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宋猛虎 > 虎起汴梁 第四百三十八章 燕京城里的野人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短刀瞬间倒映了片刻的月光,从那黑影身边划过。

    不算太黑的夜里,也看不出来任何什么动作,只听得一声闷响,黑影还站在那里,刀却落在地上传来的脆声,还有一个人的哀嚎。

    “哎呀……兄弟们,并肩子上!”

    几个破衣烂衫之人,都把背上的口袋扔到了一边,围攻而去。

    只见那黑影动作大了许多,上下翻飞几番,场面上立马没有一个站着的人了。

    黑影慢慢转过身来,面向圆月,露出帅气的脸,开口说道:“火是你们放的吗?”

    地上的几个人,一边吃牙咧嘴,一边慢慢挪动着,聚在了一起,没有人答这句话语,却有一人问道:“你是官府的衙差?”

    “不是!”

    “那你为何要多管闲事?”

    “我找你们有事!”黑影说道。

    “何事?莫不是要把我们扭送官衙?”

    黑影摇了摇头,慢慢露出一点微笑,帅气的脸配着微笑,似乎有一种亲和力,他说道:“官府与我无关,看来那火真是你们放的了,放这么大的一把火,却只抢了这么一点粮食,你们这事啊,办得太差了。”

    几个人聚在一起,慢慢互相扶持着站了起来,再动手,他们是不敢了,但是他们也不想走,因为黑影背后,还有他们留下来的粮食,他们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就是为了这点救命的粮食。

    几人互相看得几眼,一人答道:“我倒是想把那粮仓全部搬走了,但也做不到,唯有这般趁乱,一人背一点出来,能救家小性命就行,也未多想。”

    黑影点着头:“你们今夜参与放火的一共有多少人?”

    几人不答。

    黑影却自问自答了:“一帮活不下去的人,聚在一起乞讨着,倒也不是个事,这么放火趁乱偷粮食,也撑不到十天半个月,迟早也是死路一条。想来你们也不过三五十人,还都是临时凑在一起的。不如……”

    “不如什么?”

    “不如这样吧,我给你们粮食。”

    “你给我们粮食?那你要我们做什么?”

    黑影笑意一收,说道:“不用做什么,多救济一些买不起粮的人,让他们活下去。”

    “就这个?”

    “对,就这事,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那我们如何找你?”

    黑影答道:“你们不用找我,你们留个地址,以后我上门找你们。”

    “我留地址给你,你若是带官府的人来抓我们怎么办?”

    黑影笑道:“抓你们?用得着这么麻烦吗?现在我不就把你们抓住了吗?”

    几人面面相觑。

    “不过就是活不下去了吗?给你们一条不用豁出命去的路,一家老小好好活着不好吗?以后有事情会找你们的。”黑影轻描淡写地说着。

    “我们的命是不值钱了,兴许今夜就会死。你若是真能救我们一家老小活下去,便把命卖给你又何妨?”

    “别,大哥,让他先把粮食送来再说。”

    “对,先送粮食来了再说。”

    黑影呵呵笑着:“留个地址吧,我要走了。”

    黑影已经转头,起步,真要走了。

    “南城武德坊坡子巷廿八号,麻六!”

    黑影点着头,已然慢慢远去,却还留了一句话:“那里最后有人等着我,别找不到人。”

    “放心,有人会在那里等你。”

    黑影已然消失在了右边不远的巷口转角。

    不得多久,黑影又翻进了有道粮行,小心翼翼走进了侧边的厢房里。

    厢房里有人轻轻耳语,细若蚊蝇:“小咏,事情办妥了吗?”

    “妥了。”

    “嗯,你先跟他们接触几番,有了信任之后,你就直接留在他们身边,与他们在一起,给出去的粮食,一定要用到实处,多聚拢那些活不下去的贩夫走卒之人。”

    “大哥,你放心,我狄咏办事,从不含糊。”

    “好,睡觉。”

    甘奇,把自己的计划慢慢变大了,他不仅要让燕云乱起来,还参与进去,主动参与到这个乱局里。

    大清早,马一方转着他的夜明珠,站在粮行门口,一边转一边说:“不太平喽,这些人不知死活,可不知道契丹人的厉害,真要闹起来,人头滚滚喽。”

    甘奇还接话:“闹吧,越闹粮价越高,放这么大的火,烧这么多的粮食,粮价今天又要大涨!”

    “哈哈……得来全不费功夫啊,贤弟,咱们这是坐收渔翁之利。”马一方似乎心情很好。

    甘奇看了一眼马一方,心想,对不住了兄弟!

    昨夜的那个黑影,今天大早上就出门了,看似在大街上闲逛着,却又时不时回头看一眼,在确定没有人跟踪的时候,他便加快了步伐,直奔武德坊坡子巷而去。

    一张帅气的面庞,这个人显然就是狄咏无疑。

    廿八号,一处破烂的二层小楼,破成了一层半,狄咏找到了地方,敲门也没人应,狄咏开口就是一身大喊:“麻六!”

    一个小孩子飞快走到狄咏面前,说道:“我就是麻六。”

    狄咏看了看这个小孩,没好气道:“把你家大人找来。”

    “哦,我带你去。”小孩吸着鼻涕,带着狄咏在小街小巷里兜兜转转了许久,终于停在了一处更破烂的小楼门口。

    “里面呢,你进去吧!”小孩用破衣服袖子擦了一下鼻涕,又把袖子往屁股上一擦,冻得脸颊通红,瑟瑟发抖。

    狄咏推门走了进去,里面十几个汉子,多是一脸焦急之色。

    显然也有人认出了昨夜月光下的狄咏,几步上前,到门外左右看了看,直接问道:“粮食呢?”

    狄咏答着:“粮食得你们自己出城去运,我一个人可带不来。”

    忽然有人拔出了锈迹斑斑的短刃:“你敢骗我们,我杀了你。”

    狄咏不屑一笑:“就凭你们这十几个人,想杀我?要不先不运粮了,咱们先来试试手脚。”

    一个虬髯胡须的汉子走了出来,脑门锃光瓦亮,显然这个人就是领头的,他开口说道:“稍安勿躁,敢问公子如何称呼?”

    “可以叫我狄老二,你怎么称呼啊?”

    光脑门虬髯胡的汉子,脸上还有一大块红肿,就是狄咏昨夜打的,他答了一句:“麻牛。”

    “走吧,跟我出城一趟?”狄咏说道。

    狄咏也不管他们同意不同意,直接起步就走。

    众人犹豫片刻之后,在麻牛的带领之下,也跟了出去。

    不是狄咏故意要耍这些人,而是甘奇的粮食,还真不在城内,大多都运到沧州了,也派人在城外存了一些。

    甘奇也是谨小慎微,对这燕京城,甘奇还是很小心的。

    一行人出城而去,燕京城外有许多贩夫走卒的聚居区,狄咏其实也没有来过,但是他知道地址,找寻了许久,又找到了一栋二层小楼,这栋小楼倒是修缮得极好。

    狄咏敲门,也开口说道:“我是狄老二。”

    门开了一个缝隙,又一双眼睛看了看,然后才把门打开:“狄爷,快快请进。”

    一进厅内,码放得整整齐齐的,都是粮食,地上都有散落的麦粒,十几个破衣烂衫之人,双眼瞪得大大。

    甘奇只安排人在这里存了一点粮食,但是甘奇的“一点”,在这些人眼中,那就是天文数字了。

    麻牛直接开口说道:“弟兄们,搬!”

    狄咏忽然伸手一拦:“且等等。”

    “怎么?你要出尔反尔?”

    “每家每户,只供口粮,多一两都不行,你们还得帮我一个忙,多多招揽活不下去的人,聚在你们身边,我会按人头发粮。”狄咏可不是做慈善的。

    “行,些许小事,你也是在做好事,救人性命,我麻六答应你就是。”

    狄咏点点头:“那可以搬了,搬的数目我都会记下来,先搬十石进城,谁若多拿,休怪我不客气。”

    麻六看了一眼狄咏,想起昨夜的那一幕,心有余悸,说道:“听公子安排就是,只要不饿死人,怎么都行。”

    “十石,没有车,你们背得回去吗?”

    “公子小看人,昨夜那是仓促心虚,不敢多拿,怕被人逮住。今天光明正大的,十石粮食算什么?我们就是苦力出身。”麻六答道。

    “行了,那就干吧。”狄咏也不多说。

    下午,狄咏安排好的事情,再回到有道粮行,寻着机会与甘奇说道:“大哥,事情顺利。”

    “嗯,那就好。”甘奇答道。

    “大哥,我想直接就留在他们那里了,以免总是这般两边跑,败露了行迹。”

    甘奇想了一想,说道:“可以,那我就把事情直接交代给你。”

    “大哥请说。”

    “聚了五百人左右,立马动手。”

    “目标是?”

    “有道粮行!”

    “这……大哥可还在这粮行之中……”

    “放心,有呆霸周侗护着我,自然不会出错。”

    “那好吧。”

    “过几天你带人去一趟武清,船还在海面上,船里有一些兵刃,你去取回来,发给他们。”

    “明白。”

    “第一件事成了之后,迅速带人出城去,若是有官军追剿,能打则打,打不过就逃,往海边逃,若是实在遇险,你自己先脱身,别的不用管。”

    “如今燕京附近,有许多饥民,特别是城外贩夫走卒聚居之处,更是家家户户难以为继,聚个五百人应该不难。若是有兵刃,与辽国官兵周璇几番,把城外的贩夫走卒也聚一聚,再到邻近州府去聚拢一些人,说不定真能拉起来一直不小的队伍。”狄咏如此说道。

    甘奇却摇摇头:“不论哪朝哪代,第一个揭竿而起的人,必然会受到最大的打击,大多都会覆灭,所以我才叫你逃,先逃走,若是能保存人手,出海。待得一些时日再上岸,名声已然大起,再举旗造反,才能真正聚下声势。我要的是野火燎原,不必与官军死拼。”

    狄咏点着头:“小弟明白了。”

    “你去收拾一下,我还得到马一方那里给你找个离开的借口。”

    狄咏下去收拾东西。

    甘奇又到前院去寻马一方,闲聊几句,说狄咏儿子差不多要出生了,得出海回岛上去看看。

    马一方倒是不疑有他,只要甘奇不走,那就万事大吉。

    狄咏就这么消失在了燕京城中。

    马一方却还在与甘奇聊着城内的那些偷鸡摸狗的事情,还骂道:“这些贱骨头,自己没本事,还到处偷鸡摸狗的,便是饿死了也活该,隔壁街上,竟然还有人偷妇人的红布,那玩意都脏成什么样子了?还能做成衣服往身上穿吗?”

    “布价太高了,冬日就要来了,有些人是走投无路了。”甘奇答道。

    “我又不是没有穷过?就算再穷,那妇人胯下的红布,能穿吗?我就是冻死,也不会穿那玩意,多不吉利?”马一方一脸的嫌弃。

    甘奇笑了笑,只道:“兄长如今是发达富贵了,这一身貂皮的货色当真是好。”

    马一方摸了摸衣领上的毛皮,笑道:“那可不?这可是极北之地来的,女真人,贤弟听说过吗?他们那里参这般上等的貂皮,听说契丹人在那里,一个铁锅就能换半车这玩意。只是这东西到得燕京,那就贵得不成样子了。”

    “女真人?倒是听说过,野人嘛。”

    “对对对,就是野人,茹毛饮血的野人,燕京城里偶尔还能看到几个这样的野人,铁链锁着,供人观瞧,可有意思了。”

    甘奇脑中忽然有了一个念头,连忙问道:“哪里有这般野人?小弟也想见识见识。”

    “贤弟忽然这么一问,哥哥倒是一时之间还想不到了,不过,去牙行里问问看,兴许有。这般野人,都是契丹人在北边捉来的,野性难驯,干活也不卖力,只能观瞧着玩,养狗一样,颇为有趣,贤弟若是想要,哥哥去帮你问问,给你买几个。但是哥哥也要提醒你,这般野人可不好养,得用笼子关起来,否则容易伤人,倒也不必给什么衣服,天寒地冻的也冻不死他们。”马一方倒是说得津津有味,甘奇之前,那是啥都见识过,带甘奇玩乐什么的,甘奇比他都会玩,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甘奇没见识过的东西了,得显摆显摆。

    甘奇似乎真来了兴趣,急不可耐一般:“兄长,走走走,带我去见识一下,有多少我买多少,这燕京城里的野人,我都买了。”