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宋猛虎 > 虎起汴梁 第四百二十六章 狄大爷可爽快?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头前护卫头领听得几个贼人喊起了救命,拿着刀一边追一般笑道:“别说大王,就是天王来了,今天也救不了你们。”

    几个拦路劫道的贼人飞快奔逃,已然吓破了胆子。

    贼人们越是拼命逃跑,二十三个护卫越是追得激动,护卫头领更是大喊:“快追,定然不能教他们逃了,此番杀得贼人,相公也会看到诸位的勇武。”

    护卫头领这么一句话,激励着所有追杀贼人的护卫,在主人韩琦面前露脸的机会太难得,而且还是几个小小没贼,并没有什么风险。

    山路蜿蜒,转瞬间贼人已经消失在了头前一个小道转角处,身影虽然消失了,却还能听到贼人的大呼小叫:“弟兄们快些跑,回山寨请大王带兵下山。”

    这声音指引着所有的护卫继续往前追。

    待得护卫们也跟着追过山路转角之处,所有护卫陡然脚步一停,面色惊骇万分。

    却也由不得他们再作其他想法,空气中的破空之声连连传来。

    空中的黑影清晰可见,只是眨眼就到了面前。

    “快躲!”护卫头领第一个反应过来,急忙往地上一趴。

    随后便是一片哀嚎惨叫。

    破空之声又来,护卫头领还来不及看清楚攒射之人,又是一声大喊:“回头,走,咱们中计了,快快回去护住相公!”

    还能爬起来跑的人,只有十几个了,却是这些人刚跑起来,立马又有好几个人被羽箭射倒在地。

    “快跑!”护卫头领喊出了撕心裂肺的一句话语,他也中箭了,羽箭插在了他的肩膀之上,却并未把他射倒。

    破空之声依旧,瞬间的间隙之中,护卫头领转头看到了从林子里出来的人,铁甲在身,制式长刀。

    这是军汉!

    精锐军汉!

    护卫头领再也不敢回头,迈步飞奔,再也不喊一句话语。

    却是他刚刚跑到小道即将转弯处,一个肥胖的大汉挡在了道路之上,那肥胖大汉口中还有话语:“谁先来死!”

    护卫头领毫不犹豫,提刀就劈砍而去。

    肥胖的大汉动作却也极快,抬着一柄巨大的朴刀一挡,立马挥刀反击。

    却见护卫头领一个矮身,从地上滚到了肥胖汉子身后,原来他压根就没有想过要拼命,他只想逃跑,跑到主人韩琦那里去示警。

    事情不对劲了,军汉埋伏截杀,已然不是搏命的问题,韩琦若死,护卫头领所拥有的一切都会化为乌有。

    护卫头领刚刚滚到肥胖汉子身后,头也不会急忙起身,却是起不来身,转头一看,他的一条腿竟然被肥胖汉子用手拿住,如何也抽不出来,可见这肥胖汉子是何等巨力。

    还见那肥胖韩琦露出白森森的牙齿,咧嘴一笑:“耗子变的吧?还想跑。”

    护卫头领再次使出全身力气去拔那条腿,陡然又感觉身体一轻,腿拔出来了。

    只是一柄巨大的朴刀已经破空而下,随后这护卫头领之感觉眼前一黑。

    肥胖的汉子倒也不多看地上那具端头的尸体,而是转过头,依旧咧嘴在笑:“谁再来送死?”

    肥胖汉子眼前,还有四个人。

    这四个人往前看了看,浑身铁甲之中包裹着一张恐怖的人脸,满脸的横肉,咧嘴笑起来,双眼就成了一条缝隙,白白的牙齿,还有舔着嘴唇的舌头。

    如同地狱夜叉一般。很丑,丑得凶残无比。

    四人又回头去看,不知从哪里冒出了几十铁甲军汉,对着满地的哀嚎慢慢补刀,不论死没死的,只要倒在地上的人,插在身上的羽箭会被拔出来,然后就有人对着羽箭的伤口一通乱捅。

    地面上遗落的羽箭也会被一一捡起。

    这般是为何?就是为了让人看不出这些人是中箭而亡的。这回节省许多麻烦,让所有的证据都指向贼寇之类的人。

    “爷爷,饶命啊!”四人中的一个丢了兵刃,跪地在拜。

    另外三人马上有样学样,立马丢弃了兵刃,跪在地上。

    此时一个身穿甲胄的年轻人从后面走过来,往地上跪着的四人轻轻一指:“不留活口。”

    四个求饶的护卫瞬间被一众铁甲淹没。

    甲胄在身的年轻人,抬头看了看山林,轻轻一挥手。

    此时才能看到山林之中也有人影闪烁,许多人影借着山林掩护,往前悄悄摸去。

    尸体处理得差不多了,一个穿着甲胄的老头走到甘奇面前。

    甲胄在身的年轻人显然就是甘奇,开口问了一句:“狄大爷,亲自动手吗?”

    老头是狄青,今日是来报仇的,他点了点头:“我有好多年没有亲手杀人了。”

    “那我来代劳?”

    狄青摆摆手:“我自己来。”

    说完狄青不知从哪里摸出一个铜面具,慢慢带在了脸上。

    面具上的形象青面獠牙,活脱脱就像寺庙门口的四大天王,这个铜面具应该就是按照寺庙里四大天王的形象打造的。

    这个铜面具,狄青从少年时期一直戴到现在,每每上阵,狄青必然披头散发,带着这个铜面具,身先士卒打马而去。

    “好多年没有戴它了。”狄青叹息一语,慢慢解开自己脑后的发髻。

    发髻披散而下,如同疯魔。

    只是昔日的头发,还是一根根青丝,今日已然是满头花白。

    “祝狄将军旗开得胜!”甘奇开口一语。

    狄青听到这一句,有种恍然隔世的感觉,慢慢说道:“昔日,我每每冲阵之前,焦用就在我身侧,不离不弃,他也会说这么一句,祝狄将军旗开得胜。”

    甘奇听得心中一紧,焦用,狄青麾下最勇猛的心腹大将,却因为狄青鞭打了一个韩琦带来的歌姬,而被韩琦寻个由头斩杀在狄青面前。

    那时候的狄青,站在焦用的尸体前,久久无神。

    也是那时,韩琦说了那句名言:唯有东华门外唱名的方是好男儿。

    “焦用将军乃是世间少有的好男儿!”甘奇说了这么一句话。

    狄青伸手接过狄咏递上来的一杆精铁长枪,大声说了一句:“道坚此语说得好。”

    说完话语,狄青身披重甲,手持长枪,披头散发,面具遮脸,上阵了!

    小道转弯之处,狄青走了出来。

    韩琦已经坐到了车上,安心等着前方追击贼人的护卫回来复命。

    此时赶车的汉子忽然大喊一声:“主人,前头出来了一个军汉!”

    “军汉?”韩琦微微皱眉,掀起车帘往前看了一眼。

    错愕之间,韩琦以为自己看错了,这个人,这一身打扮,那都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

    韩琦眨了眨眼,再定睛去看。

    远远的,那个汉子脚步不疾不徐,手中的精铁长枪扛在肩头,走过来了。

    韩琦下意识开口喊了一句:“狄青?”

    头前有答话:“大宋冠军大将军狄青在此!”

    韩琦连忙从车架走了出来,又问:“当真是狄青?”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狄青狄汉臣在此!”

    韩琦大怒:“狄青,你在此装神弄鬼作甚呢?本相的护卫呢?”

    “今日为报仇,老夫再上阵,护卫已是刀下鬼,韩相!拿命来还!”

    狄青已然走到了二三十步之外,站定,把三四十斤重的精铁长枪往地上一杵,如同战神一般,面对十几辆车架,还有韩琦身边十几个剩余的护卫,以及韩琦一家老小。

    “大胆,你这老贼如今也敢如此猖狂?老夫虽然失了相位,但也不是你这贼军汉可以放肆的!滚!”韩琦站在车架之处,指着狄青大喊。

    甘奇也从转弯处出来了,身后跟着几十铁甲,他问了身边的狄咏:“真的不用上前去帮忙吗?”

    狄咏带着满脸的骄傲说道:“我父虽老,千万人亦往矣,大阵之中,依旧无有敌手。区区小场面,不若让我父杀个痛快,去了这些年的鸟气!”

    甘奇从来没有见过狄青真正动手,此时此刻,心中多少有些担忧,又道:“就怕……”

    狄咏直接打断了甘奇的话语,哈哈大笑:“大哥,你来日去问一问党项人,问问他们还怕不怕我父!”

    甘奇把“就怕”之后的话语收回了。往前走得不远,停住了脚步。

    头前狄青已然躬身站定,横枪胸前,开口喝问:“谁敢与我一战!”

    韩琦这个时候面色终于变了,不仅因为面前突然出现的狄青,也因为远处出现的那些铁甲。这是制式的装备,都是军中的汉子。

    有军中的汉子来截杀自己,韩琦心中已然慌乱。这种事情只有两个猜测,一种是狄青私自带着心腹来报仇。这个猜想有些站不住脚,因为狄青若是能做出这种枉顾君臣国法的事情,不会等到今日,早已提刀杀人了。

    那另外一种猜想就是在骇人了,是当今皇帝要杀他韩琦。

    韩琦连忙下了车架把手处,往后看了看,小道后方不知什么时候也出现了几十铁甲。

    再看旁边山林,山林里也有影影绰绰的身形。

    韩琦彻底明白了,开口大呼:“真宗皇帝之下,我大宋哪里有杀士大夫之理?”

    狄青不理会,依旧是一声大喊:“谁敢与我一战?”

    韩琦接着大喊:“狄青,你一个贼军汉,斑儿狗,岂敢杀我?我乃进士及第,官居一品国公,你岂敢与我动手!”

    狄青动身了,慢慢往前走,依旧中气十足:“无人敢战?老夫陷阵而来!”

    韩琦不自觉往后退了退,又喊:“斑儿狗,你大胆。昔日你不过我座下之犬,匍匐在地,今日岂敢造次?”

    韩琦已然喊得撕心裂肺起来!

    狄青再也不答,脚步连连往前,陷阵之志,一往无前。

    韩琦身形已然躲到了车架之后,口中大呼:“上,都上去,把这老汉围杀当场!”

    十几个护卫闻言,刀是在手,却有犹豫。他们虽然不如韩琦把事情看得透彻,不知道是皇帝要杀韩琦,但是眼前这个人的名字叫做“狄青”,足以吓住他们。

    “这老汉昔日就算再如何勇武,如今也不过是个老朽之木,你们还怕什么?他是贼首,杀了他,贼人自退,快上!谁能杀他,赏百万钱财。”韩琦再次大喊,也用了一些他最擅长的心计。

    十几个护卫果然被鼓动而起,有人一声呼喊:“上,一个老头子,怕什么!”

    “上呀,杀了这个老头!”

    “就算他昔日再如何厉害,如今也是垂垂老矣,已然手无缚鸡之力,并肩子上!”

    十几个护卫还在互相鼓着劲,紧密在一起,提刀往狄青迎去。

    却见那老朽狄青,毫不犹豫抬枪冲进人群,口中大呼一声:“好胆!”

    接下来的这一幕,把甘奇惊到了。

    老朽狄青,一杆长枪,如那催命的镰刀,每每出枪,毫不拖泥带水,看不出任何精妙之处,却精准非常,一出一进,必然带走一条人命。

    老朽狄青,一杆长枪,如那……电风扇一般转动,每每有兵刃加身,皆被磕飞当场!

    狄咏高举着手臂,指着前方,对甘奇说道:“大哥,你看,这才是我父的威势!”

    甘奇看到了,看得清清楚楚,昔日甘奇曾说狄青有万夫莫当之勇,狄青笑答,这世上哪里有万夫莫当之人?

    甘奇当时也想,人终究是人,一个脑袋两只手,可能确实没有所谓万夫莫当之勇。

    此时,甘奇知道狄青是在谦虚。

    原来这世上,真有万夫莫当之勇。

    而且,就在眼前。

    狄咏再次大喊:“好!好啊!”

    面前十几个护卫,没有一个活口还站在当面,甚至连那逃跑之人都被狄青捅杀当场。

    韩琦一家老小,皆已下车,战战兢兢围在韩琦身边。

    狄青提着已是红色的长枪迈步再往前。

    没有人看得到他的表情。

    兴许这就是狄青要戴面具的原因。

    因为此时的狄青,已经老泪纵横。

    “斑儿狗,你快止步,住手!”韩琦带着宰相的威严,再次大喊。

    狄青来了,已经走到了车架之前。

    “狄青,你快止步!”韩琦抬手指着狄青,用命令的语气说道。

    以往,韩琦的命令,对于狄青来说就是一座山,压得他喘不过气的大山,大山上有他的家国天下,有他无比的忠义无双,有他敬若神明的天子江山。

    今日韩琦的命令,没有了大山上的这些东西,再也压不住狄青了。

    “狄青,你快停下来,不可杀我!”韩琦正在连连后退,他这一辈子,其实从来没有真正面对过生死存亡的这一刻。

    今日,是东华门外的好男儿韩琦第一次直面真正的生死。

    狄青的长枪,真的就到面前了,枪刃泛着红光,指着韩琦,还有狄青一字一句的话语:“韩琦,我只杀你一人。”

    狄青的意思是韩琦的家小,他不会动手去杀。

    “狄将军,你不能杀我,我乃是朝廷命官,岂能随意截杀?你这般做,是不忠不孝之举,是天下之大不韪,你若今日杀我,必定遗臭万年。”

    韩琦,似乎并不如他宰相光环之下的那般威势了,他终究是个人,一个普通人,他会怕死。

    “你要求饶吗?”狄青问了一句。

    韩琦哑口无言站在当场,手都拱起来了,腰弯下去了,只是求饶的话没有说出口。

    狄青并不等他说话,而是又问了一句:“这世间,这天下,到底何等人物堪称好男儿?”

    韩琦明白狄青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连忙答道:“忠义为国者,便是好男儿。”

    “好!焦用是不是好男儿?”狄青又问,老泪纵横的脸,深藏在铜面具之内。他似乎并不是为了自己出气,更不在乎是否为了自己报仇,这一刻,他问起了焦用。

    “焦用是,焦用上阵勇武,杀敌无算,为国忠义无双,最是好男儿,世间少有之好男儿。”韩琦的手,拱下去了。

    “好!焦用泉下有知,今日可以瞑目了,给你一个痛快!”

    狄青一跃而起,依旧如年少之时,枪尖闪电而去,在韩琦还没来得及反应之时,枪尖已然入喉。

    再一抽,鲜血汩汩往外,随即溅射而起。

    还有韩琦那张得大大的眼,如何也不敢相信的眼,不敢相信自己宰相之尊,真的会死在一个武夫枪下。

    看着韩琦慢慢倒去。

    狄青收枪,转头,从怀中慢慢掏出一块布巾,擦拭着枪上的鲜血。

    尖叫之声,奔逃之人,四散而去。

    妇孺孩童,华贵衣裳,青衣士子,赶车的车夫……

    狄青真的就只杀了韩琦一人。

    但是……今日这般大事,又岂能走出活口?

    甘奇已然背过身去,他从来都不愿意去看一些“不忍目睹”的惨状。

    狄咏却早已兴奋不已,他要出得一口恶气,这么多年的恶气。

    狄咏接过了狄青擦拭干净的长枪,飞奔而去。

    狄青慢慢往回走,一直走到甘奇身边,不言不语。

    甘奇问了一句:“狄大爷可爽快?”

    狄青摇摇头:“往事一去,皆不复返,焦用再也活不过来了,不过是一个交代而已。尘归尘,土归土,人生在世,过眼云烟……”

    甘奇却笑道:“狄大爷,可不得说什么过眼云烟的话语,今日见得您这般勇武,我还想以后再见到狄大爷战阵之威!”

    狄青点了点头,慢慢取下铜面具,扎好发髻,揉了揉双眼,说:“今夜痛饮。”

    “同饮,不醉不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