等候。

    泉州各个地名与后世并无多大区别,泉州城治所在晋江,不远是南安县,东北惠安县,北边永春与德化,西边是清溪,也就是后世的安溪,安溪铁观音就出自这里,只是如今还没有铁观音这一说,不过这里依旧出产茶叶。西南是同安。

    七个县级治所,泉州城就在海边,不远就是一个天然的小海湾,也是天然的好港口。

    泉州的富裕,有得天独厚之原因,德化出上等的瓷器,清溪出茶叶,这里还有宋朝很好的铁矿,泉州一地,就有铁矿三处,赤水铁场,倚洋铁场,青阳铁场。

    泉州还出铜,泉州不仅出铜,还有一个巨大的安仁海盐场。

    此时,厦门岛与金门岛,也都在泉州治下,称之为烈屿。

    泉州北是兴化军,也就是莆田,这里驻扎了一些军队,以及小小的水师。南方是漳州。但是这些地方,都不如泉州资源这么好。

    通判涂丘,带领着一众官员已经等了两天了。

    忽然听得门口差吏奔进来禀报:“涂通判,知州到了,知州到了。”

    涂丘连忙起身,带着众人出门来迎接。

    只见眼前,一列一列的壮硕铁甲军汉从州衙大门而入,列队整齐,脚步踩得地面咔咔作响,那头盔,遮得这些这些军汉的鼻子与嘴巴都看不见了。这等精锐铁甲,是泉州从来没有见过的。泉州这个地方,不知有多少年没有发生过战争了,军备这种东西几乎不谈。

    涂丘看得这一幕,愣了一愣,又连忙快步出门而去,出门之后倒是看到了不少人,就是没有看到穿官服的那个人,便也实在不知哪个是新知州,略有尴尬,唯有躬身一礼,开口问道:“不知哪位是甘知州,下官涂丘拜见。”

    一个年轻人转过头来,对着他咧嘴一笑,答道:“我是新知泉州事甘奇。”

    说罢,甘奇还挥了挥手,示意甘霸把他的那些诰命文书之类的拿给涂丘看一看。

    涂丘接过那些诰命文书,抬头看了看甘奇,稍稍有些诧异,年轻得有些过分,却也连忙拜见:“拜见甘知州。”

    甘奇扶了一把涂丘,开口笑道:“涂通判辛苦。”

    “甘知州快快请入。”涂丘四十有余,也不是泉州本地人,却在泉州为官十几年了,从知县升到了通判,十几年都在这个地方当官。

    甘奇转头吩咐了一些卸载行礼的事情,便往大门而入,泉州衙,修得不错,内内外外好几进院子,左右还有别院,这泉州是真不穷。

    正堂之中,依旧是明镜高悬,甘奇落座,茶水早已上来,涂丘开始一一给甘奇介绍着各地官员姓名。

    甘奇也一一点头微笑。

    甘奇也把史洪磊介绍给众人,史洪磊是新任泉州兵马都总管,这个官若是放在西北,那麾下禁厢几千悍卒,却是这泉州,也不知能不能点出三五百号稀稀拉拉的人马来。

    其实甘奇在泉州是有熟人的,因为蔡确就是泉州人,虽然蔡确的父亲很早就到陈州去当了小官,蔡确也是在陈州长大的,但是中国人的家族观念就是如此,哪怕早早出去了,只要说起,依旧还是一家人。

    所以甘奇也带了蔡确的书信来,蔡确就是这泉州城里的人,蔡家在这当地,算不得望族大户,却也不是小门小户。

    所以中午涂丘设宴请甘奇的时候,甘奇还故意让人去把泉州的蔡家家主蔡黄衣寻来,蔡黄衣就是蔡确之父蔡黄裳的哥哥。

    蔡黄衣年逾古稀,陡然间听说门外新任知州请他去赴宴,也是一头雾水,待得看到送来的一封信件之后,便是大喜,连忙换衣篦头洗脸。

    口中还大笑:“时也运也,没想到我泉州蔡家也有走运道的这一天。”

    旁边儿子蔡济问道:“父亲,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怎么那新知州一来就要请父亲去吃酒?”

    蔡黄衣哈哈大笑:“你可还记得你那在陈州当录事参军的叔父?”

    “记得啊,叔父出殡的时候,咱们还千里迢迢赶过去了。”蔡济答道。

    “你那堂弟蔡确你可还记得?”

    “有过几面之缘,记得是记得,但是陡然间也想不起来他的模样了。”蔡济答道。

    “哈哈……蔡确年初中进士了,咱们蔡家就是出人才。”蔡黄衣的高兴是发自内心的,家中有人中了进士,一大家族与有荣焉。

    “中进士了?这么厉害?难怪父亲今日如此高兴,往后咱们蔡家,那也不是算是官宦人家了,祠堂里少不得挂一块书香门第的匾额,以后谁都要抬头瞧一眼咱们。”蔡济也是高兴非常。

    没想到蔡黄衣却还笑着摆手:“不止如此,不止如此呢,你道新来的知州是谁吗?”

    “父亲,你如此之言,莫不是蔡确贤弟来泉州当知州了?啧啧……也不可能啊,蔡确贤弟今年才中的进士,不可能就是知州了……”蔡济自顾自猜着。

    “哈哈……新任知州名叫甘奇甘道坚,乃是汴梁城里大名鼎鼎的名士大儒,也是你堂弟蔡确的座师先生,关系甚是亲密。你说说,这位甘先生一来就请老夫去赴宴,可见你堂弟在他心中何其重要,此番咱们蔡家与知州如此关系,是不是来了运道,挡也挡不住?”蔡黄衣已然洗漱完毕,戴上幞头,还自上而下自己打量了一番,只怕失了礼。

    “原道是这般?那咱们蔡家怕是要发达了,父亲快快出门,不好让甘知州就等了。定要与甘知州多多交好,这回咱们泉州蔡家,便是要飞黄腾达了。”蔡济是激动不已。忽然间与新来的市长有了这么好的关系,这真是上天眷顾,要走大运拦都拦不住。

    蔡黄衣也着急忙慌出门,城东宴宾楼,门口还有对联,有一句是宴四海宾朋,这句话还真没有吹,泉州真的是宴四海宾客的地方。

    蔡黄衣上楼而去,左右寻了寻,进得一间雅间,里面的人他倒是大多面熟,唯有一个年轻人坐在正席,却是面生。

    蔡黄衣也有些愣,蔡确的座师,怎么看面相像是蔡确的学生一样?一时之间实在难以接受。

    涂丘立马说道:“蔡老,还不快快拜见甘知州?”

    蔡黄衣听得话语,连忙躬身作礼。

    甘奇已然来扶:“蔡老不必客气,快坐快坐。”

    涂丘知道蔡黄衣为何这般表现,便也吹捧几句:“诸位久在泉州,可能有一些事情并不知晓,甘知州那可是了不得的人物,乃是汴梁名声鹊起的名士大儒,胡瑗胡老先生的衣钵传人,经史典籍,诗词文章那是无一不精。更是新科的状元及第,三司包相公也是甘知州的座师,东家官家对甘知州,那更是青睐有加。如今甘知州到了泉州,诸位当尽心尽力奔走效劳,若是差事都办得好,来日说不得也有个好前程,也不用像我这般一辈子都留在泉州这个偏僻之处。”

    这话是在捧甘奇,也有一点自怨自艾的意思,涂丘可也是进士出身,也曾风华正茂,准备指点江山,却是这一辈子大概也出不来泉州了。其实这也是大多数官员的境遇,天下这么多官,相公又能有几个?

    甘奇笑而一语:“涂通判已然在泉州通判这个职位上干了有七八年了吧?想来也有资格升迁一步,到时候我去信东京,帮涂通判运作运作,如何?”

    说完这句话,甘奇左右看着众人的表情,特别是涂丘的表情。

    甘奇是话里有话,比如涂丘,他在东京并没有靠山,也四十好几的年纪了,显然知道自己在官场上的前程已经没有什么大奔头了。那么要是真把涂丘调到其他地方去当个知州什么的,他愿意吗?

    此时果然见得涂丘面色变了变,显然他知道甘奇是真有这个能力。胡瑗的衣钵传人,包拯包相公的门下弟子,上半年才中的状元,下半年就当了六品知州。这等人物,在东京城里的能量小不了。

    但是涂丘立马连连笑道:“多谢知州美意,还是罢了罢了,不敢劳知州奔走,如今下官年老,这辈子若是留在泉州,倒也未尝不可。”

    甘奇微微一笑,这是不愿意的意思?白白升官都不愿意?这世间还有这么无欲无求的官员?

    甘奇心想,看来这泉州是真的好,好得不能再好了。天高皇帝远,还这么富庶,商贸繁华,财货进出也是天文数字。在这里当官,升官都不需要了。有一个词叫作“升官发财”,也有一句话叫作“升官不发财,发财不升官”,这句话虽然不一定很贴切,看来也是有一点道理的。

    泉州的外国人,能一步步坐大,没有朝廷的管束,那自然就需要有当地官员的纵容。

    这个道理甘奇想得明白,若是一早就高压管制这些外国人,外国人在泉州岂能发展到后来屠杀大宋宗室、追杀大宋皇帝的那般境地?

    便是这一句话,甘奇就似乎看透了许多问题的根源。

    “涂通判无欲无求,当真是吾辈楷模。”甘奇笑着夸一语。

    “不敢不敢,只是下官年老,不求上进了,比不得甘知州年少俊才,来日前途似锦。”涂山也笑着。

    场面话说得差不多了,甘奇举杯开宴。

    觥筹交错之间,蔡黄衣连连上前来敬酒,今日对于蔡黄衣来说,那真的就是人生转折点了。

    新主官上任,那自然就是中心人物,酒是要陪好的,人人都来敬酒,一杯接着一杯。

    喝得满脸通红的甘奇,连连摆手说道:“酒量有限,酒量有限,怕是要醉了。”

    这话说话,甘奇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看来是真醉了,年纪轻轻的,酒量自然比不得这些酒场老手。

    甘奇醉了,这酒宴自然就该散了,涂丘出门说得几句,在外面吃饭的甘霸与周侗进来扶着甘奇出门而去。

    州衙后院早已修葺一新,被褥家用之物一应俱齐,只等甘奇这位新知州拎包入住。

    甘奇回了州衙后院,酒忽然就醒了,坐在书房里也不知想些什么。院子里甘霸等人不断搬着从东京汴梁带来的东西,最重要的是钱,这一回,甘奇是带着巨资而来。

    衙门前院,偏厅之内,一众官员落座,吃着醒酒茶,面色却不那么轻松。

    晋江知县姓徐,名叫徐见,三十七八岁,坐在涂丘旁边,开口问道:“这位甘知州,来头实在是大。”

    涂丘点着头:“嗯,来头不小,上半年的状元,下半年的知州,我还专门派人去打听过,听闻最近那个什么新商税法便是出自此人之手。”

    徐见开口:“如此来头,又见惯的世面,年纪轻轻,听闻也是巨富之家,怕不好相与啊。我等这些下官,怕是要吃一些苦头了。”

    涂丘摇摇头,微笑说道:“诸位为何不想一想,如此来头,为何偏偏到得泉州这般天高皇帝远的地方来任知州啊?”

    “还请涂通判解惑。”徐见开口。

    “出将入相的,重要有个资历,越是偏远之处,便越显得品性高洁。如此而已,想来这知州也当不得多久就要回京加官进爵了。”涂丘也是个人精。

    徐见开口一语:“好生教人羡慕啊,名门弟子,当真不是我等能比。如此说来,想这位上官也不会在乎是政务之事,那么我等这些下官也好做了。”

    “伺候好,伺候好就行。”这是涂丘最后的总结,把这位年轻的上官好生伺候着,要吃吃,要喝喝,要玩玩。若是这些知州要有一点当官的感觉,审案什么的,便让这位知州要怎么样就怎么样,哪里要修路桥,哪里要修渠道,只要知州开口,说修就修。

    “但愿好伺候。”徐见又是一语。

    “好伺候的。”涂丘笑道,他是人精,知道这种上官要什么。说完这句话语,涂丘起身挥挥手:“散了吧,各回各衙,好生办差。”

    诸多官员起身行礼,各自散去。

    待得官员们刚散,便有人忽然来传:“涂通判,知州有请。”

    涂丘疑问一语:“知州酒就醒了?”

    “醒了,我家知州,向来是醉得快,醒得也快。”

    “头前带路。”涂丘转了一个笑脸。

    甘奇在后衙书房,以后甘奇的住所也就在这后衙了。涂丘走进书房,躬身作礼拜见。

    甘奇开口:“也无甚要事,初来乍到的,也不知泉州情况,倒也不知从何处入手。便请涂通判把历年泉州的赋税账目,以及各衙门度支账目取来,我便在此看一看,也当个了解。”

    涂丘开口一语:“知州舟车劳顿近两个月,不若先多多休息,公事明日再说,身体要紧。”

    这话倒不是涂丘心中有什么目的,只是单纯伺候着甘知州。

    甘奇笑着摆摆手:“年轻体健,路途虽远,倒也不觉得如何劳顿,既已上任,那就该奉公不辍,不枉官家圣恩。”

    涂丘笑了笑,连忙说道:“那下官这就去取,片刻送到。”

    甘奇也很是礼貌客气,拱手谢过。

    这泉州,甘奇是要有大动作的,但是该从哪里入手,还有待分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