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宋猛虎 > 虎起汴梁 第四百三十一章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有道粮行的掌柜慢慢悠悠从后面走了出来,人还未到,声音先到:“是谁这么大的口气啊?十万石粮?这是要养兵造反啊?”

    声音说完,人才露面,一个白白胖胖的员外,摇着手中的鹅毛扇,另外一只手中握着两个夜明珠一般的圆球,正在不断转动,冠帽头前有一颗巨大的红宝石,腰间的玉带镶着金边,贵气逼人。

    看到这一幕,甘奇反倒很高兴,越是有实力的掌柜,甘奇越是喜欢。

    甘奇主动上前见礼:“在下刘备,上门有大生意。”

    “刘备?哈哈……看来是真的要买粮养兵啊?”胖掌柜斜着眼打量着甘奇。

    甘奇笑着解释:“同名而已,父母起的这个名字,没有办法。”

    “说吧,多大的生意?”

    “不知掌柜尊姓大名?”甘奇回问了一句。

    掌柜的倒是有些诧异,生意找上门来,来人却还不知道他的名字,掌柜的面色沉了沉,答道:“燕京马一方。”

    看这掌柜的架势,甘奇立马就知道这位马一方应该名头不小,连忙说道:“终于是找对门了,在下满燕京找马一方马掌柜,寻了好几家粮行,终于寻对了地方。”

    这个马屁倒是有点技术含量,马一方看着甘奇一身华贵的装扮,终于有了一点微笑,说道:“便也不知在路边寻个人打听一下,这燕京城,何人不识得我马一方?”

    “马掌柜,寻个地方详谈一番如何?”甘奇微微拱手。

    马一方一抬手:“走,里面去。”

    马一方一马当先,把手中的圆球一收,龙行虎步,迈着门槛都要来点仪式感,先抬腿,再撩一下衣袍,一甩,腿才迈过去。

    甘奇心想:这他妈,是个人物!

    里间会客厅,马一方坐在首座,甘奇坐左下,甘霸周侗狄咏三人站在甘奇身后,威武不凡。

    马一方手中的夜明珠又转了起来,还有摩擦的响声。

    甘奇真想告诉马一方,这玩意老是拿着,富贵是富贵,但是有辐射,可能死得早。

    马一方先左右摆弄了一下一袖,开口问道:“多大的生意啊?”

    “十万石。”甘奇认真说道。

    马一方面色一变,夜明珠又停了,皱眉问道:“当真十万石?”

    “当真!”甘奇说完,抬手一挥,甘霸出门而去,不得片刻,十几个小厮抬着六七个箱子进来了。

    二话不说,箱子打开,都是钱。

    马一方倒也不去看钱,而是又问:“十万石,我倒是有,就是不敢卖给你。”

    “怎么?有钱不赚?”甘奇问道。

    “非也,谁都知道我马一方有三多,钱多,粮多,人脉多。你若是买千八百石,我倒也不说二话,但是十万石,太多了些,怕你害我。”马一方倒也不那么傻。

    甘奇明白了,说道:“买这么多粮,我要运出海,去倭国,只为赚钱。”

    “出海?你还有船?”马一方又问。

    “我有不少船,也多在海上营生,远可去塞尔柱之地,近可去高丽倭国,此来买粮,只因倭国大灾,正是发财的时候。”甘奇得打消马一方的疑虑,在这个时代,要这么多粮食,除了这一类的借口,那就只有养兵这一个原因了。若是养兵,不论替谁养,马一方也不敢做这门生意。

    马一方还有疑虑,问道:“那你为何不去大宋买?”

    “大船靠不了岸,一旦靠岸,大宋的官府不比大辽,只会以为我买粮是要运来大辽,必然落个资敌的罪名。所以特地前来大辽买粮,便也无人会怀疑我买粮是运到大宋去的,也就落不得一个资敌之罪了。”甘奇好像很直白,诚意满满。

    马一方也觉得甘奇说得有道理,走私粮食,只有从大宋往大辽走私的,没有大辽往大宋走私的,又问一句:“倭国当真大灾?”

    “旱灾,赤地千里!”甘奇说道,也是忽悠,暂时忽悠了再说,这个时代的信息传递,足够甘奇忽悠的了。

    “刘贤弟还是会找商机啊。”马一方信了不少。

    甘奇又道:“十万石是第一批,兴许还不够。”

    马一方手中的夜明珠慢慢转动着,微微皱眉,似乎在思索。

    “这个数目,在燕云,别人肯定吃不下,也唯有我马一方吃得下,人你倒是找对了,但是这么多粮食出海,怕你没有这个能耐,连海边都运不到。”马一方在做生意了,开始营造一种氛围,谈判的手段。

    “这不,就来找马掌柜了嘛,谁不知道马掌柜的能耐?我便是在海上,也听说大辽燕京,马掌柜的能耐是通天的。”甘奇马屁又跟上了,现在拍着马掌柜的马屁,过不得多久,马掌柜都得还回来,甘奇有这个自信。

    “这话不假,此事我倒是可以帮你解决,我姐夫本就是枢密副使,而今刚刚又在滦河立下了平叛大功,这回南院枢密使是当定了,这点小事对于我来说,算不得什么,但是呢……”马一方卖着关子。

    甘奇心中大喜,不枉他在燕京城的大街上转来转去选中了这家粮行,看来是真选对了。枢密副使,又刚刚在滦河平叛立功,甘奇来之前可是做过功课的,这个人显然就是耶律乙辛,是大辽皇帝耶律洪基未来最信任的人,也是历史上辽道宗一朝最大的奸佞之臣,贪污受贿,卖官鬻爵,陷害忠良,几乎无恶不作,最后下场也很惨。

    至于马一方说耶律乙辛是他的姐夫,甘奇倒是不那么相信,不是怀疑这层关系,而是甘奇知道马一方一个汉人,他的姐姐,不可能是耶律乙辛的正妻。

    不过,就算不是正妻,这个姐夫之名应该是真的。就这一点,也足够甘奇欣喜的了。

    甘奇站起身来,有模有样一个大礼:“还请马掌柜指点。”

    “指点倒也谈不上,你这粮食运到倭国,能赚不少吧?”马一方开口问道,好似精明非常。

    甘奇傻乎乎点头:“能赚一大笔,若是不能赚一大笔,在下又何必如此辛苦来买粮?”

    “嗯,那倒是也好说。粮价本是七百钱,但是数目太大,风险也太大,还要保你能顺利出海,这么说吧,这么多风险加在一起,这粮价就到了一贯五一石,你买不买?”马一方赚钱是把好手,吃定了甘奇,价格翻了一倍。反正甘奇运到倭国能赚一大笔,马一方岂能不从中分一杯羹。

    甘奇装作为难,眉头紧锁,不言不语。

    “你好好考虑一下,过了这个村,可就没有这个店了。去大宋,你可买不到这么多粮食装船。在大辽,也唯有我马一方有这个能力。”马一方提醒着甘奇。

    甘奇思虑了很久,终于点着头:“成交,但是马掌柜,我这里后续可能还要继续购买,这十万石运过去,海上风浪不可测,兴许有不少就沉在海中,也兴许倭国旱灾比我想象的还要严重,到时候再来买,马掌柜可要再多多帮忙啊。”

    甘奇不怕马一方涨价,就怕马一方不涨价。

    马一方鹅毛扇一挥:“好说好说。十万石,一石一贯五,拢共十五万贯,可带了现钱交割?”

    甘奇毫不犹豫点头:“现钱是有,大宋钱。”

    “宋钱有何不可,只管送来。”这大辽,还真的可以流通大宋的钱,不仅辽国,西夏也可以流通大宋的钱,乃至于高丽、倭国、大理、东南亚,远到塞尔柱突厥,都可以流通宋钱。

    辽国本身也每年从大宋朝廷收一大笔岁币,里面的钱自然也是宋钱。宋钱在大辽,反而是上等的好货币。

    “今日是定金,箱子里是有八万贯,还请马掌柜在十日内把粮食送到武清交割,待得装船,剩下七万贯,立马付清!”甘奇的钱,也不是那么好拿的。

    马一方倒也不是好说话的人,直接说道:“运费你出。”

    “成交,请订契约。”甘奇爽快非常。

    马一方正准备喊账房先生,但是想了一想,自己亲自去拿笔墨,这个契约还是自己动手比较好。

    马一方的一笔字,有些吓人,不过还是认得清楚的,鬼画符一般,在甘奇时不时的提醒之下,倒也把这个契约给写出来了。

    双方签字画押。

    甘奇把契约收好放在怀中,与马一方调笑几番。

    不知为何,马一方忽然问道:“刘贤弟就不怕我马一方拿了钱不认账?”

    这一点,甘奇还真担心过,马一方在这燕京还真有势力,耶律乙辛还是他的“姐夫”,马一方如果真的要赖账,拿钱不办事,外来的甘奇还真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但是甘奇笑了笑,说道:“谁人不知马掌柜的名头?在下从海上而来,就是冲着马掌柜的名头来的。几万贯钱对马掌柜而言算不得什么。在下是走海路的,到哪里都要有人照应着,如今结识了马掌柜,在下这海路的生意,必然会蒸蒸日上!”

    “好,我马一方就喜欢你这种爽快人,你不疑我马一方,我马一方也不会坑你,这燕京城人人都知我马一方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讲道义。不讲道义,焉能做得这么大的生意?十日之内,定然把货送到武清,我马一方还亲自带人去帮你装船。”马一方还有一身的江湖气。

    “多谢马兄,从此马兄就是我刘备的兄长了,来日但有用得上兄弟的,只管说话,赴汤蹈火,万死不辞。”甘奇眼眶泛红,拱手躬身,那感觉,就像是真被马一方的气度折服当场,就差纳头便拜了,同年同月同日死也不在话下。

    “什么死不死的,你既然认我这个兄长,做兄长的又岂能不讲礼义?我这就去备下酒菜,咱们痛饮一番。”马一方,还真吃江湖这一套,也觉得是自己的气度折服了海路巨贾甘奇,这种感觉,实在让人太享受了。

    宴席之上,甘奇多饮了几杯,借着酒意说道:“马兄,其实我还想买一些东西。”

    “说来听听。”马一方也喝得不少,但是两个大夜明珠,依旧还在手中转着。

    “已然入秋了,马上就是冬日了,若是贩卖一些布匹到倭国去,倭国刚历旱灾,必然正是民不聊生之时,冬日需要御寒,布匹想来也是价格不菲,而且布匹不比粮食重,上船也能多装,定然也有赚头,只可惜马兄不做这门生意。若是马兄能介绍一个相熟的大布行,那就再好不过了。”甘奇说着说着,反倒有一种可惜之感。

    马一方大手一挥:“贤弟这就小看人了,这燕京就没有你马兄我办不成的事情,你要多少布匹,只管与我说,价格虽然高一点,但是也不必教你自己麻烦,要多少,兄长我都给你弄来。”

    马一方这是不放过任何一个在甘奇这里赚钱的机会,布匹经过他的手,岂能不涨价?

    “今日遇马兄,当真是遇到贵人了,定然是我上次去庙里捐的几千贯香火钱起了作用,神明保佑我出门遇到马兄这个大贵人,感谢马兄。麻布与丝绸,有多少我要多少,马兄只管去收。过两日我再送钱来。”甘奇感激涕零。

    “倭国赤地千里的大旱,定然还有需求,贤弟想一想,还有什么需要的货物,此番兄长我一并都给你操办了。”马一方此时也认识到了甘奇财大气粗的程度,眼里看到的都是钱。

    马一方有三多,钱多粮多人脉多,这个钱多大概就是这么来的了。其实马一方以往的生意主要是靠着耶律乙辛的门路给军队供粮,这种外面的大生意,他也是第一次接。

    甘奇还假装想了想,说道:“民生之物,小弟想来想去,大概就是盐茶了,盐与茶,在倭国定然也是稀缺之物。”

    “对对对,贤弟说得对,盐茶你要不要?”马一方倒也激动起来。

    “要,兄长只管去买,加价收购都行,小弟一定不会让兄长亏了。”甘奇也拍着胸脯。

    马一方此时满身都是成就感,折服了一个海商巨擘,几乎什么都听自己的,买东西都不谈价,这种感觉太舒服了。

    “贤弟放心,你只管去准备钱,早早送来,兄长我去备货,到时候都给你送到武清去。”马一方相当的自信,这一回,必然是盆满钵满。他也不怕甘奇坑他,在这析津府的地盘上,甘奇还真坑不了他。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上船。甘奇若是敢坑他马一方,必然见不到第二天早上的太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